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尝第一杯咖啡的滋味......
黑天使烨2020-02-23 16:3618,110

  祈愿瓶上翻飞的粉红蝴蝶结,是小天使的笑容绽放,那些关于爱的梦想,就被她们温柔的捆绑于此,美丽千年。

  每当暗自落泪的时刻,她总把忧郁的心情层层叠叠地折起,藏进那只小小的祈愿瓶,放逐于那片蔚蓝而沉默的海。清晨,祈愿瓶中潮湿的心情在阳光中慢慢蒸发;深夜,让月光洗涤着她内心深藏的美丽忧伤……

  小天使为了心爱的王子,甘愿默默等待。纵使千年潮起潮落,那么纯洁的灵魂依然执著的凝望岸边他的方向。传说,如果漂流在大海里的祈愿瓶能够到达彼岸,那是因为小天使在为之默默祈祷。尘封中的爱情被她一路护航,直至到达他的领地,她才恋恋不舍离去。而尘封在瓶中的心愿,也将绽放最圣洁的爱的光芒。

  * * * * * *

  在这充满爱的城市里容纳着一个清纯的Girl。她,和所有女孩一样,爱漂亮、爱干净。编织动人的故事;捕捉春花、夏雨、秋月、冬雪的美丽画面;留住感人的瞬间——这是她从小的梦想。喜欢穿一件粉红的连衣裙,为此而得到“粉红”这个别名。红色,太阳的颜色,代表着热情;红色,爱心的颜色,代表着奉献。而她正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乐于奉献的人。每天上课、打工、似乎她的生命中只有这两件事,虽然不喜欢这种重复的日子,但为了生存,也别无选择。即使有一双脚,也不能找到当年的那个他,童年明明有过那么多绚烂的梦想,在日复一日疲惫机械的打拼中,她却渐渐开始怀疑,那些五彩斑斓的精彩,大概永远都只能是梦想。

  在这充满爱的城市里同样容纳这一的帅气的Boy。他,和所有男孩一样,丢三落四,在篮球馆里运球、上篮、扣篮,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迈克尔•乔丹是他从小的梦想。在生活中,他喜欢穿一套天蓝的运动装,为此同样得到“天蓝”这个别名。蓝色,在天空中是那样的清澈透明,它代表着希望;蓝色,在大海中是那样的深沉稳重,它代表着毅力。而他正是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有着坚强毅力的人。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他认为自己缺少自由,一直以来有一种信仰在意识间萌发:脚长在自己身上,就要去找想找的人,去找想要的自由。

  品尝第一杯咖啡的滋味……

  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可是却好远好远。城市里的人和人之间也是这样,漂亮却遥远。

  在人群中,能够找到与你情投意合的朋友,的确是一种缘分。在这信息发达的今天,能够使两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在不同的地点,却是同一时间通过互联网畅所欲言:

  “茫茫人海我们利用这种方式在对话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这是粉红对那位守护神说的。

  “是啊,在这星球上,有那么多人,今天能够在这里和你聊天,相信一定是上帝安排的,命运让我们在某年某月某日见面!”这是天蓝对那位安琪儿说的。

  “你真幽默,好了,不早了,我要下线了。相信我们以后还会碰到的。”

  “那好吧,886!”

  “拜拜!”

  就这样,两个原本在两条轨道上行走的人不知不觉走上了同一条轨道。虚拟的0和1连起了两颗同样充满活力的心。命运的手悄悄拨弄,人生在这一刻再次交叉,而两个年轻人从此擦出了一样的火花。

  上帝总是这样,它永远不会让你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或许是因为他们同住一边蓝天下;或许是他们同踏一片土地上;或许是因为他们童年的约定感动了上苍;或许是因为他们有着同样风华正茂的年龄、同样一表人才的外貌;或许是宿命的安排,在一个意外的时间、一个意外的地点,因为一点点意外,让他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她……

  * * * * * *

  深夜,天蓝走在无人的街上。

  枯枝上的几片残叶孤单的摇摆着。

  天空开始飘雪了。天蓝穿的很单薄,他缩了缩脖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暖暖的街灯暖暖的照着。一片片雪花被灯光映得好温柔。虽然它们仍是冰冷的。

  这个情形似曾相识,好熟悉……

  难道……十年前,似乎也是这个场景,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天蓝觉得一切真的好虚幻。没有为什么。

  在一个街道的转角。天蓝依然埋着头。

  “砰!”天蓝感觉自己的头被撞了一下。同时听见一个女孩的惨叫声。

  天蓝忍痛抬起头,看见面前一个女孩抱着头,嘴里“哦噢”地叫。

  过了一会,女孩抱怨道:“你半夜三更闲着没事不要瞎转悠嘛,转悠的话拜托走路大点声!”

  天蓝用一种觉得很好玩的表情看着女孩。

  “看我干嘛?”女孩叫着。

  “希望你上一句话是对自己说。”天蓝呵呵笑着。看到人的时候,天蓝很自然的就会笑。只是一种习惯,不是心情。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忽然笑了起来。

  “我叫天蓝。”天蓝微笑着伸出手。

  女孩迟疑了一下,握住了他的手“我叫粉红。”

  这种感觉,好熟悉。

  起风了,两个人在路灯下忽然静默的握着手,看着漫天飞雪。

  漆黑的天空中飘落了一点一点的白色,被灯光柔柔的映着。

  过了好长时间,粉红忽然回过神来,脸一红,说了声再见,就赶快走开了。

  天蓝仍站在原地。微微笑着。

  等到冷触到神经的最边缘,天蓝才走开。

  一夜雪过,两人在雪上留下的足印久未逝去。

  * * * * * *

  第二天一觉醒来,天蓝总感觉少了什么似的。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一个电话打断了他思路,谁的电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现他的手机链——黑天使不见了。从那以后天蓝的心情很糟。加上天蓝本来就不喜欢冬这个季节,因为那年的冬天瑶走了、她也走了、就连夜都走了。

  于是这个冬季天蓝很少出门。只是在家和泽一起看看侦探资料,为开春以后勃爱大学的侦探班做准备。

  “你最近很少出去嘛!”泽随口问道。

  天蓝没有作答。

  “怎么啦,你?”见天蓝不说话,泽抬头看他。

  “我的手机链掉了。”天蓝叹了一口气说。

  “不是吧,就是那个黑天使啊?”泽睁大眼睛问。

  “嗯!”

  泽知道那个对天蓝很重要,于是不说什么了,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一天下了雨夹雪,天蓝感觉很舒服,决定出去转转。当然,也是深夜。

  到了一个巷口,天蓝觉得似曾相识。仔细想了想,才想起这是遇到粉红的巷子。

  天蓝站在街灯旁,周围的雪下的很温柔。

  天蓝无意间眼光扫到了街灯柱上,看见有一张纸,字很少,不像是广告。

  上面写着:天蓝,我拣到你的手机链,如果想要,我每个星期的星期六会来这里。粉红。

  天蓝微微笑了笑。

  然后开始拼命的想今天是几号星期几。

  结果是12月24日,星期六。

  天蓝绝望地笑笑。12月24日粉红肯定不会来的。

  但天蓝还是决定多呆一会儿。

  雨夹雪渐渐成了雨,空气变得好清新。

  只是刚刚化冰的时候,所以天气还是很凉。

  在天蓝开始觉得冷的时候,粉红出现了。

  “……”粉红沉默地看着天蓝。

  “呵呵,谢谢……咦,你怎么不说话?”

  “……”粉红开始啜泣。

  天蓝慌乱起来,“怎么啦?……对不起……我不该到现在才来的。”

  “……你知不知道人家每个星期六都来的……天气很冷的……”粉红委屈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天蓝不安起来。

  粉红从包里拿出黑天使,说:“这是我撞到你的第二天拣到的,还你!”

  粉红把东西往天蓝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哎,别……我还没谢你呢!”

  粉红肩膀一颤一颤的走着,头也不回。

  天蓝急了,赶紧跑到粉红前面,拦住她。

  “……干嘛……”粉红的眼泪还在流。是啊,女孩子受这样的委屈,的确很伤心的。

  “我请你喝东西去吧!”

  粉红一声不吭,呆呆地跟着天蓝走。

  进了一家叫Black Angel的咖啡厅。天蓝带粉红在窗户边坐下。

  “喝什么?”

  “……随便……”

  “一杯冰水,一杯cappuccino,谢谢。”天蓝向服务台喊道。

  “……你就请我喝冰水啊!”粉红轻轻地说。

  “呵呵,是啊!”

  “哼……”

  很快,冰水和cappuccino上来了。

  天蓝把cappuccino推给粉红。

  粉红不好意思的笑笑,轻声说了句谢谢。

  天蓝摇晃着装着冰块的冰水杯,叮叮当当的很好听。

  在这个时候,天蓝才借着灯光看清粉红的脸。等一下,那双眼睛……

  尘世间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眼睛啊:清澈见底,波澜不惊,这双眼睛是如此的似曾相识,难道……

  “你怎么啦?”粉红地叫唤打断了他的思路。

  “哦,没事!”

  “快12点了,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

  “是啊!”

  那天几乎到了凌晨他们才留了电话分开的。

  * * * * * *

  第二天清晨,天蓝蹑手蹑脚的进了家门,深怕被谁发现了。可是……

  “你昨晚到哪去啦?”一个声音把天蓝吓了一大跳。

  回头一看,见是泽,连忙把他拉到楼上的房间。

  “嫌你嗓门大啊!”

  “那你老实交代!”

  “我的黑天使找到了!”天蓝兴奋地说。

  “在哪?”

  接着天蓝就把昨晚的事重复了一遍。还特地跟了一句:“原来她每个星期六都去!”

  “所以你就……”

  “真罗嗦!这个星期六的考试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

  此时粉红也刚到学校宿舍,“你这几天,到处不见人影,去哪儿啦?”一个叫上官紫颖的女孩问。

  “去网吧聊天啦!”

  “网吧、聊天,还一夜!”司徒忆菲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没有啦,也就偶尔放松一下!”粉红有所隐瞒地说。接着立刻反问,“怎么啦,不可以吗?”

  一个叫欧阳梦馨的女孩马上否认:“没有没有,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乖孩子怎么还会去网吧!”

  * * * * * *

  春天的绵绵细雨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厌倦,连春天最耀眼的花朵都被这恼人的春雨给灌醉了。难得有一天春光明媚,阳光普照大地,不觉让人心情好了许多,或许也预示着什么……的确,今天是著名院校勃爱大学招生的日子。

  勃爱大学是本市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今年又遇上了侦探系招生,据说这个系是四年才招一次,而且院方是秉着“精益求精”的原则来招纳人才的。传说他们宁肯一个也不录取,也不要一个没有潜力的。由此可见,招收进去的可谓是精英中的精英了。

  那天泽和天蓝来到了勃爱大学,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到那以后还是吓了一跳,人山人海的考生足足有上千。找到自己考场后,天蓝对泽说:“加油,我们会一起考进去的!我先进去了。”

  “嗯!”

  8点整,初试准时开始,每个考场三个监考官,其中两位在发一个档案袋,另一位说:“等一下,请大家把档案袋里的一份试卷在一分钟之内完成!”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开始!”主考官开始计时了。

  大家匆匆打开档案袋,是一张一百道例如你叫什么名字的连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的问题。可是再简单的问题毕竟有100题,一分钟写都不够啊!所以抱怨声是难免的。

  “请大家注意时间,还有55秒!”主考官提醒道。

  遇事冷静的天蓝先把试卷看了一遍,看到最底下的一行小字时他笑了。相比周围同龄人的龙飞凤舞,他的字优雅了许多。写了几行字,交了试卷,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主考官又讲话了:“交了试卷的考生请到一楼大厅等候。”

  天蓝来到一楼大厅,发现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但他还是找到了熟悉的身影:“怎么样?过啦?”

  “嗯,你也一样!继续加油!”

  “你也是啊!”来到大厅的人越来越多了。

  “时间到!”这次是广播里的声音,“没有交试卷的考生就对不起了。很遗憾,你们没有通过初试,不过请你们把试卷带走,我想对你们以后会有帮助的!”

  那些考生急急的把试卷看完,到最后才恍然大悟,懊恼万分,原来那行小字是:以上题目做两题即可。

  * * * * * *

  渐渐的通过初试的考生都来到了大厅,勃爱的侦探系果然名不虚传,初试就淘汰了2/3的人,虽然偌大的大厅还是显得不堪拥挤,但比起刚来时在操场的那一幕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此时广播又响了:“首先祝贺你们通过初试,希望你们再接再厉。现在请大家往左边站,“唰!”右边的墙被移动了,那边站着五个人:

  第一个正同别人吵架,第二个在睡觉,醒来连说什么都不知道。第三个为了御寒在做俯卧撑。第四个有病,正在打哆嗦。第五个正等着下一班火车。

  题目也随之而出了:一天夜里,一个歹徒拦路抢劫了一个会空手道的人,之后转身就跑,那人因为扭了脚跑不快,于是,追了好一段路,到了火车候车站。看到这么五个人。请问哪个是歹徒,如果你决定了就请站在他身后。

  天蓝想了想,如果跑了很久的话,应该有汗,这五个人……他看了看身边的泽,两人似乎都已有了答案,微微一笑,向第三个人身后走去。

  之后广播又响了:“下面请你们跟着自己所选择的对象,最后只有正确的那个人会到达营地,但途中自己跟丢的也将视为没有通过复试!”

  “好像选择第三个的人还是蛮多的!几乎有一半人了!”泽对天蓝说。

  “说明对的机率大咯!”一个叫俊辰霖的男孩油嘴滑舌地说。

  “可是真理往往是站在少数人这边的!”这个叫潇杰琪的男孩说的跟他的行为不太相符。

  “那你干嘛跟着这组人啊?”俊不服气地问。

  “我……”

  “你们说的都对……又都不对……”说话的一定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这两句话的前提是所谓的真理必须是正确的。”

  众人向他望去,他却一副很酷的样子,独自向前走去。

  只有天蓝注意了跟踪对象的穿着、发型,他的指甲颜色是那种很少有人用的绿色,另外上面还嵌着些许闪闪发光的颗粒。

  那人出了学校,来到一家大型超市,在货柜前看看这又看看那,从这条货柜穿到另一条货柜,引得很多人都逛起了超市,忘了真正的目的。出了超市,的确少了很多人。之后,他又进了一家大型商场,在人群中绕来绕去,又一些考生因为人太杂而跟丢了,最后他来到服装柜台,亲眼看着他进的试衣间。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长时间神经过于紧张,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

  可3分钟过去了,没人出来;5分钟过去了,出来的不是;10分钟过去了,出来的还不是……泽就觉得不对劲,连忙过去推开试衣间的门,可是……

  “人不见了?”他对天蓝说。

  “不是吧?”感叹的是俊和潇。

  天蓝放眼周围,商场的出口有一个打扮的很古怪的人。他的手正在勾被风吹起的头发,等一下,他的指甲是绿色且嵌着些许闪闪发光的颗粒,那不就是……

  “在那!”天蓝叫道,接着快步跟了上去。

  其余的人跟着过去,说:“但是,怎么跟刚才不一样了?”

  “他的指甲颜色之前我记得,不会错!一定是他去试衣间换了一身服装!”天蓝解释道。

  连泽都惊叹天蓝的洞察力如此敏锐,俊和潇就不用说了:“佩服佩服!”他们俩连连称赞。

  之后他又来到地铁站,买了一张票,进了站,他来到站台前,天蓝想了想,问:“他刚才买了多少钱的票价啊?”

  视力极好的潇说:“4元,怎么啦?”

  “车来了,他已经上了,再不上就晚了!”泽提醒道。

  “不上,下来!”天蓝坚定地说。

  “什么?”大家几乎都不敢相信。

  “相信我!”天蓝诚恳的表情让人不得不信这是真的。

  大家相互望了望,决定还是听他的,都下了车。

  车走了,望着空空的站台,抱怨声也是理所应当的:“我怎么会下车的呢?真是的!”

  正当大家垂头丧气的想放弃时,“啊!”潇像撞了邪似的大叫,众人本能地回头,发现跟踪对象就在尾部的站台上。

  “天蓝,你真行!”泽称赞的同时又提出疑问,“怎么会……”

  “我记得往这边走都是居民区,没有什么营地,而如果要转车绕路的话4元是不够的,所以他一定是往对面乘的。”天蓝解释道。

  “好厉害!”通过刚才的两件事,俊不得不承认强中自有强中手,“这样一来,好像只有我们四个勒!”

  “谁说的?那边还有一个!”泽一直很关注一个人,因为冥冥之中他总感觉那个人好熟悉。

  众人又朝远处望去。“是他!”潇认出了那个男生。原来就是一开始那个酷酷的男孩。

  之后,出了站,果然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不久,便来到了营地。

  “恭喜你们5个,顺利通过复试!”跟踪对象冷不丁的一句话,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虽然我知道,一路上你们有些人是靠别人的帮助才能走到这一步的,但是没关系,要进这个系,首先要懂得团结。下面就将进行最后的终极测试,你们先跟我来!”

  走进一间小木屋,发现里面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五个背包。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一个工作人员送来了什么东西。“下面就到考验你们团结的时候了,这里有些生活必备品,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这个,这是一份完整的地图,但现在我已经把它分成了相同大小的5份,每一份上都有一处明显的记号,那代表一道题目;还有2处模糊的记号,那同样代表两道题目。但是如果把5份碎地图拼成一份完整的,那所有的题目都显而易见了。一会儿,会把你们5个分别放到这个营地的任何一个地方。你们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十道题目,题目是有个盒子装着的,每个人将会有把钥匙,用钥匙打开盒子,里面有选项,选择只有一次,选择完毕之后,其余答案都将自动关闭,正确的答案里会有一份1/10的地图,那是校徽的所在地和回来的路。但如果里面没有,就意味着少了1/10的图,5处模糊题目的图缺少一张你们就没办法回来了,也就意味着你们失败了。5处明显的少2张以下还可以破解,但比较难,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希望你们不要轻易去做题。如果你遇到困难,选择了放弃,那可以鸣枪,我们会派人去搭救你们,但这就意味着你的同伴可能因为少了你的那幅地图而无法完成。所以希望你不要轻易选择放弃!”工作人员把终极测试的要求以及忠告都一一叙说了一遍,“五分钟之后我们出发,你们准备一下!”说着工作人员出了小木屋。

  “五道模糊的题目万一找到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不要轻易做选择。五道明显的除非你有100%的把握,否则也不要轻易做选择。”那个酷酷的男孩终于开口了,“记住,现在是要靠我们团结的时候,千万不要为了个人出风头而误了自己的前程,也害了别人。”

  “好!”众人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都答应了。

  “时间到了!我们走吧!”一个工作人员进来说。

  来到了一个酷似山洞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有好几扇洞门,“你们现在每个人选一个洞门,然后进去走出洞口,那里就是你们终极测试的场地。祝你们好运!”说着,离开了这个阴森森的地方。

  每个人都怀着一份忐忑以及好奇走进了山洞。当走出山洞的时候,天或许已微露曙光,那是胜利的曙光,它代表希望……

  * * * * * *

  在漆黑的山洞里走过了将近一夜,出了洞口,迎接他们的是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每个人都伴随着这第一抹曙光踏上了新的征程……

  天蓝爬到一个山坡上,朝四周望了望,只能看见连绵不绝的青山密林,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他找了一块干净点的大石头坐下,拿出了那份地图仔细的研究起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原来他的第一道题目就在他坐的石头附近。他猛地一跃而起,似乎刚才的疲惫已不复存在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在石头旁的小洞里发现了这个木盒。他连忙用钥匙打开,题目也随之而出,只见上面写着:

  从前有一个完美的男人和一个完美的女子相遇了。经过一阵完美的恋爱,他们举行了一次完美的婚礼。从此他们开始了完美的婚后生活。有一个风雪交加的圣诞夜,这对完美的夫妻驾驶着他们的那辆完美的小车在一条蜿蜒小道上赶路,突然发现路边站着个一脸沮丧的人。因为他们是完美的夫妻,他们停下车来帮忙。站在那里的是圣诞老人,扛着一大袋的玩具。这对完美的夫妻不愿让孩子们在圣诞夜失望,就让圣诞老人上了车。很不幸,路况实在太差了,没多久就出了车祸。三个人中就一个人幸存。问题是:谁幸存了?

  天蓝想了想,又看了一遍题目,想是否能找出破绽,果然他发现这题的关键词是完美,既然这样,就没理由……想到这,他选择了圣诞老人,当按下选项以后,另外两个选项锁住了,他打开圣诞老人的选项,果然有一份1/10的地图。有了这次的旗开得胜,天蓝自信满满的向前走去。现在他的任务是寻找伙伴以及找寻地图上另外两道题。

  与此同时,那个酷酷的男孩正在看他第一个问题:

  某女子大学的体育馆内,有个女学生在淋浴时被人勒死。可是现场只有毛巾,没有类似绳子的东西。警察也没有发现当场销毁凶器的痕迹。案发时,另一个女生也在场淋浴,所以她的嫌疑最大。但是她的同学都作证说她们在外面更衣室里清楚地看到她是全身赤裸地从淋浴室里走出来的。

  A。毛巾 B。头发 C。项链 D。水管

  这个男孩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冷静和成熟,他反复读着题目,希望从题目里找到答案。首先是赤裸也就没有项链,所以C先排除;其次是女生,也就是说没有力气用水管杀人,D也被排除,这样就剩A和B了!

  等一下,他的思绪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制住了。女生,也就意味着是长头发,那B的希望比A大多了。他颤颤微微的按下了B选项,里面的确有一张1/10地图。这时,他笑了。继续向前走,边走边研究着手里的地图:“这里……”他边用手指指着地图边自言自语。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觉告诉他一定有问题,终于在他地毯式的搜寻之后,在树枝上找到了第二道题目。他赶紧用钥匙打开,题目是:

  粮店老板被暗杀,现场有粮店老板娘;伙计小王;隔壁老李叔;对门的油店老板;街口张鞋匠。粮店老板身边写着一串数字550971051,请问凶手是谁?

  这次他虽然反复读了题目,可依然没有线索。这时他听见不远处传来歌声:“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总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这首歌让他想起了童年。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好的兆头。于是,他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当看到这个背影时,发现是自己的伙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跟着唱道。

  泽听到有人,本能地回头,发现是他,微微一笑:“原来你也喜欢这首歌啊!”

  “谈不上喜欢,只是小时候有个朋友唱过……”他依然是酷酷的表情、冷冷的语气。

  “小时候……”这又增加了泽心中的猜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羽逸泽。”

  “泽……”他的思绪又回到了童年,似乎记起了某些事情。

  “那你认识蓝圣勋吗?”泽看到他有些反常,更确信了心中的疑惑并试探性地问。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夜,威星夜是吗?”泽激动的说。

  “你就是陪着勋长大的泽吗!?”他记起了眼前这个男孩。

  “是啊!你真的是夜!从复试开始我就感觉你似曾相识。”

  “勋,还好吗?”

  “好,他也来了啊,一会儿就能见到他啦!”

  “好了,我们先把这次的考试过了吧!其余的事以后慢慢聊,对了,你找到几道题啊?”夜的确很冷静, 虽然见到了挚友,但兴奋并未冲昏他此行的目的。他问泽。

  “一道!不过还没有解出来!”泽叹了一口气,拿出了那道题:

  某大学化学系教授D被发现死亡于实验室中。 警察到时发现教授在死亡前用手在电脑上打了几个字母,如下 :557619

  经调查,有以下几位嫌疑人:

  1。Pau 23岁,教授的侄子,同时也是学生,留过一级,教授对他评价不高

  2。Cynthia 21岁,深受教授喜欢的女学生

  3。Black 22岁,非常多话的学生,经常和教授顶撞,教授拿他没办法

  4。Lamdis 22岁,个性温和的人,教授的得意门生

  请问:凶手是谁呢? 。

  “你呢?有什么收获啊?”

  “一份1/10地图,还有一道毫无头绪的题。”夜说着把那道题拿了出来。

  看了许久,两人依然找不到任何线索。于是,他们决定把地图拼在一起,继续找剩下的题目。

  就在他们俩研究地图的时候,一阵风吹落了放在身边的题目,它反过来掉在了地上,泽连忙走过去,正当他要捡起来的时候,他发现……

  “夜,你快过来!你看……”泽指着从背面看的一串数字说,“从形状上看,像是‘is oil boss’!”

  “的确很像,这么说就是油店老板咯!”

  “快打开看看!”

  夜小心翼翼按下了油点老板的选项,果然又发现了1/10地图。

  “耶!”他们俩击掌庆祝他们的旗开得胜。

  “好像我那道和你有共同之处哎!”泽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你是说,关键点都在数字上!”夜也发现了。

  “嗯,可是这次的形状什么都不像啊!”泽把题目正着反着像看假钞一样对着太阳反复照。

  “别照了,又不是钱!如果说赫赫有名的勃爱会在四年一次侦探系的终极测试上用两道同样手法的题就太不可思议了。”夜说的很有道理。

  “那这题的答案会是什么呢?”两人又陷入了新的困惑。

  “别急,我们继续看看剩余的题目究竟会藏在哪里?”夜对泽说。

  两人把地图又拼在了一起,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哦!原来是这里!”两人猛然间恍然大悟,向目的地走去。

  “应该就在这附近啊?怎么会没有呢?”泽疑惑地问。

  “别着急,慢慢找,相信自己!”夜鼓励道。

  “哎呦!”泽走在草丛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幸亏被眼明手快的夜一把拉住。“你小心一点!”夜提醒道。

  “谢谢!”泽对夜微微一笑,忽然明白了什么,“那个东西是……”

  猛然间他们同时想到——

  题目

  于是两人返了回来,在草丛里摸索了半天:“找到了,在这里!”泽对夜大声叫道。

  “打开看看吧!”夜说。

  一个村庄有64户人家,每户人家养了一只狗,共64只狗。忽然有一天狗瘟出现了,并且已经断定村子里一定有病狗,但不知道谁家的狗生病了,病狗是能够被看出来的,而且病狗必须要被杀掉。 要求是:每户人家只能看别人家的狗,但只能有权杀自己的狗;而且人与人之间必须不能交流。第一天过去了,村子里没有听到枪声;第二天过去了,村子里依然没有听到枪声;第三天,村子里听到了一阵枪声。现在请问:村子里到底有多少只病狗?

  A。3 B。9 C。16 D。32 E。64

  “不懂!”泽摇着头说。

  “没关系,我们还有另外三个同伴!”夜在安慰泽,也在安慰自己。

  可是他们几个此刻究竟在哪里呢?

  此时的天蓝正苦苦找寻第二道题目。他绕过眼前的翠竹林,突然又有一座怪石嶙峋的小山出现在他面前。路的尽头又是一个洞,他看了看地图,几步便钻了进去。洞里曲折蜿蜒,时宽时窄,洞壁在微弱的光线里,显得朦朦胧胧,借着这束光线,天蓝隐约看见出口,他似乎看到了胜利……

  在走出山洞的时候,他看到了暂别的阳光,同时在洞口一个木盒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显眼。天蓝马上打开它:

  在太平洋某处海底深40米的地方,有一个日本的水生动物研究所,专门研究海豚、鲸鱼的生活习性。研究所里有主任高森和三个助手清江、岛根、江山。那里的水压相当于5个大气压。 一天,吃过午饭,三个助手穿上潜水衣,分头到海洋中去工作。下午1点50分左右,陆地上的武滕来到研究所拜访。一进门,他惊恐地看到高森满身血迹地躺在地上,已经死去。 警察到现场调查,发现高森是被人枪杀的,作案时间在1点左右,据分析,凶手就是这三个助手之一。可是三个助手都说自己在12点40分左右就离开了研究所。清江说:“我离开后大约游了15分钟,来到一艘沉船附近,观察一群海豚。”岛根说:“我同往常一样到离这里10分钟路程的海底火山那儿去了。回来时在一点左右,看见清江在沉船旁边。”江山说:“我离开研究所后,就游上陆地,到地面时大约12点55分。当时増川小姐在陆地办公室里,我俩一直聊天。”増川小姐证明江山一点钟左右确实在办公室里。听了三个助手的话,警察说:“你们之中有一个说慌者,他隐瞒了枪杀高森的罪行。”

  你能推理出谁是说谎者和谁枪杀高森的吗?

  天蓝想着这道题目入了神,不小心打翻了一整瓶水,当他发现时,似乎为时已晚,水已慢慢扩散了开来,流到了不远处泽的身边,“怎么会有水?”泽很细心。

  “会不会是化学反应?可是会是反应呢?”夜正分析着问题,被泽打断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啊?”夜不明白泽想到了什么。

  “你说化学反应!”

  “是啊,怎么啦?”

  “我总感觉好熟悉……”泽似乎想到了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说什么,“哦,那道题目,是化学系的吧!”

  夜赶紧拿出题目:“嗯!那这题应该跟化学有关咯!”夜也明白了。

  “那什么能够让化学和数字联系起来呢?”泽又提出了疑问。

  “元素周期表!”两人同时叫道。

  “那就是和他们的英文名有关咯!”答案似乎渐渐明朗了。

  “哦,懂了,5是硼B,57是镧La,6是炭C,19是钾K ,加起来就是BLACK”夜一下子想通了。并按下了BLACK的选项,果不其然,又一张1/10地图。这是他俩手中的第三份地图了。

  可是此时的天蓝已经……由于过长时间的缺水,他已经快虚脱了。就在他想鸣枪放弃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样东西——

  黑天使。于是,他收起了枪,决定坚持。他相信他的同伴一定会找到他的。

  “救命……救命……”他无力的呻吟,希望有人能听见。恰缝此时俊在附近,听见微弱的救命声,他随着声音走去,穿过树林,发现天蓝正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他连忙跑过去,扶起他:“你怎么啦?”

  “水……水……”天蓝已经没有力气了。他的声音简直比蚊子还轻。

  俊只见到他嘴在动,却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把耳朵贴近他的嘴巴并说:“你说什么?”

  费了老半天,才听懂他要喝水,俊赶紧拿出自己的那瓶水一点一点灌入天蓝的口中。

  天蓝喝了水后,渐渐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俊:“是你,谢谢你!”

  “别客气!这就是团结啊!对了,你找到几道题啊?”

  “两道!一道做出来了,另一道没有!你呢?”声音依然很微弱。

  “只有一道!而且没有做出来。”

  “哦,没关系!让我看看吧!”

  俊把题目拿给了天蓝,题目很简单:

  某旅馆有人被害,死于食物中毒,死者毒发时推掉了餐桌上的所有东西,却留下一盘没吃完的炒蛋。疑犯有三个: 1221房间的A; 1223房间的B; 1225房间的C。 请问犯人是谁?

  “好像数字与数字之间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俊说出了自己看了N遍之后的想法。

  “的确!可是死者为什么要留下一盘没吃完的炒蛋呢?”天蓝提出了疑问,之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难道。……”

  “怎么样?想到了什么?”俊急忙问。

  “房间号只是起到误导作用!”天蓝提出了大胆的假设。

  “什么意思?”俊不明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答案就是C了,因为没吃完的蛋不就像C嘛!”

  “可是这样的解释会不会太牵强啊!”俊皱了皱眉头。

  “不会啊,你相信我吗?”天蓝诚恳地问。

  “嗯!”俊点了点头。

  “那就打开看看吧!”天蓝对他说。

  俊颤抖的手按下了C选项,听见“咔嚓”两下后,两人的心都放了下来,因为无论对与错都成定局了。

  “打开看看吧!”天蓝的话音刚落,俊就迫不及待的打开C选项。

  “怎么样?有没有啊?”天蓝问。

  俊一脸沮丧的表情似乎已然有了答案。

  “看来我还是错了!”天蓝自责道。

  过了一分钟,俊拿出那张1/10地图在天蓝眼前晃了晃,等天蓝明白过来自己被耍以后,俊已经“撤”了。

  他俩在草地上追逐打闹了一阵,声音传到了泽的耳朵里:“有人,是天蓝!”他对天蓝的声音很敏感。

  “天蓝!”夜很莫名。

  “哦,就是勋!”泽解释道。

  “那快走吧!”夜也很想看看多年不见的兄弟。

  “天蓝,是你吗?”泽大声叫道。

  天蓝听到泽的声音当然一阵兴奋:“是我,是我!”

  泽和夜从林子后面出来,泽指着身旁的夜问:“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天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怎么?兄弟是一辈子的!忘啦!”夜提醒道。

  “威星夜!”天蓝有些不可思议。

  “是啊!就是他!”泽说道。

  “等这次终极测试以后再慢慢聊,你们找到几题啊?”夜遇事的冷静的确超乎同龄人。

  “我们手中有两份地图加一道题目,你们呢?”天蓝问道。

  “三份地图加一道题目!”泽回答道。

  “这样的话,还有三道题目!”俊说。

  “一道肯定在潇那里,没有他那份地图是找不到的!另外两题就有两种可能,要么被潇找到了,要么还在什么地方!”夜分析道。

  “我们先把四份原始地图拼起来看看有没有发现,另外一方面要把那两道题完成,另一方面把现有的五份地图也试着拼拼看,或许会有线索。”天蓝把目前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那下面我们把两道题再看一下吧!“泽说。

  大家把两道题拿出来以后,夜看了一遍天蓝的题,马上有了答案:“江山说谎!”

  “为什么?”众人疑惑地问。

  “因为一般10米产生一个大气压人在上浮时,每上升一个大气压要在此大气压下休息7-10分钟,所以他不可能在15分钟内到达陆地,否则会患上潜水病。”夜解释道。

  “好厉害!”俊感叹道。

  “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物理是我的强项!这种问题,当然小菜一碟!”

  “快打开看看!”

  “江山”的答案里果不其然,的确有一份1/10地图。

  至于另外一道大家依然茫然。

  “没关系,我们把四份原始地图拼起来看看有没有发现。”泽安慰道。

  “好像应该在那个方向!”天蓝研究着地图说。

  “那走吧!”夜说着招呼大家向目的地前行。

  途中,一只受伤的小狗正痛苦地呻吟着,被绑在了一棵大树上。

  “好可怜!我们救救它吧!”泽的提议取得了大家的认同。

  众人手忙脚乱的把小狗救下来以后,小狗“次溜”就跑了,一点都不感谢救命之恩。

  “哎,毕竟还是狗啊!”俊感叹道。

  “你救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它的感谢啊!”夜开玩笑地问。

  “当然没有咯!它是……”俊本能地说。

  只是他的话未完就被天蓝打断了:“那不就行啦,赶紧找题吧!只是感觉……”

  “什么啊?”

  “那道题……”天蓝思索着,“有点眉目了!”

  此时,“汪汪”声又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不会是那只狗又回来了吧!”泽猜测道。

  “哦,懂了!” 假设是1只,那么第一天病狗主人看了其他的狗都不是病狗,能推断出自己的狗是病狗,第一天就会把自己的狗杀掉,假设是2只,那么第一天A病狗主人看到B病狗,第一天B病狗主人却没有杀掉B病狗,能推断出B病狗主人看到了另外一只病狗,那他就能推断出自己的狗是病狗,B病狗主人的想法也是一样,故第二天AB两病狗主人都会把自己的狗杀掉,以此类推,第三天开枪,是因为有3只病狗。”

  正当天蓝解释的时候,夜突然指着前方说,“看,是它!好像还叼着什么!”

  那只狗跑到了众人面前,把嘴里的一袋什么东西放在了他们面前,“题目!”众人又惊又喜。

  “盒子上有张纸!等等打开!”泽还是很细心的。

  “是张便条!”天蓝撕下,“你们的爱心为你们获得了一道题,这就是奖励!”

  众人笑着打开题目:一天深夜,伦敦的一栋公寓连续发生3起刑事案件。一起是谋杀案,住在4楼的一名下院议员被人用手枪打死;一起是盗窃案,住在二楼的一位名画收藏家珍藏的6幅16世纪的油画被盗了;一起是强奸案,住在底楼的一名漂亮的芭蕾舞演员被暴徒强奸。报警之后,苏格兰场(即伦敦警察总部)立即派出大批刑警赶到作案现场。根据罪犯在现场留下的指纹、足迹和搏斗的痕迹,警方断定这3起案件是由3名罪犯分头单独作案的(后来证实这一判断是正确的)。经过几个月的侦查,终于搜集到大量的确凿证据,逮捕了A、B、C三名罪犯。在审讯中,三名罪犯的口供如下:

  A供称:1。C是杀人犯,他杀掉下院议员纯粹是为了报过去的私仇。 2。我既然被捕了,我当然要编造口供,所以我并不是一个十分老实的人。 3。B是强奸犯,因为B对漂亮女人有占有欲。

  B供称:1。A是著名的大盗,我坚信那天晚上盗窃油画的就是他。 2。A从来不说真话。 3。C是强奸犯。

  C供称:1。盗窃案不是B所为。 2。A是杀人犯。 3。总之我交代,那天晚上,我确实在这个公寓里作过案。

  3名罪犯中,有一个的供词全部是真话,有一个最不老实,他说的全部是假话,另一个人的供词中,既有真话也有假话。你知道谁说了真话吗?

  “不懂!”俊摇着头。

  “解是能解!不过需要时间!”夜看着题目说。

  “既然是奖励,为何不把1/10地图直接给我们嘛?”俊埋怨道。

  “你想得到美!”天蓝和夜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别闹了,先把那道题打开看看!”夜提醒道,按下了A选项之后,同样其余选项立刻锁住,里面还是没让大家失望,1/10的地图完好无损的躺在里面。

  “这样除了潇的那题之外就还有一道了,加油哦!”泽鼓励道。

  “加油!”四只手叠在了一起。

  “大家小心一点!”走在最前面的天蓝提醒大家。

  可是……

  “啊!”俊的惨叫声。他掉进了一口井里。

  “俊,你还好吧!”夜对着漆黑的井里大喊。

  “没……鬼啊!”刚庆幸自己没怎么摔伤的俊突然感到身边有个和自己体积差不多的东西在蠕动。

  “不是吧!”上面三个同伴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才鬼呢!看清楚,是我!”这个不明物突然开口讲话了,还打开了手电。

  原来是潇!

  兴奋的俊朝上面大叫:“我找到潇啦!我找到潇啦!”

  “潇,太好啦!”众人欢呼。

  “他没事吧?”夜问。

  “好像腿伤了!”俊看见虽然见到同伴的潇很兴奋,但依然掩饰不了他的痛苦。

  “你没事吧!”俊走过去看他的伤势。

  “没事,我这有道题!”虽然受伤,但潇还是没有忘记任务。“哎,俊,我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你去看看,我不能动!”

  “哦!”俊应了一声,便绕到潇的身后,发现竟然是最后一道题目,“是题目!最后一道题目!”俊兴奋得简直……他冲着井上喊,“我找到最后一题啦!我找到最后一题啦!”

  “最后一题!耶!”众人又一次欢呼。

  “我去找根能拉你们上来的东西,你们等着!”天蓝说道。

  在井下,潇在俊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环顾四周,突然,他的眼睛盯着不动了!他看见不远处,在一些小花小草上有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俊,你去看下那是什么!”

  “好的,你先坐下!”俊把他扶到一块石头上。走过去拿起那个东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那个是——校徽!

  “校徽!我找到校徽啦!我找到校徽啦!”他在井里高兴的转圈。

  “校徽!”井上的气氛推到了高潮。

  平静一点后,“你们怎么上来啊?”天蓝问。

  “让潇先上来吧!他腿伤了!”俊说。

  “那好吧,你在下面帮帮忙!”

  “好!”

  经过一番努力,两人终于上去了。“现在离成功已经不远了!”天蓝鼓励道,“大家继续加油!”

  大家把最后三道题看了一遍,夜开口了:“我发现这三道题都有共同点!”

  “什么啊?”大家很期待答案。

  “都需要用排除法做!”

  “怎么说?”众人不明白。

  “先看第一道题:A的第2句是真话,绝对不可能是假话 ,C的第3句也是真话,因为他们都是罪犯,如果是假话,就与条件冲突了!”夜分析道。

  “那这么说用已知条件‘只有一个人完全说假话’可以排除AC两人,得出结论:B说的完全是假话。”天蓝似乎也有点明白了,他继续道,“根据B的供词得出结论:A不是窃贼,C不是强奸犯”

  “根据判断A的第2句是真话得出结论:A的其中两句话有至少一句假话,A的供词半真半假。”夜很默契的又把话接了过去。

  “所以排除AB两人,得出结论:C完全说了真话!”天蓝说出了最后的答案。

  “不愧是兄弟啊,还是那么有默契!”泽夸赞道。

  “打开看看吧!”潇说道。

  “喏!”俊的手上又有一份地图。

  “我们看看另外两题吧!”

  小明、中明、大明、小强、中强、大强六个人,都和最近发生的一个凶杀案,有密切的关联。他们分别是被害者、凶手、证人、警员、法官,以及死刑执行官,以上所排列的身份和名字,是不可以用对照相连的。整件刑案非常的单纯。被害者在心脏挨了一枪以后,当场毙命。凶器是一把手枪。证人说他虽然没有看到凶杀的现场,但是,他听到了一阵争吵之后,就是枪声。在漫长的判决之后,凶手被判了死刑。现在,请你看看有关身份的资料。

  1 中强认识被害者和凶手

  2 法官在法庭上,叫小明解释开枪的理由

  3 大强是最后一个见到中明生前的人

  4 警员在法庭上说,他是从凶杀现场附近,把村发带到分局的

  5 小强和大强没有机会碰面

  请问,这六个人在这个凶杀案中,谁是凶手?

  “这题交给我!毕竟还有一题比较重要,那题如果失手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潇说。

  “好吧!我们去研究另外一题!争取太阳下山前找出回去的路,并回到营地。”夜说。

  “我帮你吧!他们三个都是精英,估计也没我什么事!”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你少来哦!”泽捶了一下俊,便和同伴去看另一道题了。

  有5栋5种颜色的房子,每一位房子的主人国籍都不同 ,这5个人每人只喝一个牌子的饮料, 只抽一个牌子的香烟, 只养一种宠物 ,没有人有相同的宠物, 抽相同牌子的香烟, 喝相同的饮料,已知:英国人住在红房子里;瑞典人养了一条狗;丹麦人喝茶;绿房子在白房子左边;绿房子主人喝咖啡;抽PALL MALL烟的人养了一只鸟;黄房子主人抽DUNHILL烟;住在中间那间房子的人喝牛奶;挪威人住在第一间房子;抽混合烟的人住在养猫人的旁边;养马人住在DUNHILL烟的人旁边;抽BLUE MASTER烟的人喝啤酒;德国人抽PRINCE烟;挪威人住在蓝房子旁边;抽混合烟的人的邻居喝矿泉水;问题是: 谁养鱼?

  大约半小时后,潇走到夜身边,问:“你们怎么样啦?”

  “差不多了,还差一点就排列出来了!”泽回答道,“你们搞定啦!”

  “嗯,不过还没打开,想给你们看看!毕竟……”潇还是很谨慎的。

  “好!”

  “首先,中强不会是被害者,也不会是凶手……”潇把他的整个思路说的头头是道,“所以最后得出,小明:证人 ;中明:凶手;大明:法官;小强:被害者 ;中强:警员 ;大强:死刑执行官”

  “所以答案是中明!”俊补充一句。

  “那还等什么呢?打开看看吧!”天蓝提醒道。

  “耶!”欢呼声代表一切。

  “现在有了9/10的地图,唯一的一份……”泽还没说完,就听见夜的声音:

  “我搞定啦!”说着,拿出一份排列表:挪 –黄 – 水 -- DM – 猫 ;丹-- 蓝 – 茶 – 混 – 马 ;英 – 红 -- 奶 -- PM – 鸟 ;德—绿 – 咖-- Pr – 鱼;瑞 – 白 – 啤 -- BM -- 狗

  “这么看,应该是德国人咯!”

  “打开看看咯!”

  最终的结果是:他们有了一份完美的地图,那是靠他们的团结和智慧取得的。当然还有他们的爱心。

  * * * * * *

  此时的他们正迎着夕阳踏上了回去的路。

  而在营地门口,工作人员正翘首以盼。

  他们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即便没有人回来,也应该有人鸣枪了!可是现在安安静静的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终于沉不气,商量决定去找他们,可是,最让他们惊喜的一幕发生了:在黑暗中,渐渐走来一群衣衫不整的人,他们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向营地走来,可是他们一个都没有少!他们依然是五个人,全部都回来了!而且还带回属于他们的校徽!从此他们五个将成为勃爱侦探系的新一届学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有爱,黑天使得以存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有爱,黑天使得以存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