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黑天使烨2020-02-23 14:3610,407

  有爱才有希望;有爱才有梦想;有爱才有一切;爱,撑起一片无云的蓝天……

  生活中,亲情、友情、爱情编织出一张巨大的情网,把我们网在中央,它以其各自相知的方式永恒地维系着你我他。而故事也围绕着亲情、友情、爱情渐渐拉开了序幕……

  “圣勋,今天爸爸给你找来一个伴,以后你们俩要好好玩,听见没有?”刚进别墅,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边用浑厚的声音叫嚷着边拍掉身上的雪水。

  在房间里打电玩的小圣勋急急地跑出来,趴在楼梯的栏杆上看着未来将陪伴他的男孩……

  “少爷,我叫羽逸泽。叫我泽就好了。”那个男孩落落大方地说。

  圣勋听不惯别人这么叫他,说:“泽,以后我们做朋友,所以不要叫我少爷,叫我勋吧!”

  “这,这…”泽有些为难。

  “别这了…”圣勋有点不耐烦了。

  “那,好吧!”泽听出圣勋的声音变了,只能答应了。

  第二天,圣勋的两个好朋友威星夜、静雪瑶来找勋,却被泽遇上了。

  “你们是……”泽疑惑地问。

  “我们是和勋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你又是谁?”夜犀利的语气让泽无语。

  “他是我爸给我新找的玩伴,他可厉害啦,洗衣、做饭样样都会。最厉害的是它还会吉他。我现在什么都听他的。”圣勋听见好朋友的声音,连忙出来为泽解围。

  “哦,那今天我们去海边玩,一起去吧!”一个甜甜的女生的声音。

  “不了,你们去吧,我还要留在家里帮忙收拾呢!”这个声音显得有些羞涩。

  “去嘛,你的任务是陪我,生活起居有人负责。”圣勋像小孩似的嘟起了小嘴。

  “是啊,把吉他带上,在海边弹吉他可是很浪漫的哦!”这次夜的语气风趣多了。

  “那,好吧!我去拿吉他!”依然是那个羞涩的声音。

  * * * * * *

  暖融融的阳光像蜜糖一般洒在每一朵浪花上,也洒在了每一个人的身边,和煦的清风带着阳光的温度在空气中安静地来回吹动。

  “我想起一首歌, 特别适合现在!” 来不及等其他人反应, 悦耳的吉他声就和着海风在清新的空气里唱响了它特有的歌声:“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总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一个勇敢、充满梦想却又力不从心的女童声,唱得似乎有些悲凉,给这里和谐的一切:蓝天、白云、大海、阳光、歌声带来了一丝忧伤。

  沉浸在柔和的海浪与歌声中的朋友们不自觉地朝声音的起源望去,发现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小女孩,浑身上下唯一夺人眼球的要数头颈里的爱心吊坠了,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圣勋稚嫩的声音在此刻显露了出来。

  “我叫红雅熙,就住在附近的楼房里。以前妈妈对我说水手是最勇敢的,所以我特别喜欢看海,也特别喜欢这首歌。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我心中的水手。” 女生怯怯地声音依然有一丝忧伤。

  也就是她说话的时候,圣勋看到了一双尘世间最美丽的眼睛:就算是雨后的晴空也不及他这般清新;就算是阳光下的清泉也不及她这般纯净,就算是空谷中的幽兰也不及她这般质朴,就算是天山上的雪莲也不及她这般圣洁。

  一阵尴尬后,还是女生比较懂得圆场:“我叫静雪瑶。我们做朋友,好吗?”

  听到瑶的话,圣勋急忙接过口:“我叫蓝圣勋,是啊,我们做朋友吧!” 他似乎对这个女孩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而女孩似乎对这个陌生的男孩有些胆怯,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那太好了,来吧!” 圣勋开心地牵过女孩的手,但女孩像只受惊吓的小猫一样把手缩了回来。

  看到这个场面,又是瑶蹦蹦跳跳跑到雅熙身边,对她说:“来,我们去听大海唱歌吧!” 说着,把手伸在了雅熙的面前,而雅熙对这个开朗的女孩似乎没有害怕,慢幔的把手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 海浪和着悦耳的歌声敲打在岩壁上,一朵浪花被撞得很高很高…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雪了,片片飞雪如同白色的礼花,在天地间安静地绽放。原本晴朗的天空像是刷上了一层浅浅的灰色油彩,天色悄悄地阴了下来。

  瑶对大家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转身对雅熙说,“你也早点回去吧,不然你妈妈该着急了。” 可是瑶的话刚落,雅熙就抽泣起来,这可急坏了这群小家伙。

  “怎么啦?你为什么哭啊?” 看着雅熙这样,圣勋心疼地问。

  “我不要回去,只有在海边我才自由,回到那个家,我……呜~” 哭声随着海浪的此起彼伏,揪痛了每个人的心。

  “你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夜对这个说话跟年龄不符的女孩产生了一丝同情。

  雅熙犹豫着,还是揭开了她心底最深的疤:“我妈妈不会着急,她永远也不会着急。在告诉我水手是最勇敢的以后,她就去了天堂。现在她一定在看着我。” 听了雅熙的身世,每个人的心头又是一阵酸痛。而雅熙继续抽泣着,能感觉到海风贴近她湿湿凉凉的脸颊,带走泪水,留下泪痕。

  “那年,我才5岁。” 雅熙继续说道,“没过多久,爸爸又给我找来了一个后妈,可是,可是她坏极了。我爸常年不回家,她就让我干这干那,对我又打又骂,起先爸爸还管管他,可是现在爸爸也拿她没办法了!呜~,我要妈妈,我要自由,那个所谓的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自由?这个词从一个天真的孩子嘴里说出来实在让人心酸。

  “你要自由?” 圣勋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勋,不会你要去那里吧!” 夜明白圣勋肚子里的算盘,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问。

  “对,正好瑶和泽都没去过,一起去看看!”

  “只是,上次你忘了怎么被你爸打的啊!”

  “那怎么办?你忍心看她这么难过啊!”

  “那,这样吧,今天别去了,明天想办法再上去。” 夜第一次看见勋对女孩子这么认真,又开玩笑,“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去,哪有?” 圣勋红着脸说。

  圣勋走到雅熙面前,说:“明天我带你去找自由,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好吗?”

  “嗯!”女孩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那我送你回家吧!” 他带着笑意的眼睛,仿佛暗夜里阳光。

  “那他们呢?” 雅熙问。

  圣勋转身看见朋友们,说:“喂,我送她回去,你们怎么样啊?”

  “我们在三米以外保护你们。” 夜打趣道。

  “切!”一片嘘声。

  “别理他们,我们走!” 他很自然地牵住她的手。

  他手心的温度,熨热了她手背上冰凉的肌肤。

  这一次,她没有抗拒。

  飘着雪的夜空,朦胧的路灯灯光,轻轻落在积雪上的碎脚步,两个连在一起的影子。

  寒风中,冬雪里,零落的也并不尽是凄凉,苍桑下,亦能拓展期翼的梦想。

  温暖的冬季,默默地缝合着肃杀之秋与来年春天之间的断裂。

  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下午还在海边,我带你去找自由,好吗?” 圣勋学着大人口气,尽量温柔地说。

  “嗯!”雅熙平生第一次对陌生的男孩没有恐惧。

  “回家吧!”圣勋疲惫地说。

  “勋,等等,有事跟你说。” 夜叫住了勋,并把他带到了路边的凉亭里。

  “怎么啦?”

  “明天我们就不上去了!” 夜的口气很稳重。

  “为什么?”惊叹的不只是勋,还有瑶。

  “一阵沉默之后,勋以为夜怕了,便说:“怎么啦,害怕啦!害怕就别去,瑶、泽,明天我们一起去。”

  “好啊!”瑶高兴得连连拍手。

  “勋!”泽拉了拉圣勋的衣角,“好像夜不是那种人!你听听他怎么说的吧!”

  圣勋想了想,说:“你到底想怎样?”

  “你别忘了,明天是周六!” 夜提醒道。

  “那又怎样?”

  “周六你爸在家!”

  “他在家我也有出去玩啊!”

  “可是他在家比较容易发现你去哪里?”

  “也对,那怎么办?我已经答应她了,我可不想让她再受伤害!” 圣勋第一次这么紧张。

  “所以我说我们不上去了!”

  “Why?”一头雾水的圣勋问道。

  “你先听我说,泽,你明天留在家里看着伯父,如果他要找勋,你能应付就应付,不能应付你马上打电话给我!” 夜解释道。

  “那我们呢?” 瑶不明白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们在海边看着他们,万一有什么事,能有个照应!” 夜继续。

  “那你一个留这够了,为什么我也不能上去?” 瑶还是不明白。

  “你上去的话,勋要照顾两个女生,哪来功夫啊,我又不上去!” 原来夜是这么想的。

  “那你也上去啊!”

  “刚才我不是说了嘛,如果我也上去了,万一泽应付不了,被伯父发现了勋,那怎么办?”

  “夜,对不起,我……” 勋对刚才的话感到内疚。

  “没事!”夜浅浅一笑,望向泽,“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明天还是要靠你!”

  “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呜~我要去嘛!” 瑶也有小孩子气的时候。

  “乖,勋带着你,还有雅熙,他不行的!下次有机会,我带你上去,好吗?” 夜像哄孩子似的哄着这个比他小一岁的女孩。

  “真的?”瑶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像天上的星星。

  “嗯!”夜点了点头。

  “那好吧!” 瑶也是通情达理的女孩。

  “这样才乖嘛!” 夜摸着瑶的头说。

  “你们俩,行了啊!当我们假的啊!” 勋开着玩笑。

  “你还不是一样,第一次这么紧张人家!” 夜不服气。

  “是啊!”瑶也跟着附和。

  “行了,回家吧!明天还要做事呢!回家好好睡一觉!晚安!” 泽出来解围。

  “那我送她回去,你们也回家吧!”

  “好甜蜜哦!”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切,少来,晚安!” 夜打着哈欠说,看来是累了!

  “安!”勋跟着道。

  * * * * * *

  “爸,今天我约了夜和瑶出去玩!”

  “哦,泽不去吗?” 那个浑厚的男中音依然心不在焉地说。

  “哦,我不去了,我想在家里练练吉他,顺便帮阿姨做点事!”泽看了一眼圣勋,默契的接过了话。

  “哦,那正好我也不出去,你就陪我聊聊天吧!”

  “好啊!”说着,向圣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那我走了,不然他们该着急了!”勋说着,急急地跑出了门口。

  “慢点,哈哈哈……”这次那个浑厚的男中音显得开心多了。

  阳光洒在沙滩上,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在海面上镀上了一层彩色。海边站着四个少年,阳光照亮了他们年轻朝气的脸庞。

  “你们上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夜对勋说。

  “谢谢!阳光在圣勋金色的头发上跳跃,围巾一圈一圈的松开来,长长地拖在他的背后,有节奏的甩动着,他唇边呵出的白气点燃了他的笑容,他的手紧紧地垃着一个女孩的手,他们笑着,年轻的朝气化为红晕笼罩在他们的脸颊,他们快乐地奔跑着,仿佛在共同追逐一个触手可及的梦。

  “把眼睛闭上!”在一个转角,圣勋突然停了下来。

  “干嘛?”

  “闭上嘛!我要你体验一下‘转角遇到爱’!”

  圣勋的话让雅熙一惊,爱,是一种崇高深挚的感情;爱,是世上最美的字眼;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可是只有她,没有享受过爱,因为她的字典里没有这个最美丽的字眼。然而,这个素不相识的男孩却要让她体验爱!她只能乖乖的闭上眼睛,而他,却有些不相信似的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眼罩戴在了他眼睛上。而后,牵着她的小手,小心地带着他走过了那个转角,在那一瞬间,她真的体验到了“爱”。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情感,那是一种神圣而浪漫的情感。

  “到了!”圣勋轻轻地说。某个时刻,风的力量几乎可以把她腾空吹起,头发鞭挞在脸颊上是一种爽快的疼,海浪声似乎就在脚下咆哮。她仿佛是同时站在浪尖和风尖上。

  她取下眼睛上的障碍,眼前是——

  夺目的蓝色!

  如此夺目的蓝色、美丽的蓝色,没有一丁点杂质,从宇宙中层层过滤得来的最纯净的蓝色!从上往下,由浅至深,无边无际……

  头上是空灵的晴空,脚下是翻腾的大海。如果她不是在做梦,那她一定是有了翅膀,才可以这样乘着风,翱翔在天空与海洋之间……

  陆地没了踪影,人和陆地上的生物,全都没了踪影,陪伴她左右的,只有展翅高飞的海鸟,想要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

  天空、海、风、和翅膀……

  原来这就是自由。

  站在悬崖的那一刻,她忽然感动得想哭。神啊,来生请一定要赐予我一双翅膀,不需要多丰实、不需要多漂亮,只要是一双每当我振动,就可以带我飞翔的翅膀 ……

  “是不是你想要的自由?”一阵安静,身后的人伏在她耳边,轻轻的问。

  “嗯,谢谢你,我觉得好自由。” 她一次次深呼吸,好像即将挣脱所有的束缚,义无反顾地融进那触手可得的蓝色里。

  “其实只要你把手放开、把心放飞,你就会得到真正的自由。”原来自由是如此的简单。

  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没有一刻,我如此自由;没有一刻,爱的感觉让我如此温暖。”那个时候,圣勋就决定要给雅熙爱,给她一辈子的爱。

  那一年,他11岁,而她只有9岁。

  “我想到一首歌,想不想听?”圣勋反手抱着雅熙说。

  “嗯!”靠在他怀里她没有一丝恐惧,对她来说或许哪里才是她爱的港湾。

  “曾有过的迷惘,被结局也已看破,总想为自己找个快乐,反而不快乐…”他轻轻地哼着,“…曾经一再失落,我依然选择执着,没有我挣不开的枷锁,对自己许下承诺…”

  “天赐我一双翅膀,就应该展翅翱翔,梦和现实有多遥远,等待穿越的瞬间…”她也跟着轻轻地哼着,“…天赐我一双翅膀,就应该展翅翱翔,满天乌云又能怎样,穿越过就有阳光…”

  歌声穿越了眼前的蓝色,在天地间安静地绽放。

  * * * * * *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这臭小子,又去哪儿疯啦?那个浑厚的男中音语气里透着一丝担心。

  “叔叔,别担心嘛,可能玩得忘了时间。”泽嘴上在为他们几个开脱,但心里也为他们担心。与此同时,一个念头在他脑中闪过……

  “叔叔,我去厨房看看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随便找了个借口,泽离开了那个男人的视线。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夜吗?我是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叔叔已经在担心了。”

  “哦,我知道了,我们尽量马上就回来!”

  “那你们抓紧哦,Byebye!”

  “Bye!”挂了电话,夜对圣勋说,“勋,你爸开始担心了,你快回去吧!

  圣勋看了看表,发现的确晚了,对雅熙说:“我要回家了,以后你有不开心的话就打电话给我,这就是我电话。”说着,把自己的号码写在了雅熙的手心上。并对夜说:“帮我送她回去,交给你了!”

  “放心吧,你快走啦!”夜的确很讲义气。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直至消失在这暖冬的白雪里。夜对雅熙说:“我们也走吧!”等把雅熙送回去后,瑶把夜叫到路边的凉亭里,对他念了一首诗,稚嫩的声音显露无疑,看着她紧张又认真的表情,夜只是一笑而过,没放在心上。

  * * * * * *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自从认识了雅熙,圣勋就把手机铃声改成了这首隐形的翅膀。此时,隐形的翅膀再一次“飞翔”意味着有个电话打进来了,圣勋看了一眼屏幕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请问您是……”

  “喂,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是红雅熙。”

  “是你啊,有事吗?”圣勋的声音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有事跟你说,下午能不能还在海边。”这个声音似乎又回到了唱水手时的那个力不从心的声音。

  “好,下午见!”圣勋听见那个揪心的声音,便一口答应了。

  “拜!”

  刚挂了电话,“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隐形的翅膀又一次“飞翔”了,“今天你还蛮忙的嘛!”泽放下手中的吉他,对圣勋说。

  “刚才那个是雅熙的,现在这个是……”他看了一眼屏幕,“夜的!”

  “喂,老兄,你又怎么啦?”

  “你快过来,有事跟你说!”夜的语气里透着焦急。

  圣勋从来没有听到夜有如此焦急的声音,看看表离下午还早,便答应了:“那好吧,我马上过来。”

  匆匆赶到夜的家里,发现他正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你怎么啦?”圣勋着急的问。

  夜把一封信递给圣勋,什么也没说,圣勋打开一看,上面的第一句话就特别显眼:今天的快乐明天未必会拥有,今天的喜悦或许会成为明天的负担。他看了以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走啦!”

  “嗯。”窗户被吹得翩跹飞扬,小小的房间褪尽了最后一丝因为她而存在的温暖,寒冷得如同上一个冬季的冰雪延续到了这个仿佛未曾到来的春天。

  “原来那天她跟我说的……”猛然间,那晚她说过的话和着暖风的节拍,还在她的耳边萦绕着……

  “她跟你说过?”圣勋惊讶地问。

  “嗯,她给我念了一首诗!”

  “诗?”

  “那天,就是你让我送雅熙回去的那天。”夜开始了回忆:

  “夜,我写了一首诗!”

  “诗?念给我听听吧!”

  “好,白云飘飘,带着我的心;月船摇摇,载着我得怀。愿清风托着白云飞到你窗前,愿溪水拥着月船飘到你身边。那里面,有我的千万个祝福。风儿轻轻地吹,是祝福有风有雨的未来,让我们收集所有的心愿,随着风儿,告诉大地。所有的心愿都是一样的:希望一只雄鹰飞向那美好的天空,去寻找属于他的五彩缤纷的世界。”

  “原来她就是写给我的!”夜恍然大悟,“我真傻!”

  “那快打电话给她啊,或许还来得及。”圣勋见他还愣着,着急地提醒道。

  * * * * * *

  候机大厅。

  一曲《记得要忘记》唱响了整个大厅。瑶看了一眼屏幕,紧张又兴奋的心情油然而生:“喂,我,我……”

  “你,你什么你啊!你在哪儿?”由于焦急,夜的口气重了一点。

  “在机场,飞机两小时以后起飞!”

  “等着我,我马上来!”挂了电话,“怎么样啊?”圣勋问道。

  “飞机还有两小时起飞!”

  “那你快去吧,下午雅熙还要找我,我就不去了!”

  “那我走了!”夜出了门口,回头看见圣勋的背影,又叫住他:“勋!”

  圣勋回头,以为他还有事:“怎么啦?还有事吗?”

  “谢谢你!”

  圣勋回以一个笑容,随后,两人都向自己生命中的公主飞奔而去。

  威星夜在街上没命的狂奔。

  他不敢看表,他害怕输给时间,他害怕看不见她。

  瑶,再等我一下,好吗?一定要等我噢!

  而在候机大厅中,收了线的瑶在等待,此刻她只需静静的等待。

  “我们该登机了吧!”瑶的母亲对其丈夫说。

  “嗯!”

  “妈妈,我们在等等吧!”这是瑶的声音。

  “不能再等了,否则要误点了。”

  瑶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起身,跟着父母向登记处走去。

  瑶递出自己的机票,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脑海里飞速地闪过和他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猛然间,她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转身,发现夜正站在候机大厅的中央。无奈,瑶已经检完票,要登机了。夜用它所有的力气吼道:“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又有谁知道此刻瑶的双眸里流转着晶莹的星芒,心,忽然痛得无法呼吸。

  那一年,这个女孩只有10岁,而这个男孩也仅仅11岁。

  * * * * * *

  翻飞的雪花犹如从天而降的白色精灵,它们飘落旋转着,仿佛在共同演绎着一个忧伤的舞蹈。它们飘落在大海上,海浪声敲打在岩壁上发出“哗哗”地响声。海边站着两个少年,“你怎么啦?”

  “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要走了!”听得出,雅熙的声音很痛苦。

  “去哪儿?”

  “我要搬家了,以后不开心的时候没有大海、没有歌声、没有你……”声音越来越轻了。

  沉默片刻,“瑶走了,你也走了!这个给你。”

  “这?”这张自己和圣勋的合影,惊讶无比。

  “这是用电脑合成的,一直想给你,但一直没机会,现在终于是时候了,以后不开心或者想我的时候就看看它。”

  “嗯,这个给你!”她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拇指大的天使,只是它的翅膀是黑的。“这是一只黑天使,她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传说有一个魔鬼,他在人间肆意破坏,神就派最善良纯洁的天使去感化他。当他看见天使时,在不知不觉中停止了杀戮!可想而知他被感化了,并且爱上了她。他为了可以看她,甘心被困……善良的天使每天都会按时去看他,为他祷告祈福! ……渐渐他们相爱了,可那是不被祝福的爱,他们本想隐瞒,可是他们有了孩子,那就是黑天使 ……因为他是魔鬼与天使所生,所以本属于天使的洁白翅膀在他身上却是黑的。当神知道后,他大发雷霆!将魔鬼打入地狱,天使则被贬至人间。黑天使虽然被留下,但却是最卑微的天使。黑天使渐渐长大,他有着天使的善良和美丽,还有着魔鬼的勇猛!在一个生死战中,是他英勇的战胜了恶魔的强大势力,救了众神!黑天使从此不再卑微,而成了英雄!所以黑天使是希望更是胜利的象征……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现在给你!”她稚嫩的声音叙述了黑天使的传说和由来。

  “记得一定要好好珍藏,它可有魔力哦!我要走了,再见!”说着,便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这次的声音比刚来时开心多了。

  “黑天使!”圣勋看着雅熙的背影喃喃自语,“不就是你嘛!希望、胜利的象征……”可是现在黑天使走了,圣勋的心情难免有些苦涩。

  天空又开始飘雪了。

  一片雪花落在圣勋向上摊开的手心里,手心里还有微微的温热。

  白色的雪花在他的手心逐渐变得无色透明,慢慢地化作雪水,带走唯一的温暖,顺着掌纹,悄悄的流向指缝里,最后滴在雪地上。

  什么都没有留下。

  剩下的,只有手心的一片冰凉以及湿湿的黑天使。

  * * * * * *

  屋外,雪花仍在温柔地飘落,天地了然无声;屋内,咖啡的醇香和茶的清香逸散开来,充满了整个房间。

  “圣勋,我想和我的好兄弟说件事!”

  “谁啊?”

  “你呀!”

  “切,那你说啊!”

  “我也要走了!”

  “什么?”刚喝下去的咖啡差点喷出来。

  “我要去找她!咦,这是什么?”猛然间,他发现了圣勋手机上的挂件。

  “雅熙送的,说叫黑天使,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说话间,圣勋的得意劲显露无疑。

  “你们俩,还玩互传信物啊!”

  “去,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哎,你说你要找她,怎么回事啊?”

  “我想过了,我要去找她,她不在的这些天我很不开心!”

  “这才是我蓝圣勋的兄弟嘛!”圣勋在替自己兄弟高兴的同时又为自己担心了:“只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切,傻瓜,兄弟是一辈子的!夜的口气逐渐成熟了。

  “嗯,兄弟是一辈子的!”两个人都为这句“兄弟是一辈子的”而相视一笑。或许将来某一天他们还会再见面,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已经长大成人了。“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马上!”

  “这么急啊?”

  “机票已经订好了!”

  “那我送你去吧!”

  一路上,坐在TAXI里的两个好朋友没有说话,一直到机场,夜开口了:“好好保重!”

  “你也一样啊,记得找到她替我问候她。还有,找到她要好好照顾她哦!”

  “切,懒的理你,我该走了!”

  “嗯,一路顺风!”

  飞机在平流层上平稳的飞行。

  巨大的云朵浮动在脚底,以冗长而缓慢的节奏做着看不见的改变。触摸不到的天边,阳光像流泻的金沙瀑布,仿佛一伸手就能掬得满掌的光华。

  天堂。

  * * * * * *

  浅淡的浮云悠悠的流连在天空,连阳光都带着溪水般的柔软,包裹着和煦的风游离在这个温馨的冬日里。

  两个少年仰躺在暖暖的沙滩上,头顶的是天空蓝的醉人,此刻已经有大片云朵慢悠悠的荡来,低低的从上方掠过,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投下大片浅浅的阴影,时间的流逝变得和云朵一样缓慢……

  偶尔当云飘过,夺目的太阳就探出头来。

  阳光,的确好刺眼。

  圣勋在炫目的阳光下懒洋洋地闭上眼睛:“哎,瑶走了,雅熙走了,连夜也走了。泽,你会走吗?”

  “走,我去哪儿啊?”泽疑惑地问。

  “那就是说你不会走咯!”圣勋笑着问。

  “我当然不会走咯!”泽也同样笑着答道,“我会陪你长大,直到有一天你找到心中的她!”

  “切,连你也会拿我找乐了是吗?”

  “哈哈哈……”

  5个少年坐在沙滩上,分享着快乐、承担着痛苦,这只能成为心中永恒的一份美好回忆。但是,温暖的阳光的确在每个人心里种下了爱的希望。这份希望在每个人的心中生根发芽,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到他们长大成人的那天,这份爱将充满他们的心田。相信等到那一天,他们会演绎更动人的故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有爱,黑天使得以存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有爱,黑天使得以存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