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修)白莲御状
一世浮夸2020-02-26 20:453,544

  皓月仙子?

  那人?

  又是谁?

  正龙雾好奇的想着,就听另一女仙再次说道:“啧,说来也是!即便我等,也只能痴心妄想,不过得一根红线罢了!来到这天宫荒凉之处,默默的乞个福缘~哪还敢真的当着天君的面儿,去说自己想要当那个骄纵蛮横的凰族圣女手下败将?”

  “哎!我等也真是佩服那皓月仙子的痴心一片~”谈及此处,竟是所有的女仙都笑了。

  而“凰族圣女”与“皓月仙子”这两个名字,也是头一次被粗浅的刻印在了龙雾的脑海之中。

  什么圣女?

  能吃的吗?

  眼圈一转,龙雾撇撇嘴,也并未当做是一回事。直接拎起了狐狸道:“走!小白~咱们也去瞧瞧看~”

  视线落在那恍然被几人“遗落”的红线之上,龙雾当下便微弯起眉眼。

  试问这整座天宫,能被称为“殿下”的神仙,必然就只有她家的暹暹了!而龙雾也委实好奇,这些个女仙,都在那棵大桃树下,祈求的何事?

  “咿呀~”

  三尾灵狐好似也十分欢喜,随着龙雾,一人一宠,就这样很快来到了方才那几人所停留的大桃树下。

  龙雾顺手就取下了一根红线,置于掌中,左右观摩。

  “这该如何是好?”

  狐狸也好奇的眨了眨眼。龙雾将其拿在手中,翻来覆去了几个来回,直到忆起,那未化形的八百年中,似乎也曾经见到过月老拿着手中的红线,偷偷的往里面输入过自己的法力……

  “嘻~”龙雾不由笑了下,自也有样学样,很快的往那根红线里头灌注了自己的法力,然后专心静待,闭目,眼前居然也很快便呈现出来一副如梦似幻般的景象——

  只瞧着一男一女,云里雾中的,一丝不挂,颠鸾倒凤……

  龙雾似受了什么惊吓般,很快“哇啦”一声,随便扫过那些画面,便将手中的红线当成了洪水猛兽般,直接丢在了地上,并十分气愤的狠狠踩踏了一遍,口中大义说道:“小白,没想到,这些个女仙平日里素来高傲贞洁的很,真到了这开花的时节,却也有如此龌龊的一面,竟是我小看了她们的道行~简直是无耻~”

  居然还敢肖想她家的暹暹?

  门也没有!

  抬眼再瞧着那树枝上似乎还有许多同样的红线,龙雾遂坏坏的一笑,身后蓦然便卷起了一阵乱风,直刮的那整片桃树枝丫都“咔嚓”作响。

  再回头去,俨然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龙雾的小脑袋瓜中,居然卯不灵又回想起了曾经从六合仙人手中夺来的那本《春宫图录》……面色不由微微泛红,止不住的想:难道说,这就是那些个凡人女子口中所说的“说服”吗?

  俨然对于凡间的那些情事,龙雾是越发在意了。而没过多久,东海水患一事,也很快传回了天宫,引起了整座天宫的骚动。

  但听一神站在神元殿前绘声绘色:“没想到,那东海水患,不光引出个什么上古大阵,还有着邪灵栖息……哎!这下可好了,不光东海水君必然要被天帝陛下给治一个知情不报,管理不当的罪责,就是那无端端引起事情变故的凰族圣女,怕是也难逃被牵连的命运!”

  还并不知道详细情况如何的诸天仙神,因天帝陛下的召见,眼下皆汇集在神元殿前交头接耳。

  灵元老儿与六合仙人皆站在队列之内,却独独不见一向喜欢凑热闹的月下老人!

  六合抿了抿唇,似乎并不想多问,只忍不住担忧说道:“此次水患,殿下亲征!按理来说,并不应该是这般光景……怎会还扯出个什么上古大阵?缘何凰族领域妖族祸乱时,却未曾听凤鹴上神上报此事?”

  而这,也正是六合的另一个不解之处。

  若说这两起事件息息相关,必然凰族那时,也该见过此种邪法。不过,灵元真君听闻后,却很快摇头说道:“仙君你有所不知!那凰族发生祸乱之时,由于很多都生在妖族地盘,势力盘根错节,种族群居,礼节甚是翻覆。若当时凰族强势手段,恐日后难以应付~”说完这些,竟是连一旁从不喜欢参与此等事件的几位老神仙,也都面面相觑,连连赞同。

  六合自也晓得,这管理一事,从来都不单纯。可若真是出了此等事件,也还着实令诸神心中毛骨悚然。

  上古大阵呐!如此小神,怕是连见,都未曾见过……

  天帝本也为此事一筹莫展。

  原想等龙暹归来,将实情诉说,再与诸天仙神盘查此事,想来,怕是仙界早已生出内奸……

  然而,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令天帝陛下更为头疼的,却还有另一桩事!

  只瞧着正殿中央,一株白莲,植体晶莹,却莲叶稍显暗淡,满身伤痕的口吐人话道:

  “龙暹呢?叫他马上给我把那植物交出来!否则,我花神立誓,必将与无极仙府不死不休——”

  此刻的睡莲,非但失去了往日的素养与优雅,更如同市井泼妇一般,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残枝败叶,就连花瓣都已是凋零的七七八八,却还在那不断叫嚣……整株莲看上去都甚是可怜,犹如一位年轻便秃了头的女子在责备她选择休妻的夫君……

  天帝面对此情此景,当真是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且,此刻大殿上,除了此二人之外,眼下还有着另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与诸多女仙,全部都怒目横眉,一脸气愤。

  老者自不必说,当然就是那位走失了灵宠还被人磕光了辛苦栽培药田的神农上仙!

  而那些个女仙……自然也正是于桃花树下,默默许下了心愿的几位瑶池仙子!辛辛苦苦求来的红线就那般没了……

  老神农与瑶池仙子们俨然想要活剐了龙雾似的,直看得天帝龙燹蹙万般为难。

  且,就连那本体上早已不见几片花瓣的睡莲,都已经成这般模子,却还想着盘坐于莲台之上,跟自己讨个说法……当下,天帝龙燹也更是无端语塞道:“这……诸位不若且先消气,待暹儿归来……”

  “天君您客套了!”只还未等天帝把话这般圆过,花神却再次言语冷漠道:“如若让仙尊归来,我等可还有制裁那妖孽的机会?天君若是此时还想护着你那侄儿,我花神幽莲自当第一个站出来不服!”且不说她那一片花海就这般凋零,就是她眼下这难以见人的本体,对于一向爱美的花神来说,也是莫大的耻辱!

  神农老头眼见天帝居然还想要维护那孽障,也冷嗤开口附和花神:“花神娘娘说得是!还望天君莫要再姑息此女!不过就是株凡植罢了!平日里,老头子我瞧着,那也就是给仙尊把玩的物事,随意处置了了事!缘何天君还要在这里犹豫不决!”话落,老神仙仗着自己年迈,居然还冷哼一声,揶揄天帝。

  天帝也是一时间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竟再次听那几位女仙起哄道:“天君也知我等平日里素来本分。不过就在心中爱慕太子殿下,哪位女子不曾幻梦?可如今,我等也不过就是求个福缘,让心中有份寄托!难道,这也会触了那妖孽的霉头不成?”

  于此番事后,本来就在整座九天神宫中不怎么受欢迎的龙雾,眼下更是摇身一变成为了诸神口中的“妖孽”之物!

  天帝龙燹眼瞧着此刻正站在大殿中央的一干人等,再看看那殿外一众的各路神仙,当下便是头痛不已。

  所谓的“内忧外患”,怕是也不过如此了吧!

  与此同时,正当天界“蝗灾”水患接连不断,太上老君的药炉仙府中,却俨然隔世而居般,眼下,老君的仙府中正不时的飘散出阵阵浓郁的药香来。

  数月来,应花神之请,太上老君时常闭关,忙于炼制一批万灵仙丹。

  此丹不光可巩固仙灵本体,更是可以助益修为,恢复法力,有着无上的功效。

  不光花神出关要立刻服用,就是他府中的几个小辈,也已经快要到了这天规所定的三万岁大劫。

  天规有言,凡渡劫成功的仙灵药童,自当收归天界,入了仙籍,往后留在这药炉仙府中也自是名正言顺;可若是没能成功渡劫……思及后果,太上老君竟莫名慨叹了一声,对旁侧的两位药童温声询问道:“药苏,药璃,你二人在我这药炉仙府中已经侍奉了多久时日?”

  药苏、药璃同时回道:“禀师尊,足足有两万余年。”

  太上老君闻此,也更加忧虑,只又默然叹了口气,问:“如今你二人已临近三万岁大劫之关。你二人可曾想过,若是这劫数过不去了,你二人无法成功的晋升为上仙之列,这之后……可曾想过该何去,何从?”

  老君一边抚着胡须,一边询问这两位药童心中的打算。毕竟天界宫规,即便是先天帝再世,也是不可破戒的。

  且修为资质这种东西,真不是哪位神仙说能改变就能改变得了的。

  除非那人肯出手相助……不过,老君似乎是很快又想到了那人平日里素来冷傲孤劣的脾性,便也生生将萌芽掐断,再未从此法逗留。

  药苏、药璃也明显看出了老君心中的优思,二人也只好勉为其难笑道:“若师尊不嫌弃,我二人自当顺应天规。如若不能顺利渡劫,那么,我二人也自当愿意去那凡尘,哪怕受尽轮回之苦,也必然重铸仙根,返回天界,再次守候在仙尊身侧!”

  说罢,二人竟是泪流满面,直接“普通”一声便跪在了太上老君的面前。

  “好,好!都是好孩子,快起来吧!”太上老君看得心痛万般。不日,他手边药炉中的仙丹便会炼制成功,到那时,他相信,依着此二人平时勤勤恳恳的性子,也必能逢凶化吉,顺理成章的晋升为上仙之列。

  然而,老君大概万万也不曾想过,他足足躲了八百年之久的某植物,很快就会造访了他的药炉仙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尊宠妻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