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没有风
李新亮2020-02-26 16:228,272

  江南没有留住她,在余生里,她翻遍了记忆,寻找一场未完的梦。

  李佳佳这次决定北上,差不多花光了她所有的勇气。在犹豫中踏上了火车,八年了,故土河山更加清秀,故人……

  八年前,徐阳目送她离开,以朋友的名义。如今她也找不到借口,错过的,就不会再回来。

  李佳佳没有选择坐飞机,此刻,她希望时间过得慢性,再慢些,窗外的山川,河流,村落,花草树木拼命的后退,隐约模糊中缩成一个点,仿佛要从记忆中彻底抹去。

  不知北方老巷的十字街道,是否还依旧?时光将流年封在她的脑海里,她满足的想着以前,回忆从未如此清晰……

  高中,可能是所有人最怀念的年纪,于她,于你。

  李佳佳以绝对的成绩刷新了学校多年的榜单,在所有人为她感到高兴时,她所做的决定却是那么的不尽人意——留在本地读高中!而且就是她的母校。以她的成绩,大可不必屈居于此,因此还和爸妈小吵一顿,但最后还是她赢了。

  开学前那天晚上,李佳佳没有丝毫的兴奋,吃完饭后就跳到床上,拿小被子裹紧自已,过了许久以后,本是盛晴的天空却下起了小雨,并且雨中夹杂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气味。

  李佳佳被折磨的喘不过气来,此时,天空雷声大作,她猛然惊醒,原来是该死的闹钟在耳边催促,而那股不知所起的味道,竟是自己的袜子,贴在自己的嘴边……

  她第一次知道徐阳这个名字,是在医院里,不是徐阳,而是自己,被他送进了医院里。十字路口的那一次“暴击”让她的无名指上留下了永久的印记。也是这一次,让徐阳这个名字留在她这漫长的一生中。

  他骑得太快,本以为轻车熟路,不料半路探出个李佳佳——“咣咣,砰砰”还未来得及吃的早餐不知道飞到了那里去,花了一早上的精心打扮,成了小花猫。

  徐阳连耳根通红,手指捏了捏裤脚,待在原地不知所措。

  “喂!都不知道拉我一把,你这人真够无语了。

  你看我的手”李佳佳一脸无辜的看着徐阳说到。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个路口是视觉盲区,都怪我,对不起!赶紧坐上来,旁边就有医院,帮你简单的包扎一下。”

  她被说得有些不知所措,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他拉了上去,伤口倒不是很严重,只是她的无名指那里被擦破了,徐阳给她吹了吹手指,轻轻帮她贴了创可贴,她不知道疼,还觉得有些痒。

  最令李佳佳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也是高一的新生,并且和她同班,当然,那天他俩都迟到了。

  在老师和全班并不熟悉的同学注视下缓缓走进教室,她脸上泛起了少许红晕,但她跟在徐阳后面,低着头,像犯了错的孩子。

  而迟到的后果就是教室里的座位由不得他们选择,都是学霸和学渣精挑细选之后留下的“无人区”,所以他们俩组成一队,阴差阳错的成了同桌。

  对于这段或长或短的时光,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曾经以为漫长的青春时代,在这花信之年回忆,除了短暂,就是遗憾和悲伤。

  徐阳悠闲无事的时候,喜欢抓她的马尾。和别的女孩不同,李佳佳没有生他的气,只是故意的骂他几句,但他哪里听的进去,和听课差不多,左耳进,右耳又被风吹走了。

  李佳佳的发卡每次都被他藏了起来,只有上课老师进来的时候才会还给她,而她也懒得找,每次发现后,都以一个白眼回报给他。

  就这样一直过了许久,直到期中考试的到来,情况发生了反转。

  由于成绩的原因,徐阳被分到了不起眼的角落,他也比以前郁闷了不少,以前手里拿着李佳佳的笔记本或是圆珠笔,没事就翻翻画画,一天很快就结束了,但现在无聊的要死,不知哪里摘了一支狗尾草,一会儿叼在嘴里,一会儿又拿在手里把玩,好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李佳佳做了一个令全班学生都刮目相看的决定,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勇气,当着班主任和全班学生的面指出了这样换座位的不合理性。

  要知道他们的班主任人送外号——“无心教主”年轻时因为专攻数理化,所以高中时头发就所剩无几,现在才二十八岁,看起来就像他们爸妈一样的年纪,自然还没有结婚。

  教室里如放假一般寂静,大家动作一致,头与桌面九十度平行,生怕自己被牵扯到。

  “刚才谁说的?站起来!”所有的目光都转向前排的李佳佳,包括徐阳。

  “老师,我!”她很干脆的从座位上站起来,飞快的扫了一眼后排,目光与徐阳相视刹那,又立马转向老师。

  最后她赢了,那一届所有的人都知道李佳佳这个名字,而于她,这些都无关痛痒,最主要的是,那一年,他们班打破了长期的成绩两极分化,整体都有所提高,而这之中,就包括英语和数学差到极致的徐阳。

  而徐阳的能量,都来自他右边的李佳佳身上。对于偏科严重的徐阳来说,要想在短时间内让成绩有质的变化,必须给他打强心针。

  最根本的原因是她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了只要重新分配座位,就可以保证差生的进步!后来想想,吓得不轻。

  时光又回到以前,除了每天完成繁重的学习任务之外,徐阳就拿狗尾草拨弄她的头发。她没有生气,也没有表现出高兴,只是偶尔瞪他一眼,或者掐他一把,表示回敬。

  寒冷漫长的冬季在阵阵微风中长眠,晚春在小孩儿的嬉闹声中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让人两不厌的夏天,确实有些仓促,但夏天与女孩,一直有不解之缘。

  明媚暖暖的时光,却没有宠幸这个傻傻的女孩,父母的婚姻道路在长期的压抑下终于画上了结局,李佳佳其实早就想到会有这天,只是没想到如此的早。

  尽管父母经常吵架,但他们都遵守一个默认的约定,不当着孩子的面,从小就是这样,不管吵的再怎么凶,他们都绕开小小的佳佳。

  就这样,这种微妙的关系维持了十多年,对她父母来说,好似一层薄薄的纱,经不起风吹雨打;于她而言,可能是一生挥之不去的疤,不曾因岁月的消磨而有丝毫变化。

  其实这样也是一种解脱,以前李佳佳很讨厌爸爸,因为她不止一次看到妈妈躲在屋里哭,自然把所有的错集于父亲身上,但现在不知道怎么了,她竟觉得他有些可怜,一种人到中年的无奈与悲怆。这场家族强行安排的婚姻,在勉强维持了十七年后,走到了终点。

  不过最好的离别,就像初见一样,双方都红着脸,没有过多的压抑,很是自然。佳佳选择了爸爸,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何,在至亲至爱面前,她没得选择,但又必须选择。

  为此,她急出了一场病,缓了好些日子。

  李佳佳躺在医院好久,医生检查了好些时间,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她的头像炸裂一般,甚至出现了幻觉,因此好几天没有上课。坐不住不只是他的班主任,还有那个傻小子徐阳,他甚至不知道她家地址,他真恨自己,早知道在学校问问了。

  看着空荡荡的课桌,徐阳难免有些失落,好像曾经的一切恍惚梦一般,那个爱逗他笑的“傻小子”不见了。生活顿时万般乏味,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儿,已经成为他的日常中不可或缺的一份。

  最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由于长时间的不休息加之过度的焦虑,并且持续的发高烧不见好转,致使她右耳听力下降,不过庆幸的是左耳没有影响。

  躺在病床上的李佳佳很是安静,眼角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脸显纸色,黄中泛白,像被暴雨冲刷过的花朵般憔悴。

  她的父亲躲在病房外,偷瞄了几眼,生怕被看到,他把全部的原因都归结在自己身上。他偷偷拿了佳佳的手机,打开了QQ,在分组里看到了备注的特别关心——“少年徐”给他发了消息并删除了聊天记录,告诉徐阳替他保密。

  那个周六清晨的阳光散在地上,软的像糖一般,徐阳拿着一个非常大的棒棒糖,很大很大,朝自已心中的那片“阳光”奔去。

  浅顾无言,相看泪眼,李佳佳再也压抑不住,眼泪汪汪的流了下来,和校园里活蹦乱跳的“傻小子”简直判若两人。

  徐阳怔在原地,抿了抿嘴唇,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憋了半天才出了一句“对不起,同桌,我来晚了!”

  可惜她没有听清,但她没在追问,假装听懂了,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没人知道那天早上他们聊了什么,之后一切如初往常,还有就是佳佳剪了短发,为了迎合夏天,也为了隐藏自已的小秘密,把小耳朵遮的严严的。

  换了发型的她,连性格也逐渐跟着渐变,褪去了稚气,衣着打扮透出了些许纯真优雅,自然不乏许多追求者。

  就连那个傻小子徐阳都说:“你剪了短发,好漂亮!”只不过仅此而已,他没在说什么,声色中透露出淡淡失望。

  这学期,他们将面临人生中的一次重要选择——文理分科,同学们都积极的评估着自己的爱好分配,而李佳佳稳得好像不曾有这回事一样,压根没往心里去,而时光也丝毫没有等待还在犹豫不决的他们。

  分科单摆在眼前,有的兴奋,有的焦急,还有的和同学激烈的讨论。

  由于签名是按照成绩依次排列的,第一自然是李佳佳,她的情绪倒没有太大波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快速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回头,飞快的瞄了一眼……没想到正撞在徐阳的目光上。

  不知怎滴,她竟有些脸红,而她却不知道,她签字的整个过程,他都目不转睛的注视她的一举一动。

  晚风微凉,轻浮起了李佳佳的短发,遮住了那白皙的脸庞,还有的吹上她的嘴角。身后的风景拼命的后退,好像要把她拉向另一个世界。

  晚上回家后,她看到QQ上的头像闪动着,没错,就是他。

  “同桌,嘻嘻,你选的文科理科啊?你那么聪明,应该是理吧!”

  “嗯呐!真聪明!”李佳佳立马回到。

  等了好久,屏幕没有在闪动,终于在好几分钟之后,李佳佳在手机顶部的通知栏里瞄到简单的一个字——“哦”

  “这家伙是怎么了,会不会遇到啥不开心的事了,不知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你没事吧,傻蛋,有事告诉我,有我呢!”李佳佳准备发送的时候,又把“有我呢”改成了“有我们呢”。

  页面显示徐阳的头像成了灰色,没有再回答。

  往后的往后,岁月漫长,星光晨阳,都渐渐隐去了,只留下日复一日的荒。

  转眼就到了高二,李佳佳此刻仍清晰的记得那天她有多兴奋——没错,文理班级的花名册上,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那时她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她没想到,徐阳也选了理科。

  尽管他的成绩不尽人意,但一想到又能在一起两年,她就激动的不能自已。

  高二的课程虽然少了,但却专业了不少,难度也增加了不少。不知何时起,上课捣蛋的几个小鬼也安静了下来,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或许这就是成长吧!

  那天中午的阳光格外的刺眼,平时追来追去小猫也不见了踪影,像往常一样,中午放学后李佳佳嘴里叼着雪糕,顺便也给徐阳一个,这次他们好像约定一般,都没有着急离开。

  可听到身后传来那熟悉的声音后,她楞在了原地。

  “佳佳,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说话的人语气很轻,生怕说错什么。

  一旁的徐阳感觉到周围气氛的变化,识趣的退在一旁,但没有离开。其实他也基本猜到,这可能是佳佳的妈妈。

  在这漫长的一个多小时的等待里,徐阳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而是表现出了一个大男生应有的风度。

  出来的时候,看到佳佳眼角带着泪花,他轻轻的帮她擦了擦,李佳佳闭起眼睛,像只听话的小猫咪一样。徐阳也没有继续追问,她和妈妈交谈了什么。

  就一直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时不时的逗她笑一下,他们走的很慢,落日的余晖印在身后,好似一幅水彩画。

  躺在被窝里,李佳佳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趴在桌上,看着外面的寂夜,时不时有飞蛾撞在窗子上。她很是不理解,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傻呢?飞蛾扑火,就为了那触摸那存留片刻的温热。

  “叮叮叮”手机屏幕突然震动了一下,李佳佳以为是天气预报或者话费余额不足的推送,便没再搭理。

  只到第二次响起,她才发现屏幕赫然印着“少年徐”三个大字!

  “哈喽,同桌,嘻嘻,这周末放假了约呗!别想多哦,就是出去好好玩玩,可不能拒绝哟!”李佳佳偷笑,自然愉快的答应。

  上次他跑来医院,气喘吁吁,傻傻的站在她面前,晨风拂过他凌乱的头发,阳光透过窗隙,撒在她稚嫩的脸上。

  她承认,在那短短的十几秒里,她幻想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李佳佳的记忆中,高中的生活除了复印般的无聊外,就是在操场后的那几棵老树下和姐妹八卦。

  内容很是丰富:电视剧中的漂亮男主角;一天到晚遇到的新鲜事;自然还有那个年纪特有的小秘密。

  那颗古老的树见证了太多,春风;夏花;秋叶;冬雪;在岁月的年轮里茁壮成长。它也曾像小孩一般柔弱,可终究还是独自长大,深深扎根……

  偷得浮生半日闲,习惯了题海里翱翔的他们对“放假”这个词已经不太敏感,甚至有点无所谓,但一想到徐阳说出去玩儿,李佳佳竟莫名的有些期待。

  一颗活泼的脸蛋下隐藏着一颗希望被呵护的心,青春舞台人来人往,可都像冬日的光那般敷衍且无力。

  对于家庭不和谐的李佳佳来说,知心的朋友,或许就是“解毒”的良药。自从妈妈走后,爸爸也整日忙于工作生活的应酬,很少兼顾的到她。

  有许多人渴望过自由,愈是自由,她就觉得这是上帝开的最大的玩笑。上帝关上了她的窗子,似乎并没有给她打开门。

  在某天快下课时,李佳佳早早收拾好了书包,顺便轻轻推了一旁的徐阳说到:“你还不收拾?”“这不还没下课呢吗?要不再等会儿?”徐阳委屈的说到。

  “一边去,呆子!”李佳佳把书包从他手中抢过来替他收拾好。就这样强行达成了一致。

  李佳佳骑得飞快,绕着废旧的河道转了好几圈,此时徐阳打心里佩服她。因为他仅仅追了一会儿就发现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只好投降认输。

  “我说你一个男生,平时肯定不锻炼身体吧!体育课上主动一点,别像个木瓜似的呆在树下一动不动。”

  “要你管!”徐阳略带生气的说到。

  “哈哈,就你这体格,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以后要是我被人欺负了,估计你早跑了!”

  “那倒是!”

  “你……你……”李佳佳气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逗你玩!”徐阳笑眯眯说到。

  李佳佳转过头去,没搭理他,却还是偷偷笑了。

  李佳佳光着脚在河边跑来跑去,鞋子不知道扔飞到哪里,徐阳找了半天才找到,一脸不情愿提在手里。

  浪花抚摸着细沙;晚风轻拂起短发;芳草悠悠;山景通透;这里的一切,都是学校里渴望不到的美好。

  李佳佳故作矜持的回头,捎带俏皮的问到:“那个……你打算读那所大学啊!北方还是南方啊?北方待惯了,好想去南方看看,要不……”

  她看了他一眼,没在说下去,准确的说,是没敢说下去……徐阳傻笑,没有回答。

  站在小溪旁,徐阳静静的望着,他也不知道,远方到底有多远,眼前?天边?平时话多的他在这时像犯了错的孩子,只是安静的听着她在不停的“叨叨”。

  虽是傍晚时分,天气依然燥热,等凉下来可能还需些时分。李佳佳坐在一块儿草垛上,朝旁边的徐阳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可否一听呢?”她笑着说到。“哈哈,你啥时候还问过我的意见了,我有选择的权利吗?”徐阳笑的有些放肆。

  她捏了捏衣角,认真了起来,说起那不算秘密的秘密……

  “我爸妈其实关系挺好的,但就是这种关系有些奇怪。他们之所以走在一起,妈妈家族财产好像出了点问题,具体怎样我也不太清楚,因为准确的说,那时我还没出生。因为这种家族关系,他们两就到了一起。但那是爷爷做的决定,爸爸也只好顺从。”

  李佳佳停了下来,长长的叹了叹气。“然后呢?徐阳急切的问。

  “然后就是长达二十年多年的生活,爸妈对我很好,只是……他们每天的生活就像复制的一般,你知道的,有时候无聊和孤独比死亡更可怕!不过爷爷去世了,这份牵强的缘分也就该到头了。”

  “唉……人生就是这样啊!要是早知道结果,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故事了。”徐阳盯着她的眼睛说到。

  “你错了,有时候明明知道结局,但又无法抗拒,这才是悲伤的定义!”他怔住了,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李佳佳,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

  这一年他们两个都十七岁。若青春之树长青,那该有多好!可惜这个命题不成立。

  李佳佳曾以为的长久,不过是一场泡沫般的梦。

  在高三的时光轴中,李佳佳记不起太多,因为那个时候除了考试,就是考试,天天考,周周考,无时无刻不再考试,痛并快乐!

  而作为整个年级中最被看好的苗子,李佳佳果然没有令人失望,六百多分的成绩,刷新了他们这个不算出名的中学的记录。而她最后悔的,也莫过于此。

  高三下学期时,夏相宜的到来,划破了李佳佳的整个青青时代。

  从附近高中转到这里的夏相宜,除了长得漂亮外,成绩也是他们班中的佼佼者。并且她的到来,对李佳佳在班里的地位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而李佳佳,又怎会示弱?

  夏季的天气莫测,时而清风,时而骄阳,亦或暴雨。但对高三党来说,自己本身就是一道风景。

  和往常一样,徐阳拿着快要翻烂的历史书,眼睛微闭,在教学楼后面低头默念,突然眼前一黑,一双修长带着护手霜桂花香味儿的手捂在了脸上。

  “猜猜我是谁?”

  “李佳佳?不对!她的手不是这种感觉。”

  身后的女孩哈哈大笑,跑到了前面和他平行而坐。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徐阳感到脸上有虫子爬一般,浑身的不自在。

  “历史不要默念,你根据时代往下串就行了,来,我教你!”夏相宜手指飞快的翻动书页,徐阳只顾点头,生怕跟不上她的动作。

  只要是无聊或者下课的时候,她总是想办法捉弄徐阳,惹得一块儿的女生哈哈大笑。除了李佳佳。

  以后在徐阳身后,很少见到李佳佳的身影,发试卷时,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扔到光滑的课桌上,除此之外,别无他言。

  一张纸密密麻麻的试卷见证了时光的流逝,用彩色的笔勾画出的易错提示组成了每天如一的生活。

  盯着白的反光的试卷,徐阳的思绪被拉出了好远,那是高二的某个晚上,下自习后,徐阳和往常一样,径直走向后面的烧烤摊。

  “喂!等等我!”李佳佳拿着两瓶可乐跑过来,他们没有去烧烤,而是在那两棵百年老树边坐下来。

  “你打算考那里啊?”李佳佳小声问到。

  “哈,不清楚,能过一天是一天吧!”

  “你这是什么话?你要死啊?你对未来没有打算吗?你诚心气我是吧?”

  “哪敢哪敢!不过,我很早就说过,我想去南方瞧瞧,不知……”徐阳一时语塞。

  “你这人,说话磨磨唧唧,真费劲。”

  徐阳摇摇头,苦笑缓解尴尬。

  要不是下课铃的声音过大,徐阳可能还得想好一会儿。

  不过当再转眼时,那几颗老梧桐树早已不见了踪影,因为学校的操场要扩大,重新规划,为了不影响美观,那树的命运也就注定。

  那天晚自习风雨交加,狂风似乎要吞噬一切,却也不能阻挡施工队的进行。终于,在剧烈的声响中结束……一切归于寂静。

  回想起来,那夜真是可怕!

  高中毕业晚上聚会时,李佳佳喝了很多酒,徐阳坐在她的对面,旁边是夏相宜。那是李佳佳这一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晚上。

  灯光迷离,在喧闹中散场……

  喝倒后昏睡过去,第二天,徐阳安静的睡在她身旁,她抿了抿干的结痂的嘴唇,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脸庞。眼泪再也止不住,但她哭的很小心。因为她知道,从今天开始,缘分也就该划上句号了。

  后来,她去了南方的知名大学,而他,音信全无。

  大学四年,他们也没有联系过。就这样,几乎遗忘……

  这次李佳佳北上,想去看看她的母校,顺便打听一下徐阳的下落,高考完,他就搬家了,直到现在,下落不明。

  李佳佳寻了好多地方,以至绝望。最后,她在班级群里找到了夏相宜的电话号码。费劲周折,她不情愿的敲开了夏相宜的门,虽然时光流转飞快,她仍旧耿耿于怀。

  夏相宜很是热情,倒是李佳佳,有些许不自然。

  “相宜,我其实没有什么事,我只是想问问,徐阳毕业后去那里了?”

  夏相宜手里的杯子没拿稳,水撒了一地,沉默片刻,断断续续的吐出四个字:“他——去——世——了……”

  “他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直靠药物维持着,高考完以后就发病了,病情时好时坏,直到六年前的那个晚上,他亲自拔掉了输液器……”

  李佳佳开始颤抖,眼睛通红……

  “对了,我其实很早就认识徐阳的,我们小学时就认识。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才和我走那么近的,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你忘记,那份无法长久的爱。”

  夏相宜给了她一个盒子,是徐阳留下的。这么多年了,夏相宜始终未动。

  “徐阳说,如果你来找他,就把它给你,如果二十年以后,你没来的话,就把它扔到海里,让时间去猜。”

  她瘫在地上,不知所措……

  李佳佳站在母校的操场上,回忆伴着微风,在她的脑海中回荡……

  往事知多少?

  她或许不知道,曾经有个男孩儿偷偷把文改成了理。

  他再也不会知道,有个女孩儿在那棵梧桐树上刻下了“我爱你”。

  她生活在他喜欢的南方,做他的眼睛,看遍了他喜欢的风景。

  泛黄了的纸条印下短短的一行字:会有夏天,替我爱你!

  她站在原地,泪如雨下!

  “徐阳,我的徐阳……”

  可除了风,没有回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你拾光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