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秘力量
寒落月2020-03-13 01:503,687

  金芒闪烁间,原本刻画在封阙上的八卦阴阳鱼,莲座均瞬时化作金色晦涩难懂的符文环绕着封阙缓缓转动,封阙上的红芒依然幽幽的闪烁着,似乎在与金芒分庭抗礼。

  林潇脸色苍白,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顿时,感到手心一凉,金色的符文光芒再次大涨,直穿黑夜,在远处看去,一条贯通天地的金色光柱,犹如金色的巨龙腾空而去,那金色光柱在漆黑的夜空中幻化成一幅巨大的阵图。

  阵图内一丝丝的金色细线纵横交织形成一只金色的三足巨鼎,中似有仙鹤飞舞,梵音吟唱,瑞兽吐纳,四周的气息都为之一滞。

  不知何时夜空的乌云早已消散一空,天月高挂,月华散落,一股奇异之力在天地之间运转,天地之间的不多的灵力瞬间躁动,像沸腾的开水,疯狂的向昆仑山脉这边聚来,以巨鼎为中心形成肉眼难见的灵力漩涡,方圆十里原本漆黑的夜空竟慢慢变得白昼般明亮。

  此时,在昆仑山脚,一处隐秘的山谷中,有一座通体雪白冰台,冰台三十余丈大小,高十丈,呈八卦状,周雕镂着一些奇异的瑞兽,有着薄雾般的冰寒之气袅袅升起。

  冰台之上,正站着一男一女两名隐修,正抬头看着湖泊般荡漾的上空,金色巨鼎散发阵阵威压。他们脸色苍白,体内灵力翻滚,几欲脱体而出。

  而与冰台相去约四十丈的八角冰塔之上,一个身穿月白色道袍的青年正站在塔顶,一头雪白浓密的头发随意束在身后,身姿挺拔,负手而立,盯着上空,花白的双眉紧锁在一起,眼露震撼之色,不时看向昆仑山上,有一些迟疑的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师傅……?”

  东海蓬莱,一石室内,正在打坐的鹰眼老者蓦然睁开眼睛,看向昆仑方向,流露出震惊之色。“难道那林老儿能突破了封印之力不成?!这、这断断不可能!”

  老者脸色阴沉不定,眼睛内压制着一丝怒火,猜疑道“难道林老儿又触动这里的禁制不成,只有几个月了,我可不想再有意外”随即,拂袖而起,径自向石门走去。

  五台山,群峰环绕,轻雾飘渺,在一处人迹罕见的绝壁之下,一块巨石横突而出,形成一个三丈大小的平台,四周大树參天,花繁草茂,侧旁一条飞瀑倒挂而下。

  此时,星月高悬,那平台上的绝壁忽然一阵水纹般的波动,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从石壁内走出。

  大的那个身影身披袈裟,手持佛杖,形容苍老,此刻正双眉微皱,看着昆仑山脉方向一手掐算着。过了半晌,忽然脸色一红,一口鲜血突兀喷出,身体剧震,脸色瞬间苍白。

  站在老丈身后的约莫七八岁的小僧神色大惊,急忙上前扶住老丈道:“师傅,你……”话还没说完,老丈摆摆手,神色萎靡道,“无碍,为师要闭关一个月,期间不得打扰。”

  小僧脸上挂满了担忧,大眼噙着泪水,点头道:“嗯,弟子知道了。”说话时,已经回到石壁之前,四周景物一阵波动,两人身影便消失在平台之上。

  这些对于此刻在异象现场的林潇他们来说自然是不知。

  但就在同一时间,四周的灵气波动更加剧烈,就连他自身体内的灵力竟也不受控制的涌动起来,狂风呼啸,大地竟也渐渐地抖动起来,山脉上的积雪碎石也慢慢地漂浮起来,向着金色巨鼎聚拢,并伴有阵阵轰轰的雷鸣。

  林域听到阵阵雷鸣,心中大骇,急道:“潇儿,快停下!”说话间,林域右手一拍腰间的袋子,左手掐诀,瞬间冲出。

  听到林域的急喝,林潇身体一震,下意识的心念一转,残神诀运转顿时止住。还没待林潇反应过来,林域就已冲到跟前,一把抱住林潇,化作遁光,向山下掠去。

  就在林潇停止运转残神诀时,似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封阙上的红芒瞬时一敛。在红芒收敛的同时,那环绕其上的的金芒也渐渐减弱。不多时,封阙上的光芒完全消失,封阙再次变为原来一般无异。

  夜空中悬浮的金色巨鼎似乎感到红芒的消失,也随着渐渐消散,那漩涡般的灵力也平静了下来,向天地间散去,黑云再次袭来。黑夜开始再次笼罩在这片天地,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除了一地的碎石和那排山倒海般的雪崩。

  林域遁光在距山谷十里的地方停了下来,神色惊骇,抱着已陷入昏迷的林潇,看着林潇手上的封阙,内心极为震撼,就在刚才巨鼎形成之时,他感到了一丝来自他那个世界的气息。

  但想不到残神诀与封阙配合下竟能引来雷劫,若能利用好这雷劫之力,想必破解那传送阵的禁制也是不会有太大的难度,想到这里,林域苍老脸庞微微舒展开来,平静的眼神闪过一丝复杂和一抹更浓的阴厉。

  林域抱着林潇向着山脉的一个山坳走去,约莫一炷香后,林域停了下来,四周白雪皑皑,残石处处,寒风卷着雪花飘落。

  林域神念一动,储物袋内一柄飞剑瞬间飞出,飞绕在林域四周,发出阵阵剑鸣。林域右手掐诀,封阙顿时闪动着灰芒,前方的虚无诡异的波动着,他毫不迟疑,一步迈了进去。波动瞬间消失,似乎什么也什么发生过,只有凄厉的寒风在雪地上呜咽。

  林域落脚瞬间,眼前的景色蓦然一变,赫然入目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峰上树木茂盛,不时有各类鸟鸣传出,生机勃勃,但除了山峰外却是冰雪覆盖,死一般的寂静,两者鲜明的对比,使人感觉十分诡异。

  若是修为高深之人在此便会察觉,这片天地充斥着一种诡异的气息,浓浓的死气弥漫,一股令灵魂都为之颤抖的气息时隐时现。

  此地的天空尽管也是湛蓝澄明,但若是细细查看便能发现,苍穹竟有波浪般的阵阵扭曲,一股若有若无的禁制之力飘荡天地间。

  山峰四周是以奇异的方式排列的冰雕,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惨白的世界,阴风怒号,白云翻滚。这仿佛是冰的世界,但这冰的世界温度却是不低,就算是寻常人在此也不会感到一丝寒冷,想必这里是有阵法加持的缘故。

  林域抱着林潇进入之后毫不迟疑,灵力一转,脚踏着刚飞绕在身旁的飞剑,化作遁光向山顶飞去。

  不多时,遁光降落在山顶的石阶上,林域脸上闪过一抹红润,一手抱着林潇, 一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丹药一口吞了下去,脸红润很快便被压制下去。

  林域眉头微皱,心中暗道,看来还是不能动用超过筑基中期的力量啊,幸好封印有所松动,才没有造成太大的反噬,但还是得闭关到最佳状态为妥,三个月后之事虽说有七成把握能成功,但只要还没发生之事,都存在变数。

  打定主意后,林域便向着台阶走去。

  台阶之上是一巨大的拱门,拱门高约十丈,门柱有三个成年人合包大小,柱子上刻有树木、山川、湖泊、瑞兽、妖魔……不一而足。

  许是时代久远,柱子已被青褐色的锈斑布满,拱门上方横挂着一片巨大的赤金色的石碑,赤色的条纹像蚯蚓般印在石碑上,其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封道”二字,字体古朴沧桑,仿佛穿透了远古的历史,一股淡淡的威压从其上透露出来,不强,却令人从灵魂深处感到颤栗。

  林域走到台阶之上,有点畏惧的看了一眼青褐色拱门,竟径自避开拱门,步子绕向右侧而去。

  此时,距拱门二十余丈的冰台之上,有三人盘腿而坐,双眼微阖,气息深厚绵长,淡淡的寒气围绕着三人身旁,随着三人的吸气进入体内。

  为首之人二十三岁上下,正是之前站在八角冰塔之上的青年,也是林潇的大师兄林寒夜。其身后十八年纪左右,身穿青色道袍,短发及耳,模样清秀,但脸色略显苍白之人,便是林潇的二师兄林涯。

  至于其左侧之女便是林潇的三师姐林冰月,此女亦是十八上下,肌肤如雪,头扎着凤鸾云鬓,弯弯黛眉下明眸微闭,粉红色的道袍下身姿玲珑有致,只是此刻的脸色有点苍白,嘴唇微抿,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三人皆在运功调息,显然昨夜之事对这三人亦有所影响。

  林寒夜似有所感,睁开眼睛看向拱门方向,看见林域正抱着林潇朝他们走来,顿时呼的拍地而起,直向林域奔去。此时,林涯与林冰月亦睁开眼睛,略有疑惑的看向其大师兄飞奔的身影,但瞬时被惊喜代替,紧跟其后的向林域跑去。

  林寒夜跑到林域身边,看到脸色苍白,还在昏迷中的小师弟,内心不由一沉,急急问道:“师傅,您没事吧,师弟这是怎么了?”

  林涯与林冰月来到看见不省人事的林潇,心里亦咯噔一下,脸色焦急的看着林域,显然也想从林域口中得到回答。

  林域看着这三个弟子焦急的神色,他神色不变,淡淡道:“无碍,他只是精神力消耗过度,休息几天就醒了,你们不用担心。”说罢,将林潇交给了大弟子林寒夜。

  随即,其身形一动,便向八角冰塔掠去,同时传来一句话“冰塔一层正殿的檀木箱内有一些聚元丹和四棵安灵芝,聚元丹尔等分了,将安灵芝分三次用玄冰水熬药给潇儿喝,每天熬一次。另外,我要闭关两个月,任何人不得打扰。”

  说话间,林域几个跳跃便到了八角冰塔的的最顶层的闭关之处,双手掐诀,一股淡淡的光芒在其身浮现,身子瞬间融入塔内。

  闭关室内,林域盘腿而坐,沉吟片刻,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颗赤色的丹药,此丹一出,四周瞬间被浓浓的丹香所充满。林域有些肉痛的看着此丹,在这里治疗筑基中期的反噬竟要用到升神丹,寻常治疗反噬的补元丹竟毫无用处。要知道在修真界,纵然一颗下品升神丹的价值也相当于一百颗上品补元丹,虽说要是换在以前他可以不屑一顾,但是在这里,每一粒都是救命之药啊。

  林域一脸苦涩,脸上的皱纹都似乎全皱都在一起,这可是最后一颗了啊。不成功便成仁,林域深吸一口气,一口将丹药吞下,便立刻闭目运转法诀,开始将体内的药力炼化。

  塔外,林寒夜三人听到聚元丹这三字后,脸色却是各不相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秘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秘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