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荀彧的招揽
Fire丿小桥静水2020-05-25 10:102,773

  吃了一惊,诸葛瑾看见自家弟弟擅自地出现,张了张嘴,很想说甚么,终是甚么也没说出口来。

  至于诸葛亮,他先是向诸葛瑾递出一个歉意的眼神,尔后眼神一转,终将视线定格在荀彧等人。

  无怪乎兄长非要关门且不待见荀彧等人——不提荀彧,单看荀彧身后的那伙人们,个个体格魁梧,面色肃然,虽未持刀动武,但人杵在那儿,浑身上下散发一股锐利的气势,仿佛一言不合,就要随时绑人似的……诸葛亮不动声色地估量半天,心惊不已:瞧这架势,这伙人们很像百里挑一的悍兵啊!

  他们皆是冀州兵么?

  眼光再转,诸葛亮总算注意到荀彧本人。

  眼前之人已是而立之年,正值盛年,神采奕奕:体形修长,五官完美,目光炯炯,透着谋士才有的睿智,穿有一套浅青的儒士丝绸服饰,腰间佩有香囊,稳稳地立在那里,端得面相清秀、举止优雅。

  悄悄地,诸葛亮嗅了一嗅,的确闻到了一缕香气,十分好闻。

  诸葛亮暗地打量荀彧,荀彧也在观察诸葛亮。

  年纪只才十岁出头,分明还是稚子,许是服孝的原故罢,这小家伙却着一袭白色,瞧着朴素儒雅,却有一抹傲人的才气和风采……长相俊气,灵气十足,倒不逊于他的兄长——

  荀彧暗中评价:此子或许身负才华,但与他的兄长诸葛瑾相比,此刻的他却黯然失色……这小家伙一点危险也没有——也不晓得主公为甚么这般看重这小家伙,非要他亲自前往一邀。

  老实说,与其带走年少的诸葛亮,荀彧更愿意推荐诸葛谨……毕竟诸葛瑾已快弱冠,正是出山的好大时机。

  把嘴一翘,诸葛亮顺势地扑进诸葛瑾的怀里,嚷道:“兄长,你真要北上?——你忘记叔父年事已高了?”

  动作一气呵成,全无断层——嚷完之后,不待诸葛谨回应,诸葛亮连忙地站好,又朝荀彧鞠躬行礼,恭敬道:“小子复姓诸葛,单名亮字,见过……先生。”

  尽管诸葛亮肯定眼前之人必是荀彧,但他却与荀彧并无往来——因此,他尊敬地称呼对方为先生,以免漏了马脚。

  荀彧定定地打量眼前的少年,神情淡然,心下却若有所思——不过,荀彧可不会将他的想法露出端倪。抿嘴一笑,荀彧对诸葛谨赞道:“令弟年纪虽小,却气度非凡,将来不容小觑。”

  诸葛瑾怔了一怔,继而受宠若惊地回礼,说道:“家弟愚钝,不敢担此谬赞。”

  “大哥,你要去北方吗?”诸葛亮娴熟地扮演不懂事的劣弟,强势而无礼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一把挽住诸葛瑾的胳膊,眼里满是不舍,“叔父一直盼着咱们回去,你却要去北方……若让叔父知道了,他定会伤心的——叔父年纪大了,弟虽想照顾叔父,怕是照顾不周到。”

  诸葛谨呆了一呆,呆呆地望着诸葛亮。

  诸葛亮背对荀彧等人,朝诸葛谨眨了眨眼。

  诸葛谨不动声色,却心领意会。

  脸上露出一丝为难,诸葛谨抬头看向荀彧,一脸惭愧道:“多谢先生重视学生,惜叹学生却不能……学生之父早逝,若无叔父帮衬,学生恐难立足也!如今叔父垂暮,学生只想陪伴他老人家身边,不想其他——还请先生原谅!学生愚钝,今后若有机会,学生定会携弟奔赴冀州,到时还请先生莫拒。”

  荀彧哑然。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还能如何?——就算他看出了诸葛谨和诸葛亮的心思又能怎样?非要勉强,岂不失了君子之道?何况他曾私下调查诸葛一族,诚如诸葛谨所说,他们的叔父的确暮老矣……他总不能拦着对方尽孝不是?

  这一刻,若让荀彧说出感慨,他必会说诸葛玄老得真巧,而诸葛瑾和诸葛亮则会唏嘘叔父老得真妙。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荀彧满脸遗憾,不得不松口道:“唉!主公不得谨之辅,乃是生平之遗憾。”

  诸葛谨强逼自己热泪盈眶,痛心道:“学生也……先生请宽心,待学生料理好家事,定会北上!少则三载,多则五载,还望先生莫要嫌弃!”

  诸葛亮附和地点了点头,内心却笑开了花:真没想到,一向温厚诚信的兄长扯起谎来,也有鼻子有眼的,扯得他差点就信了——甚么三载,甚么五载,全是敷衍之话,完全是应付荀彧罢了……他诸葛亮才不会相信!

  荀彧又和诸葛谨略谈一会儿,直至诸葛谨送走荀彧等人。

  待到荀彧等人不见身影时,诸葛瑾再伤心地拉着诸葛亮,返回府里,慢慢地关上了门。

  终于不用见外人了。

  猛地转身,诸葛谨拍了拍胸口,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十分失态。

  诸葛亮差点笑出声来。

  诸葛谨无奈地瞪了一眼诸葛亮:顽皮,顽皮!今儿的面子、里子全在自家弟弟的面前丢尽了!

  ——事实上,今儿荀彧也很尴尬:身为北主袁州牧的重要谋臣,他却被诸葛瑾拦在了院外,始终都没法进门……亏他带了不少随从。

  诸葛瑾亦从未想过:他居然也有睁眼说瞎话的一天……而且,这效果意外得不错。

  然而,诸葛谨和诸葛亮未曾料到,刚刚被他俩说走了的荀彧又在下一刻“咚咚”地敲起门来——当然,配置了那么多随从,荀彧自是不可能亲自地敲门。

  敲门的是他的一名随从。

  “开门!开门!”那名随从很不耐烦地催促,“吾家先生有事找你们!”

  诸葛谨和诸葛亮吓了一跳,齐齐地僵住。

  诸葛瑾率先地回过神来。

  轻轻地拍了一拍诸葛亮的肩膀,诸葛瑾示意诸葛亮镇定,待到诸葛亮恢复平静,诸葛瑾方才打开门来。

  诸葛谨第一眼瞧见凶神恶煞的随从,头皮顿时一麻。那人瞪着他,只差没脚踹门来,破门而入——多亏荀彧及时地阻止,喝道:“无礼!还不退下!”那随从才把头一低,顺从地后退两步。

  诸葛瑾这才看向荀彧,不太明白为甚么荀彧他们会折返。

  荀彧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彧本想离开,走至途中,忽然记起冀州有一人,定能帮助你的叔父。”

  “……啊?”诸葛瑾傻眼,万万没想到荀彧竟然说起他的叔父。

  荀彧认真道:“你们若要投奔你们叔父,请容彧陪同——然后,彧再带你们一起去冀州……冀州有一神医,名曰华佗,医术高超,不但能治疑难杂病,亦有一套强身健体的锻炼方法,想必你的叔父应会喜欢的。”

  诸葛瑾:“……”

  诸葛瑾无语,完全地接不上话来。

  似是嫌弃诸葛瑾没被噎够,荀彧又道:“郑玄先生此人,可曾听过不曾?——他亦高龄,本来无法长途跋涉,但因神医华佗的锻炼方法,如今老先生已能在整个北方往返无忧……”

  诸葛瑾和诸葛亮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诸葛瑾是吓的,诸葛亮则是惊的。

  天下之大才,有谁不认得郑玄先生?——郑玄,字康成,北海人,一代大儒学者、经学集大成者,可谓当世之名师!

  诸葛瑾心道:怪不得他到处寻师,却找不着人……原来大师早去冀州了呀?

  诸葛亮则想:郑玄先生怎会去冀州?——明明他该在故乡开设书院来着……

  荀彧只这一语,顿让诸葛瑾和诸葛亮心神不定:话说他俩原本一致地拒绝荀彧,哪知……哪知,他们以叔父年迈为由,拒绝了荀彧的邀请;荀彧却以北方有神医,可延叔父寿命为条件,反驳了他们兄弟俩!

  并且——

  今有贵人来招揽,去不去往冀州……真是一件令人犹豫的选择题!

  反正诸葛谨陷入了两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