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文抱忱2020-06-23 09:501,526

  家里的萨摩耶狗噜噜一直是最红最棒最受宠的宠物,但是江城起疫后,家里人费尽心思,不太想要养宠物了。遛狗也怕呀,什么人撞不到?

  我是在一个小港口上班,难得春节放几天假,回家后,我替老人去遛狗。一方面,我特别喜欢噜噜,胖乎乎,毛茸茸,一身雪白,俊俊的狗脸,怎么不着人爱?一方面,替替老人,狗是哥哥家养的,平素放老人这儿,两边出人早晚下午三次遛狗。

  带噜噜遛,我想到森林公园去,却没敢,自己先去森林公园转了转。冬日里草木尽凋,湖面结了冰,真没什么好看的。森林公园里人很少,我没戴口罩,步子不紧不慢地走。口罩人们有戴的,有没戴的。走着走着,我咳嗽起来,坐在石凳上的一个妇女赶紧站起来,躲开了。

  去年带噜噜去森林公园出了点事。我带狗下冰上去,再带它上来,它不敢跳,只那么高的岸它就是不敢,后来自个儿跑到另一边冰极薄的所在去,落了水,这才爬上岸。就那里冰薄,哪儿都架得住人呢,萨摩耶犬有些傻,我看真有点。

  我带着狗去了海湾大酒店那边,就向东走,穿过小区间的路向南再一拐就回来了。听了老人的话,我没敢带狗去森林公园。上次回家,老人不让我去遛狗,好说歹说,让我拿了根“打狗棒”才放行。前一月,噜噜被一条个头不大的黑柴狗咬了,皮开肉绽、鲜血淋淋。这一回是老人遛狗去,不看着狗,自顾自走,有个促狭小伙子拿半根火腿肠逗狗,狗去咬火腿肠,然后这个小伙子就喊被咬了,手指流了血,得去打免疫球蛋白,只好赔偿了事。哥哥说宠物诊所很贵的,上次噜噜患病没在当地诊所治,去临县一个宠物诊所治的,省的钱也够这次赔偿了。

  我摩挲着噜噜,喜欢得不得了,这家伙自己爬楼梯到二楼来了,叼住一条毛巾跑来跑去,欢实着呢。每次回家,我都是额外带着噜噜遛去,还跑得远,走得快,噜噜很得意我,很喜欢我这个便宜男主人。我琢磨着这还是有点缘法,我喜欢小孩,喜欢宠物(不管是猫还是狗),孩子们喜欢跟我玩,狗呢是忠臣,也喜欢跟我遛,喜欢我摩挲毛,喜欢跟我耍(掷球、掷飞盘、甩矿泉水瓶做戏)。

  我初四就去港口值班了,坐黑坨到新坪的车。疫情发展得很快,每天提心吊胆,微信上总有各式各样消息传来,很多村断了路,谁也不许进,难得还有车去临县,不错了。我骑上老人的旧自行车向车站走,老人先行,到那边等我取车。旧自行车没闸,我上次在胡同里骑,撞在一辆黑色帕萨特的车门上,真挺悬呢。这回,我一路骑行,不敢快,也不敢过慢,到了金盏超市那边,再向南骑几十米就要向广场那边拐了。没想到的是噜噜跟着跑过来了,大约早就跟着呢。赶它回去,它不听,我摇了摇头。这事真是不靠谱,狗怎么跑出来了,想了一想,我赶紧给哥哥打电话,让他接回狗去。

  哥哥好一会才出来,一会一给我打电话,我一会一下车子。噜噜一直跟着跑,低着头,眼里全是温顺,还有一份坚持,我是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真是没咒念了。

  在一个路口看到了老人,我让老人拦住狗,我继续前行。没骑多远,狗又追过来了,低着头跟着车子跑,眼里满是笃定,还有份委屈。

  我又得分心看着狗,又看路,又不敢骑得太慢,前面丁字路口,我逆行过来拐弯,两辆小面包车前后拐过来,我喊着没闸没闸,险些没撞上!

  我怕赶不上车,拐过去又加紧骑起来,竟骑过了,骑到一个没去过的新小区。我停下车子,接哥哥的电话,哥哥也不知道这个偏僻的小区。我问了街头站着的一个妇女,她告诉我车站在相反方向,就一站路。我是蒙了头,骑过了车站,马上就返回去。哥哥在微信发了定位给我,就在车站等。

  到了车站,老人发火了,叫嚷了一阵,埋怨我怎么不回去一趟,狗也跟回去了。哥哥没说话,把狗带上车,开走了。我上了去新坪的车,心里闷闷地坐了一路:狗该怎么办?以后谁去遛狗?以后还能遛狗吗?这狗让我又气又爱,没办法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参赛:宠物无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参赛:宠物无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