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北主的那些往事(下)
Fire丿小桥静水2020-05-25 10:103,439

  乍听郭嘉的询问,诸葛亮和周瑜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轻轻地叹息,郭嘉清了清嗓音,不由地忆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好……好诗!好诗!”诸葛亮细细一品,直觉好诗,却又说不出来好在哪里。

  周瑜眨了眨眼,认真地品味,终是道:“这首诗……与其说是诗,不如说是词。”

  “词?”诸葛亮、沮授和郭嘉一愣,齐齐地反问。

  周瑜道:“你们不觉得这首……诗像歌词么?——读来朗朗上口,却又透出一丝忧伤。严格来说,对仗并不工整,无非是句与句之间太过优美,以至于让人忽略了这一点。”

  诸葛亮呆了一呆,呆呆地望着周瑜品着——

  品着昔日北主袁绍的成名大作!

  脑袋晃了一晃,诸葛亮只觉周瑜的形象有些崩塌。

  天晓得诸葛亮他是知道周瑜精通韵律,但却万万没想到周瑜也会品诗!

  扬了扬眉,诸葛亮不怀好意道:“周……周家兄长,你既然说这是词,那么你能不能将这首诗编成一支曲子呢?”

  “这有何难?”周瑜淡定地接招,“为兄不说精通韵律,倒也勉强能编作一支曲子,只是这支曲子应该相当简单,为兄只怕袁公不会同意呢?”

  “怎么会?怎么会?”郭嘉似是不嫌事大,扬声地请求,“公瑾只管作曲,回头在下会向主公说明,主公定会开怀于心,到时说不定又会办个宴会,来个「月旦评曲」了!”

  郭嘉自来熟地,不仅改了对周瑜的称呼,亦朝周瑜挤了挤眼,笑眯眯地道:“只求公瑾到时现场献曲,还请公谨莫要推辞呀?”

  周瑜亦温声道:“敢不从命。”

  诸葛亮:“……”

  咦?——他是不是错过了甚么?

  何时周瑜和郭嘉居然一见如故,十分投机了?

  还有,「月旦评曲」是甚么鬼儿?

  “奉孝,后来呢?”沮授斜视郭嘉,再把扯远的话题拉了回来,“后来怎样了?”

  “后来?——哦~后来……”轻拍脑门,郭嘉后知觉地拉回主题,“后来,蔡邕先生把这首诗告诉了他的女儿蔡琰小姐,蔡琰小姐亦对主公的才华倾慕非常,待她鼓起勇气,偷偷地瞄了他一眼之后,就非他不嫁——你们是不晓得,当年蔡琰小姐已与河东世家卫仲道联了姻去,这下子蔡琰小姐突然改变了心意,闹腾不休,引出好大的阵势,最终蔡琰小姐终成蔡琰夫人,而那卫仲道也因此而活活地气死了。”

  沮授绷着一张脸,适时地补充道:“卫先生原本体弱,哪里是气死的?——奉孝休要胡言!”

  诸葛亮和周瑜愣愣地听着郭嘉的八卦,都不知该说甚么才好——抿了抿嘴,诸葛亮注意到郭嘉所说的「蔡琰小姐终成蔡琰夫人」……敢情蔡琰夫人真的成为北主袁绍的妻子?

  这么说来……

  深呼一口气,诸葛亮竭力淡定地问道:“冒昧地问一句,敢问袁公有多少任……妻妾?”

  「妻妾」二字使得诸葛亮的耳根子发红:上一世,作为一心一意的专一丈夫,诸葛亮还真没想过要纳甚么妾室,即便他上一任的主公,就算纳了妾室,亦没几个……相反地,曹操倒是接不少,但是——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蔡琰,史称蔡文姬的那个,不是后被掳去了北方,嫁给匈奴左贤王了么?

  兼之貂蝉、黄月英,以此观之,诸葛亮大约联想到了袁绍应是……

  玩味地打量诸葛亮,郭嘉笑眯眯地回道:“也不多,只才刘夫人、蔡夫人和貂夫人三个罢了。”

  沮授看了一看郭嘉,再道:“这三位夫人最得主公欢心。”

  言下之意,是北主袁绍还纳有别的妾室。

  诸葛亮:“……”

  ——话说你们这样在背后议论自家的主公,真的好么?

  面无表情地,周瑜迟疑道:“有没有桥倩夫人?”

  郭嘉迷茫道:“桥倩夫人?——这倒没有……”

  “那么……甘夫人,糜夫人,有没有?”周瑜微笑。

  诸葛亮:“……”

  郭嘉干笑一声,摇头道:“也没。”

  诸葛亮默默地瞪向周瑜:喂喂喂~那不是他诸葛亮前一世主公的妻妾么?!

  想一想也不可能好么?就算北主袁绍再怎么丧心……咳~再怎么贪恋美色,亦不可能直接地南下,特意地收纳那些美人罢?更何况那些美人年纪尚小——

  不!不对,甘夫人的话……

  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诸葛亮认真地思考现今的甘夫人年纪,应是及笄了……

  ——咳咳~主公在上,他才没有乱想!……

  甩了甩头,诸葛亮努力地抛开杂念。

  周瑜凉凉地瞥了一瞥诸葛亮。

  静下心来,诸葛亮木然道:“先生,您不要拆开话题了——蔡琰小姐嫁给袁公以后,又怎么了?”

  郭嘉挑了挑眉,连忙探头探脑地瞅了一瞅四周,低声道:“自是知晓她成了妾室啦!主公他……早已娶妻了。”

  “哦~”诸葛亮点了点头,继续看向郭嘉。

  郭嘉再道:“主公的正室是刘夫人……蔡夫人生气非常,便和主公大闹一场,以至于主公到处避风头,继而便认识了貂小姐!”

  嘴里「啧啧」两声,郭嘉似在回味无穷。

  诸葛亮、周瑜和沮授皆用鄙视的目光睥睨郭嘉。

  郭嘉接着道:“在下实在不好说主公是如何认得貂小姐——在下只知,主公竟然对她一见钟情!”

  诸葛亮:“……”

  诸葛亮惊悚地瞪着郭嘉,仿佛只要瞪住郭嘉,就能通过郭嘉,瞪中袁绍。

  喉咙发干,诸葛亮哑声道:“然后呢?——貂蝉小姐她有没有……?”

  脑中微微地错乱,诸葛亮也不晓得该怎么询问。

  他该问……貂蝉有没有上演「连环计」,离间董卓与吕布了呢?

  郭嘉「嗯」了一声,疑问:“有没有……?”

  “没、没甚么。”诸葛亮睫毛一闪一闪,“先生说了半天,都没说清貂蝉小姐与吕布将军到底有甚么关系?”

  “答案是吕布将军也看上了貂蝉小姐了呗~”郭嘉咂了咂嘴,脱口而出地说,“貂蝉小姐是司徒王允的义女!有一次,吕布将军参加司徒王允的宴会,恰巧见着了貂蝉小姐献舞,这便对她倾心不已。”

  “貂蝉小姐美貌无双,在下至今都回味……”两眼明明迷蒙起来,郭嘉却能飞快地清醒过来,“那段往事在下不便多说——总之,吕布将军或许和司徒王允做了一回协议,最终是他斩了董卓,平定了长安混乱!但是,司徒王允却在乱战之中不幸身亡,留下了貂蝉小姐!是主公亲自派人接回了貂蝉小姐,而貂蝉小姐感恩主公的出手援助,这才下嫁主公,变为貂夫人!可惜,事后,吕布将军却说是主公抢走了貂夫人,由此恼恨起主公,还时常地带兵掠夺冀州的偏远之地,惜叹主公心怀仁慈,即便击退了吕布将军,亦没对吕布将军动手杀之!”

  沮授面不改色,拆台道:“甚么是「没对吕布将军动手杀之」?——分明是杀不了吕布将军罢?”

  郭嘉老脸一红,手指沮授,气到颤抖,啐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出的好计策,根本截不住吕布!”

  “授的计策,是需要三名强而有力的武将——”沮授皱了皱眉头,“颜良将军他们么?……”

  顿了一顿,沮授及时地住了口去,似是不想提及这等机密之事。

  诸葛亮和周瑜也聪明地闭口不言。

  粗粗地喘气,郭嘉转了转眼珠子,笑眯眯道:“不提那些了……这几日,你们且先安顿罢?——后天,却是到了「月旦评」的日子呢?两位可有兴趣一观?”

  “月旦评?……”诸葛亮和周瑜面面相觑,眼神略有呆滞。

  瞅见诸葛亮和周瑜不太自然的表情,郭嘉哈哈大笑,笑道:“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凭甚么只许汝南郡人许劭先生和许靖先生能够评之,而别的地方就不行?——邺城人才济济,一流名士诸如郑玄先生、卢植先生、崔琰先生或华歆先生他们,哪个不比许劭先生和许靖先生差了?怎就不能「月旦评」了?”

  诸葛亮:“……”

  周瑜:“……”

  诸葛亮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嘴——说得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所谓月旦评,是由汝南郡人许劭和许靖兄弟俩主持对当代人物或诗文字画等品评、褒贬的一项活动,常在每月初一发表,故称「月旦评」或者「月旦品」——无论是谁,一经品题,身价百倍,世俗流传,以为美谈!

  这不,曾经,许劭先生不是有对兖州牧曹操评过他是「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当然,北方的月旦评应该有所区别,也不是非要针对诗文字画?

  才这样想着,诸葛亮就见沮授微微一笑,适时地解释道:“如若你们前来参加「月旦评」,必会有所收获——那并非是一般的品评、褒贬,而是……”

  “嘘~”郭嘉打断了沮授的解说,“说出来就不好玩了~且先保密罢?”

  抬起头来,郭嘉直指前方,说道:“到了呢?”

  “啊?”诸葛亮和周瑜顺势一望,就见一座漂亮的房屋映入眼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