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想吃什么药自己选
黄丑丑2020-02-26 19:051,671

  上体育课那天,我和赵琪琪、程小婉坐在双杠上一边晃着腿一边吃零食讨论选文理科的问题,程小婉说周语选了文科,陈晓杨也选了文科,她有点儿纠结。

  赵琪琪一听这话就皱眉,“你纠结什么,你理科优势那么明显,为了陈晓杨真的没必要。”

  我想了想,觉得赵琪琪说得很有道理,又想起自己去问谢树分文理科的事,估计谢树当时也觉得我是想和他同班才……

  程小婉反驳她,“可是我还想跟他同班,文科应该也没那么难吧。”

  “要背很多书呢。”我说。

  程小婉小声反驳,“我就是平时懒得背书,其实文科也没那么难。”

  她的想法没什么毛病,对她这种脑袋灵光的人而言,只要稍加认真,怎么会搞不定区区几本史地生呢?

  赵琪琪却哼了一声,“你别被这种狗屁喜欢冲昏头脑,人就是为了周语选的文科,你有必要跟着去吗?你以为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吗?”

  程小婉沉默了。

  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干咳了几声,试图缓解一下,“不管文科还是理科,选了不后悔就行,要不咱现在去买根冰棍儿?”

  程小婉和赵琪琪齐刷刷给我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我果然还是适合沉默不语。

  时间过得飞快,六月月考的家长会过后,文理分班表就排出来了,谢树选了理科,赵琪琪也选了理科,程小婉跟着陈晓杨去了文科班,失去了艺考这个选项,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排除了读读背背的选项,最终选择了天平稍稍倾斜的那端。

  文理分班后,重点班被分为一个文科班,两个理科班,学校综合了我们平时的成绩,按排名分班,我虽然排名排得比较靠后,但还是被分到了理科二班,仍然和谢树、赵琪琪同班。

  我对这个分班表示非常满意并偷偷欢喜。

  站在学校一楼的公告栏前,我指着高二级理科二班的名单给谢树看,“你看,我们以后还是同班哦。”

  谢树嗯了一声,自顾自地回了班上。

  他并不像我一样对此感到高兴,莫名的失落在心底慢慢溢出来,也许他根本就不在意,说不定还觉得自己有点倒霉,怎么又摊上池晚冬这个傻子。

  一整个下午我都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感觉浑身无力,特别难受,连陈晓杨和赵琪琪在班里组织期末考后去海边玩的事情都没激发我的热情。

  我看了一眼徘徊在窗外偷看谢树的隔壁班女孩子,又看了一眼正在静心做题的谢树,气息奄奄地对他说:“谢树,我觉得我可能生病了。”

  他可能没见过我这副精神萎靡的样子,停下正在刷刷刷打草稿的动作问我,“要不要陪你去医务室?”

  我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说:“不用,我这病医生可能治不好。”

  医生是治不了无病呻吟的。

  他懒得跟我废话,“起来,去医务室。”

  然后我就乖乖地拖着身子起来了,他放下手里的笔,扶起我往医务室走。

  校医是个挺好看的男孩子,唇红齿白,身高腿长,高挺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属框眼镜,镜片后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穿着一身白大褂,听说刚刚博士毕业,身上依然透着一股子学生气。

  他拿出水银体温计甩了两下,让我夹在腋下,谢树很自觉地偏过头去。十分钟后,我把体温计拿给医生,藏在镜片后的那双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看了下体温计,对我说:“你只是普通的小感冒,不需要吃药。”

  我心生疑惑:“不吃药能好吗?”

  他把体温计放回原处,说:“那你想吃点什么药?”

  我沉默了,吃药还能自己选吗?

  他思索一会儿,从医药柜里拿了一盒999感冒灵给我,对我说:“喝这个吧,是甜的,很好喝。”

  我:“……”

  回教室的路上,我对谢树说:“谢树,我觉得医生真厉害,随便听一听,看一看就知道别人生了什么病。”

  他没搭理我。

  我又说:“谢树,要不你以后当个医生吧,你穿着白大褂救死扶伤的样子一定很酷。”

  他还是不搭理我。

  我说:“谢树,你觉不觉得我们校医长得挺好看的?”

  他依然不说话。

  我有点难过,“谢树,你为什么总是不理我,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啊?”

  他还是沉默,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的时候,却听到他说:“没有,我只是在思考问题。”

  我趁热打铁,追问,“思考什么问题?”

  “要当哪个科的医生。”

  我白了他一眼,“这是上一个话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与池苑皆依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与池苑皆依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