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厚重的妆容
丽哥2020-03-28 10:432,309

  晨光熹微,丰阳镇的早晨有些阴冷。

  咸宁街慧通金铺外,放着一张花床,床由最新的竹子做成,上面铺着红艳艳的蔷薇花。

  蔷薇花上,静静躺着一女子,她身披银装,若纯洁的仙子,朵朵蔷薇花零星地点缀在她的脸上、手上,宛若她的身上长出了红蔷薇,衬得她肌肤胜雪,楚楚动人,妩媚而娇艳。

  “这不是慧通金铺的大小姐柳杏儿吗?难道她也收到那封信了?”

  “肯定是,慧通金铺大门紧闭,连尸首都不要了,定是把他们的女儿也当成了不详的东西。”

  “真是造孽啊!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缺德事,才会被冤魂盯上。”

  “这姑娘死了还面色红润,会不会还没死!要不你上去看看。”

  “你怎么不去?她可是被冤魂索命,要是沾上怨气怎么办?”

  “……”

  街上行人议论纷纷,唯独有两人一言不发。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二十一二岁,一身道袍,仪表堂堂,只是他身子微微侧向一边,眼神也显得有些无辜,倒像是很想快些离开这里。

  女的十八九岁,也穿一身道袍。明眸皓齿,一头青丝随意挽至脑后,不施粉黛,却更显得灵动精致,她不时变换位置,东张西望看个不停。

  待姑娘再次回到男子身边,他拽拽她的袖子,“林溪,看得差不多了吧?”

  路林溪抬头看着路知归,她这个大哥,胆子小,还有洁癖,最是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他平日里专帮人写状纸,打官司,名声在外。不过他很少接命案,只因他不敢面对尸体。

  不过若真到了那一步,便只有她出马了,她与哥哥不同,他们的爹路尧生前是仵作,她从小跟在他身边,学会了验尸的本事。

  两日前,他们受到路知归同窗旧友严锐的邀请,前来调查一桩诡异的猫头鹰杀人案,这柳杏儿,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而严锐的妹妹严颜在今夜也要被献祭。

  她戏谑道:“这柳杏儿虽然死了,但也花容月貌,哥不看看?”

  路知归抗拒地又将身子朝外扭了扭,眉头都蹙到了一起,“得了吧!我怕怨气缠身。你要是看完了,我就让人抬走了。”

  路林溪被他逗得一乐,“抬走吧!现场环境我都看清了,其他的到了义庄再说。”

  他们一接到严锐的邀请,便来了这里,可不知为何,上一个受害者的家属死活不让报官,也不让看尸体,还匆匆把人下葬了,他们便无从查起。

  就在昨日,他们听说柳杏儿也被献祭了,当他们赶去时,破庙已空无一人。

  按惯例,次日便是尸首出现之时,于是路知归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装成道士接近慧通金铺的柳老爷,并告诉他:他最近冤鬼缠身,若不消除恶鬼,必将祸及满门,她女儿身上已有恶鬼印记,需要做场法事方能赶走恶鬼。

  柳老爷本就被猫头鹰的事搞得疑神疑鬼,自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并答应若柳杏儿死了,便将柳杏儿的尸身交给他,三日后再到义庄领回。

  义庄,巳时

  丰阳镇不大,这义庄也不大,也就一大一小的两间屋子。

  看守义庄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伯,路知归告诉他,柳杏儿被恶鬼附身,他们现在要做法事驱除恶鬼,这恶鬼最喜欢附身到年老体弱的人身上,老伯一听,当即吓得不轻,说了一句:“我有点事,你们慢慢做。”便溜了。

  路知归不愿进门,便在门口听候差遣。

  路林溪提着一个长一尺半,宽一尺的红木箱子进了屋,箱子是路尧身前验尸所用,里边放着各类验尸器具。

  屋内停了五六口棺材以及几张木板床,有三张木板上,躺着三具尸体,皆用草席卷着,连棺材也没有。

  柳杏儿被安置在最靠里的木板上,路林溪径直走了过去,这个位置正好对着窗,光线挺足,到不至于需要掌灯。

  跟着路尧验尸多年,她也养成了先大致观察,再细心查看的习惯。

  死者身上的每样东西,都是想显示他身前的状况,路林溪一看,便发觉这柳杏儿身上的所有行头都是新的,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是想掩饰什么?还是想让她干干净净、不染尘埃地死去?

  她的身上很干净,没有明显伤痕,可为何她的脸上画了如此艳丽的妆容,能画出这么精致的妆容,要么凶手是个女人,要么凶手就是一个心思细腻的男人,还是说,是一男一女协同作案?

  她嘴唇微张,是想诉说什么?

  路林溪戴上肠衣手套,弯腰,掰开死者的嘴巴,一股淡淡的腐臭味便传入鼻息,死者嘴里似乎有异物。

  她伸手将东西拿出,是一根褐色的羽毛,上面偶有白色斑点,这是猫头鹰的羽毛。严锐说过,他们收到信时,里边就夹着一根猫头鹰的羽毛。

  难道真的是冤魂附在猫头鹰身上前来索命?

  呵……她才不信!

  这个世上没有鬼,有的只是那些装神弄鬼以及心中有鬼的人。

  从工具箱中拿出一块白色手帕将羽毛包好放回箱中,她转而扒开死者的眼皮,眼睛充血,鼻血有血痕,像是窒息而死。

  她又仔细查看她的颈部和脸部,并无伤痕,是伤痕没有显现还是被什么东西覆盖了?

  对了,这厚重的妆容!

  她让路知归打来清水,先卸去死者脸上的妆,再用酒醋清洗脸部,随即便发觉死者脸上脸部肿胀,毫无血色,可又有些怪异。

  若是被掐死,面部应青紫肿胀,可现在只有肿胀,无青紫,明显是被掩盖了。

  定是茜草汁!茜草能凉血止血,活血祛瘀,茜草汁混合醋擦拭伤痕,可掩饰瘀痕。

  她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瓷瓶,里边装着甘草汁,用其一擦,便能使瘀痕现形。

  果然,数个呼吸后,死者的颈部两侧便出现了被人掐过的瘀痕,综合来看,她可能是被人掐死的。

  她继续检查,身上再无其他伤痕,最后便是阴门。

  昨日她已打听过,这“冤魂”要的是处子,这柳杏儿定是完璧之身,她用棉絮扎裹中指指头,插入死者阴户。

  并无黯血……这柳杏儿已不是处子!

  难道死之前,她曾被人施暴?如果施暴,为何她身上没有反抗伤,如果她是自愿的,为何凶手要杀她?又为何要在她死后将她精心打扮?难道只是为了掩饰她的真正死因,还是在故弄玄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迷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