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他过世了去参加他的葬礼
欧阳千雪儿2020-02-23 17:202,204

  所以在捐献者死亡的那天,莫筠也同时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其实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医院都找到了几个适合移植的心脏。

  只是可惜,莫筠体内的毒素没有清理干净,无法动移植手术,所以就拖到了现在。但现在,再不移植她就要死了。因此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找到一颗适合的心脏,是多么难得。

  郝先森说的对,她该抓住这次的机会,然后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

  什么都不用想,只用最单纯的态度活一次就行。

  所以手术结束后,莫筠已经想好了要去什么地方度过剩下的日子。

  在医院,莫筠休养了整整2个月,直到医生确定她没问题了,才得以出院。

  而这2个月的时间里,郝先森仍旧还是没有出现……

  一个月前,郝先森的律师拿着离婚协议给她签了字,莫筠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也早已打算忘掉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就流泪。

  每次想起‘郝先森’这三个字,心脏也会有一种莫名的刺痛。

  莫筠原本以为,她早已练出了冷心冷血的本事,却不想如今连一个男人都彻底放不下。

  但她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女人,所有负她,伤她之人,她都不会有半点留念。为了彻底忘记郝先森,一出院,莫筠就决然的离开Z国,和所有人都断绝了联系。

  她一个人去了一个美丽祥和的小国家生活,不,不是一个人,还有小莫,他一直都陪着她。

  莫筠觉得,这辈子只要孩子一直陪着她就够了。至于其他人,她都不需要,特别是郝燕森,这辈子她都不想再见到他。

  可是她没想到,仅仅只是过了一年而已,郝先森的人就找到了她,并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少奶奶,我们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沉重的消息,少爷他……因为一场车祸,已经过世了。”商石是郝先森身边最忠心的一个助手,莫筠了解他,他对郝先森忠心到了可以去死的地步。

  所以他绝对没有跟她开玩笑……

  而堂堂七尺男儿的他,也难掩悲痛,猩红了眼睛。

  “因为少爷生前没有去办理离婚手续,所以您们还是夫妻关系。少爷没有子嗣,因此按照法律规定,他所有的遗产都会转移到您的名下。我已经把所有的遗产转让书都带来了,您请过目……从此以后,我会辅佐您,像侍奉少爷那样对您忠心不二……”沉痛的说到这里,商石再也忍不住深深的低头流下了眼泪。

  莫筠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从头到尾,双眼都处于放空的状态。

  听完商石的话,她呆呆的接过那叠厚厚的遗产转让文件,看到的第一份,就是当初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

  落款处,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

  郝先森没有签字,整整一年的时间,他都没有签字……

  而后面,全是转让给她的遗产,他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她。

  莫筠空洞的看着这一切,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一叠文件全部散落在地。

  “少奶奶,你请节哀顺变。”商石捡起文件低沉安慰她。

  “郝先森死之前还说了什么?”莫筠嘶哑的,眼神没有丝毫波动的问。

  “他说……让我好好辅佐您,还说这辈子很对不起您……”

  “是吗?”莫筠淡淡一笑,不再说任何一句话。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跟着商石他们回到Z国的B市,去参加郝先森的葬礼。

  而这也是莫筠离开一年以后,第一次见到他。

  却不想见到的,只是他的遗体。

  郝先森的遗体被修复的很完美,躺在水晶棺材里的他,容貌俊美,双眸安静的闭着,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莫筠安静的看着他,没有哭,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她沉默的替他守了一整个星期的夜,然后在他葬礼结束那天,独自一人留了下来。

  天很蓝,云也很白。

  穿着黑色礼服的莫筠安静的站在墓碑前,苍白的脸色,比耳边的白色雏菊还要失去三分颜色。

  她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这是今天早上,她才得到的一份文件。

  没人知道文件里的内容,包括她自己,也不知道结果。

  可一切,似乎已经不需要去确定了。

  “是你,对吗?”盯着墓碑上男人那张英俊完美的脸,莫筠嘶哑的,低缓的问出来。

  她的声音沙哑的很不真实,仿佛风一吹,就会飘散。

  “故意变心,目的是为了让我离开你,是吗?”莫筠继续嘶哑的询问,但照片上的郝先森,却再也无法回答她一个字。

  而她,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你们一直瞒着我,就是怕我不接受,对吗?可我还是猜到了……因为我梦见过你,我梦到你的胸口全是血,里面……是空的。你是不是想说那只是一个梦,我也以为那只是梦。不过现在,我知道那不是。”莫筠微微浅笑,神色从始至终都那么的安静,没有半点的歇斯底里。

  “给你守夜的时候,我翻看了你的胸口,果然有留下的疤痕。所以你怎么可以把自己,躺在冰冷的棺材里整整一年后才肯见我呀?怎么可以现在才告诉我,又怎么可以如此自私,为所欲为呀?”

  质问着墓碑上的男人,莫筠缓缓举起手中的文件,“怕你抵赖,我特地做了鉴定,如果是真的,我的体内肯定有你的DNA。不过不用看,我已经知道了结果,你的心,它已经告诉了我结果……”

  按着刺痛的心脏,莫筠的脸色越发苍白无色。

  “过去整整一年,它每天都在难受,在让我想你……所以我早就该猜到了,早就该猜到了……”

  只是为什么,非要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不,她早就已经没有了眼泪,这辈子,她恐怕再也没办法掉眼泪了。

  “郝先森,你何苦呢,我贱命一条,早晚都得死,我甚至都不会为你哭。所以你亏大了,把心给了我,我不但活不久,还不会为你哭,你真的亏大了……”

  莫筠冷笑着,缓缓翻开手中的文件。

  盯着上面的结果,她的笑容变得越发沉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名门婚宠晚安赫太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