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及至豫章
Fire丿小桥静水2020-05-25 10:102,770

  兖州,陈留郡外。

  平坦宽阔的官道上,有五支步兵浩浩荡荡地行军——步兵的数量约有十万,一眼望不到尽头,分别由几名骑马的将领们率领!那些骑马的将领们时不时地回个头儿,望了一望站在路边的那两个人。

  “友若,陈留暂时地交给你来打理,莫要让曹某失望。”路边,一名貌不其扬的中年人慎重地说。

  那名中年人牵有一匹俊马,身长约七尺,细眼长髯,头戴盔甲,肩披红色斗篷,文武之姿,且威风凛凛。

  那被唤作友若之人,是一位青年文士,青衣冠帽,文质彬彬。

  那青年文士拱了拱手,一脸认真地保证道:“敢不从命。”

  那名中年人点了点头,也不多话,随后骑上马去,跟随大队,步入途中。

  那青年文士再次地保持鞠躬的姿势,无声地恭送眼前的军队渐渐地远去。

  此时,一群护卫们才敢相继地涌来,安静地护在青年文士的身后。

  很久之后,待到那名中年人和军队完全不见踪影,那青年文士才抬起头来,又命令身边的护卫们退至远处——尔后,那青年文士突然冷下脸来,说道:

  “你们出来罢。”

  很快地,便见一片林中,窜出十来名随从打扮的壮汉们,来到青年文士的面前,皆是下跪道:“见过先生。”

  “你们且回去罢。”那青年文士似是知晓这伙壮汉们的来历,不为所动地说,“告诉北方的那位,既已赢得了荀氏最好的人才,就莫要再惦记友若了……即便友若愿意前往北方,只怕家族也不允许。”

  ——毕竟一个大家族多方投资,才是安身立命之道,哪能如此眼光短浅,只下注一家呢?

  顿了一顿,那青年文士拂了拂袖,再道:“你们只管把友若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那位,想来那位不会为难你们罢?”——好歹那位北方霸主早已招揽众多谋臣武将,缺了他友若,亦不会怎样!

  这伙壮汉们面面相觑,思量半天,又不好胡来,终是决定退下。

  那青年文士又在一群护卫们的保护下,安然地返回城里。

  ……就在兖州牧曹操一如历史记载那般地,为了壮大自身的实力而选择进攻徐州,刚刚离开徐州不久的诸葛亮却转喜为忧,欲言又止地望了一望荀彧。

  刚刚,他们甩开了一支来路不名的歹人。

  ——没错,就是歹人,一支想要打劫他们的歹人!

  从徐州的琅琊国到扬州的豫章郡,一路要经过不少城县,但当他们刚刚踏出徐州边境之时,便见到一支蒙面的歹人们,他们手持长刀,凶神恶煞地拦在诸葛亮一行人的马车前,扬言交出财物,否则就把性命留下。

  一番恐吓,吓得众人反应不一:诸葛雅和诸葛茹花容失色,躲在车里不敢露面;诸葛亮微微地吃惊,却安静地窝在一角,冷静地瞥了一瞥窗外,但见那支歹人们体格魁梧,透着直爽的气势,不太像南方人;诸葛均“哇”地一声,正待放声大哭,却被诸葛谨及时地哄住;诸葛瑾一边耐心地安抚诸葛均,一边焦急地望向荀彧;荀彧皱了皱眉头,开口道:

  “莫怕,且让彧来解决罢。”

  言罢,荀彧起身,下了马车,集结所有随从们,竟与那支歹人们正面地开战!

  但听车外传来阵阵的杀声,听了片刻,听得诸葛雅和诸葛茹小脸发白,而诸葛瑾则下意识地捂住诸葛均的双耳……后知觉地,诸葛亮又看了一看诸葛亮,诸葛亮波澜不惊,乖乖不动!

  眼里的惊讶一闪而现,诸葛瑾轻轻地叹气,叹道:“为兄还以为你会怕呢?——没想到,你……”

  “没甚么。”诸葛亮淡定地解释,“他们……并不是真来打劫的。”

  “……啊?”诸葛瑾一脸茫然。

  诸葛亮刚想开口,想说甚么,却听荀彧的声音响起,插话道:“的确……他们并不是来打劫的。”

  好巧不巧地,荀彧已然处理好了外面的歹人们——果不其然,外面的吵声不知从何时起,就已戛然而止!不愿去想那支歹人们的下场,诸葛亮暗暗地打量荀彧,见他一脸淡定自若,平常得仿佛他刚才游玩了一般,完全看不出来他指挥了自己的随从们,与那支歹人们进行了一场短暂的厮杀。

  诸葛瑾留意了荀彧的说明,忙道:“先生此话何意?”

  “吓着你们了罢?”荀彧重新地坐好,满脸歉意,拱手坦白说,“实在抱歉得很,此事由彧而引起:他们也来自冀州——嗯~他们是冀州本地的一户大家族派出来的死士……如今他们的来历彧已掌握,想来他们不会再莽撞地行事了,还请诸位放心,彧一定平安地将你们送到豫章。”

  荀彧点到即止。

  诸葛瑾和诸葛亮默默地交换了彼此的眼神——原本,他们以为荀彧身为北方霸主的第一军师,定会受到世人尊敬……现今看来,却是他们把事儿想得太简单了:荀彧乃是荀氏家族的新一代家主,而荀氏家族则是豫州颍川的世家之一,且是大族,根基雄厚!

  但是,豫州相距冀州,却距千山万水——因此,当冀州本地的士族眼见外来的士族荀彧被冀州牧袁绍重用时,理所当然地会妒忌排斥,一时冲动,犯下甚么过错也在情理之中……

  收回视线,诸葛瑾先将诸葛均交给诸葛亮暂管,自个儿再去另一辆马车前,向车内的诸葛雅和诸葛茹问安——待到诸葛雅和诸葛茹相继地表示自身无碍,诸葛瑾才放心地返回车上。

  只是,诸葛瑾略微地脸色发白。

  荀彧朝车外挥了挥手。

  马车继续地赶路——

  留下一地尸体!

  又隔数天,诸葛亮一行人总算离开了徐州,正式地踏入扬州地界。

  可是,他们随之又迎来第二波、第三波和第四波的挑衅——来者仍是那伙来自冀州的死士们:他们似乎战上了瘾,从开始的打劫,到后面的追杀,无一表明他们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势将荀彧截杀扬州!

  也不晓得他们图得甚么心思!

  好在荀彧的随从们和豫州太守的亲兵老力非常可靠——在荀彧的娴熟调度下,他们接二连三地击退了那伙来自冀州的死士们!

  不过,众人也被对方隔三差五的偷袭给折腾得心惊肉跳,从最初投奔叔父的期待心情,转变为速寻叔父的紧张害怕,都恨不得马车能不能再快马加鞭,眼下的车速实令他们焦急!

  最后,在众人击败了对方的第六次偷袭时,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扬州,豫章郡。

  抹了一抹额头冷汗,诸葛亮心想:到了,总算到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临至豫章太守府邸,荀彧一行人弃了马车,留下四名随从们看守,然后便跟着老力的脚步,徒步地行走。

  就见豫章太守府邸的门前站有数名仆役们。

  那些仆役们事先得到通知,一见老力走来,都异口同声地喊道:“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诸葛亮一行人站至门口,便见豫章太守府邸的大门轰然打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迈着健朗的步伐,被人拥簇地上前,激动地叫道:“子瑜!亮儿!均儿!雅儿,茹儿……你们可算来了!”

  老人不是旁人,自是诸葛亮他们的叔父——诸葛玄!

  诸葛瑾忙与叔父诸葛玄搭话,而诸葛雅和诸葛茹见了诸葛玄那一刻,皆都眼含热泪……诸葛亮本来也想和叔父说些体己话儿,但当他的目光随便地扫过门口站着的一名年轻人时,顿时傻了眼去——

  那那那……

  那不是周瑜么?!

  瞪大双眼,诸葛亮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他没认错,那名年轻人,不是周瑜,又能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