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口大骂
花念凡2020-02-27 21:1315,017

  经过一水果摊。一个熟悉的女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就上前制止了。因为这名女生便是陈露露。陈露露手拉起拖车,拖车平常是卸水果货用的。陈露露一开始还不知道,拖车一出,这会才发现,追过来的人,竟然是江勇男。那名被江勇男穷追不舍得情侣也跑不动了。女生因为穿着高跟鞋,脚都已经跑肿了。江勇男突然见到这凭空出现的拖车,一个收不住脚,一头就钻进了拉拖车,摔了下去。“小姑娘,这人是个疯子。”女人颤颤巍巍地道。“没事的,这个人是我们医院的病人。”陈露露振振地道。“医院……医院怎么乱让疯子出来!这是要人命的!”瘦高的男子骂道。江勇男一抬头,这回他仔细地看了前面这两个人,不是徐紫欣。两副陌生的面孔,令江勇男一时间抬不起头。“不好意思!二位,我替他向你们道歉!”陈露露客气地鞠了一躬。“宝贝,没伤着吧!”瘦高男看了看旁边的女人。“没有。就是脚疼。”瘦高男见没出什么大事,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毕竟,凭他们的打扮穿着,在这座城市也是称得上是上层人流,也不屑让江勇男赔什么精神损失费。见陈露露给他们鞠躬道歉的,只是口中骂了几句就搀扶着女人就离开了。“江勇男!你说你是不是欠?”陈露露大骂道。江勇男不敢抬头看陈露露。他也是个人,刚才自己在做什么,江勇男一清二楚。“对不起!陈小姐。”江勇男的声音很小,不过陈露露倒也听得清楚。“怎么了你!追着人家干什么!”陈露露狠狠地问道。“我以为……以为……”江勇男颤颤巍巍地说不清楚他的话。“我说江勇男,你能不能爷们点,你这副模样,连我都瞧不起你!你这是给你父母丢脸!”陈露露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道。江勇男没有反驳陈露露,任凭陈露露的说教。“别低着头!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从今天起,我帮你一起忘掉那个女人!”陈露露有些儿气愤地说道。“我的身份证……在你这里吗?”江勇男第一句话,就是问起了身份证。“在!要我还给你吗?江勇男,你真的太窝囊了,你是我见过的男生里最窝囊的一个,没有之一。”陈露露说罢,一手拿出身份证,狠狠地朝着江勇男的脸一甩。大骂道:“还给你!”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陈小姐,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不应该逃避!”江勇男不禁苦笑一声。“你?说什么!你小子还会想的通。我还以为你就是猪脑子!”陈露露的脾气就是这样,说话从来就不带客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了一会,陈露露脑光一闪。“你不是说你丢了工作嘛?那好,我们店里正好缺人手,你给我做活,我一天给你100。管吃管住。店里平时只有弟弟一个人在做,你来了也有个照应。”陈露露提了一个一个活。江勇男一直陷于沉默,陈露露本就是随口一说,没去想江勇男答不答应。“可以吗?”江勇男道。“我像是在骗你嘛?”陈露露一脸肯定地道。“我必须忘了她。”这回,江勇男说话可算是坚定了。陈露露想,要不是今天出这一事故,估计江勇男还陷入旧爱里面,无法自拔。江勇男也曾是个大学生,读了这么多年书,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只是困于旧爱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永杰,你出来一下。”陈露露对着水果摊里面喊道。“来了姐姐。”永杰应了声立马就出来了。“姐姐,这位是……”永杰问道,还不忘坏笑起来。“笑什么?坏小子,把他领进去,以后他就帮助你一起打理水果摊吧!”陈露露交代道。“好的姐!过来吧!”永杰叫道。陈永杰,是个阳光男孩,自父母离婚后,一直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江勇男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陈露露。“去吧。看着我看什么?”陈露露的语气放轻了下来,不再用那咄咄逼人之势。江勇男捡起他的身份证,随手就放进了口袋中。“我出去一下。”陈露露说完就离开了江勇男的视线。“哥们,认识一下吧?”陈永杰笑着道。“哦,我叫江勇男,叫我勇男就行了。”江勇男尴尬地笑了一下。“可以。男哥,你比我大,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陈永杰笑着道。“可以。怎么叫都行!”江勇男答道。“好吧!男哥,有活,进来帮我下!”陈永杰喊道。江勇男拉起胳膊袖子就进了摊。水果摊卖的水果很多,不仅有现卖的,还有切好的,像西瓜,芒果,石榴等等,都会提前切好放进塑料袋,再浇上酸甜的柠檬汁就可以了。这会陈永杰正是在切西瓜。因为在七月底,西瓜是最受宠爱的水果之一。生意好的话,都能卖到一个不剩。“男哥,我刚刚看你对着那两个人追,是怎么回事啊?”陈永杰突然聊起了八卦。江勇男突然停顿了一下,沉默半会,开了口:“就是看错了,还以为是认识的一位朋友。”陈永杰见江勇男的眼神,一猜想就能知道,这一定是感情上的问题。“男哥,你家也在这儿嘛?”陈永杰转移了话题。对于这些感情敏感的问题,他自然知道回避。“我家不在这儿,我是来这儿闯荡的……”突然江勇男止住了嘴巴,苦笑道:“可是,没能搞出什么名堂。”陈永杰听后,便安慰江勇男,笑着道:“哥,没事的!人只要还活着,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我虽然没读过几年书,可是,一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还是听过的。”听了陈永杰的安慰,江勇男的心情也大有舒畅。“是啊!人生在世,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江勇男不仅也回味了陈永杰的这句话。“对了,永杰,这家水果摊一直是你和你姐姐在做吗?你的父母呢?”江勇男不仅好奇的问道。“离婚了。”陈永杰笑着道。江勇男怎么也没想到,父母离婚这么大的事,在陈永杰口中说出来竟然没有半点怯弱。陈永杰是个勇敢的孩子,八年前,他们的父母离婚,父亲变卖房子去还债,两姐弟就只能住在姨妈老家住。但是他们的姨妈每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管这两个孩子,姨妈一直是在城市生活,所以只有每逢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老家。生活费也几乎都是母亲托姨妈给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从小,陈永杰便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那时候的陈露露也不过16岁,而陈永杰只有10岁。18岁的陈露露考上了大学后,12岁的陈永杰也辍学没读了。因为考上大学的姐姐根本没有钱交学费。本来陈露露就没想继续读下去,可陈永杰不想。他对姐姐说,他不想读了,读不懂,自己读了也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所以一定要让姐姐读大学。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陈永杰去了水果摊打工。再后来,就自己开了店,直到现在。陈永杰可以说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恋爱,但是对感情却能看得很透彻,在陈永杰心里,姐姐陈露露就是他最亲近的女人。陈露露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陈露露并不是空手而归的,她的手拿着今晚的加菜-卤水五花肉。卤水五花肉是陈永杰最喜欢吃的。因为陈露露自己不怎么喜欢吃五花肉,所以每次陈露露都会买小份的,不过今晚,陈露露买了最大份的卤水五花肉。“哇!姐姐,今天大出手呀!”陈永杰坏笑道。“行了行了!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陈露露对着陈永杰说道。明面上只对陈永杰说,其实暗中也在提醒江勇男该吃饭了。三个人,在一架不大的桌子上,乘上三碗饭,整个过程,江勇男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过。唯独只有陈永杰照顾似的给姐姐陈露露夹了几次菜。没有美味的佳肴,依然吃得一干二净。平常水果店都是晚22点才会舍得关店的。所以吃过晚饭的陈永杰手下自然还有要做的,不过晚上他不切水果,只是单纯的看店而已。因此,相对而言会比较闲。陈露露从里面看向江勇男,他那熟悉的侧面在医院的时候已经看过好几次了,陈露露凑到江勇男旁边。“想什么呢?”陈露露问道。“啊?没有!”江勇男老实地答道。陈露露便没在说话了。就坐在江勇男旁边。“其实,陈小姐,你说得对,凡事想开点,未来还有许多的风和雨。”江勇男感慨似的抬起头。又道:“头要往上看,不要停留在过去。”陈露露笑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在陈露露的心里,这个时候的江勇男真的是最帅的。经过一水果摊。一个熟悉的女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就上前制止了。因为这名女生便是陈露露。陈露露手拉起拖车,拖车平常是卸水果货用的。陈露露一开始还不知道,拖车一出,这会才发现,追过来的人,竟然是江勇男。那名被江勇男穷追不舍得情侣也跑不动了。女生因为穿着高跟鞋,脚都已经跑肿了。江勇男突然见到这凭空出现的拖车,一个收不住脚,一头就钻进了拉拖车,摔了下去。“小姑娘,这人是个疯子。”女人颤颤巍巍地道。“没事的,这个人是我们医院的病人。”陈露露振振地道。“医院……医院怎么乱让疯子出来!这是要人命的!”瘦高的男子骂道。江勇男一抬头,这回他仔细地看了前面这两个人,不是徐紫欣。两副陌生的面孔,令江勇男一时间抬不起头。“不好意思!二位,我替他向你们道歉!”陈露露客气地鞠了一躬。“宝贝,没伤着吧!”瘦高男看了看旁边的女人。“没有。就是脚疼。”瘦高男见没出什么大事,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毕竟,凭他们的打扮穿着,在这座城市也是称得上是上层人流,也不屑让江勇男赔什么精神损失费。见陈露露给他们鞠躬道歉的,只是口中骂了几句就搀扶着女人就离开了。“江勇男!你说你是不是欠?”陈露露大骂道。江勇男不敢抬头看陈露露。他也是个人,刚才自己在做什么,江勇男一清二楚。“对不起!陈小姐。”江勇男的声音很小,不过陈露露倒也听得清楚。“怎么了你!追着人家干什么!”陈露露狠狠地问道。“我以为……以为……”江勇男颤颤巍巍地说不清楚他的话。“我说江勇男,你能不能爷们点,你这副模样,连我都瞧不起你!你这是给你父母丢脸!”陈露露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道。江勇男没有反驳陈露露,任凭陈露露的说教。“别低着头!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从今天起,我帮你一起忘掉那个女人!”陈露露有些儿气愤地说道。“我的身份证……在你这里吗?”江勇男第一句话,就是问起了身份证。“在!要我还给你吗?江勇男,你真的太窝囊了,你是我见过的男生里最窝囊的一个,没有之一。”陈露露说罢,一手拿出身份证,狠狠地朝着江勇男的脸一甩。大骂道:“还给你!”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陈小姐,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不应该逃避!”江勇男不禁苦笑一声。“你?说什么!你小子还会想的通。我还以为你就是猪脑子!”陈露露的脾气就是这样,说话从来就不带客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了一会,陈露露脑光一闪。“你不是说你丢了工作嘛?那好,我们店里正好缺人手,你给我做活,我一天给你100。管吃管住。店里平时只有弟弟一个人在做,你来了也有个照应。”陈露露提了一个一个活。江勇男一直陷于沉默,陈露露本就是随口一说,没去想江勇男答不答应。“可以吗?”江勇男道。“我像是在骗你嘛?”陈露露一脸肯定地道。“我必须忘了她。”这回,江勇男说话可算是坚定了。陈露露想,要不是今天出这一事故,估计江勇男还陷入旧爱里面,无法自拔。江勇男也曾是个大学生,读了这么多年书,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只是困于旧爱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永杰,你出来一下。”陈露露对着水果摊里面喊道。“来了姐姐。”永杰应了声立马就出来了。“姐姐,这位是……”永杰问道,还不忘坏笑起来。“笑什么?坏小子,把他领进去,以后他就帮助你一起打理水果摊吧!”陈露露交代道。“好的姐!过来吧!”永杰叫道。陈永杰,是个阳光男孩,自父母离婚后,一直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江勇男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陈露露。“去吧。看着我看什么?”陈露露的语气放轻了下来,不再用那咄咄逼人之势。江勇男捡起他的身份证,随手就放进了口袋中。“我出去一下。”陈露露说完就离开了江勇男的视线。“哥们,认识一下吧?”陈永杰笑着道。“哦,我叫江勇男,叫我勇男就行了。”江勇男尴尬地笑了一下。“可以。男哥,你比我大,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陈永杰笑着道。“可以。怎么叫都行!”江勇男答道。“好吧!男哥,有活,进来帮我下!”陈永杰喊道。江勇男拉起胳膊袖子就进了摊。水果摊卖的水果很多,不仅有现卖的,还有切好的,像西瓜,芒果,石榴等等,都会提前切好放进塑料袋,再浇上酸甜的柠檬汁就可以了。这会陈永杰正是在切西瓜。因为在七月底,西瓜是最受宠爱的水果之一。生意好的话,都能卖到一个不剩。“男哥,我刚刚看你对着那两个人追,是怎么回事啊?”陈永杰突然聊起了八卦。江勇男突然停顿了一下,沉默半会,开了口:“就是看错了,还以为是认识的一位朋友。”陈永杰见江勇男的眼神,一猜想就能知道,这一定是感情上的问题。“男哥,你家也在这儿嘛?”陈永杰转移了话题。对于这些感情敏感的问题,他自然知道回避。“我家不在这儿,我是来这儿闯荡的……”突然江勇男止住了嘴巴,苦笑道:“可是,没能搞出什么名堂。”陈永杰听后,便安慰江勇男,笑着道:“哥,没事的!人只要还活着,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我虽然没读过几年书,可是,一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还是听过的。”听了陈永杰的安慰,江勇男的心情也大有舒畅。“是啊!人生在世,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江勇男不仅也回味了陈永杰的这句话。“对了,永杰,这家水果摊一直是你和你姐姐在做吗?你的父母呢?”江勇男不仅好奇的问道。“离婚了。”陈永杰笑着道。江勇男怎么也没想到,父母离婚这么大的事,在陈永杰口中说出来竟然没有半点怯弱。陈永杰是个勇敢的孩子,八年前,他们的父母离婚,父亲变卖房子去还债,两姐弟就只能住在姨妈老家住。但是他们的姨妈每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管这两个孩子,姨妈一直是在城市生活,所以只有每逢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老家。生活费也几乎都是母亲托姨妈给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从小,陈永杰便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那时候的陈露露也不过16岁,而陈永杰只有10岁。18岁的陈露露考上了大学后,12岁的陈永杰也辍学没读了。因为考上大学的姐姐根本没有钱交学费。本来陈露露就没想继续读下去,可陈永杰不想。他对姐姐说,他不想读了,读不懂,自己读了也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所以一定要让姐姐读大学。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陈永杰去了水果摊打工。再后来,就自己开了店,直到现在。陈永杰可以说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恋爱,但是对感情却能看得很透彻,在陈永杰心里,姐姐陈露露就是他最亲近的女人。陈露露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陈露露并不是空手而归的,她的手拿着今晚的加菜-卤水五花肉。卤水五花肉是陈永杰最喜欢吃的。因为陈露露自己不怎么喜欢吃五花肉,所以每次陈露露都会买小份的,不过今晚,陈露露买了最大份的卤水五花肉。“哇!姐姐,今天大出手呀!”陈永杰坏笑道。“行了行了!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陈露露对着陈永杰说道。明面上只对陈永杰说,其实暗中也在提醒江勇男该吃饭了。三个人,在一架不大的桌子上,乘上三碗饭,整个过程,江勇男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过。唯独只有陈永杰照顾似的给姐姐陈露露夹了几次菜。没有美味的佳肴,依然吃得一干二净。平常水果店都是晚22点才会舍得关店的。所以吃过晚饭的陈永杰手下自然还有要做的,不过晚上他不切水果,只是单纯的看店而已。因此,相对而言会比较闲。陈露露从里面看向江勇男,他那熟悉的侧面在医院的时候已经看过好几次了,陈露露凑到江勇男旁边。“想什么呢?”陈露露问道。“啊?没有!”江勇男老实地答道。陈露露便没在说话了。就坐在江勇男旁边。“其实,陈小姐,你说得对,凡事想开点,未来还有许多的风和雨。”江勇男感慨似的抬起头。又道:“头要往上看,不要停留在过去。”陈露露笑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在陈露露的心里,这个时候的江勇男真的是最帅的。经过一水果摊。一个熟悉的女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就上前制止了。因为这名女生便是陈露露。陈露露手拉起拖车,拖车平常是卸水果货用的。陈露露一开始还不知道,拖车一出,这会才发现,追过来的人,竟然是江勇男。那名被江勇男穷追不舍得情侣也跑不动了。女生因为穿着高跟鞋,脚都已经跑肿了。江勇男突然见到这凭空出现的拖车,一个收不住脚,一头就钻进了拉拖车,摔了下去。“小姑娘,这人是个疯子。”女人颤颤巍巍地道。“没事的,这个人是我们医院的病人。”陈露露振振地道。“医院……医院怎么乱让疯子出来!这是要人命的!”瘦高的男子骂道。江勇男一抬头,这回他仔细地看了前面这两个人,不是徐紫欣。两副陌生的面孔,令江勇男一时间抬不起头。“不好意思!二位,我替他向你们道歉!”陈露露客气地鞠了一躬。“宝贝,没伤着吧!”瘦高男看了看旁边的女人。“没有。就是脚疼。”瘦高男见没出什么大事,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毕竟,凭他们的打扮穿着,在这座城市也是称得上是上层人流,也不屑让江勇男赔什么精神损失费。见陈露露给他们鞠躬道歉的,只是口中骂了几句就搀扶着女人就离开了。“江勇男!你说你是不是欠?”陈露露大骂道。江勇男不敢抬头看陈露露。他也是个人,刚才自己在做什么,江勇男一清二楚。“对不起!陈小姐。”江勇男的声音很小,不过陈露露倒也听得清楚。“怎么了你!追着人家干什么!”陈露露狠狠地问道。“我以为……以为……”江勇男颤颤巍巍地说不清楚他的话。“我说江勇男,你能不能爷们点,你这副模样,连我都瞧不起你!你这是给你父母丢脸!”陈露露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道。江勇男没有反驳陈露露,任凭陈露露的说教。“别低着头!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从今天起,我帮你一起忘掉那个女人!”陈露露有些儿气愤地说道。“我的身份证……在你这里吗?”江勇男第一句话,就是问起了身份证。“在!要我还给你吗?江勇男,你真的太窝囊了,你是我见过的男生里最窝囊的一个,没有之一。”陈露露说罢,一手拿出身份证,狠狠地朝着江勇男的脸一甩。大骂道:“还给你!”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陈小姐,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不应该逃避!”江勇男不禁苦笑一声。“你?说什么!你小子还会想的通。我还以为你就是猪脑子!”陈露露的脾气就是这样,说话从来就不带客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了一会,陈露露脑光一闪。“你不是说你丢了工作嘛?那好,我们店里正好缺人手,你给我做活,我一天给你100。管吃管住。店里平时只有弟弟一个人在做,你来了也有个照应。”陈露露提了一个一个活。江勇男一直陷于沉默,陈露露本就是随口一说,没去想江勇男答不答应。“可以吗?”江勇男道。“我像是在骗你嘛?”陈露露一脸肯定地道。“我必须忘了她。”这回,江勇男说话可算是坚定了。陈露露想,要不是今天出这一事故,估计江勇男还陷入旧爱里面,无法自拔。江勇男也曾是个大学生,读了这么多年书,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只是困于旧爱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永杰,你出来一下。”陈露露对着水果摊里面喊道。“来了姐姐。”永杰应了声立马就出来了。“姐姐,这位是……”永杰问道,还不忘坏笑起来。“笑什么?坏小子,把他领进去,以后他就帮助你一起打理水果摊吧!”陈露露交代道。“好的姐!过来吧!”永杰叫道。陈永杰,是个阳光男孩,自父母离婚后,一直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江勇男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陈露露。“去吧。看着我看什么?”陈露露的语气放轻了下来,不再用那咄咄逼人之势。江勇男捡起他的身份证,随手就放进了口袋中。“我出去一下。”陈露露说完就离开了江勇男的视线。“哥们,认识一下吧?”陈永杰笑着道。“哦,我叫江勇男,叫我勇男就行了。”江勇男尴尬地笑了一下。“可以。男哥,你比我大,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陈永杰笑着道。“可以。怎么叫都行!”江勇男答道。“好吧!男哥,有活,进来帮我下!”陈永杰喊道。江勇男拉起胳膊袖子就进了摊。水果摊卖的水果很多,不仅有现卖的,还有切好的,像西瓜,芒果,石榴等等,都会提前切好放进塑料袋,再浇上酸甜的柠檬汁就可以了。这会陈永杰正是在切西瓜。因为在七月底,西瓜是最受宠爱的水果之一。生意好的话,都能卖到一个不剩。“男哥,我刚刚看你对着那两个人追,是怎么回事啊?”陈永杰突然聊起了八卦。江勇男突然停顿了一下,沉默半会,开了口:“就是看错了,还以为是认识的一位朋友。”陈永杰见江勇男的眼神,一猜想就能知道,这一定是感情上的问题。“男哥,你家也在这儿嘛?”陈永杰转移了话题。对于这些感情敏感的问题,他自然知道回避。“我家不在这儿,我是来这儿闯荡的……”突然江勇男止住了嘴巴,苦笑道:“可是,没能搞出什么名堂。”陈永杰听后,便安慰江勇男,笑着道:“哥,没事的!人只要还活着,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我虽然没读过几年书,可是,一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还是听过的。”听了陈永杰的安慰,江勇男的心情也大有舒畅。“是啊!人生在世,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江勇男不仅也回味了陈永杰的这句话。“对了,永杰,这家水果摊一直是你和你姐姐在做吗?你的父母呢?”江勇男不仅好奇的问道。“离婚了。”陈永杰笑着道。江勇男怎么也没想到,父母离婚这么大的事,在陈永杰口中说出来竟然没有半点怯弱。陈永杰是个勇敢的孩子,八年前,他们的父母离婚,父亲变卖房子去还债,两姐弟就只能住在姨妈老家住。但是他们的姨妈每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管这两个孩子,姨妈一直是在城市生活,所以只有每逢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老家。生活费也几乎都是母亲托姨妈给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从小,陈永杰便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那时候的陈露露也不过16岁,而陈永杰只有10岁。18岁的陈露露考上了大学后,12岁的陈永杰也辍学没读了。因为考上大学的姐姐根本没有钱交学费。本来陈露露就没想继续读下去,可陈永杰不想。他对姐姐说,他不想读了,读不懂,自己读了也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所以一定要让姐姐读大学。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陈永杰去了水果摊打工。再后来,就自己开了店,直到现在。陈永杰可以说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恋爱,但是对感情却能看得很透彻,在陈永杰心里,姐姐陈露露就是他最亲近的女人。陈露露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陈露露并不是空手而归的,她的手拿着今晚的加菜-卤水五花肉。卤水五花肉是陈永杰最喜欢吃的。因为陈露露自己不怎么喜欢吃五花肉,所以每次陈露露都会买小份的,不过今晚,陈露露买了最大份的卤水五花肉。“哇!姐姐,今天大出手呀!”陈永杰坏笑道。“行了行了!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陈露露对着陈永杰说道。明面上只对陈永杰说,其实暗中也在提醒江勇男该吃饭了。三个人,在一架不大的桌子上,乘上三碗饭,整个过程,江勇男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过。唯独只有陈永杰照顾似的给姐姐陈露露夹了几次菜。没有美味的佳肴,依然吃得一干二净。平常水果店都是晚22点才会舍得关店的。所以吃过晚饭的陈永杰手下自然还有要做的,不过晚上他不切水果,只是单纯的看店而已。因此,相对而言会比较闲。陈露露从里面看向江勇男,他那熟悉的侧面在医院的时候已经看过好几次了,陈露露凑到江勇男旁边。“想什么呢?”陈露露问道。“啊?没有!”江勇男老实地答道。陈露露便没在说话了。就坐在江勇男旁边。“其实,陈小姐,你说得对,凡事想开点,未来还有许多的风和雨。”江勇男感慨似的抬起头。又道:“头要往上看,不要停留在过去。”陈露露笑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在陈露露的心里,这个时候的江勇男真的是最帅的。经过一水果摊。一个熟悉的女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就上前制止了。因为这名女生便是陈露露。陈露露手拉起拖车,拖车平常是卸水果货用的。陈露露一开始还不知道,拖车一出,这会才发现,追过来的人,竟然是江勇男。那名被江勇男穷追不舍得情侣也跑不动了。女生因为穿着高跟鞋,脚都已经跑肿了。江勇男突然见到这凭空出现的拖车,一个收不住脚,一头就钻进了拉拖车,摔了下去。“小姑娘,这人是个疯子。”女人颤颤巍巍地道。“没事的,这个人是我们医院的病人。”陈露露振振地道。“医院……医院怎么乱让疯子出来!这是要人命的!”瘦高的男子骂道。江勇男一抬头,这回他仔细地看了前面这两个人,不是徐紫欣。两副陌生的面孔,令江勇男一时间抬不起头。“不好意思!二位,我替他向你们道歉!”陈露露客气地鞠了一躬。“宝贝,没伤着吧!”瘦高男看了看旁边的女人。“没有。就是脚疼。”瘦高男见没出什么大事,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毕竟,凭他们的打扮穿着,在这座城市也是称得上是上层人流,也不屑让江勇男赔什么精神损失费。见陈露露给他们鞠躬道歉的,只是口中骂了几句就搀扶着女人就离开了。“江勇男!你说你是不是欠?”陈露露大骂道。江勇男不敢抬头看陈露露。他也是个人,刚才自己在做什么,江勇男一清二楚。“对不起!陈小姐。”江勇男的声音很小,不过陈露露倒也听得清楚。“怎么了你!追着人家干什么!”陈露露狠狠地问道。“我以为……以为……”江勇男颤颤巍巍地说不清楚他的话。“我说江勇男,你能不能爷们点,你这副模样,连我都瞧不起你!你这是给你父母丢脸!”陈露露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道。江勇男没有反驳陈露露,任凭陈露露的说教。“别低着头!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从今天起,我帮你一起忘掉那个女人!”陈露露有些儿气愤地说道。“我的身份证……在你这里吗?”江勇男第一句话,就是问起了身份证。“在!要我还给你吗?江勇男,你真的太窝囊了,你是我见过的男生里最窝囊的一个,没有之一。”陈露露说罢,一手拿出身份证,狠狠地朝着江勇男的脸一甩。大骂道:“还给你!”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陈小姐,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不应该逃避!”江勇男不禁苦笑一声。“你?说什么!你小子还会想的通。我还以为你就是猪脑子!”陈露露的脾气就是这样,说话从来就不带客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了一会,陈露露脑光一闪。“你不是说你丢了工作嘛?那好,我们店里正好缺人手,你给我做活,我一天给你100。管吃管住。店里平时只有弟弟一个人在做,你来了也有个照应。”陈露露提了一个一个活。江勇男一直陷于沉默,陈露露本就是随口一说,没去想江勇男答不答应。“可以吗?”江勇男道。“我像是在骗你嘛?”陈露露一脸肯定地道。“我必须忘了她。”这回,江勇男说话可算是坚定了。陈露露想,要不是今天出这一事故,估计江勇男还陷入旧爱里面,无法自拔。江勇男也曾是个大学生,读了这么多年书,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只是困于旧爱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永杰,你出来一下。”陈露露对着水果摊里面喊道。“来了姐姐。”永杰应了声立马就出来了。“姐姐,这位是……”永杰问道,还不忘坏笑起来。“笑什么?坏小子,把他领进去,以后他就帮助你一起打理水果摊吧!”陈露露交代道。“好的姐!过来吧!”永杰叫道。陈永杰,是个阳光男孩,自父母离婚后,一直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江勇男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陈露露。“去吧。看着我看什么?”陈露露的语气放轻了下来,不再用那咄咄逼人之势。江勇男捡起他的身份证,随手就放进了口袋中。“我出去一下。”陈露露说完就离开了江勇男的视线。“哥们,认识一下吧?”陈永杰笑着道。“哦,我叫江勇男,叫我勇男就行了。”江勇男尴尬地笑了一下。“可以。男哥,你比我大,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陈永杰笑着道。“可以。怎么叫都行!”江勇男答道。“好吧!男哥,有活,进来帮我下!”陈永杰喊道。江勇男拉起胳膊袖子就进了摊。水果摊卖的水果很多,不仅有现卖的,还有切好的,像西瓜,芒果,石榴等等,都会提前切好放进塑料袋,再浇上酸甜的柠檬汁就可以了。这会陈永杰正是在切西瓜。因为在七月底,西瓜是最受宠爱的水果之一。生意好的话,都能卖到一个不剩。“男哥,我刚刚看你对着那两个人追,是怎么回事啊?”陈永杰突然聊起了八卦。江勇男突然停顿了一下,沉默半会,开了口:“就是看错了,还以为是认识的一位朋友。”陈永杰见江勇男的眼神,一猜想就能知道,这一定是感情上的问题。“男哥,你家也在这儿嘛?”陈永杰转移了话题。对于这些感情敏感的问题,他自然知道回避。“我家不在这儿,我是来这儿闯荡的……”突然江勇男止住了嘴巴,苦笑道:“可是,没能搞出什么名堂。”陈永杰听后,便安慰江勇男,笑着道:“哥,没事的!人只要还活着,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我虽然没读过几年书,可是,一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还是听过的。”听了陈永杰的安慰,江勇男的心情也大有舒畅。“是啊!人生在世,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江勇男不仅也回味了陈永杰的这句话。“对了,永杰,这家水果摊一直是你和你姐姐在做吗?你的父母呢?”江勇男不仅好奇的问道。“离婚了。”陈永杰笑着道。江勇男怎么也没想到,父母离婚这么大的事,在陈永杰口中说出来竟然没有半点怯弱。陈永杰是个勇敢的孩子,八年前,他们的父母离婚,父亲变卖房子去还债,两姐弟就只能住在姨妈老家住。但是他们的姨妈每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管这两个孩子,姨妈一直是在城市生活,所以只有每逢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老家。生活费也几乎都是母亲托姨妈给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从小,陈永杰便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那时候的陈露露也不过16岁,而陈永杰只有10岁。18岁的陈露露考上了大学后,12岁的陈永杰也辍学没读了。因为考上大学的姐姐根本没有钱交学费。本来陈露露就没想继续读下去,可陈永杰不想。他对姐姐说,他不想读了,读不懂,自己读了也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所以一定要让姐姐读大学。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陈永杰去了水果摊打工。再后来,就自己开了店,直到现在。陈永杰可以说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恋爱,但是对感情却能看得很透彻,在陈永杰心里,姐姐陈露露就是他最亲近的女人。陈露露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陈露露并不是空手而归的,她的手拿着今晚的加菜-卤水五花肉。卤水五花肉是陈永杰最喜欢吃的。因为陈露露自己不怎么喜欢吃五花肉,所以每次陈露露都会买小份的,不过今晚,陈露露买了最大份的卤水五花肉。“哇!姐姐,今天大出手呀!”陈永杰坏笑道。“行了行了!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陈露露对着陈永杰说道。明面上只对陈永杰说,其实暗中也在提醒江勇男该吃饭了。三个人,在一架不大的桌子上,乘上三碗饭,整个过程,江勇男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过。唯独只有陈永杰照顾似的给姐姐陈露露夹了几次菜。没有美味的佳肴,依然吃得一干二净。平常水果店都是晚22点才会舍得关店的。所以吃过晚饭的陈永杰手下自然还有要做的,不过晚上他不切水果,只是单纯的看店而已。因此,相对而言会比较闲。陈露露从里面看向江勇男,他那熟悉的侧面在医院的时候已经看过好几次了,陈露露凑到江勇男旁边。“想什么呢?”陈露露问道。“啊?没有!”江勇男老实地答道。陈露露便没在说话了。就坐在江勇男旁边。“其实,陈小姐,你说得对,凡事想开点,未来还有许多的风和雨。”江勇男感慨似的抬起头。又道:“头要往上看,不要停留在过去。”陈露露笑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在陈露露的心里,这个时候的江勇男真的是最帅的。经过一水果摊。一个熟悉的女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就上前制止了。因为这名女生便是陈露露。陈露露手拉起拖车,拖车平常是卸水果货用的。陈露露一开始还不知道,拖车一出,这会才发现,追过来的人,竟然是江勇男。那名被江勇男穷追不舍得情侣也跑不动了。女生因为穿着高跟鞋,脚都已经跑肿了。江勇男突然见到这凭空出现的拖车,一个收不住脚,一头就钻进了拉拖车,摔了下去。“小姑娘,这人是个疯子。”女人颤颤巍巍地道。“没事的,这个人是我们医院的病人。”陈露露振振地道。“医院……医院怎么乱让疯子出来!这是要人命的!”瘦高的男子骂道。江勇男一抬头,这回他仔细地看了前面这两个人,不是徐紫欣。两副陌生的面孔,令江勇男一时间抬不起头。“不好意思!二位,我替他向你们道歉!”陈露露客气地鞠了一躬。“宝贝,没伤着吧!”瘦高男看了看旁边的女人。“没有。就是脚疼。”瘦高男见没出什么大事,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毕竟,凭他们的打扮穿着,在这座城市也是称得上是上层人流,也不屑让江勇男赔什么精神损失费。见陈露露给他们鞠躬道歉的,只是口中骂了几句就搀扶着女人就离开了。“江勇男!你说你是不是欠?”陈露露大骂道。江勇男不敢抬头看陈露露。他也是个人,刚才自己在做什么,江勇男一清二楚。“对不起!陈小姐。”江勇男的声音很小,不过陈露露倒也听得清楚。“怎么了你!追着人家干什么!”陈露露狠狠地问道。“我以为……以为……”江勇男颤颤巍巍地说不清楚他的话。“我说江勇男,你能不能爷们点,你这副模样,连我都瞧不起你!你这是给你父母丢脸!”陈露露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道。江勇男没有反驳陈露露,任凭陈露露的说教。“别低着头!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从今天起,我帮你一起忘掉那个女人!”陈露露有些儿气愤地说道。“我的身份证……在你这里吗?”江勇男第一句话,就是问起了身份证。“在!要我还给你吗?江勇男,你真的太窝囊了,你是我见过的男生里最窝囊的一个,没有之一。”陈露露说罢,一手拿出身份证,狠狠地朝着江勇男的脸一甩。大骂道:“还给你!”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陈小姐,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不应该逃避!”江勇男不禁苦笑一声。“你?说什么!你小子还会想的通。我还以为你就是猪脑子!”陈露露的脾气就是这样,说话从来就不带客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了一会,陈露露脑光一闪。“你不是说你丢了工作嘛?那好,我们店里正好缺人手,你给我做活,我一天给你100。管吃管住。店里平时只有弟弟一个人在做,你来了也有个照应。”陈露露提了一个一个活。江勇男一直陷于沉默,陈露露本就是随口一说,没去想江勇男答不答应。“可以吗?”江勇男道。“我像是在骗你嘛?”陈露露一脸肯定地道。“我必须忘了她。”这回,江勇男说话可算是坚定了。陈露露想,要不是今天出这一事故,估计江勇男还陷入旧爱里面,无法自拔。江勇男也曾是个大学生,读了这么多年书,并不是一个傻子。他只是困于旧爱的牢笼里无法挣脱。“永杰,你出来一下。”陈露露对着水果摊里面喊道。“来了姐姐。”永杰应了声立马就出来了。“姐姐,这位是……”永杰问道,还不忘坏笑起来。“笑什么?坏小子,把他领进去,以后他就帮助你一起打理水果摊吧!”陈露露交代道。“好的姐!过来吧!”永杰叫道。陈永杰,是个阳光男孩,自父母离婚后,一直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江勇男抬起头,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陈露露。“去吧。看着我看什么?”陈露露的语气放轻了下来,不再用那咄咄逼人之势。江勇男捡起他的身份证,随手就放进了口袋中。“我出去一下。”陈露露说完就离开了江勇男的视线。“哥们,认识一下吧?”陈永杰笑着道。“哦,我叫江勇男,叫我勇男就行了。”江勇男尴尬地笑了一下。“可以。男哥,你比我大,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陈永杰笑着道。“可以。怎么叫都行!”江勇男答道。“好吧!男哥,有活,进来帮我下!”陈永杰喊道。江勇男拉起胳膊袖子就进了摊。水果摊卖的水果很多,不仅有现卖的,还有切好的,像西瓜,芒果,石榴等等,都会提前切好放进塑料袋,再浇上酸甜的柠檬汁就可以了。这会陈永杰正是在切西瓜。因为在七月底,西瓜是最受宠爱的水果之一。生意好的话,都能卖到一个不剩。“男哥,我刚刚看你对着那两个人追,是怎么回事啊?”陈永杰突然聊起了八卦。江勇男突然停顿了一下,沉默半会,开了口:“就是看错了,还以为是认识的一位朋友。”陈永杰见江勇男的眼神,一猜想就能知道,这一定是感情上的问题。“男哥,你家也在这儿嘛?”陈永杰转移了话题。对于这些感情敏感的问题,他自然知道回避。“我家不在这儿,我是来这儿闯荡的……”突然江勇男止住了嘴巴,苦笑道:“可是,没能搞出什么名堂。”陈永杰听后,便安慰江勇男,笑着道:“哥,没事的!人只要还活着,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我虽然没读过几年书,可是,一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还是听过的。”听了陈永杰的安慰,江勇男的心情也大有舒畅。“是啊!人生在世,永远都会有机会的!”江勇男不仅也回味了陈永杰的这句话。“对了,永杰,这家水果摊一直是你和你姐姐在做吗?你的父母呢?”江勇男不仅好奇的问道。“离婚了。”陈永杰笑着道。江勇男怎么也没想到,父母离婚这么大的事,在陈永杰口中说出来竟然没有半点怯弱。陈永杰是个勇敢的孩子,八年前,他们的父母离婚,父亲变卖房子去还债,两姐弟就只能住在姨妈老家住。但是他们的姨妈每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管这两个孩子,姨妈一直是在城市生活,所以只有每逢过节的时候才会回到老家。生活费也几乎都是母亲托姨妈给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从小,陈永杰便和姐姐陈露露相依为命。那时候的陈露露也不过16岁,而陈永杰只有10岁。18岁的陈露露考上了大学后,12岁的陈永杰也辍学没读了。因为考上大学的姐姐根本没有钱交学费。本来陈露露就没想继续读下去,可陈永杰不想。他对姐姐说,他不想读了,读不懂,自己读了也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所以一定要让姐姐读大学。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陈永杰去了水果摊打工。再后来,就自己开了店,直到现在。陈永杰可以说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恋爱,但是对感情却能看得很透彻,在陈永杰心里,姐姐陈露露就是他最亲近的女人。陈露露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不过陈露露并不是空手而归的,她的手拿着今晚的加菜-卤水五花肉。卤水五花肉是陈永杰最喜欢吃的。因为陈露露自己不怎么喜欢吃五花肉,所以每次陈露露都会买小份的,不过今晚,陈露露买了最大份的卤水五花肉。“哇!姐姐,今天大出手呀!”陈永杰坏笑道。“行了行了!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陈露露对着陈永杰说道。明面上只对陈永杰说,其实暗中也在提醒江勇男该吃饭了。三个人,在一架不大的桌子上,乘上三碗饭,整个过程,江勇男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过。唯独只有陈永杰照顾似的给姐姐陈露露夹了几次菜。没有美味的佳肴,依然吃得一干二净。平常水果店都是晚22点才会舍得关店的。所以吃过晚饭的陈永杰手下自然还有要做的,不过晚上他不切水果,只是单纯的看店而已。因此,相对而言会比较闲。陈露露从里面看向江勇男,他那熟悉的侧面在医院的时候已经看过好几次了,陈露露凑到江勇男旁边。“想什么呢?”陈露露问道。“啊?没有!”江勇男老实地答道。陈露露便没在说话了。就坐在江勇男旁边。“其实,陈小姐,你说得对,凡事想开点,未来还有许多的风和雨。”江勇男感慨似的抬起头。又道:“头要往上看,不要停留在过去。”陈露露笑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在陈露露的心里,这个时候的江勇男真的是最帅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只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