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刘星昂早早的便起来了,简单的收拾一番后,便准备去给店里采购些必须品,只是往口袋里一摸却犯起了愁,仅有的那点钱全都交了房租,此时连皮带毛,他身上也凑不出三百块来。

          正在刘星昂一筹莫展时,王大胆幽幽的飘了过来:“你去银行查一下吧,本大爷给你转了一千多块钱!”

          “你哪来的钱?”

          “喂喂喂,你那个怀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要不是你缺钱,我王大胆堂堂外星科技,怎么会替人码字,刷好评赚钱呢,丑话说在前面,可就这一次……”话还没说完,王大胆已经被刘星昂一把揽在了怀里。

           “王大胆,谢谢你!”

            直到刘星昂转身离去,王大胆却忽然感觉机芯莫名发烫,吓得的它连忙运转了三次自检程序,还以为聚变核心融化了呢。

            到银行取了钱,摸着口袋里的一千二百元,刘星昂的心中有了底,这便坐着公交去了六京市最大的餐饮综合批发市场“海川市场”

            所谓海川市场正是取海纳百川之意,因为六京市餐饮业的发达,相应的作为其后勤供给,海川市场的规模也是惊人的大,占地五百余万平方米,细分为了六个部分,走在里面凡是和餐饮挂边的东西一应俱全,自然每天也都是人山人海了。

            直奔餐具专区,上手的第一样东西就给刘星昂浇了盆冷水,做面条最重要的大铁锅竟然一口就要上千块,这可有些出乎预料,索性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饱练世故的老板看出了他的难处并给了他一个地址:“年轻人我看你也不容易,这个人也是卖面条的,不过生意不好没多久便关门了,店里的东西都还在,委托我帮他推销出去,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到时候就说是我介绍便可以了。”

             能够峰回路转刘星昂自然是高兴极了,他千恩万谢的从老板手里接过纸条,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和地址,可是当他仔细将那地址一看后,便有些笑不出声了,只见上面写着:人民路2232号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手里的纸条,刘星昂难免心中有些顾虑,难不成是因为生意不好,怀揣着疑惑刘星昂拨通了电话,不一会一个有些颓丧的声音便接通了电话,说明来意后那人难得打起了精神,并且约定一会见,回到店里没多久,一个油头垢面松垮着肩膀的男子出现在了店门口,若不是批发市场的老板说过这也是位年轻人,刘星昂打死也不会相信。

            “你这个铺子多少钱租下来的?”看着里面空空荡荡男子无精打采的随口攀谈。

              刘星昂的价钱太过于耸人听闻,所以没敢说实话,而是照着第一次范有财的报价说给了他听,而男子则悄悄露出了一丝嘲笑。

              此时男子打开隔壁的卷闸门,映入眼帘的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布局,只是里面放着全新的桌椅板凳,后厨诸如和面机,大铁锅等也是几乎全新的。

               见此刘星昂不禁有些好奇:“我听批发市场的老板说,你这店子开了快一年,怎么东西看着还挺新的?”

          男子早有准备顺口解释:“我平时对这些机器可都是十分爱护的,每天结束营业后都要里里外外擦拭个干净,所以才保养的这么好!”

            “那你之前生意怎么样,现在怎么又不干了?”

            “这个……家里有事,所以必须得赶回去了,就是下个星期的火车!”

              男子并不善于撒谎,当面对刘星昂直视的眼神时,他眼神躲闪显得心虚,心下明白定然是怕说实话后自己会反悔,这才故意哄骗的。

              对此刘星昂没有生气,看这男子外形邋遢脸颊消瘦便明白,生意亏了对他恐怕是个不小的打击,看男子这般模样刘星昂心中若是没一点忐忑是不可能的,但是店铺已经租下,目前也只有他一人,临时转变卖别的餐食未必就是个好选择,于是他一咬牙还是决定将这家店的东西全盘接下来。

              “我这里只有一千二百块,若是你嫌少的话,等我开业有了收入可以再给你一些,不过毕竟是二手的我不可能加太多!”

               “够了,房东让我将店里的东西全部腾空才愿意退我三个月的押金,你愿意全盘那就是最好的!”说到这里男子阴郁的脸上难得显现出一丝轻松。

                 因为是两隔壁,那边也都是空荡荡的,所以二人合力没要半个小时便将所有的东西给布置妥当了,结果刘星昂给的钱,男子转身便要离开,可就在走出十几米后,却忽然回头对着刘星昂说:“兄弟,我看你也不容易,给你交个底吧,我在这里卖面条亏了,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明德小区是个高档小区,里面的人对食物比较挑剔,寻常用来填饱肚子的面条根本不受欢迎!”说完不等刘星昂回话,转身跑离了这个巷子。

                按理说这应该是个坏消息,可是听在刘星昂耳中却是另外一种感受,略微思考后他重新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并且目送男子离去的背影轻声说了句谢谢。

                店铺收拾妥当,刘星昂便去用最后的一点钱买了些食材,面粉自是不用多说,与砰砰麦搭配使用才能获得人类能够接受的口感,除此之外刘星昂还买来了诸如干贝,干香菇,以及带皮猪后腿等食材。

                这一天2233号铺子的卷闸门半开着,从里面飘出的那股浓郁的肉类鲜香则弥漫在整个巷子之中,过路之人都会不自觉的猛嗅两口,旋即寻着气味好奇的往店内张望。

                直到月亮挂上天边刘星昂才从店里出来,不过他还不能休息,紧接着在王大胆的陪同下,他在给耳夹人递送物资的同时也提了满满一袋砰砰麦粉,期间他那个便宜徒弟,如今的维特星厨艺大宗师,更是表示等这一批学徒厨师,他就要追随刘星昂左右认真学习厨艺之道,想到耳夹人那庞大的身躯,在街头晃悠,刘星昂便直打哈哈。

                次日清晨,时间刚走到五点,刘星昂便早早的起床了,今天是他预计开业的日次,口袋里没钱一切从简,除了一对表示喜庆的红对联外,他没有准备任何东西,更谈不上来宾祝贺朋友捧场这种事情了,趁着早上的功夫刘星昂经过几次失败,终于将他想象中的特制空心面制作出来了,作为第一个受众,即便是刘星昂本人也在吃到这面的第一时间忍不住眉毛一跳。

               满怀信心刘星昂等待着顾客上门,但是整整一个中午,虽然时不时有人从巷子中路过,但大多也都只是好奇的张望而已,少有几个有意向的人,当走到铺子门前发现里面空荡荡的时候,也都临阵退缩选择了离开。

                整整一个中午刘星昂竟然连一碗面条都没有卖出去,到了下午刘星昂眼看还是无人上门,便有些坐不住了,本着对自己厨艺的信心,他想到了免费请人试吃的点子,分了四小碗面条,客气的主动上前推销,但是如此热情换来的反而是别人怀疑的眼神以及唯恐避之不及的快速逃离。

                直到晚上八点钟,眼看着夜幕已经降临,行走于巷子中的人也逐渐减少,刘星昂这才不得不颓丧的选择了关门,今天只预备了十多碗面的原材料,为了不浪费,他只能给自己狠狠下了一大碗,并且暗自决定以后要是生意不好他就一直吃面条。

                却在他下好面条刚盛到碗里时,一个声音从前厅传来:“还营业吗刘老板?”

                怀着疑惑刘星昂走入前厅,却发现是满脸笑盈盈的李向力,门口更是多了一个花篮,见此刘星昂不由心中一暖,热情的回答:“李哥来了不开也得开呀!”

               “早上走的时候看见你门前挂了对联,猜想是开业了,本想早点来看看的,结果今天台里开会忙了一天到现在都没吃饭呢!”说着李向力打趣的给刘星昂递了个眼神。

                  刘星昂自然会意,赶忙将那碗看起来清汤寡水的白面条撒了些葱花点缀给李向力端了上来,本来满心期许的李向力在看到这碗清水面后,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见此刘星昂故意没有解释,只催促着李向力趁热吃,本着既来之则安之,李向力便打算吃上两口意思意思,谁知这一口咬下去后,那一对眉毛便如同当初刘星昂那般不自觉的跳动了起来。

                  接着李向力满脸震惊的看向刘星昂,从表情上来看他应该有很多问题要问,但却因为对美食的迷恋而无法停止咀嚼,只见李向力双眼圆争,看看面又看看刘星昂,直到将那面一口全都吃光,这才意犹未尽的靠坐在了椅子上。

                 “刘星昂你施了什么魔法,这面劲道Q弹充满麦香味也就算了,可明明清汤寡水的素面,哪里来这么重的肉香味,那股子鲜香配上面条的极限口感,嘶……不行我觉得没过瘾,还得再来一碗!”

                   见此刘星昂终于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随即飞快的给李向力又煮了一碗面,这才坐下解释:“将干贝,干香菇,猪骨与猪皮一同熬制,干货中浓缩的鲜味会被提炼到汤中,而猪皮则会因为熬煮释放出大量的胶原蛋白,最后将一锅汤熬煮成半锅,这样的浓缩高汤冷却后便形成了肉冻,接着再将肉冻碾碎用手法卷进面条中心,当肉冻遇热便会融化被面条吸收,形成空心面,于是才会有这种奇特的口感与味觉组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