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
叠琰清嘉2020-02-24 21:404,227

  沈望舒感觉自己是被吵醒的。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到深陷下去的床上,睡的她感觉腰被人打了。

  耳边的争执逐渐清晰,先是有带着哭腔的女人在大喊:“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我们弄到这里来的!告诉你上面的人!我早就把证据转移了,就算你们今天杀了我,诉讼也不会撤销的!”

  然后是戴忱一贯礼貌的胁迫:“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希望您不要打扰沈小姐休息。”

  女人还要控诉些什么,又有一道浑浊的声音劝解道:“小树,你先冷静一点。”

  期间还夹杂着小孩尖锐的哭声,沈望舒听着脑袋嗡嗡直疼。

  她揉着脑袋坐起身,发现自己在一间欧式布置的房间里,屋里并排摆着七张一模一样的床,她的在最左边。

  房里没有灯,从她边上的落地窗帘外透进来的光是唯一的光源。

  昏暗中,她看见墙上有一幅巨大的挂画。背景是一个中世纪的教廷,画中的男女宾客却穿着清末的旗装马褂,裹着一圈破布的黑奴围穿梭在他们中间端茶倒水。

  屋里的其他人都已经醒了,混乱源自右边那一片。她认识的张幸和戴忱背对着她的方向站在一起,张幸一脸慌乱,戴忱神色不虞的皱着眉头。

  他们对面有一位三十来岁女士情绪激动的朝他们低吼;边上有个穿着病号服老大爷正安抚她,但犀利的眼神毫不掩饰对张戴二人的探究。

  女士和老大爷身后的床上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的麻花辫小女孩,正嚎啕大哭,一个和她长相酷似的少年一边不爽的看着大人们争执,一边哄着她。

  砰!

  忽然的一声清脆的巨响,炸在众人脚边,神经紧绷的女士尖叫一声闭了嘴,小女孩也吓得直噎。

  那是原本摆在沈望舒床头边柜上的一盏尖嘴茶壶,此时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最近的碎片离那位女士的脚踝不到一寸,迸裂的开水溅了她一脚,她又惊又痛地瞪着沈望舒。

  “不好意思,手滑了。”发泄完起床气的元凶本人闲散地坐在床边,单手抱肘,握着茶杯,卷发已经绑成了马尾,沈望舒自顾自地抿了口茶,勾唇笑着,眼里却毫无笑意:“你对面的那两个人,是我的保镖和下属,有什么事,可以问我。”

  她说完,戴忱径直穿过其他人走到她边上,张幸也赶紧跟了过去。

  女士犹疑的目光在他们三人之间逡巡片刻,最后板着脸点头道:“好,那我问你,你是什么人?”

  沈望舒挑眉:“我尊老,您先请说。”

  女士愣了一下,正欲发作,边上的老爷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她深吸一口气,瞪着沈望舒道:“鸿蒙研究所,秦树。”

  对面话音刚落,沈望舒就礼尚往来:“璇机科学院,沈望舒。”

  “璇机研究院的人?”秦树回忆了一下,觉得她名字略有点耳熟,依旧没好气:“你和谢远是什么关系?”

  沈望舒听到这个名字,眼中流过一丝厌恶:“谢家那个彩虹屁精?算不上是仇人的熟人。”

  一边的病号服老爷子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错愕道:“你…你是唐枫的女儿?”

  此话一出,沈望舒有些意外的看着老爷子,挑眉道:“没错,不过我一向讨厌别人这么介绍我。”

  一旁的秦树目瞪口呆。

  唐枫此人,在学术界无人不知。她十五岁以湖南省高考状元的身份被清华录取。二十岁博士毕业时,被她当时的博导、曾经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赞扬是‘见过最有天赋也最勤奋的学生’。

  然后在唐枫三十岁生日前夕,五星红旗再次飘扬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皇家科学院——她从太空陨石中提炼出新的金属元素【钺Pn】,并成功研制出新型钺合金,由此成为了四百年来最年轻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在那不久,她就嫁给了穹鼎集团当时的继承人沈栾安。

  当初,豪门阔少和天才科学家的世纪婚礼惊艳了全世界,以至于他们的婚后生活被人八卦至今。但对外公开的所有影像和媒体都统一口径彰示着他们只有一个长子沈御。

  直到四年前,网络上隐隐有些小道消息和水军在内涵沈家还有一个女儿,

  沈望舒的身份呼之欲出。

  秦树的脸色白了又青,她身边的老爷子叹道:“我是小树的父亲秦暮……我代她向你道歉。”

  沈望舒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接受:“那你们和那个老油条是什么关系?”

  提到谢远,秦树的脸色因为愤恨再度涨红。

  秦暮是鸿蒙集团旗下研究所的前所长,早就赋闲在家,而他的两个女儿都在鸿蒙研究所工作。前段时间小女儿秦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实验室,秦老爷子当天就脑溢血住院了。

  尸体解剖的调查结果是过劳猝死。秦树不相信,她偷偷去看了妹妹的尸体,学医出身的她断定是妹妹是死于他杀。

  于是她和妹夫联手,悄悄取证、联系律师,线索一点点指向研究所所长谢远。但她没想到,今天中午,谢远会亲自来找她,威逼利诱她放弃这个案子,让她更加确定妹妹的死和谢远有关。

  秦树愤怒的拒绝了他。

  这天晚上,秦树在医院陪着秦老爷子过中秋,二人正在露台上赏着全息月亮,突然后脑勺一麻,双双晕了过去,醒来后就是这幅光景。

  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没有信号,她当时看着戴忱手上军用的钺合金机械臂,以为他是谢远派来绑架他们的武装人员,便有了后来的争执。

  秦树知道自己误会了,大大方方和他们亲自道了歉。毕竟现在看来,先不说沈望舒和谢远听上去有过节,单就她的背景,也犯不着亲自搅合到这种事里来。

  剑拔弩张的氛围顿时消散了不少。沈望舒把茶杯放回边柜上,抱臂思考着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戴忱颔首道:“沈小姐,我昏迷前,大脑胼胝体有电击麻痹感。”

  上世纪中期第四次智能革命后,开发出了安装在胼胝体中,可以链接大脑神经的植入芯片,人们称之为光脑。

  光脑链接外部移动设备后,不仅能使宿主用思维控制各种设备,光脑还可以在脑内进行听神经传导和视网膜成像,直接获取声音和图像信息。

  因为光脑直接联通神经,安全标准极高,因此自从光脑问世以来,将近七十年也没有过负面报道,于是人们对它越来越依赖。

  沈望舒还是想确认一下,于是走到秦树身后那对外国兄妹面前,询问那个大的:“你们还记得来这之前在做什么吗?”

  那对兄妹显然有些害怕,哥哥自称伊莱,他用流利的中文结结巴巴回道:“我……我之前打了十几个小时的游戏,艾米丽在边上看书,突然脑袋一疼,我和艾米丽醒来就在这了。”

  秦树随即又问:“那你们认不认识这个人?”她用外设投放一张照片,里面的人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有点微微隆起的啤酒肚,正是谢远。

  兄妹俩都是一脸茫然:“不认识。”

  听罢,沈望舒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转身抬起右手手腕,对众人说:“我没有安装光脑。我从五年前就不用内设了,这是天网公司的寒武手环,是光脑时代来临前最后一款纯外设手环。”

  她的右手手腕上面戴着一个银色手环,样式有些复古,中间是一个立体的菱形驱动。

  纯外设,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光脑链接功能,只能手动操作,对现在这些能动脑绝不动手的人来说极不方便。但是天网科技一直没有停产,并且和其他新型手环一样更新新的应用功能,才不至于真的变成古董。

  “还有。”沈望舒走回她的床边坐下:“我不是被光脑电晕的,我是在飞艇里吸入了过量乙醚。”

  她话音刚落,众人思索的神情忽然一滞。

  沈望舒的手环也震了一下,在她面前投出一道全息屏幕。白色的光幕在一行行自动显示着她的个人信息,同时手环外放也在实时播报。

  【基础信息加载中……姓名:沈望舒, 年龄:22,性别:女,身高:172cm,体重:55kg】

  沈望舒脸越听越黑,几次尝试关机无果,直接拿起没喝完的茶杯把滚烫的茶水对着手腕浇了上去。

  【肺活量5173ml,体前屈:28.4cm……】

  直到这破玩意把她身上哪块有疤都抖落出来,沈望舒气急败坏地把驱动对着床角猛的一嗑,那机械音滋啦了一下,继续作死。

  【生殖功能:良好………,基础信息加载完毕,等待核实……,核实完毕,正在加载筛选资格……】

  几秒后,光幕中的字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她的立体头像。

  【人类沈望舒,批准筛选资格,初始体格记录中……。初始体格记录完毕,初始积分清算中……初始积分:0】

  【人类筛选计划系统启动,下面为您宣读筛选原则:

  1、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观点。

  2、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3、秉持人与自然相和谐观念。

  4、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说完,光幕渐渐消失,机械音直接死了,戴忱紧锁着眉头,凝重道:“我从光脑里也收到了。”

  众人跟着纷纷应和。

  但是其他人好歹从光脑接收信息只有自己能听见看见,那对兄妹还是英语版的……沈望舒由于只有外设手环而被公开处刑。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暂时没有理会刚刚那段诡异的插曲。

  沈望舒板着脸走到落地窗前,兀自揪住窗帘,往左右一掀,鲜红的玫瑰碎花高高扬起,又被挂钩退至两侧。

  房间顿时亮如白昼。

  窗外有一轮巨大的月亮挂在夜空,本应柔和的月光亮得刺眼,沈望舒下意识抬手遮了遮光。她从指间看见,月色下,是漫无边际的森林,深绿色的枝叶密密麻麻地堆叠在一起,显得有些发黑。

  时不时有几只蝙蝠从月光间略过,林间还有许多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在窸窣。

  众人皆是一脸震惊。

  伊莱有些恍惚的说:“这里是哪里啊?我记得我们上地理课的时候老师就有说过,现在地球上已经没有自然森林了。”

  何止是森林,地球上要是能看到那么大的月亮,北京Ⅰ平面都早给淹了。

  秦树想出去看看是不是什么全息投影,机械音忽然又活了过来。

  【B区编号WF0321七人团队副本符合开启人数要求……筛选程序启动完毕……数据就位完毕……难度评估:戊】

  它热情的播了三遍。

  【欢迎来到黑森林风景名胜区,这里位于童话大陆中央,包括18处闹鬼景区、39栋噩梦城堡以及96间巫女木屋,已发现和命名的危险野兽有500余头,属典型的诅咒地貌,是难得的有来无回型自然风景区。】

  语气中仿佛透露着一丝骄傲。

  【请各位筛选者自行寻找主线。】

  等了许久,机械音再没有出声。

  大家都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沈望舒,她猜想,现在的情况是他们的光脑被入侵,有人通过控制神经让他们的意识进入了这个虚拟世界。

  可她要怎么解释,她脑子里什么芯片也没有,为什么也被拉了进来?

  如果这是谢远干的,目的是为了报复那些和他有过节的人。无辜的张幸可以认为是和她在一起被波及的,那这对兄妹又和他有什么仇什么怨?

  况且,这个叫人类筛选计划的系统从名字到内容都透露着古怪,谁家绑架不杀不剐不勒索,反而是设计一个系统让人去过关?

  是混淆视听,还是另有其人?

  她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筛选循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筛选循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