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间瓦房
一碗羊杂2020-02-28 23:062,540

  1984年,这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年代,那个时候,生产队还没有解散,高考也才慢慢步入正轨。人们也刚刚告别了温饱。就在这个不上不下的一年我在一个大雪封门的日子降生了。随着我的到来,我的这个小家也终于有了些许的温暖。

  我的父亲老张是一位退伍军人,转业回来国家直接分配了工作,在本地的电厂开卡车运输一些器材,父亲在那个时候也算得上意气风发。我的母亲在我的姥爷的教导下学会了一身制衣的本领,在那个没有卖成衣的年代,母亲也算得上是改革开放的的首批生意人。一次无意间的相亲他们就这么简单的结合了。然而结婚后他们才发现其实彼此的性格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老张家里兄弟姐妹一共四个,俩个姐姐,一个弟弟。老张的父亲那时候是村里的车把式,为人老实中肯。老张的母亲虽然没什么手艺,但是性格比较泼辣,方圆十里都没人敢惹。小陈也就是我的母亲家里兄弟7人(有一个在儿时夭折),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自然家里把她当公主捧着。小陈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在锦州与日本商人合开了一个制衣厂 ,那时候也算得上是最早的中日合资企业了。后来日本人无条件投降,没有政治头脑的老陈,在手下连哄带吓的,生怕国家把他判成了汉奸,连夜带着能带走的财产跑回了老家。后来听说他的厂子最后被那个手下侵占了。直到94年,成衣出现厂子才倒闭。老陈回到老家后用仅剩的钱财买了一大片地,经人介绍又娶了老实的媳妇,也就是我的姥姥。后来国家分了田地,老陈最后只剩下了一块房产。还好他的手艺没丢,凭借一手做衣服的本事家里生活的倒也有滋有味。父母的结合,有一半要归功我的姥爷。那时候父亲刚复原回来。小伙看起来精神抖擞,国家又安排了正式工作。双方家长一拍即合。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可婚后的生活并没有那么顺利,俩人开始和我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小陈从小被几个哥哥宠坏了,而且自己还有挣钱的本事,自然一些家务她根本不做,或者说她不会。于是就像所有的中国式家庭一样。婆媳矛盾爆发了。无数次的争吵,针尖对麦芒,俩人谁也不让谁,爷爷老实巴交不知声,老张夹在中间难做人。这时候家里唯一的弟弟张老二刚退伍回来,当他加入这场战争的时候,天平倾斜了。最后的结果就是父母搬了出去。

  俩人回到了母亲的村子租了一间房子,一住就是半年,半年后在几个舅舅的帮助下终于拿到了房基地的产权,他们拿出来这几 的积蓄盖上了房子。父亲的理念还是比较先进的,那时候他就羡慕北京那边的大瓦房,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平。就照葫芦画瓢盖起来了,没想到这一盖就轰动了周边的村落。我们家成为了全村甚至是周边村子第一座大瓦房。后来好些人家盖房子都争相模仿。那时候在别人的眼中,父母应该是幸福的吧?

  也许,在别人眼中的你真的很重要,或者说别人眼中那个过得好的你,真的很重要。佛都要争一炷香,何况人呢?现在的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现在的你,是在活自己,还是活给别人看呢?一种选择就是一种生活。如果你还年轻,那还好,你还有的选!

  有些时候一个矛盾的爆发会牵扯更多的矛盾,一个谎言会引来无数个谎言,当谎言被识破,矛盾一起爆发的时候,在国家之间叫战争。在小家之间叫争执。

  老张就犯了这个毛病。当时房子从开始建造,一切的物料人工都是由小陈的几个哥哥张罗的,小陈的大哥是搞建筑的,三个开个拖拉机搞运输,所以房子建的非常快,小陈和老张也攒了一笔钱,这天老张拿钱去买房梁,结果半路就碰见了奶奶。奶奶张口就问老张要钱。说家里的牲口病了,得买一头牲口,要不你爸就没活干了,你二姐那里有点钱,但是得过俩天能拿过来,你先垫上,等你们用的时候过几天我就在给你。老张自然信以为真,当场就把钱给了奶奶。回到家里小陈问他房梁买了吗?老张自然不敢说实话,说买了,但是没找到拉脚的,就放在那了,过几天上房梁的时候再去拉就来得及。小陈也没多想,就继续忙着做衣服了。

  转眼3天过去了。小陈在问的时候老张又以单位有事搪塞了过去。可是眼瞅着房子越建越快,老张也着急了,就回到家里要钱去了。谁知奶奶张口闭口没钱。说给不上了。老实巴交的爷爷就在那抽着旱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对于这个窝囊了大半生的男人来说,在这个家里是没有地位的,这时候张老二从外面醉醺醺的回来了,听了他们的对话张口就骂,说老张娶了媳妇忘了娘,给自己爹妈花点钱怎么了。还追到家里来要。无处发泄的老张自然不会被弟弟所欺负。当场就言语顶撞了起来。兄弟俩越吵越凶,最后大大出售,老张自然不是人高马大刚刚退伍的张老二的对手,被打了个肿眼青。回到家里看着小陈更感委屈,于是就说了实话。小陈一看,自己男人钱钱没要回回来,还挨了打,当天便领着老张回到了奶奶家理论。结果可想而知。激烈的争吵爆发了。可是无论怎么吵,钱还是没要回来。

  憋了一肚子气的小陈回家又数落起老张来。

  你自己说这事咋弄,过俩天就上梁了,没钱咋弄。你家都什么人,咱家盖房子你家出过一点力吗?你那弟弟没钱,还没力气吗?帮过一天工吗?你爸拉车帮着运过一会料吗?你妈哪怕来给做顿饭,我都感激他。什么忙帮不上,这上梁的钱他们还拿走了。这日子能过吗?

  老张自知理亏可是又不敢吱声,于是连夜跑到战友冷三那里借了钱。第二天去买了房梁。事情貌似是解决了。可是当上房梁的那一天更大的矛盾爆发了。

  在那个时候农村盖房子上房梁是一件大事,要宴请周围的亲戚朋友来庆祝乔迁之喜。由于前俩天的矛盾老张便没有通知奶奶他们。可谁知他们不知道在那里得到消息,自己来了。开始吃饭的时候亲家几个坐在一起还有说有笑,可坏事就坏在这张老二身上。几杯猫尿下肚,酒劲一上来。就和坐在一桌的老舅俩人吵了起来。本来已经被拉开了,这张老二也是虎,趁着大家不备,一下子掀翻了桌子。小陈的几个哥哥弟弟当场就不干了。几个人上来就把张老二围了起来。张老二打架虽然生猛,可还是抵不过陈家几个哥兄弟的猛攻。不一会就被打趴在了地上。一旁的张家姐妹自然也不干了,大姐二姐,还有老太太几人也加入了战团。这场架没有输赢。最后的结果是好好的乔迁宴以俩家人都受伤结束了。

  本来高兴的小两口看着被人们拉走的俩家人。眼神里充满了迷茫。他们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多一些忍让,少一些张狂,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奸佞。也许路会很好走。可是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胡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胡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