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赛诗(上)颍川文士们
Fire丿小桥静水2020-05-25 10:103,387

  几天以后,恰逢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正是月旦评举办的大好时机。

  这天,诸葛亮和周瑜两手空空,跟随四名婢女们前往月旦评的指定场所——四名婢女们自是不能闲着:两名婢女抬着一把上好的古琴,据说是「焦尾琴」,听说乃是蔡夫人生前之父蔡邕先生所创:吴人有烧桐以爨者,蔡邕先生闻火烈之声,知其良木,因请而裁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犹焦,故曰焦尾琴也!

  另两名婢女则捧着两张「袁氏纸」——

  一张纸上写有诸葛亮的短诗,另一张则是周瑜的曲谱!

  尽管两张袁氏纸轻飘飘的,但见那两名婢女捧纸的模样,活像捧着两个价值千金的珍宝——

  由不得诸葛亮和周瑜再三地打量,更是生出一丝受宠若惊之感,直觉那两名婢女小题大做!

  看罢,一名婢女掩笑,笑道:“小先生,小将军,莫要见怪……你们亲自写的大作,搁在婢子眼里,那是无价之宝!婢子敬畏还来不及,哪里敢怠慢呢?”

  听罢,诸葛亮和周瑜任由她们捧了,亦不去追究她们的行为到底夸不夸张。

  目不斜视地,诸葛亮和周瑜不紧不慢地行走。

  然后,当他们经过一处客居时,周瑜眼尖地发现,诸葛亮似在侧耳倾听甚么——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听那处客居的隔壁传来一阵嘈杂之音!细细地听去,似是一群婢女们惊呼甚么「月英小姐,莫要乱跑」之类。

  顿了一顿,诸葛亮定定地望向那扇半遮掩的院门,缓缓地远离那里,并不打算停步。

  回过神来,周瑜无声地叹气:看来这几日,诸葛亮和他一样,亦是各有忙碌——没只光顾甚么赛诗或品曲!

  要说邺府不愧是邺府,光是走完整座府邸,亦需花费将一个时辰的工夫。

  由此可见,这邺府当真家大业大也。

  也因此,北方版月旦评的地点仍在邺府的某个角落里举行——

  不是别处,赫然是邺府的中心地带,一片相当宽敞的园林!

  经过几座凉亭和几片林子,诸葛亮一行人终于抵达目的地。

  便见一片相当宽敞的园林里,放有数个桌几和椅几,一排接着一排,坐落有序,不仅不显得拥挤,反而热闹非凡——三三两两的文士们或坐或站,形成各自的小圈子,正在脸红脖子粗地吟诗!没人跪坐,而那桌几摆放若干盅酒杯,数名仆役们或婢女们穿梭其中,或替文士们递纸,或替文士们倒酒,手脚利索,好不勤快。

  四周环顾,诸葛亮奇道:“咱们坐在哪儿?——已经开始了么?……小子来晚了?”

  婢女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一个如玉碎般的男声接口道:“非也,非也,小先生来得正巧!”

  诸葛亮和周瑜寻声望去,就见郭嘉正朝他们招了招手。

  郭嘉与几位文士们坐至一角。

  诸葛亮和周瑜相继地上前,拱手道:“见过先生。”

  郭嘉上上下下地打量诸葛亮和周瑜,却没回礼,笑道:“无须多礼——小先生,小将军,嘉正担心你们不来,还想寻你们去,可巧你们却来了。”

  说是寻人,郭嘉却大大咧咧地坐于椅几,丝毫没有去寻人的意思。

  诸葛亮和周瑜也不去计较,又朝郭嘉身边的几名文士们行了行礼。

  四名婢女们已为诸葛亮和周瑜寻好座位,请示诸葛亮和周瑜坐下——

  位置恰是郭嘉的旁边。

  诸葛亮和周瑜拘谨地坐下,这才把目光看向那几位文士们。

  第一位文士最为年长,许有三十余岁,蓝衣青冠,中等体形,八字胡须,眼光如炬,面容深沉。

  第二位文士最为年轻,似与郭嘉同龄,亦是二十岁出头,却一脸严肃,不苟言笑,活像一老者。

  最后一位文士最不显眼,蓝衣蓝帽,一言不发,端看他的举止,只觉面容慈祥,颇为心软之人。

  双方相互地暗中打量。

  郭嘉悠闲地饮了一口美酒,先是道:“小先生,小将军,请容嘉替你们引见这三位——这位是戏忠,字志才;这位是陈群,字文长;这位是杜袭,字子绪!此三人皆是嘉的同乡,乃为颍川人士。志才兄,陈兄,杜兄,这是诸葛亮,尚无字;这是周瑜,字公瑾!他们亦是远道而来的贤才。”

  话音刚落,便见陈群皱了皱眉头,似对郭嘉极其不待见,斥道:“郭奉孝,你少来套近乎,谁是你同乡?——在下可从来没把你当成同乡……有你这样的同乡,在下羞与你为伍!”

  一番喝斥说得甚是厉声,吓了诸葛亮和周瑜一跳。

  戏忠看向诸葛亮和周瑜,小声地解释道:“陈兄最不喜奉孝浪荡的模样,偏偏奉孝屡教不改……以前奉孝常年服用「五石散」,以致越来越病弱,陈兄就拿「体弱寿短」来抨击奉孝,但从奉孝被主公治好之后,陈兄就没法再刺激奉孝了——而奉孝亦变本加厉,浪得比以前还疯!实际上,别看陈兄对奉孝反感不已,但听奉孝痊愈之后,他比谁都高兴……”

  “戏、志、才!”陈群沉下脸来,只差没站起身来,直指戏忠,满嘴训诫。

  好歹陈群顾及此是月旦评,只狠狠地瞪了一瞪戏忠,扭过脸去,故作不理。

  盯着陈群的后脑勺,郭嘉饮酒时夸张地「吸溜」了几声,特没文士的形象。

  “奉孝,授才离开片刻,你就又欺负文长了。”不算陌生的声音好笑地响起。

  诸葛亮等人再视之,便见沮授走来。

  沮授是和一名文士一同前来。

  沮授和那名文士一前一后,亦在婢女们的安排下,坐在了诸葛亮的身后——

  诸葛亮意外地发觉:陪同沮授而来的那名文士似在盯着他!

  扭过脸来,诸葛亮直视那名文士。

  那名文士似是没料到诸葛亮敢回头来看,怔了一怔,轻巧地挪开视线。

  诸葛亮却不想放过那名文士。

  “小子诸葛亮,见过先生。”诸葛亮观察那名文士,奉承之话张口便来,“先生眼神深邃,气度非凡,实令小子倾慕——敢问先生是何许人也?”

  那名文士挑了挑眉,方才回过头来,拱手道:“在下田丰。”

  ——田丰?

  诸葛亮飞快地回忆:田丰,字元皓,钜鹿人,袁绍部下谋臣,官至冀州别驾。其为人刚直,刚而犯上,曾多次向袁绍进言而不被采纳,后因谏阻袁绍征伐曹操而被袁绍下令监禁,终被袁绍杀害!

  内心已有几分计较,诸葛亮面上却装作初识,恭敬道:“小子见过田先生。”

  田丰点了点头,尔后不语。

  诸葛亮亦不敢肆意地聊起话题。

  于是,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吟诗的文士们,就见一名文士吟道:

  「当年吾慕邺主才,作势踏往青云前;

  几经辗转终立足,唯有才名最清流。」

  “好!”围观众人哄然叫好。

  那名文士略带得意,款步而下。

  “那人是谁?”周瑜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名文士,忍不住地问。

  郭嘉道:“那是陈琳,字孔璋,广陵人——说来还是小先生你的同乡呢?”

  努了努嘴,郭嘉努向诸葛亮。

  诸葛亮宛若走神,兀自地愣了一愣,愣愣地看着另一名文士上前,负手道:

  「吾辈友人随处见,皆是贤者甚有才;

  琴棋书画样样通,诗酒花茶世家从。

  舒写心中畅然话,文词笔墨扫八雅!

  试问赞词归何去,俊贤在此岂足夸。」

  “好!”围观众人再次地叫好。

  郭嘉自觉地再道:“他是陈登,字元龙,倒也巧了,亦是徐州人士。”

  诸葛亮默然。

  ——这会子,诸葛亮问都不必问,亦已猜到了徐州人士为何会来北方!

  沉默地抿了一口酒,诸葛亮顿时被辣得够呛,差点呛出声来。

  太丢脸了。

  微红了脸庞,诸葛亮连忙地转移注意力,奇道:“此是赛诗么?——以甚么为题?他们皆是相同的主题呢?”

  田丰眼里划过一丝赞赏,率先地开口,回道:“以「才智」为题。”

  “哦~”诸葛亮作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可有时限么?”

  “限于日落。”田丰慢慢地回答。

  这么说来,他们赛诗、品诗,还得坐上一整天?

  抬头望向天空,才是巳时,距离日落最少有七个时辰。

  诸葛亮默默无语。

  田丰见罢,似是来了兴致,问道:“小先生,可要上去一试?”

  瞄了一瞄田丰,诸葛亮摇了摇头,反问:“诸位先生都没赛诗,小子哪敢越俎?——敢问先生们可有准备?”

  田丰:“……”

  老实说,田丰他还真没准备!

  不但田丰没准备,沮授、郭嘉、陈群、杜袭等文士们亦没准备!

  事实上,他们……他们只是想见识见识诸葛亮的才情!

  ——谁让主公总对他「诸葛亮」赞不绝口呢?

  然而……

  深呼一口气,沮授右手搭在田丰的右肩上,眼也不眨地道:“旁人准没准备,授是不清楚,但是奉孝……”

  把手一摊,沮授笑眯眯道:“听闻奉孝「鬼才」也,不如就请奉孝先作一首诗罢?”

  郭嘉:“……”

  口糊!

  鬼才,鬼才,鬼才是这样解释的?——

  明明是「鬼才般的智力」,而不是「鬼才般的诗才」!

  ——沮授,沮授,好个沮授,等他郭嘉作完了诗,看谁敢溜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