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树下的女孩
十里长安2020-03-01 21:222,167

  终于到了小区的巷子口,巷子口有两株老槐树,槐花落了一地,人踏上去细碎无声。

  回到家,身体像经过一场战争似的累得慌,洗了个澡逆星臣就早早睡下了,梦里又跟那个小男孩来到那颗银杏树旁,黄色的树叶在她眼前轻落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阵风,小男孩突然拉住逆星臣的手,一起跑进那片银杏树林里。

  这边的殷瞳在门外站了许久,终于关上门,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从茶几下取出一根烟,滑动打火机轮轴,灼热的火光从烟芯逐渐蔓延。

  殷瞳抽着烟,沙发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斜眼看了看,老爹殷易来电话了,白晢修长的手拿起手机滑动接听:“你个臭小子,赶紧给我回来定亲!我告诉你,你的终身大事得听我的,我跟你说,那女孩长得可招人喜欢了,我从小看着长大的……”

  殷瞳面无表情的听了听直接挂了心花怒放的准爹爹的电话,他掐灭烟头,单手帅气的扔进垃圾桶,顺着旋转楼梯的扶手直接上楼,洗漱躺床上睡觉。

  回笼觉本身就因为表白被拒绝不怎么爽快,做了几个稀奇古怪的梦,胳膊还有隐隐的阵痛,半梦半醒间还爬起来拉了窗帘,总是睡不沉,又起不来。这样迷迷糊糊折腾着,电话又一次响了:瞳瞳睡了吗?是你老妈我,你爸跟你说的那女孩……”

  这边的殷瞳听到老妈容女士的声音,立马挂了电话。

  另一边的容婉音女士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脸色臭到极致:“臭小子翅膀硬了,不听你老娘我的话了:老易,你给我过来!看你生的好儿子。”

  殷瞳老爸慢吞吞的走过去,双手举起,脸上的表情求饶的看着殷瞳老妈:“老婆,以后瞳瞳惹你了,你能不能别把火气撒到我身上啊,只见殷易看容婉音的眼神和脸上满是宠溺和幸福的表情。”

  是夜,逆星臣一夜好梦。

  而殷瞳……

  天蒙蒙亮时殷瞳终于烦躁地起床,在房间里乱转了几圈,踹翻了几把椅子,又不解气的把书桌上的书一下子推翻到地上。

  靠,哪个死男的敢抢他殷瞳的女人?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居然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不解气的又把那群散落在地上的书本全部又踹到一边,一个略旧日记本大开着,殷瞳狐疑的看了看,微微拂下身子拿起了日记本翻开看了日记的内容:

  2014年11月22日,晴。

  今天是我生日,老妈和老爸带了一个小女孩来参加我的生日会,生日会上有好多人,但是我第一次见到和妹妹一样可爱漂亮的小女孩,她长得好矮,但是好可爱,就像妹妹喜欢吃的水果糖一样可爱,叔叔说她叫星辰,我就一直叫她叫星辰妹妹,那天我带星辰妹妹参加了我家的大花园,还有那一片银杏林,星辰妹妹的声音糯糯的好好听噢,但是她不怎么说话,只是一直傻乎乎的让我拉着,我发誓,我长大一定要娶星辰妹妹,星辰妹妹要由我来守护。

  后面都没有写星辰妹妹,只记载了其他的一些幼儿时期的烦心事,唯一一篇有星辰妹妹的只记述了,某个下雨天他要去找星辰妹妹。

  关于星辰妹妹的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殷瞳仔细的想了想,这的确是自己的笔记,为什么记忆里没有这个女孩?殷瞳扶着额,又仔细的想了想,还是记不起来。

  除了这些日记本里还有几片干枯泛黄银杏叶,一直夹在日记本里,应该是有几十年了,又翻了翻日记本里居然还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他和这个叫星辰的女孩,照片里的殷瞳开心的笑着,这个女孩儿则一脸疑问的睁大眼睛看着镜头。

  殷瞳轻轻的笑了笑,这女孩蛮可爱的,但是他怎么一点都没记住?他把照片和银杏叶都放回日记本里,开始选衣服 ,他衣柜里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件风格和星臣差不多的白色衬衫。

  到了卫生间,殷瞳开始洗漱,看到镜子里自己一头红色的头发,他皱了皱眉头,都是沈随连哄带骗带他去染的。

  Fuc-k

  星臣肯定不喜欢,改天染回自己的发色。

  靠: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子,敢让我的女人迷上了你,老子今天就要会会你。

  逆星臣也收拾好了,巧的是,两人几乎同时出发。

  夏天的早晨,一位白衣少年骑着单车,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在他的脸上,在那个拐角,一位少女走过,少年的眼眸里尽是温柔……

  逆星臣没发话,终是殷瞳先开的口:“好巧啊,我遇到你了,这是肯定是上天注定,还有能轻易放弃的都不是真的喜欢,就算你有喜欢的人,我也一定要把你追过来。”

  逆星臣冷笑着,目光也不知道是在看哪儿,只说:“你喜欢我?才见第一眼你就喜欢我?你知道吗,我从不相信一见倾心,你喜欢我?你喜欢我哪儿啊?我的脸?身材?灵魂?还是非常老土的:我喜欢你的人,很可笑不是吗?我要家世没家世,只有一张脸还算出众,要是我没了这张脸,没了身材,没了声音,你会喜欢我?到底喜欢我哪,你给我说说,嗯?”

  ……我

  殷瞳被堵的哑口无言,的确。自己喜欢逆星臣哪呢?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被一种魔力,被她的一种魔力,深深的吸引,仿佛要把他吸进深深的漩涡里。

  殷瞳没说话,这个车没有后坐,不然他就可以载着逆星臣了,殷瞳一直骑得很慢很慢,直到逆星臣到站台上了公交车,彼此的视线在空中驻足,

  殷瞳一直透过公交车的车窗紧盯着逆星臣,突然之间加快了自行车的速度,一直紧跟在公交车的后面,不能再让你丢了,不能再把你丢了,殷瞳的脑海里有一个小男孩一直在说:哥哥不会再把你弄丢了,哥哥宁愿自己丢,也不会让星辰妹妹丢,永远不会,我给你拉钩钩。好好,星辰一定会拉紧哥哥的手,记忆里那个叫星辰的女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女孩糯糯的声音传遍了殷瞳整个脑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似世间所有的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似世间所有的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