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芳草园聚餐
南之木2020-11-01 20:262,691

  我和琴箫并排在前面走着。

  萤宝这会儿躺在琴箫怀里,用小脸摩挲着琴箫的胸部,这个小色鬼,蹭来蹭去我都不忍心直视这污浊的画面。

  琴箫本人好像很是喜欢这种被孩子依赖的感觉,女人果真大多都是很有爱心的。

  想想萤宝也是可怜,估计都没记住自己亲娘的样子就被送到我这里了。

  在我能看到灵体之前,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丢掉她。看着她与我相似的眉眼,竟然心底里涌现出来些许的内疚。

  我回头看了一眼屁颠屁颠跟着我们的缘善,也许可以让他做萤宝的师傅,不过就他连个破镜子都打不开的水平,我又有点犹豫,感觉他不被萤宝虐死都不错了,还教萤宝,想想他被萤宝虐的那个画面我都想笑。

  缘善呀缘善,不自量力的苦果等着你好好享受。

  现在老天是站在我这边的,有琴箫替我带孩子,缘善替我被虐。

  我秋非又可以回到以前自由自在的潇洒浪荡的生活了。

  此刻都控制不住我心底里的狂喜。

  先笼络一下他们,以后好为我所用。

  老爹常说我一事无成,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我做,做什么错什么,又何必去和自己过不去了。

  我只需要让自己活的自在舒服就行了。

  琴箫妹妹,您是喜欢吃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呀?

  今天多谢你帮我照顾萤宝了。

  哥哥带你去吃顿好的,怎么样?

  嗯,正好饿了,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吧。

  那你和缘善法师在校门稍等我一下,我把车开过来。

  后视镜里胖缘善缩在后座上,狠狠的瞪着我。他嘴里絮絮叨叨道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事儿也怪不着我,这辆法拉利本来就是为了泡妞买的,后座就是个摆设,哪成想还有一天会坐人,竟然还是个胖子。

  缘善法师,您先委屈一下,我明天换一辆SUV让您舒舒服服的躺在后面。

  他斜眼憋了我一下,嘴里嘟哝着suv?

  从解放时期穿越过来的人,体谅一下他的没见识吧。

  他自己把头缩到肥胖的胳膊里,自己在脑海里搜索suv这个词。

  他这傲娇的性格,看来是还没体验过,现代生活没有人民币的残酷。

  看在我现在出门就会撞鬼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还是当佛供着吧。

  好歹抓个小鬼他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

  现在这个季节已经开始变冷了,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

  道路两旁总是能看到一些一闪而过的白色影子,可能是眼花吧,我自我安慰,再这么下去我连夜路都不敢走了。

  一路惊心胆战的到了芳草园的门口,在一堆爬山虎藤蔓围着的门牌上,看到亮了一盏橘色的小灯。这家店也是家族聚会的时候来过,外面又破又旧,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如果不是为了笼络人心,我才舍不得花掉我半个月的生活费带他们来吃这家。

  这个院子据说还是清朝时期的一个没落的王府,规模比较小就被当地的汤姓的世家以做文化宫的名义收购了。

  后来文化宫经营不下去,也没有政府的拨款,重新装了后租给一个老板做了私房菜馆。

  芳草院的厨师据说祖上是做御膳的,厨师创新西式的摆盘和中式的烹饪手法,做的色香味甚至是听觉都堪称一流。

  门口的红外夜视摄像头扫描了我的脸,就自动开了门。

  进到里面天井处有一颗百年凤凰树,在夜色中开着满树的红色花朵,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以前我看到这颗树被花的美震撼,现在看着满树的骷髅头恨不得抓瞎自己的眼。

  我秋非是做了什么坏事儿,被老天这么惩罚。本来很高的兴致全没了。

  秋非,你热吗?怎么满头都是大汗,琴箫问我。

  有点热。

  他不是热的,是被吓的。缘善好像看出来。

  吓的,这里这么漂亮有什么可怕的?

  他已经开了阴阳眼,你看到的和他看到的不一样,你看到到处都是美景,他看到到处都是骷髅头和怨气冲天的鬼魂。

  你一定是坏事儿做太多了,缘善补刀一句。

  你还想不想吃饭,话真多。我狠狠的说了一句,缘善终于闭嘴了。

  虽然看到很多鬼魂,但是他们并没有攻击我,好像我和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没有交叉的存在。

  我整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带着他们继续往大厅走。

  四合院的好处就是正厅好找,穿过天井就到正厅。

  这个四合院已经被改造过,保留了原来的梁结构,原来的木门已经被换做三层玻璃,天顶上的立体灯饰围成了一个山水画作。

  现代和古建筑结合的很是惟妙惟肖。

  走到大厅门口,出来一男一女过来迎接我们,现在的服务生流行韩式妆扮,小男生戴了一副金色细框的眼镜,皮肤白皙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他旁边的女服务生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眼皮一条宽窄适中的双眼皮,配着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和高挑的身段。

  让人很难移开目光。

  服务生的颜值拉到直播间里也是一等一的美女。琴箫看我看着美女愣神,用胳膊肘怼我,赏心悦目的美女多看几眼也是正常。

  大厅中央有一个人工瀑布的景观台,里面有几个着古装衣裙的少女在景观台上弹奏琵芭和古筝。

  缘善看着穿高开叉旗袍的少女,脸一会儿红一会儿捂住眼睛。

  感觉看他比看表演有意思。

  缘善大师,这表演可合你心意?

  这是要拉着去批斗的,怎么这么没羞没臊呀!他说着又捂着眼睛。

  我和琴箫见状都哈哈大笑。

  您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吗?琴箫打趣到。

  他是从文革穿越来的。

  琴箫觉得我在逗她没有接话,继续逗弄怀里的萤宝,萤宝在她怀里竟很是乖巧。

  她嘴里吊着奶嘴,玩着一个水晶杯自顾自的也忘记我这个亲爹的存在了。

  感觉最近很难得有这么个放松的状态了。

  准备开吃,一桌子的菜已经光了一半。

  缘善对美女没兴趣,对美食的热爱也让我大开了眼界,芳草园里的精装小盘食物,显然不适合他。

  一桌子的美食被他风卷云残的挥舞下就剩一叠叠的空盘。

  以后还是适合带他吃大排档,这胖子不是一天两天吃成的。

  养他以后开销不小呀!

  旗袍美女端来最后一道菜是用铜盘装着三个玉碗,碗里一口汤,就是一口的量,以前来喝过一次,真是汤中极品,虽然只有一口,喝完身上就会暖阳阳的,感觉一个月都很有神采。

  这个是我特意点的滋补汤,看着缘善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真想拉着美女把这个汤退了。

  美女说这款汤是极品牛玉髓和三月鹿肉炖煮一夜,配着老参熬制而成的,喝汤男可壮阳,女可滋阴养颜。

  缘善看到这道汤眼睛都瞪直了。

  还有好东西呀!

  这汤是修行者炼制而出的,虽然汤里渗入的灵力很少,但是对我恢复伤势很有帮助呀。

  说着他跑过去一口就喝完了,眼睛滴溜溜的还在看其他碗盏里的汤。看我没有阻止他的意图,打起了其他汤的主意,琴箫好像也看出他不怀好意,抢了一碗下肚。

  啧啧称赞,汤的美味。

  他拿着汤碗的手停在空中,可能想到以后在这里生存要倚仗我,不甘心的把汤碗递到了我的手里。

  看着我一饮而尽,干吞了几口唾沫。

  想当年我在驭兽山,到处都是仙草仙果仙兽,今天竟然沦落到要抢这么一盏带有一点点灵力的汤,哀哉哀哉!

  驭兽山在哪个省呀?

  什么那个省,在天界。

  琴箫半信半疑的问,你去过天界?

  也是我师傅飞升之后,有一次我收一个堕入黑暗的修行者受了重伤,我以为我要圆寂的时候,师傅托梦给我说我大限未到,带我入九重天疗伤。

  驭兽山里仙草遍布,还有各种稀世的仙兽。

  皮毛根根油亮的狐族仙兽,羽毛丰盈华美的鸟祖仙兽,还有上古的神兽。

  我在驭兽山只呆了半柱香的时间就恢复了九成法力,哪里就是修行者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校草奶爸大战恶魔萌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校草奶爸大战恶魔萌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