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鹿闻溪2020-02-18 00:002,757

  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两个人在一起更是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比如羡道远和柳青卿,一个理智的令人发指的胸外医生,一个看起来高贵冷艳但是背地里却很沙雕的软件工程师,两人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您还别说,无常的命运偏偏就让他们相遇了。

  此刻,羡道远先生和柳青卿小姐的婚礼,正在北京市的某个酒店内进行。

  别说,虽然平日里羡大夫穿上白大褂一副生人务近六亲不认的样子,但是穿上礼服站在老婆面前的样子,绝对算得上是千年不遇的暖男级别人物。

  “馅饼,我的婚纱拉链拉不上了,你快来帮我一下!”馅饼,当然就是柳青卿对羡道远的爱称。

  在有了这个爱称之后,柳青卿曾和闺蜜鹿婉灵说过,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以后天天有馅饼吃。此话一出,鹿婉灵差点一口老血喷到她脸上。毕竟这句话的隐含意思,怎么听都觉得有点污呢?

  没关系,这些都不重要,今天就是她柳青卿梦想实现的日子。以后她就会成为一个天天有馅饼吃的女人了!想想真是有些小激动呢~

  “来了来了,老婆不要着急。”羡道远听到老婆的喊声,立马从门外冲进婚礼准备室。

  坊间有传闻,让特立独行的万年冰山羡大夫听到命令能撒丫子就跑的,除了他夫人,怕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了。

  羡道远以掩耳不及盗铃之速度迅速拉上了柳青卿的拉链,柳青卿坐在椅子上,勾过羡道远的脖子就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她身后的闺蜜伴娘团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默默转过身去。

  两人正腻歪的时候,鹿婉灵却突然破门而入,她受柳青卿之邀担任本场婚礼的司仪兼总策划。婚礼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她原本在舞台上熟悉致辞,却突发奇想有一个临时改动,于是兴冲冲跑来找新郎新娘商议。

  却不想,一进门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她刚要进门的步伐就这样突然停住,下一秒她就很自觉的关上门转身离去。关门的那一刻她的脸上不自觉浮现出姨母笑。心想着,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嗯……血气方刚。

  其实,婚礼开始的时候,鹿婉灵心里是有些慌的。毕竟按照她对于这两个人的了解,她十分担心他们会跳过婚礼步骤,直奔主题而无法按时出现在婚礼现场了。

  所以在看到相挽的两人出现在红毯上向来宾微笑着挥手的时候,她长舒一口气。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人踏上红毯的那一刻,伴郎拿着羡道远的手机一把推开现场的大门,扑到了羡道远的怀里。柳青卿心下一惊,什么情况,这是来抢婚的?难道自己的老公已经优秀到男女通吃的地步了吗?

  只见新郎皱着眉把伴郎从自己的怀里扒拉出来,伴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羡大夫,张主任的电话,说让你赶快回医院。”羡道远接过电话,只听到主任在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朝阳大街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多名伤员都已送到我们医院救治,现在医院人手不够,你快来……”

  羡道远的神情立马凝重起来,他握了握身边新娘的手,只说了一句“等我回来”,便火速赶回医院。

  “羡大夫,一个病人胸腹联合伤,左肺叶破裂,需要您马上手术。”

  “我知道了,你马上安排。”羡道远整理着白大褂的扣子,匆忙奔赴手术室。

  都说白大褂就是医生的战袍,手术室就是他们的战场。此刻脱下婚服的羡道远,立刻切换到了作为一名胸外医生的冷静模式。

  “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

  “护士,擦汗。”

  “准备缝合,4-0普理灵线。”

  ……

  送来的伤员越来越多,他的手术也做了一台又一台。等到他终于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从窗户外望去,已经是一片灯火的海洋了。他正要脱下无菌服,一个护士却慌忙向他跑来。

  “羡大夫,您刚刚做完手术的病人呼吸衰竭,您过去跟我看一下。”

  他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却只看到了失去理智的病人家属在疯狂抓着一个同事的衣领,大吼着:“到底是谁给我爸做的手术!”

  羡道远走过去掰开那个家属的手,淡淡开口:“是我给您父亲做的手术,现在您的父亲已经呼吸衰竭,是您父亲的命重要,还是您个人的情绪宣泄重要?”

  那家属低下头,有些不服气地松开了手,让了路让他进去。

  而此时,柳青卿还在婚礼现场。来宾早都已经离开,空荡荡的礼堂里,只剩下她和鹿婉灵两人。她手拿着捧花,坐在红毯尽头的台阶上。鹿婉灵有些心疼地拍拍她的肩膀:“卿卿,你也理解一下,毕竟羡道远他的工作也确实很特殊,别太难过啊。”

  柳青卿却并未觉得有不快,反而咧嘴一笑:“婉灵,我男人可是个大英雄。婚礼当天还身披铠甲临危受命的,你不知道,他穿白大褂的样子,超级帅的。”

  “总有一天,他会身穿绿色无菌服,脚踩鞋套,拿着手术刀和镊子,来这里找我。”

  鹿婉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描述的这个画面,我怎么觉得有些诡异呢?”

  什么是真爱?大概就是像柳青卿和羡道远这样,会理解着彼此的不得已,包容着彼此的无奈,接受着彼此的全部,相信着彼此的相信吧。

  羡道远从病房出来,摘下听诊器对病人家属说:“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你们可以放心了。”

  刚刚闹事的家属长舒一口气,眼神里多了几分愧疚。他看在眼里,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默默转身离开。

  这种情况,他见得不少,无非是因为病人和医生之间无法建立信任。在医患关系里,信息的不对称是造成患者心里失去安全感的根源,但是要想改变,却又并非易事。

  婚礼现场的大门缓缓打开,羡道远一眼便看到了已经在红毯尽头处睡着的柳青卿。他的嘴角泛起笑意,眼神里却尽是愧疚之色。他走过红毯,轻轻抱起那个娇小的身影。

  怀里的人睡得轻,揉揉眼睛,看到他的时候,开心得像个孩子,用软糯糯的声音对他说:“馅饼,你回来了。”

  他把她放下,捏着她的小鼻头说道:“刚刚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发消息也不回,原来是有只小猫睡着了啊。我可急坏了,你说吧,怎么补偿我?”

  柳青卿一脸不好意思:“哎呀,手机关了静音了嘛。那就亲亲我们家的白衣天使吧。”说罢,便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阿玛尼405的印记。

  刚一进卧室门,羡道远便倒在卧室的床上。连轴转了一整天,整整六台手术,他觉得自己的发条都快要报废了。

  柳青卿拿着毛巾去洗手间沾了热水,戳戳那个恨不得和床连为一体的人:“馅饼,起来擦擦脸再睡。”却不料被那人一把拽到怀里,他像只乖巧的小狗,把脸往她身上蹭蹭,含糊地说了一句:“擦好脸了,可以睡觉了。”

  她知道他是累极了,抱着他的头,叹口气说道:“馅饼,你辛苦了。”

  羡道远在她怀里“嗯”了一声,便合上了眼睛,柳青卿逗他:“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说一句‘为了我老婆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吗?”

  “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羡道远只机械地重复着她的话。

  柳青卿有些哭笑不得:哎,明明为了老婆才是重点好吗?算了,她也来不及深究,帮他脱了鞋子和外套,把他塞到了被窝里,随即自己也换好睡衣,钻了进去。

  羡道远把她圈在怀里,黑暗里柳青卿听到他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我还欠你一个婚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草绵绵思远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草绵绵思远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