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能屈能伸
丽哥2020-03-07 15:472,319

  路林溪从腰后掏出一张图纸,那是青石镇布局图。

  “柳杏儿的花床以及尸首不轻,那些花要是直接带来也不容易,所以我料想他们一定用了马车或者推车。早上我在柳杏儿的花床边上发现了车轮印以及一些黑土,青石镇虽然不大,但城中的地上都铺了青石,这些泥土,定是粘在车轮上,他们停车搬运尸体时震动车轮,黑土便掉了下来。”

  她指指图上慧通金铺的位置,“这是慧通金铺,能通马车到这里的便只有直通南北的咸宁街以及通往城东的金耀街,咸宁街以北及城东全是山,而且都是红土,唯有城南的那些肥田是黑土,或许凶手就住城南,而且城南也有很多种植蔷薇花的农户。”

  尹长川也觉得路林溪的话在理,“还有一点我很疑惑,刚进丰阳镇,我便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是冤魂索命,既然你们受人所托,可知道冤魂之事从何说起。”

  “哎!”路林溪轻叹,“这几起凶杀案的家属都不愿报官,定是牵扯到声誉或者性命攸关的大事,他们不愿透露,我们便只能自己查。”

  路知归这人天性乐观,见她叹气,他笑道:“别叹气啊!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我们不是还有那封信吗?”他从回怀里取出一个信封,并从信封里将那封信拿了出来。

  尹长川接过信来,先是看了一下信的内容,之后目光便集中在纸上,“这是罗纹纸,素白细薄,质地柔软,韧性也强,文人雅士喜欢用它来写诗作画,这种纸在大的城镇并不特别,可在丰阳这样的小镇,一般很难买到,或许可以去查查。”

  接着他将信放于桌上,以便大家都能看到:“还有这字迹清秀娟丽,应该是女子所写。”

  “我也觉得这伙人中有女子。”路林溪回想起柳杏儿那精致的妆容,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柳杏儿的妆容不是一般人能画的,而且是给死人化妆,还画得那么好,看来这女人胆子还挺大。”

  看她说着说着竟还有几分赞赏之情,路知归无奈地撇撇嘴,“会不会是她去献祭之前提前画好的?”

  “不会!”路林溪直接否定了他的观点,“验尸时,我查看过,柳杏儿全身都很干净,定是死后被人清洗过,涂上茜草汁遮盖脸上及颈部的伤痕,最后再化了妆。”

  她停了一下,看了尹长川一眼,才接着道:“她死前曾被人施暴,可阴户内别无异物,明显也是被人处理过的。”

  尹长川嘴巴微张,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半晌后才道:“按今晚的情形看来,鬼面狐扮演的角色是装神弄鬼,以及将人带走,至于杀人害命,以及将尸体处理后运到慧通金铺的人,便只有查过才知道。”

  路林溪感觉得出来他很在意鬼面狐,和路知归对视一眼,都心照不宣地不再多提。

  从尹长川房中出来时已过亥时,兄妹二人便直接住在了客栈。

  次日吃过早饭,路知归去城南打听养猫头鹰的人,路林溪和尹长川则一起出去打探冤魂之事。

  青风茶楼

  早市已过,街上行人不多,路林溪二人在街上转了一圈,发觉现在人最多的便是这茶楼。

  丰阳镇虽小,可这个茶楼却修得气派,里边乐子也多。只因丰阳镇上没有风月场所,这茶楼老板便看准商机,不只卖茶,也干些偷偷摸摸的买卖。

  路知归本来也想来看看,可惜他有其它任务在身,所以只能路林溪和尹长川前来。

  路林溪换了一身青色的衣服,未施粉黛,头发也随意也扎了一个发髻,显得干净利落。

  尹长川还是那身衣服,虽普通,可他的身高体量一看就是练家子,因为是来打探消息,他没有带刀,腰牌也收起来了,但看起来依旧高大威猛,普通人都不敢近他的身,不过还是有胆子大的小姑娘不时对他抛媚眼。

  路林溪觉得一楼太过嘈杂,便要了二楼靠里的雅间,坐在这里,可以将整个一楼的大厅尽收眼底。

  这茶楼不小,一楼大厅摆了十几张桌子,此时几乎都坐满了人。

  店小二麻利地将桌子擦干净,“二位想要吃点什么?要听曲还是对诗?”

  茶楼还能听曲、对诗?尹长川有些茫然。

  路林溪看出他是一个老实人,于是掏出一些银子放在小二身前,“一壶好茶,一碟瓜子,两碟你们这最好的点心,再给我们找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我哥哥今日心情烦闷,需要有人开解开解。”

  “好咧!”店小二看他们出手如此大方,开心地拿了银子便下了楼,没一会儿就端来了茶水糕点,还领来了一个妩媚娇艳的小娘子。

  店小二识趣地退了出去。

  小娘子目光在路林溪二人身上来回看了几圈,许是拿不准他们的关系,纠结着该坐哪里。

  路林溪友好地笑笑,伸手指指尹长川的身边,“姑娘请坐。”

  小娘子一听,心中明了,柔软的身子一扭便贴着尹长川坐了下来,玉手抚上了他的前襟,下巴也直接搭在他的肩上。

  她娇滴滴道:“公子长得可真俊!听说公子心情郁闷,能告诉露梅公子为何如此吗?”

  尹长川被她的举动吓得一颤,整个人僵在那里,只有眼珠子朝着露梅的手瞥去,“我喜欢的姑娘收到了冤魂索命的书信,我帮不了她,我觉得自己真没用。”

  他的表情很生硬,可语气竟还有几分感情,滑稽的样子惹得路林溪一阵偷笑。

  还未进茶楼前,她已经跟他说过,人呢越是对着陌生人,越是能毫无保留地袒露心事,而这茶楼里的姑娘便是这丰阳镇男人们的倾诉对象,所以他们今日就要从她们嘴里套消息,希望他配合,他当时没说什么,可看现在样子,看来他还是能屈能伸的。

  “冤魂索命?”露梅眨巴着眼睛看着尹长川,“那姑娘还活着?”

  尹长川将头微微后仰,以便能避开她身上那刺鼻的脂粉味,“还活着。”

  露梅微微蹙眉,不知是因为他的态度还是想到了什么事。“那是凤来仪绸缎庄的大小姐凤玲?”

  尹长川木然地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呵……”露梅将身子坐正,拿了块绿豆糕自个儿吃起来,“他们这是遭了报应,其它几家已经付出代价了,也该轮到他们家了,公子还是早点忘了她吧。”

  尹长川终于得了自由,偷偷地使劲吸了口气,才道:“遭报应?这是什么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