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青山薄雾2020-09-04 19:155,341

  中间这段跳过哈!

  可在魏无羡耳中,此刻的他们,却已置身于一片嘈杂之中。

  这嘈杂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前后左右,头顶脚下,像是一片窃窃私语的汪洋,悉悉索索,嘻嘻哈哈。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大有小,魏无羡甚至能听清某些零星的字句,但又转瞬即逝,让他捉不住确切的字眼。

  实在是太吵了。

  魏无羡一手继续按压住太阳穴,另一手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只堪堪可置于掌心的风邪盘。风邪盘的指针颤颤巍巍绕了两绕,越绕越快,不多时,竟然开始疯狂地转动起来!

  上次大梵山上风邪盘指不出方向,已是怪异。可这次它居然自动旋转起来,一刻也不停留,这情形比指针纹丝不动更加匪夷所思。

  魏无羡心中不祥阴影越来越浓,出声喊道:“金凌!”

  三人在石堡里已走了一阵,并未看见活人踪影。魏无羡喊了几声,不见应答。前几间石室都空荡荡的,可走到深处之后,忽然有一间石室中央摆了一口漆黑的棺材。

  这口棺材摆在这里,十分突兀。但棺木通体黑沉,棺形打得十分漂亮,魏无羡看得格外亲切喜欢,忍不住拍了拍它,木质坚实,响声笃笃,赞道:“好棺。”

  “魏,!莫前辈,你这口味也太独特了吧!”灵梦下意识想喊出魏无羡,犹豫惜命的她,赶紧改了口。

  “!!!!!”我的妈呀,这丫头,说话过脑子了吗,这差点露馅了!魏无羡使劲给灵梦打眼神,灵梦丝毫不为所动。

  魏无羡:喂喂!小灵儿!看这边!这边!

  灵梦: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蓝忘机眉头微微一皱,把她们两人的眼神交流尽收眼底。

  灵梦霎时感受到了来自死亡冰窟的凝视。

  灵梦:亲,您别这样看我啊!我惜命!

  魏无羡:我就是让你说话过过脑子。

  灵梦:我知道了!说不说有什么区别吗,反正蓝湛也知道了。

  灵梦摆摆手,给魏无羡一个无所谓的样子,之后走到棺材前,将棺盖打开。

  棺盖被打开的那一刻,四周的嘈杂声忽然成倍高涨,潮水一般淹没了魏无羡的听觉。好像他们此前一直被无数双眼睛偷窥着,这些眼睛的主人在悄悄地监视并讨论他们的一言一行,见到他们要打开棺木,忽然激动起来。魏无羡想了几十种可能,已经做好了应对腐臭扑鼻、魔爪突伸、毒水狂喷、毒烟四散、怨灵扑面等等的准备,当然,他最希望的是看到金凌。然而,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

  这竟然是一口空棺。

  魏无羡略感意外,又有些失望金凌并未被困在此。蓝忘机又靠近了些,避尘自动出鞘几寸,冷光莹莹,照亮了棺材的底部。他这才发觉,棺材里并非什么都没有。只是里面的东西比他预期的尸体之类的要小得多,藏在棺肚底部最深处。

  棺材里躺着一把长刀。

  此刀无鞘,刀柄似是以黄金铸成,看上去沉甸甸的甚有分量,刀身修长,刀锋雪亮,枕在棺底的一层红布上,映出血一般的颜色,森森一股杀伐之气。

  棺材里不放尸体,却放着一把刀。行路岭上的这片石堡,真是无一处不古怪,步步透露着诡异。

  两人合上棺盖,继续往里走去,还有几间石室里也发现了这样的棺材,看棺木质地,年岁各不相同,而每一口棺材里,都安置着一把长刀。直到最后一间,依旧没有金凌踪影。魏无羡合上棺盖,心中微微难安。

  灵梦则无所事事的逛着。忘羡二人也没有太注意灵梦这个自以为是闲人的闲人。

  蓝忘机见魏无羡蹙眉不语,略一沉吟,将古琴横置在棺木上,扬手,一串弦音从指间流泻而出。

  他只弹奏了短短一段,右手便撤离了琴身上方,凝神望着仍在颤动的琴弦。

  忽然,琴弦一震,自发弹出了一个音。

  魏无羡道:“《问灵》?”

  《问灵》是姑苏蓝氏先人所作的一支名曲。它与《招魂》不同,多作用于不明亡者身份、且没有任何媒介的情况。弹者以琴音奏问,对亡者发出疑问,而亡者的回音则会被《问灵》转化为音律,反应在弦上。

  琴弦自发而动,说明这石堡里的亡魂,已经被蓝忘机请来了一位。接下来,双方就该以琴语一问一答了。

  琴语是姑苏蓝氏的独门秘技,魏无羡虽然涉猎颇广,终有不能及处,解不了琴语。他轻声道:“含光君,帮我问问它,这里是什么地方,干什么用的,谁建造的。”

  蓝忘机精通问灵琴语,无需思索,信手便是清洌洌的两三声。片刻之后,琴弦又自动弹了两下。魏无羡忙问:“它说什么?”

  蓝忘机:“不知。”

  魏无羡:“啊?”温暖的弦小说

  蓝忘机慢条斯理道:“它说,‘不知’。”

  “……”魏无羡看着他,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某一段与“随便”相关的对话,摸摸鼻子,老大没意思,心想:“蓝湛太出息了,都学会噎我了。”

  一问不成,蓝忘机又弹了一句。琴弦再应,还是刚才那铿铿的两个音。魏无羡听出这次的回答又是“不知”,问:“你又问它什么了?”

  蓝忘机道:“因何而死。”

  魏无羡道:“若是无意中被人暗害,确实有可能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死。你不如问它,知不知道谁人杀它。”

  蓝忘机扬手拨弦。然而,回音依旧是铿铿两声——“不知”。

  一个被禁锢于此的亡魂,一不知此地何处,二不知因何而死,三不知谁人所杀,魏无羡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一问三不知的亡者,心念一转,道:“那再换个别的。你问它是男是女。这个它总不会也不知。”

  蓝忘机依言而奏。撤手之后,另一根弦锵有力地一弹,蓝忘机译道:“男。”

  魏无羡道:“总算是有件事知道了。再问,有没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进到此处?”

  答曰:“有。”

  魏无羡又问:“那他现在人在哪里?”

  琴弦顿了顿,方才给出回应。魏无羡忙道:“他说什么?”

  蓝忘机神色凝然道:“他说,‘就在这里’。”

  魏无羡一哑。

  “这里”指的应该就是这座石堡,可他们方才搜了一通,并未见金凌。魏无羡道:“他不能说谎吧?”

  蓝忘机道:“我在,不能。”

  也是,奏问者是含光君,来灵在他压制之下,自然无法说谎,只能如实应答。魏无羡便在这间石室里到处翻找,看看有什么被他遗漏了的机关密道。蓝忘机思忖片刻,又奏问了两段。得到应答之后,他却神色微变。魏无羡见状,忙问:“你又问什么了?”

  蓝忘机道:“年岁几何,何方人士。”

  这两个问题都是在试探来灵的身份底细,魏无羡心知他一定得到了不同寻常的答案:“如何?”

  蓝忘机道:“十五岁,兰陵人士。”

  魏无羡的脸色也陡然变了。长相思小说

  《问灵》请来的魂魄,竟然是金凌?!

  他忙凝神细听,铺天盖地的嘈杂声中,似乎真的隐隐能听到金凌微弱的几声叫喊,但又听不真切。

  蓝忘机继续奏问,魏无羡知他必然在询问具体位置,紧盯着琴弦,等待着金凌的答案。

  这次的回应较长,蓝忘机听完,对魏无羡道:“‘立于原地,面朝西南,听弦响。响一下,前行一步。琴声止息之时,便在你面前。’”

  魏无羡一语不发,转向西南。身后传来七声弦响,他便朝前走了七步。然而,前方始终空无一物。

  琴声还在继续,只是间隔越来越长,他也走得越来越慢。再一步、两步、三步……

  一直走到六步,琴声终于静默了下来,不再响起。

  而在他面前的,只有一堵墙壁。

  这堵墙壁是以灰白色的石砖堆砌而成,块块严合无缝。魏无羡转身道:“……他在墙里?!”

  避尘出鞘,四道蓝光掠过,墙壁被斩出了一个齐整的井字形,两人上前动手拆砖,取下数块石砖后,大片黑色的泥土裸露出来。

  原来这座石堡的墙壁做成了双层,两层坚实的石砖中间,填满了泥土。魏无羡赤手刨下一大片土块,黑乎乎的泥土中间,被他刨出了一张双目紧闭的人脸。

  正是失踪的金凌!

  金凌的脸没在土中,一露出来,空气陡然灌入口鼻,登时一阵猛咳吸气。魏无羡见他还活着,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金凌方才真是命悬一线,否则也不会被《问灵》捕捉到他即将离体的生魂。好在他被埋进墙壁里的时间不长,否则再拖一刻,就要活活窒息而死了。

  灵梦忙着将他从墙壁里挖出来,谁知拔出萝卜带出泥,金凌上身出土的那一刻,他背上的长剑勾出了另一样东西。

  一条白骨森森的手臂!灵梦嫌弃的把白骨踢到一边。

  蓝忘机将金凌平放在地上,探他的脉象施治。魏无羡则拿起避尘的剑鞘,顺着那条白骨臂在土里娴熟地戳戳刨刨。不多时,一副完整的骷髅呈现在眼前。

  这具骷髅和刚才的金凌一样,呈站立姿势被埋在墙壁里,惨白的骨头,漆黑的泥土,对比鲜明而刺目。魏无羡在土里翻了翻,又拆了一旁的几块砖,一番搅动,果然在附近发现了第二具骨头架子。

   

  而这一具,还没有烂得彻底,仍有皮肉附着在骨头上,头骨盖上还有乌黑蓬乱的长发,残破的衣衫是水红色的,看得出来是个女人。她倒不是站着的,骨架弯着腰。弯腰的原因,是因为她腿边还有第三具尸骨,是蹲着的。

  魏无羡不再挖下去了。

  他退后几步,耳中嘈杂声如潮水般汹涌而放肆。

  他几乎能确定了。这整座石堡厚厚的墙壁里,全都填满了人的尸骨。

  头顶,脚底,东南,西北;站着,坐着,躺着,蹲着……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清河聂氏,聂家祖坟。”

  “如何知晓。”蓝湛问。

  !!!!!!!!!蓝湛说话了!!四个字!四个字啊!我今生居然有幸听到蓝湛对我说四个字!今生无憾了!

  魏无羡挥了挥手,打断灵梦此时的震惊。“你这是什么表情?阴阳怪气的?”

  “大哥,阴阳怪气的用来形容说话的声音的好吗?”

  “诶呀!这个随意啦!”

  蓝湛道:“如何知晓。”

  “啊,这!“灵梦脑子一热就回答了,接下来要怎么编!在线求解等!

  灵梦刚想好要怎么回答,正在此时,昏迷中的金凌忽然坐了起来。

  他当着三人的面,闭着眼踉踉跄跄从地上爬了起来。魏无羡想看他究竟要干什么,便没动。只见他慢慢绕过自己,迈出一条腿,重新踩进墙壁里,站回了他刚刚被埋着的地方。双手平放身侧,连姿势都和之前一模一样。

  灵梦把他重新从墙壁里拽出来,又是好笑又是古怪,正想对蓝忘机说此地不宜久留。突然被远远传来的一阵狂怒犬吠吓得一抖。那条黑鬃灵犬自从他们进去之后,便乖乖地坐在洞口摇尾巴,焦急又可怜巴巴地等他们把主人带出来,没有再乱叫一声,可现下却吼叫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凶悍。

  蓝忘机道:“堡外有异。”

  他伸手要扶金凌,却被魏无羡抢先一把背起,道:“出去看看!”

  完喽!姑苏醋王要上线喽!

  灵梦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

  中间跳过哈!

  两扇房门一弹开,扭扭捏捏坐在里面的人立刻哭道:“含光君,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

  “聂导!”灵梦一脸吃惊。

  “!”聂怀桑还真不知道灵梦会来,还是和蓝湛他们一起来。

  待看清门外两人是用什么姿势进来的之后,他目光呆滞地勉强接完了最后一句:“……我真的不知道。”

  果真是“一问三不知”。

  蓝忘机恍若未见,把魏无羡抱进门来,放到席子上。聂怀桑一脸惨不忍睹,立刻展开折扇,挡住自己的脸。魏无羡越过折扇,打量一番。他这位昔年同窗,这么多年也没多大变化。当年什么样,如今还是什么样。分明长着一张文采风流的脸,却是一副可任意揉·捏的神情,一身行头品味颇佳,潇洒不俗,必然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上面。说他是位玄门之主,不如说他是个富贵闲人。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佩着长刀也不似仙首。

  他抵死不认,蓝忘机便把黑鬃灵犬咬下来的那片衣料放到了桌面上。聂怀桑捂了捂他缺了一片的袖子,愁云惨淡地道:“我只是恰好路过。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魏无羡道:“你不知道,那我来说,看看你会不会听着听着就知道了什么。”

  聂怀桑嗫嚅着不知该如何应对。灵梦捅了捅他,眼神传递:你就说就好了,姐保你安全!聂怀桑眼神回她一份谢谢,有你我死的更快的意思。

  魏无羡说:“清河行路岭一带,有‘吃人岭’和‘吃人堡’的传言,却并没有任何真实的受害者,所以这是谣言。而谣言会让普通人远离行路岭,所以,它的真实作用其实是一道防线。而且只是第一道。”

  “有第一就有第二。第二道防线是行路岭上的走尸。即便是有不畏惧吃人堡传言的普通人闯上岭来,或者误入岭中,看见行走的死人,也会落荒而逃。但这些走尸数量少,杀伤力低,所以也不会造成真正的伤害。”

  “第三道防线,则是那座石堡附近的迷阵。前两道防的都是寻常人,只有这一道,防的是玄门修士。但作用范围也仅限于普通的修士,如果遇上持有灵器或灵犬、专破迷阵的修士,或者含光君这种等级的名士,这道防线也只能被破解。”

  “三重防备,为的就是不让行路岭上那座石堡被人发现。修建石堡的人到底是谁再明白不过了。这里是清河聂氏的地界,除了聂家,没有别人能轻易在清河设下这三道关卡。何况你还刚好出现在石堡附近,留下了证据。”

  “清河聂氏在行路岭上建造一座吃人堡究竟有什么目的?墙壁里的尸体又都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它吃进去的?聂宗主,今日你若是不在这里说清楚,只怕今后捅出去了,玄门众家一同讨伐质问,到时候你要说,也没人肯听你说、相信你所说了。”

  聂怀桑自暴自弃一般地道:“……那根本不是什么吃人堡。那……那只是我家的祖坟!”

  跳过跳过~~~~~~~~~~~~~~~~~~~~~~~~~~~~~~~

  聂怀桑立刻补充:“可是,只有一次!而且主要的错不在我们家,而且已经是在几十年前了!行路岭上吃人堡的传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流传的。我……我只是煽风点火,把谣言放大了几倍而已。”

  “那为什么小灵儿会知道你家的情况?”魏无羡后来才想起来这个问题。

  “因为,因为……“聂怀桑明显有些焦虑。灵梦却是释然一笑;“因为当年是我帮他宣传的啦!”

  “当年啊!这个说来话长……,就这样,我就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灵梦叭叭不要紧,这一叭叭,就叭叭了半个时辰。魏无羡道:“没想到这一问三不知竟然如此大医凌然!莫某佩服!佩服!”

  聂怀桑配合着笑了笑。

  魏无羡是听了个云里雾里,也不管故事的真实性了,把聂怀桑灵梦二人撵走就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被撵出去的二人一脸蒙。“刚刚是我讲的不生动吗?我认为很好啊,很感人啦!”

  “是啊!我都快当真了!”聂怀桑极其敷衍的说了句。

  “聂导啊,你下次行事小心一点啊,我去睡觉了,不说了,晚安安啊!”灵梦说完走向自己的房间,向聂怀桑挥了挥手。

  “知道啦!”聂怀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拍了拍扇子,向楼下走去“诶,这丫头也是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追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追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