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发生经过3
初墨不姓熊2020-02-26 20:462,183

  “那天早上发生的事,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大家都保持着极高的兴致,除了周平。”

  “他上楼后一整天都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陆径事后可能觉得自己做的有点太过了,还特地去敲门让他一起出来打牌,他也没出。”

  “我们也没在意,就这样吃吃玩玩过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还是没见周平出门,我们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陆径去敲门,但是里面根本没有人应答,因为怕周平出事了,我们于是将门给撞开了。但是房间里空荡荡的,周平根本不在房间里。”

  “我们一开始怀疑周平是不是离开别墅了,但是李哥一口咬定,他不知道房门密码,根本没开过门,而且周平也不像离开了的样子,因为他的背包行李还在房间里。”

  “周平还在别墅里,我们四散开来找人,最后在三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找到了周平。”

  “原来,那个房间里真的有一个大冰柜,也就是周平所说的尸柜,周平就躺在第一个尸柜里,他面色安详,双手交叉环抱于胸前,就仿佛睡着了一般。”

  “他死了!”

  “气氛就好像冰柜里的寒气一样冰冷。”

  “没有人知道周平怎么死的,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外伤,死之前,也不像遭受过痛苦折磨的样子。”

  “一直到我们在他的行李箱中,发现了一张医院的诊断书。”

  “原来,周平早已身患绝症,已不剩多少时日。那张诊断书,就是最后的死亡通知单。”

  “周平是自杀,很难想象他得有多大的决心,将尸柜拉开,然后钻进去,再一点点合上,活生生的把自己给冻死。”

  “至于他为什么自杀,没有人知道,或许是不敢去猜,他就算不自杀,也没几日可活了,但他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要养活。”

  “他也许是想趁机讹节目组一把,但是他似乎没弄明白,他这是自杀,并不是意外,理论上,他除了能拿到一点人道主义的抚恤金之外,什么也拿不到。”

  “亦或者是跟节目组做了某种交易,可是若是节目组采用这种方式来提升收视率,无疑于吃人血馒头!”

  “那一整天,别墅里的气氛很严肃,根本没有人想到会有人死在这里。”

  “我们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待了一天,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就好像,你早上刚起床,快递来电话了,让你下楼去取快递,你来不及换衣服,只穿了一件睡衣,脚上踩着拖鞋,匆匆下楼去,你下了楼,因为赶时间,快递员迎面向你跑来,忽然迎面驶来一辆汽车,将快递员给撞飞。”

  “当时你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会这样?”

  “我们就是这种感觉。”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还没缓过来,第三天,又出事了,出事的是邵年,他跟陆径一样,也是一个游戏主播,但是没有陆径大,刚刚高中毕业没多久。”

  “因为沉迷于游戏无法自拔,导致荒废了学业,做直播后,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他跟陆径相比,除了年纪比较小之外,很多都没法比。”

  “就比如说,陆径是把直播当成一项工作,游戏,不过是工作的内容罢了,到点了就下班。”

  “而邵年正好相反,怎么说呢?直播合约里有规定,每个主播每天必须直播够多少个小时,邵年播完了规定的时间之后,依旧没有下播,因为他太喜欢游戏了,因为长年累月的熬夜玩游戏,导致他的身体抵抗力非常的差。”

  “我们这几个人里,他是最瘦的,可能是基于他的身体抵抗力很差的这个原因,他发烧了。”

  “发烧在我们平常生活中很常见,但是在这栋别墅里,几乎可以说是致命的存在。”

  “因为我们没有退烧药,甚至没有饮用水给他物理降温,我们只有饮料,甚至啤酒,这些对他根本没用!”

  “所以邵年那天晚上就撑不住了,烧的特别的厉害,整个身子都是滚烫滚烫的。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

  “但我们对此毫无办法,陆径他们在别墅客厅里大声吼叫,试图让摄像头的那边人看到,有人生病了,再继续玩下去,又要出人命了。”

  “但是我们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终于我们反应过来,逼问李哥,但是他一直坚定最初的说法,他没有骗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隐藏摄像头,一切都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我们是真的被困在这栋别墅里了,孤立无援!”

  “直到那时,我们才相信李哥说的话是真的,因为在这几个人当中,李哥的关系是跟邵年最好的,他们经常在一起打游戏,不可能邵年这个样子了,他知道大门密码却还故意不开,不管他们熟不熟,这都是人命攸关的事。”

  “到了晚上,邵年烧的越来越严重,我们只得轮流守护他。除此之外,只能替他祈祷,希望睡一觉起来后,他的烧就退了。”

  “前半夜,一直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直到后半夜,我们忽然被一声尖叫声惊醒。”

  “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在我们的心头,因为尖叫声是从三楼传来的,而我们所有人都住在二楼。”

  “我们跑上三楼,便看到李哥正哭喊着拍打着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你快开门啊,开门…”

  “我们跑到李哥身旁,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但就在这时,我们忽然听到从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吼叫声,好爽啊!随后,声音就慢慢弱了下来,好热,热死我了,现在好了,就不热了,不热了…”

  “李哥惊慌失措对我们说,快,快把门打开,邵年进去了,把自己反锁在了里面。”

  “那间房间,正是那间冰柜房,此时周平的尸体还躺在第一层冰柜里。”

  “于是我们合力撞开了那扇门,但是那扇门显然跟其他的房门构造不一样,它更结实,更厚重。”

  “我们撞了好久才将门撞开,撞开门进去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里面根本没看到邵年的影子。”

  “但是在第二层柜子里,我们发现了一块衣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