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和第三章
青山薄雾2020-08-26 20:212,834

  第二章请看第一卷,我发错了……

  下面是第三章

  “嗯”灵梦淡淡地说道。聂怀桑从来没有见过灵梦这个样子,一定有大事要发生。

  “内个……你还有什么需要,我竭尽所能的帮你。”聂怀桑道。

  “真的?”

  “嗯,看你的样子,你这次肯定遇到了大事。你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告诉我!”聂导义正言辞的说。

  灵梦突然蹿起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聂导:我怎么感觉我被坑了呢……

  “我要盘缠!这个数字!”灵梦伸手比了个三。“三两?”聂怀桑颤颤的问。“聂导~”灵梦用猥琐的表情看着他。“三,三十两?”灵梦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等会啊,我去给你准备。”聂怀桑颤颤抖抖的站起来,还没等聂怀桑走几步,灵梦突然喊道:“银子!”

  聂怀桑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

  “聂导聂导!“灵梦赶紧跑过去,推了推跌倒在地的聂怀桑,见他没有反应,直接上手按他的人中。

  直接上手按他的人中!

  直接上手!

  按!

  人中!

  聂导 猝 享年34岁

  ……

  “诶呀!好了好了!“聂怀桑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不是,你说你,要这么多钱干嘛。”灵梦从他身上拿走钱袋“谁让你身上就带了这么多呢~”

  好嘛!这丫头一开始就冲着他的钱来的!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没有拿太多啊!”聂怀桑撇了撇嘴,委屈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走了啊!下次再找你玩!记得牌技不要那么烂了!”

  “知道啦!”

  聂怀桑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的自语:“小傻瓜,希望你这次一切安好。”

  当年魏无羡与聂怀桑同窗,对这人倒也能说上两句。聂怀桑为人心肠不坏,并非不聪明,但他无心向学,聪明都用在了别处,画扇捉鸟逃学摸鱼,于修炼一道确实天资奇差,硬生生比其他家族的同辈子弟晚□□年才勉强结丹。聂明玦生前时常恨铁不成钢,对他管教甚严,然而他依旧烂泥扶不上墙。如今没了大哥遮风挡雨督促提点,清河聂氏在他的带领之下一日千里——江河日下。成年之后,尤其是做了家主之后,聂怀桑常常为各种不熟悉的事务忙得焦头烂额,到处求人,尤其是求大哥的两位义弟,今天上金麟台向金光瑶哭诉,明天来云深不知处期期艾艾,靠着金蓝两家的两位大家主总是给他撑腰,他才勉勉强强把这个家主的位置坐了下去。如今人人提起聂怀桑来,不好明说,脸上却都写满了四字评语:脓包废物。

  (阿秋!谁说我坏话!)

  忆及昔年种种,难免令人唏嘘。

  魏无羡打听完了行路岭,还是照顾郎中生意,买了两盒胭脂,揣在怀里走回蓝忘机身边,后者依旧没有找他要回钱袋的意思,一句不谈,一齐朝那郎中所指方向走去。

  哎,真的是,小灵儿怎么还不回来,和蓝湛这个小古板待在一起真的是太闷了!

  行路岭上好大一片杉树林,林道开阔,绿荫飒飒,穿行好一阵,没遇上任何异样。不过两人原本也没抱什么期望,走这一趟只为以防万一。若一个地方的骇人传闻确有其事,那么总能说出点有鼻子有眼的东西来。大梵山食魂天女作祟,受害者家住何方、姓甚名谁,一打听便清清楚楚,连阿胭未婚夫的小名都瞒不住。而如果对受害者的人名细节都支支吾吾,那么多半是捕风捉影,耸人听闻。

  半个时辰后,终于千辛万苦才让他们遇上了一点波折。对面摇摇晃晃走来七八个人影,翻着白眼,衣衫褴褛,似乎风吹就倒,奇慢无比,原来是一列低阶得不能再低阶的走尸。

  这种走尸不但在同类里只有被欺压的份,遇上个稍微壮点的活人,一个能踹翻它们一排;遇上个跑得快点的稚子,瞬间能被甩出一条街。即便是倒霉得不能再倒霉、给它们抓住了吸两口阳气,也吸不死人。除了模样难看气味难闻,根本构不成威胁,因此夜猎时遇到它们,高阶修士多半是直接无视的,留给小辈。这和打猎只打老虎豹子不打老鼠是一个道理。

  魏无羡见它们走过来就知道要糟,低头退到蓝忘机身后。果然,这列走尸歪歪扭扭走到距离他们五六丈处,一瞧见魏无羡,吓得立刻转身原路退走,腿脚比它们围过来时竟利索了两三倍不止。魏无羡揉了揉太阳穴,转身悚然道:“天哪,含光君,你好厉害!它们一看到你,吓得转身就跑!呵呵。”

  蓝忘机无言以对。

  躲在一旁的灵梦正在吃瓜。

  魏无羡哈哈哈地推他:“走啦走啦,下岭子吧。我看没什么别的怪物了。这地方的人也真是能传,几具窝囊的走尸就能传成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什么‘吃人堡’肯定也是编排出来的,白走一趟喽!”

  蓝忘机被他推了好几把,这才迈开步子。魏无羡还没跟上,杉树林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疯狂的犬吠之声。

  魏无羡勃然色变,瞬间闪到蓝忘机身后,抱着他的腰蹲下缩成一团。

  蓝忘机:“……尚在远处,你躲什么。”

  魏无羡:“先先先先先先先躲再说。它在哪里?它在哪里?!”

  蓝忘机侧耳听了片刻,道:“是金凌那只黑鬃灵犬。”长安十二时辰小说

  魏无羡一听金凌的名字站了起来,立刻又被犬吠逼得蹲了下去。蓝忘机道:“灵犬狂吠,一定是遇上什么了。”

  魏无羡叫苦不迭,又哆嗦着两条腿勉强站起:“那那那那那那那去看看吧!”

  蓝忘机一步不挪,魏无羡道:“含光君,你动啊,动一下!你不动,我怎么办啊!”

  沉默片刻,蓝忘机才道:“你……先放开。”

  两人拉拉扯扯磕磕绊绊,循着犬吠声一路前去,却在杉树林里饶了两圈。那只黑鬃灵犬的叫声也忽近忽远。魏无羡听了这好一阵的狗叫,勉强适应了些,好歹说话不结巴了:“这里有迷阵?”

  灵梦悄无声息的跟在他们后面。吃瓜。

  这迷阵分明是人为所设,方才还说行路岭传闻都是捕风捉影,这下却有些意思了。

  那只黑鬃灵犬咆哮了半柱香仍中气十足,二人辨破迷阵后循声前去,不多时,杉树林中,一座座森森石堡的轮廓浮现出来。

  石堡均以灰白色石块砌成,表面爬满青藤与落叶,每一座都修成了怪异的半圆状,仿佛数只大碗扣在地面上。

  行路岭里,竟然真的有这种石堡,看来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但这究竟是不是“吃人堡”,里面有什么东西,那就难说了。

  金凌那只黑鬃灵犬便在这石堡群的外围,绕着它奔跑,时而低声呼噜,时而大声狂叫。见蓝忘机走近,虽然微露胆怯地退了退,却没落荒而逃,而是冲他们叫得更大声,又望望石堡,前爪在地上刨坑刨得泥土飞起,焦躁难安。魏无羡藏在蓝忘机背后,痛苦地道:“它怎么还不走……它主人呢?主人怎么不见了?!”

  “当然是被吃了呗。”吃完瓜的灵梦淡定的从小树林走了出来。

  “我*****************************************”魏无羡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蓝湛冷漠……

  灵梦一脸嫌弃,“我有那么可怕吗?”蓝湛死亡凝视。

  “好的,我很可怕。”

  慢慢缓过来的魏无羡拍着自己的小胸口道:“小灵儿啊!你这么突如其来的真的好吗,我这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啊!”

  “啊,哈哈 ,我,我下次注意。”灵梦正在用意念支撑着来自蓝湛恶魔般的眼神。

  “对了,你刚才说被吃了,谁被吃了。金凌!”魏无羡猛地缓过神来。魏无羡刚想要去找金凌,又猛地回来,“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小灵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啊,这……“我总不能跟你说我早就知道了吧“我听江湖百晓生说的。”

  又是一个撒谎不打草稿的。

  “啊?他怎么没告诉我们啊?这人太不够意思了!”魏无羡气呼呼的说。

  “我给的钱多,额,对,给的钱多。”

  ”哦,还有一个问题,你去哪儿了?“

  “我,我去玩了啊!”灵梦极其心虚,是耐不住蓝湛的气势……

  “好啊你!太过分了!去玩居然也不叫上我!”魏无羡一听更生气了。“我们还是快去看看金凌吧。”尼玛一会这小子鸽里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追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追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