第24章
綰一2020-02-20 07:382,602

  唐唯一打开手机显示有人添加好友,备注是——郑南国。她想了想还是加上了,虽然感觉他对她有莫名的敌意。

  “唯一,是我。”这是郑南国的开场白,唐唯一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男生三番四次的偶遇她问她真的不认识他吗?甚至有一次他说:“唐唯一,你真可恶。”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他俩有什么过往啊。

  “嗯,你备注上写了。”她回复道。

  “唯一,谢谢你的苹果,”他那边停顿了好久才发过来消息。

  “不客气。”她想起来刚才让唐初寒带回去的苹果,她只是说分出去,并没有想到会辗转到了那个男孩手中。

  “晚安。”他说。

  “嗯,晚安。”她说。

  最后唐唯一无聊的躺在床上,渐渐入睡。手机响起来,某个刚进入睡眠的人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你好,感谢你拨打夜间电话,如果你是帅哥请按一,如果你是美女请按挂断。如果你想请我吃饭请按二,如果你想让我请吃饭请挂断。友情提示我很困,现在自动切换勿扰模式。其实就是——我要挂电话。”她不习惯被打断睡眠。

  那边传来呵呵的笑声,似乎还夹杂着风的声音。他说:“谢谢你的苹果。”

  唐唯一听到声音立刻清醒,她看了看来电显示,若若的问道:“那个,你是林慕辞?”

  “嗯,看来睡醒了。”他的声音中还带着笑意,这个迷糊的姑娘真的是挺适合做别人的开心果的。

  “没有,我在梦游。”唐唯一决定死磕到底,打死都不承认自己现在是清醒的,不然这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嗯。”嗯是相信她的话啊还是不相信她的话啊?跟这种高智商的人交流就是困难。

  “为什么送我的苹果小啊?”那边的声音传过来,打断了唐唯一的胡思乱想。

  “你那个不是一般的苹果。”

  “嗯?”

  “你那是丘比特喜欢吃的好看的苹果。”唐唯一感觉自己是脑袋被门给挤了,林慕辞怎么会相信她的说词吗!

  “嗯,明天见。”林慕辞说。

  “啊?哦。”唐唯一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发呆,所以他打电话到底是来干啥的?

  站在楼下的林慕辞看着熄灭灯光的某个房间,嘴角上扬。他都能想象的出现在唐唯一无辜的表情还有眼中的疑问。他想他该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了。

  第二天,唐唯一上完体育课之后那叫一个身心俱疲,当初选择本学期学习的体育项目的时候她感觉初级剑一听就是个充满江湖气息的体育项目,所以就忽悠另外两个室友一起选择了这个。本以为能够御敌防身、纵剑江湖。谁想现实太骨感,那简直就是老年人活动吗?她想自己还是青葱美少女的,转眼怎么就进入了老年人行列?

  本以为招招制敌,谁想是招招滑稽。那老师今天是怎么说的了,对,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怎么四肢不协调。

  于是乎,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唐唯一就开启了吐槽模式。

  “你说,我怎么就长得好看了?”唐唯一一脸正义的说着。

  “嗯,是老师没有眼光,你长得是不咋地。”赵亭晚憋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别说我们认识。”遇到这样的损友,唐唯一都佩服自己的心理强大。

  “对,我们不认识,只是偶尔约个澡,你逃课时帮你点个到。”赵亭晚一脸淫笑,唐唯一自觉忽略某人的小眼神,还记得某一次这家伙和她一起洗澡,当时一脸淫笑的看着她说:妞,看你一张娃娃脸,没想到身上还挺有料的吗!这不就是现实中的女流氓吗?

  “晓晓,我四肢不协调吗?”她想从楚觉晓那找回点自信心,想她虽然闯祸不断,但还是受老师待见的,怎么到了体育老师着就只剩下吐槽了呢。

  楚觉晓回答:“嗯,她嫉妒你有美貌。”

  唐唯一深思:“嗯,我赞同你的看法。”

  赵亭晚特别想咆哮啊!这还是我认识的晓晓吗?怎么现在也能一本正经的说假话呢,虽然某人长得确实不赖呗,“唉,真是世风日下啊。”

  旁边三三两两路过的牵手的情侣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赵亭晚。赵亭晚吐了一口气:“看什么看,精神出轨在法律上也算犯罪。”那几对情侣立刻选择另一条小路走了,怕是有洪水猛兽要追他们一样。

  “晚晚,精神出轨也算犯罪?”唐唯一好奇,她怎么没有听过?

  “嗯,刚新加入的。”赵亭晚将她敏而好学、乐于求知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精神出轨当处以腐刑。”

  楚觉晓:多亏他们跑的快。

  唐唯一:嗯嗯,毕竟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嘛!

  唐唯一看着突然不说话的两人,摸摸头发,“额,好像我又用错俗语了!”唐唯一想古代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非常人所能理解啊!赵亭晚想的却是唐唯一不愧是个狠人。

  唐唯一有敢于直面惨淡的氛围,敢于正视淋漓尽致的嘲笑,这是多么高尚的品质啊,所以她想了想说道:嗯,人无完人,我是不会嘲笑他们的。

  赵亭晚:······

  楚觉晓:······

  A女说:“哇,刚才在B栋宿舍楼下的那个男的好帅啊,”

  B女说:“气质不凡,怎么感觉在哪见过啊。”

  C女说:“咦,等帅哥竟然没有出现在校园论坛上?”

  赵亭晚看着几个犯花痴的女孩走远,对旁边的两位说:现在的小姑娘真庸俗,不知道要看内在吗?

  “嗯嗯——就是庸俗,”唐唯一气愤的说道,“走——我们去看帅哥。”

  “唐唯一,你不能精神出轨啊!”赵亭晚痛心疾首的说道,就差以头抢地耳了。

  “不怕,法律保护未成年。”唐唯一乐呵呵的说道。

  “哦?原来你是未成年啊?”悦耳的声音传来,就像是在平静无波澜的海面上扔下一块石子,刹那间惊起了千万层波浪,他笑着缓缓走来,如同一股清风带来阵阵花香,他说:那我岂不是拐卖未成年吗。

  唐唯一傻傻的笑着说:“我成年好几个月了,在非洲等国家都可以办理结婚证了。”

  唐唯一不知道自己到底脸红没红,但是那一刻她是真的羡慕蜗牛有壳可以随时缩到里面去,她想果然是美色误国啊,一遇到林慕辞她就出丑,她都有种想找针将自己的嘴缝上的冲动。都说祸从口出,此话却是不假。还可以解释吗?

  “那个,我中暑说胡话呢。”她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今天天气挺热的啊。”

  “嗯,今天零下十摄氏度。”林慕辞一本正经的揭穿她的谎言。在离她宿舍没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她抬头望着这个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宿舍楼下的人丧失了语言功能,偶尔还有几个行人经过,窃窃私语的谈论着那个和她对立而站的人,她想到了读到过的一首诗: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

  早晨,阳光照在草上

  我们站着

  扶着自己的门窗

  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曳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是对,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辞,只为与你遇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辞,只为与你遇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