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化身成人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3,281

  这事说来,重也不重。

  那眸思虑间,意思也并未直言推拒了,只明显还意在曲转迂回。天帝听到,到底也很是无奈。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可心中总也不明白,缘何那等天之骄女,却始终无法入得龙暹法眼?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这只怕是换做其他神仙,早已经是迫不及待想要将其娶回殿中,奉若珍宝,并不日便宠出来一段佳话!

  可天帝每每及此,似都心中生有镉栏。再抬眼瞧龙暹那张始终如一的冷隽面容时,心底止不住就生出一念:这难不成……面前这小子身上还真就存着何种隐疾而未曾道之?

  可惜,这想法也不过于天帝的脑海中忽闪了一瞬,便很是好笑的摇头抹去,总觉得无论如何,他龙族娇子也不至是此种可能。

  只他上下又将龙燹再次打量了一遍过后,觉得确实有高傲的本钱,这也才满意的点头道:“算了!你既已言至于此,本君作为你的叔父,又怎好继续逼你?”天帝佯怒的瞧着龙暹:“可你小子却也万不可再继续将此事不当回事,万不能再一意孤行,该收敛时方收敛。”言下之意,已是最后通牒。

  说完,天帝也叹口气,眼瞧着他这侄子那双浅金色的瞳眸间,已经是有了些愧意。龙燹遂也没再继续烦他,只是与其玩笑般,瞧着后花园那不亦乐乎的二人,又打趣起了龙暹这百余年间的那些个谣传。

  龙暹遂顺势道:“莫不是叔父也已经存了些宝贝,早已为绮儿准备妥当?”龙暹诧异。眼见天帝龙颜瞬间一僵。可,尚还未等他说“不曾”!龙暹那厮却已经默然浅笑了一瞬,而后,很是拘礼的弯身,朝着天帝的方向便是一拜,以表感谢:“那小侄在此,就先替绮儿多谢叔父慷慨解围。若他时绮儿破雾而出,我必然将叔父所赠悉数告知,令它铭记在心。”

  这话,龙暹已经是高帽叠起,为天帝歌功颂德了。只听得天帝陛下是一愣一愣的,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却依然感到无力反驳……

  当时,天帝也只好是恍然大笑一声,很快回神道:“你这小子……甚好!甚好!真不枉我从小便栽培与你!你小子,现在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本君对你的为人处事之道,已然无甚可教。”说罢,倒也是不好再继续吝啬,铁蛟龙般,天帝直接将一只储物袋子丢予龙暹,并,爽快的往里面还多塞了好些灵宝,瞪了龙暹一眼。

  龙暹瞧着颇为满足,自然也是敛目挽唇,以表谢意。这主意他即已经打到了神元殿来,自然是不能这般空手而归。

  而天帝原想,此一时所失,不过就是为他日做件嫁衣罢了;待得那凰族小女破障出关,真正要嫁了他侄子为妃,到那时,即便是这小子再如何不愿意,有他这昔日的‘功德’媒人在,怕是也难有微词,只能难逃那青鸾妮子的小型五指山了!

  只是可惜,眼下即便天帝陛下成算再好,胸有成竹,也难免错估了那能吃能睡的雾团子其天赋资质,俨然奇差无比,堪称漏斗!

  本来想着再过不久便能孵化成人的那雾,却是在匆匆时光中,竟足足令当初心有成竹的天帝陛下整整好等了将近千年之久。

  而这事儿,还真真儿就应了传言中的一句老话——神尊得宠,腹若漏斗;鲸吞海塞,魂如饕鬄,形若翁偶!

  非但看不清,也摸不着,甚至是阴阳不明。即便鲸吞了硕多灵宝,却依然只不过是~徒有虚表……

  且,这传言也随着那雾近千年间始终如一的形象不变,一直的绵延至今。已然成为了整座天宫的茶语笑柄。

  往日还积极炫雾的太子殿下,近日,竟也很少再出现于天宫中各处仙府。虽说诸仙家十足缓过口气来,很想大声叫好。可难免也苦了一些再难以见到龙暹的女流仙家,近半月来,竟是足足等了龙暹许久,也只是望穿秋水,再未曾见他出现于天宫哪处。即便是想要偶遇,也着实是无从落脚。

  更有人厚着脸皮如同当初皓月仙子那般主动拜访,无极仙府中仙侍也皆是冷言回应:“仙尊静修,不可搅扰。待得他日出关,再与诸仙家齐聚。望诸位见谅!”

  见你个头?

  一句话是赌的各方仙娥面红耳赤,进退两难。

  可事实不然。

  近日,似乎就连龙暹,也开始察觉出了自家所养那灵雾有哪处不对,是以,才闭门不出,专心养雾。

  而往日,一日便要吸食上百多灵丹、灵宝的那雾团子,近日来,却是胃口越发变小,甚至,打呼昏睡的时间几乎占用了它所有的日常,这简直令人觉得古怪不已。

  而这雾,龙暹毕竟是将养了八百多年,哪能就这般任其自生自灭?眼瞧它日益消瘦,不肯进食,龙暹心中自然是心焦不已。百多灵宝至于其身侧,却未曾动过……

  龙暹遂蹙眉道:“南山,好生令人看着这无极宝殿,一有星点变化,便立马差人通知于我,不得有误。”

  很是忧心的又瞧了眼那雾团子,探其体内的灵息尚还算稳定。龙暹这也才松口气。只在其身下置了一方灵兽羽垫,便负手离去。

  他现在俨然已经是将这雾团当成了比自己的伴生灵宝还要重要的物什,恍若着魔。

  府里仙侍观之,时日久了,倒也觉稀松平常,无甚精怪。可这看守的时光,也的确是难熬的紧。稍有差池,便是头颈分家,抹除仙籍。

  然这日,正龙暹刚刚离去,欲寻个宝地潜心静修,耐心观望。谁知,他前脚刚走,后面,一府中仙娥前去看守龙雾之时,那原本还周身彩光若隐若现,恍然生病了一般的雾团子,却是忽然间便绽放出无上光华!其身体周围,甚至还释放出了一股子似有若无的阴煞之气,笼罩宝殿,瞬间将往日一整天才吸收的完的灵宝给眨眼间啃食殆尽……

  “这究竟……”那看守的仙娥当时便六神无主,嘴巴大张。而很快的,眼见那雾的气息竟越发猛烈,转眼间,其身上寒息过后,却又是很快附着赤红之光……这一胀一缩间,眼看着就要炸开了一般!

  也是直到这时,那仙娥也才终于从愕然中回过神来,大叫了一声“不好了”,便命人前去与龙暹传话。

  此时,龙暹正坐于偏殿的一方玉塌上潜心修炼,想着,究竟何时才能将此雾孵化。忽感耳中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遂收敛了灵息,蹙紧眉峰,缓缓的张开双眼,道:“出了何事?慌慌张张!”言语中多有责备之意。

  可那前来通报的仙侍却已经顾不得这些,当下便半跪在龙暹面前,低头禀报:“回仙尊,实在是无极宝殿中那雾……小主子它……它方才终于有了异变,可……”抬眼瞧龙暹的面色已然黑沉,那仙侍当时便骇然的吞咽唾沫,没敢再说。

  龙暹此刻业已彻底从打坐的状态中剥离。只见那仙侍仍在瑟瑟发抖中,龙暹的仙身却已经一跃而起,稍纵即逝。

  那仙侍犹未曾反应过来般,仍还跪在地上双目呆滞。

  与此同时,无极宝殿内,那雾团子,却早已经褪去了七彩光雾所笼罩的空壳,看守的那仙娥只见,从那团光雾中,居然很快就生出了一株巨大的植物!枝干纤长,颜色翠绿,生机盎然,叶片丰茂直向上窜!上开花球,毛茸茸的,呈现紫色!

  那仙娥眼见着此雾中的植株越长越高,越变越大,直到冲破了宝殿穹顶,那仙娥至此也才大叫一声,而后匆忙后退,逃离了宝殿。

  待得龙暹匆忙而至时,便只见得,那早已经被巨大植株而顶破的无极宝殿内,哪还有什么让人叹为观止的花球?眼内所显,便只有一地簌簌而落的穹顶瓦砾,还有便是于那早已经破开的穹顶之上所遗世独立的一株……美人儿?

  美人儿?

  没错,皮肤光滑白嫩,脸上杏目樱唇,宛然一笑间,竟恍然天界曾经最美的先花神一般,望之,便令人怯然羞涩。

  只,龙暹在仔细瞧过了那雾团子的惊世之变后,很快又皱起眉来。俨然那天幕之上,一条光溜溜,浑身精瘦圆润,且性向明显的娇小人形已经触犯了他心中的某些底线,实在令龙暹感到不悦。

  可,正龙暹想要施法化雾,令其周身的伴生灵气换作衣衫。那雾,却已经是“咯咯”一笑,而后没大没小便飞扑而下,如同往日般,一把便将龙暹的身子给搂进了怀中,嬉唤闹道:“娘亲~~~”

  “娘亲,雾儿终于见到你了!”

  龙暹:“……”雾儿?当他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怀里正多出一物时,那脸,不光是木了,即便整尊神体,也都避之不及,只惶然一僵化间,手脚亦无摆放置地。

  “……胡闹!”

  周围所侍立的府中仙侍见此,却早已经是目瞪口呆到说不出一句话来。皆瞧着那殿中一幕,感觉到着实的违和,又说不上是何种感觉。

  而那雾,它居然会是个女人?

  雌性植物?

  只正当所有人都默默观望着龙暹那边时,龙暹也终于是回过魂来,当下便化龙雾周身的伴生灵雾为法衣,将她整个的植体都遮掩到丝毫不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