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我的海棠男孩。
枳槿2020-03-14 18:154,454

  辞安的天空,像是水洗过的蓝白布,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许多年后,齐霁才明白,原来他的眼睛就是这片天空,有时明耀炽热,有时灿若星辰,总之,无比熟悉。

  陌生的一切,使人安然!

  路旁的香樟在岁月中静默,院内的芭蕉依旧忘却了时光,这是齐霁与辞安的相遇,一切都是未知。

  今年,随女士终于从她不愉快的婚姻中解放出来,可以毫无顾忌地去追寻她的幸福!虽然她的人生十有八九都是在作,但是别人没有资格评判她。

  齐霁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作为随女士和她爸爸的唯一羁绊,她选择远离。虽然齐霁与随女士的价值观完全不同,但她还是很赞同随女士的一句话:

  “齐霁小姐,你我都是自由的。”

  是呀!每个都只属于自己。就像路旁的那棵槐树,只属于那一方小小的天地。

  “霁宝,”远远地看见来人,鼻头一酸,低头偷偷揩了揩眼泪。

  “外公!”望着眼前的老人,齐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是外公,一个在她被世界抛弃的时候,给了她家的人。

  “霁宝,跟外公回家吃鸡腿!”

  “那我要吃两个,最大的!”

  …………………

  即使有一天,我们仿佛被世界抛弃,庆幸还有那么一个人,会拿着芭比娃娃哄我开心。

  夜幕将至,银白色的车开进一个绿树葱郁的小区,在一栋别墅前停下。

  “霁宝,到家了!这里是外公的家,以后也是你的家。”满头银丝的老人看着红了眼圈,却忍着不让眼泪流下的齐霁。一颗在官场上沉浮半生,早已平静的心却在此时波澜不已。

  “孩子,苦了你,以后不需要这么隐忍,外公就喜欢麻烦孩子!”

  “那,外公,今晚我要吃四个鸡腿!”本就是16岁的女孩,花季年华,微微一笑,刹那芳华。

  晚饭后,王妈已经整理好行李。其实齐霁并没有带什么,和随女士一起生活了十六年,她始终是一个寄宿者,除了一本日记,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她的。

  好在,小女孩终于回家了。

  齐霁从小有写日记的习惯,以往十六年,这是她唯一的朋友。

  2014.6.1: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执拗的小孩找到了回家的路。

  ……………

  你是否有玩过水晶珠的经历,太阳下折射出七彩,回到家中,便会恢复成最初的颜色。

  纯洁无比……

  第二天起床,打开衣柜,里面全是外公买的新衣服,多是素雅淡丽,华丽的衣物她倒是素来不喜。拿了一件茉莉色的衬衣和浅色牛仔裤就换上了。

  下楼时外公正在吃饭,早餐是红豆薏米粥。

  “外公,你不是素来不爱甜食吗?”

  “吃多了,也就习惯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想来是忘了,这是外婆最爱甜点。

  ……………

  挚爱成瘾,入骨相思。

  “外公,今天有什么安排呀?”

  “霁宝,上午你跟我去见一个阿姨!”

  “好,外公!”

  随尧说的阿姨,就是在隔壁。不过这里的别墅占地面积都很大。“外公,有没有什么要提醒我的,以免我到时候失了礼数。”

  “那个阿姨喜欢漂亮的女孩子。”

  “那想来,她一定会喜欢我的。”打趣之际,以然来到门口。大门是开着的,入眼即是一片合欢花,被人打理的很好。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

  主人倚着合欢,空寄孰情?

  “随伯伯,你来了!”

  迎面走来一人, 那是齐霁见过的,第二个气质浑然天成的人。恍若明月,荣耀秋菊。素色的旗袍,合欢底纹。除了手上戴着一个通透的玉镯,通身没有再多的修饰。岁月对她无疑是眷顾的。

  “齐霁,这是你舜华阿姨!”

  “华姨好!”对她,齐霁竟是有着莫名的好感莫名,说不上来的感觉。大概是她也喜欢长得好看的阿姨吧!

  “霁宝,真是个漂亮的姑娘,”被她的目光打量,齐霁竟是没有丝毫的反感。举止中的慈爱,是从母亲身上也未曾感受到的。

  “舜华,我的宝贝矜棠嘞?”

  “矜棠在书房里布棋?他说这次一定要难倒您!”

  矜棠,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随爷爷,快来!”二楼探出半个脑袋,一时不能看清。

  “宝贝矜棠,我来了。”只见外公跑去,哪有一点老人家的样子。

  随尧是彻底把齐霁给忘了。

  “霁宝,我带你去花园看看?”许是华姨看出了她的尴尬,

  “好啊,华姨!”

  穿过长廊,斑驳的光影打在青藤上,绿色的亮点在空气里跳跃,恍惚之间又是另一个世界。

  满眼盛景,刹那的惊讶,随即面色如常。

  华姨看了齐霁一眼,满意地笑了。

  “朝昏看开落,一笑小窗中。”齐霁轻触一株木槿,臻首微扬,脸上泛起笑容。

  “霁宝喜欢这花,你这年纪会喜欢它,倒是难得!”华姨领着齐霁到凉亭里坐下,亭子古朴,倒也应景。

  “木槿别名朝蕣,朝开夕落,仅荣华一瞬之意。”看着她暗淡的眼眸,越发有一种熟悉感。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想来阿姨的名字也是此意吧!一夕之荣我不懂,我只道它是温柔的等待!”

  “温柔的等待吗?”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有你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蕣华看着齐霁,越发满意,是个可人。

  “霁宝,你在这,阿姨去拿些水果!”

  “好!”华姨走后,齐霁一人坐在亭中。随后一个人影,缓缓走近。

  少年清澈的眉眼,逆光下的笑颜,是直击心灵的温暖。过去十几年,从未看到如此干净的眸子。

  “淡淡微红色不深,依依偏得似春心!”她转身,红透了脸,“齐霁啊齐霁,我看你是完了!”

  “你好,齐霁妹妹!”

  突的一转身,齐霁的额头磕在他的鼻梁上。

  “嘶~~”叶矜棠吃痛的叫出来,“齐霁妹妹,初次见面,你这礼数也太周到了!”

  “噗呲~”看着他这样,齐霁不禁笑了出来。

  “你好,矜棠哥哥!”

  “你好,齐霁妹妹!”

  亭间微风拂过,夹杂着花香。拂乱了女孩额前的碎发,吹起了男孩衬衣的衣摆……

  如此幸运的微风,看见了青春最好的模样!

  余生尚长,多多关照。

  “臭小子,找到你了,竟然给我使绊,你就不怕我揍你?”随尧气冲冲地跑来,叶矜棠赶紧躲在她背后。齐霁朝自己的大腿猛掐一把,瞬间泪眼婆娑,“外公,对不起,是我让矜棠哥哥陪我玩的!”

  叶矜棠看着我,狡黠一笑。

  “霁宝,别哭啊?臭小子,是不是你欺负我家丫头?”随尧作势就要揍他。

  “随爷爷,分明就是你吓到霁宝了!”心不自觉地漏了一拍,“外公,我想玩秋千?”齐霁顺手指了那边的秋千。

  “好啊!让矜棠陪你吧!”还未等她回答,叶矜棠就拉着她跑了。想来外公是真的揍过他!

  “干爹!这两孩子干什么去了?”华姨拿着水果走进亭子。

  “他们呀,玩秋千。”舜华放下水果,急忙跑去……

  ……………

  “哎呀,”齐霁吃痛地喊了起来,

  “疼啊,还好荡得不高,否则就不是一条腿的事了!”她和随尧大眼瞪小眼,哦,还有一条缠着绷带的腿,

  “切,我怎么知道秋千那么滑?”齐霁没好气地看着外公。

  “先生,舜华小姐和矜棠来了!”

  “外公,你可不准骂人!”随尧帮她盖好被子,转身走出去,

  “放心,你这是自作自受,我不会怪矜棠宝贝的!”

  随尧轻轻地将门关上,齐霁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干爹!霁宝没事吧!”

  “丫头没事,随家人,没那么脆弱。”随家除了随女士和大姨,其他人大概都是部队里的。

  “随爷爷,我想进去看看她!”

  “去吧!不过丫头好像睡着了。”叶矜棠轻轻地走上楼。

  “舜华,上次让你帮忙的事办得怎么样了!”随尧接过王妈递过的茶,轻抿了一口。

  “舜华小姐,这是蜂蜜水,”舜华阿姨有严重的胃病,不能喝茶。所以王妈每次都会为她准备好蜂蜜水。

  “谢谢王妈!”

  “干爹,上次的事已经办好了。到时候有意外惊喜哦!”

  “舜华,我有事要出国一趟,这些日子你多过来陪陪丫头”

  “好,霁宝有什么喜欢吃的?”

  “丫头喜欢吃鸡腿!”

  “好,那我一定天天不重样地给她做”

  “你这孩子,哈哈…………”

  …………………

  齐霁一觉醒来,就感受到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打转,

  “你醒了,腿没事吧!”

  “没事,我皮实,摔在草坪上。医生说休息一个月就没事了!”她尽量露出微笑,给叶矜棠一些安慰。

  “那等你好了之后,我就带你去玩,辞安有好些有趣的东西!”

  “好啊!”

  “霁宝!今天下棋的时候,随爷爷说他近些日子要出国,所以拜托我,嗯,还有母亲照顾你。你想吃什么,我让母亲做!”

  “我想吃,鸡腿!”

  叶矜棠一时愣住了,“噗呲—,好,天天不重样!”他替齐霁盖好毯子,“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拜拜,矜棠哥哥!”

  ……………………………

  2014.6.2

  有一天,我们会遇见一个人,就像生命里照进了一束光,温暖了我们的心。

  …………………

  阳光透过玻璃,没了纱帘的阻挡,肆无忌惮地直入,扰人清梦。

  齐霁揉了揉眼,睡眼惺忪地下床洗漱。(我的脚其实没有那么严重,不会影响生活的。)

  刚下楼,就听到了空灵干净的琴声,吉光片羽,丝丝入耳,扰人心弦。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死。”

  琴声戛然而止,少年回眸,惊羡岁月,羡煞世人。

  “你醒啦!”

  “这是凤首箜篌?”

  “不过是仿制品,你会弹吗?”

  “不会,不过古筝倒是略懂一些!”

  “你们俩,快来吃饭!有糖醋小鸡腿哦!”叶矜棠扶着齐霁走过去。

  “谢谢华姨啦!”

  “霁宝还喜欢吃什么,可以告诉华姨!”

  “我还想吃,吃,,冰糖葫芦!!!”叶矜棠站在华姨偷偷笑了,看来齐霁是说对了,他想吃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好,阿姨给你买。那现在你先吃饭吧!”华姨到厨房去,叶矜棠跑到齐霁身边坐下,

  “你想吃冰糖葫芦?”

  “嗯嗯,霁宝,你吃过糖葫芦?”

  “没有,很甜吗?”

  “嗯……和你一样的甜!”

  “哦?那看来,是甜到腻牙啦!”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齐霁耳根子都红了,倒真是甜到心里。

  华姨端着汤走过来,“霁宝,这是骨头汤,你喝一点。”

  “谢谢华姨!”

  “我爱着山川…………”齐霁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喂,妈!”

  “齐霁,生活费已经转了。”

  “嗯。”

  哼……想来外公已经把齐霁受伤的消息告诉她了,漠不关心吗?

  “嘟嘟嘟………”放下手机,齐霁继续喝汤。一言不语,他们担心地看着,

  “没事,阿姨,你们也喝呀!”齐霁露出了甜甜的笑,看到他们的样子,想来一定是笑得比哭还难看。

  “阿姨,我先回房休息了!”齐霁一瘸一拐地走上楼。

  回到房间,关上门。她忽的瘫坐在地上,肺里就像被抽走了所有的空气。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齐霁,你到底还是高看了自己!”

  人活得真是可笑,总是用“满不在乎”欺骗自己,可若是真的不在乎,又哪来的难过!

  “齐霁,开门!”叶矜棠推开门,看到了红着眼圈的齐霁,也不问为什么,只是抱住她。

  “以后,哥哥保护你!”

  “一辈子吗?”

  “嗯,保护你一辈子。”

  叶矜棠,我运气向来很差,可是,遇见你正好!

继续阅读:时光与你都不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我成为你的奇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