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另一个猜测
初墨不姓熊2020-02-26 20:462,195

  “如果量很大的情况之下,完全有这个可能!”

  两人下了楼,往别墅外走!

  “至于邵年为何脸上还挂着笑容,柜子里也没有挣扎的痕迹,那只有一个可能,邵年是自愿服用安眠药的,陷入熟睡之后,他被人放进了冰柜里!”

  “邵年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小青年,再加上高烧,意识模糊之下,很容易做出那样的冒险尝试的!”

  付瑶瑶很快就否定了江左岸的推论,“那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成了李哥想要杀邵年?”

  江左岸道,“我说了,这个夏渔满嘴谎言,怎么就不是夏渔骗邵年吃下那些安眠药呢?”

  付瑶瑶理了理思绪,觉得很乱,她使劲拍了拍额头,道,“在我们认为夏渔是最大的嫌疑人的时候,我们就犯了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那就是认为夏渔说的都是假话,哪怕有时候她说的是真话,也被我们当成了假话对待!”

  “江大神探,你自己有没有想过?如果夏渔说的大部分是真话?或者根本就是真话?只是在有些细节的处理上,她说了假话!”

  “周平死于自杀,邵年死于安眠药还有冰柜的低温,潘良死于毒果子,小美酱死于脖子上一块破镜子刺出来的致命伤,陆径还有李哥死于互殴!”

  “所以你相信夏渔说的这些话?”

  付瑶瑶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摇了摇头,“他们几个人的死因,我们很快就能查出来,如果夏渔真的够聪明,她就绝对不会如此编造与事实相悖的故事来糊弄我们!”

  “你一直说,别墅里只剩下夏渔还活着,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除了她,没有人知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其实不然,就算还有其他人活下来,所看到的,或许也会和夏渔所描述的一模一样!”

  “周平死于自杀,这基本上是可以确定的,因为夏渔没必要去杀一个还剩几天日子的人!”

  “邵年死在冰柜里,但真正的死因,恐怕还是服下了大量的安眠药,就算没被冻死,那些安眠药也可以要了他的命!但是当有人发现邵年的时候,看到他是在冰柜里,如果再有人在一边往特定的方向猜测的话,很容易让人相信,他也是自杀的!”

  “潘良中毒而亡,但是原因未必像夏渔说的那样,根据何华开的描述,潘良是个脾气很火爆的人,让他吃下一颗不知名的果子,有很多种方法!比如打赌,他吃下毒果子的原因,夏渔可以随便编一个合理的理由,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潘良最后吃毒果子而亡!因为潘良是这几个人中最强壮的人,没有人能比强迫他把野果子吃下去!除非他自愿!事实上,他就是自愿吃下去的!”

  “小美酱是被人杀死的,何华开说,小美酱对食物的执念很深,在陆径去跟小美酱索求食物的时候,两人大打出手,最后失手,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果再有人在耳边吹枕边风的话,这种可能性只会更大!”

  “至于李哥还有陆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打起来的,我们不知道,但是事实是,他们肯定打了一架,有一个当场死亡,另一个,就算没死,当时也是重伤,最后也逃不过死亡的结局!”

  江左岸认真思考付瑶瑶的话,然后道,“说了这么多,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错你的话,夏渔的详述里,清楚的表明了,她跟这几个人的死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的死,要么死于意外,要么死于他杀!反正就跟她没关系!”

  “而你的推论,是想说夏渔跟那几个人都有关系,但是她并不是凶手,如果说那几个人的死是源于一把火,那么,她只是在里面起了一个煽风点火的作用!”

  付瑶瑶摇了摇头,“还有两点没弄明白,邵年服下的安眠药到底有多少,到底是不是夏渔让他服下的,还有别墅大门最后想往门内爬进来的是谁?他往门里爬,是不是夏渔拿着石头在他身后想砸死他,他才想往里爬?”

  江左岸道,“照你这个推论思路的话,邵年服下安眠药肯定是李哥干的!因为当天晚上最后为邵年守夜的人,就是李哥!”

  付瑶瑶摇摇头道,“那为什么不可以是夏渔?也许最后值班的不是李哥,而是夏渔?我说夏渔为了不露出破绽,基本上按照这里每天发生的事如实跟我们说,但是很显然,她不可能真正的按照这里发生的每一件事告诉我们!”

  江左岸道,“不对,不可能会是夏渔,如果是夏渔的话,没有说服力,所有人都知道李哥跟邵年的关系最好,夏渔还有李哥,你觉得他们两个人,谁能让邵年自愿服下安眠药的可能性大一些?而且邵年吃的安眠药,数量可不少,想让他乖乖的服下去,必然是他最信任的人,很显然,李哥可能性更大!”

  “所以,李哥是凶手?可是连他自己都死了!”

  “至于别墅大门口的爬痕,我的看法跟你是一致的!但是这也仅限于猜测而已,我们并没有证据!”

  付瑶瑶觉得自己的猜测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但是经过江左岸这么一说,还是有漏洞!

  她在江左岸的推论里可以推翻他的推论,江左岸也可以在她的推论里推翻她的推论!最后是谁都不能说服谁。

  究其原因,不管是江左岸的猜测,还是付瑶瑶的推论,并不能百分百完美解释这件事,一定是还漏了点什么!还是最关键的一点!

  到底是什么?才能使得这些猜测无法串联起来?

  或者说,他们的死,跟夏渔真的没一点关系?

  两人坐在大门外的门槛上,外面一片漆黑,今天的月色并不好,有些燥热!

  付瑶瑶又掏出烟来,给江左岸递过去一根!自己叼了一根!

  江左岸一脸嫌弃的拒绝。

  付瑶瑶直接扔到他身上,“抽一口,能让你大脑清醒点!”

  江左岸将信将疑的捡起来,付瑶瑶给他点上,但是只是抽了一根,他便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付瑶瑶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在吞云吐雾!

  江左岸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喂,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凶手就是李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