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十二苔2020-03-06 16:372,223

  2000年冬天的那个晚上,于深变成云深的第三个月的那个晚上,天上星星很多,明亮的、黯淡的、微黄的、闪亮的,总之在那片湛蓝色的天空覆盖着的那一方土地,被那个看起来很廉价的灯泡充斥着温暖,那是不算熟悉的少年许知带着她走进的另一方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她认识了阿索他们,那些不被世间自以为不凡的人们认可却内心温暖自在的他们。

  你有没有在临近黄昏的时候,明明周遭喧嚣,人声鼎沸,却都和你无关,你缩在角落,自我安慰着你喜欢这样的孤独,乐得自在。

  云深到A市已经四个月了,度过了秋末和整个冬天,迎来了春天,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云深慢慢习惯了如今的生活,在班级里默默的当着小透明,嘴角常常带着那个有时真心有时出于礼貌和习惯的弧度,每逢假期便例行任务一般地回去看看云家一家人的和睦美满,偶尔想想于爹于妈,再偶尔……偶尔还有那个叫许知的少年偷摸着带她去放风一般地撒野。

  自那晚之后,许知就总是给她往学校送东西,他进不来,就托人带进来或者放到门房,云深自己去取,送来的东西基本都是些街道上小卖部的小零食,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却被云深当作了来到A市之后为数不多的温暖和疼惜,是的,疼惜,云深总能在许知那黝黑的眸子里看出一点同病相怜的怜惜,那种感觉,隐隐的能刺痛人,却又若有若无的无法让人细细感受。云深问许知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这份好让云深觉得令人惶恐,许知当时看着云深,又像是透过她看向另外一个人,总之云深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许知的目光,记得他的眼瞳黑的深沉,然后末了他是这么说的,挑着眉看了一眼云深,然后问阿索他们:“小爷对人好需要理由么?”

  “不需要。”很是整齐划一。

  “当然你要是非得要个理由的话,小爷也能给你一个勉勉强强地,小爷看你顺眼行不。”

  许知胳膊架在云深脖子上,将云深一边的肩膀压得垮下去,不顾她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的呲牙咧嘴,笑得格外欠扁。

  “……”云深矮身从他胳膊下钻出去,附带了一个大白眼儿给他。

  这天,云深从学校领回了期末考试成绩单,上面的成绩虽然还是有点不忍心看,但是起码比刚开始有很大的进步。吃过饭,云深哼着小曲儿,摆弄着窗台上的那盆绿植,黄昏的阳光撒上来,很是好看。

  “阿深……阿深。”

  云深的房间在二层,听见窗户下面有人小声叫便扒长脖子寻找声音的来源,见是肖达再楼下的花丛旁对她招手,看起来鬼鬼祟祟地,不仅讶异,但还是点点头示意自己马上下去。

  家里云先生和章女士都不在,之凡出去和同学约好聚会也不在,只有老爷子在家,云深套了件外套便悄咪咪地下楼,看客厅里老爷子不在便赶紧溜了出去。见到肖达,便被他拽着腕子往不远处地摩托跑,云深不由自主地跟着跑,边跑边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儿了,来不及解释,快走!”肖达边发动摩托,边说。

  这车是许知的,云深知道,心头不禁有些不好的预感。肖达的摩托开得飞快,带着云深到许知家的时候,阿索正守在外面愁眉苦脸地。

  云深问阿索:“到底怎么回事?”

  “许哥……许哥妈妈走失了,快一天了,许哥带我们找遍了,也没找到。”

  “他在里面?”云深攥了攥拳头。

  “是,昨天晚上到现在他不吃不喝,整个人跟快疯了一样,吓人的很,最后我们看不下去就把他劈晕了,醒来后就坐在院子里发呆,谁劝都没用,想着叫你来劝劝看。”

  阿索说着,眼睛都有些红了。

  “报警了么?”

  “报了,说24小时才给立案。”阿索看了看手表:“还差两个小时呢”

  “我知道了,我去看看,你们去买点吃的。”

  说罢,云深便走了进去,许知家在三尺巷里,巷道交错,很窄,巷中的院子都是老式建筑,年陈很久了,许知家的也是。云深进去打量了一眼四周,不大的院子,收拾的整整齐齐地,中间还有一颗很大的槐树。突然,云深的眼眸定住了,像是再也转不动了一般,定定地。云深看到那少年正坐在院子里的一个矮凳上,环着膝,垂着头,平时在阳光下显得毛茸茸的亮黑的短发被那片槐树投下的阴影笼罩,白色的T恤黑一片黄一片的,看起来了无生气。云深走近,蹲下身看着许知,少年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精致地眉眼也变得一片灰蒙。

  云深轻轻抬手抚上少年的手,声音温柔的像水:“吃点儿东西,好不好。”

  少年抬起头,灰蒙蒙的眸子有点破碎,还带着点血丝和水光,就那么看着云深,然后缓缓地,将头俯到了云深因蹲着而蜷曲着的腿上,声音嘶哑又带着委屈和惶恐:“阿深,怎么办呢,妈妈丢了,我把她丢了,她不见了。”

  云深张了张唇,哑然,她本就不善言辞,尤其这样的时刻,明白语言最是苍白无力而又空洞,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少年柔软的发,眼前的少年不是她印象里的张扬,那眼神那声音都脆弱的可怕,像是本来好好的一副色彩张扬绚丽的画被火舌席卷后,成了放置在那里的灰烬,还保持着方方正正地样子,只是那色彩统统成了灰暗地颜色,经不得一丁点地风吹草动,否则就是灰飞烟灭。

  云深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少年柔软的发,声音轻轻地:“可是她还在等着咱们的阿知去找她呢,她在等着咱们阿知怎么还不来啊。”

  “咱们的阿知”,这样的亲昵,这样具有归属感地字眼,少年轻轻抬起头,眼眶还红着,眸子却有了一点光亮,像是乍然迸现的天光,给少年镀了一丝丝的生气。

  “等着我?”

  “对,等着你呢,等你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下,我陪你一起去找她。”

  云深眸里闪烁着的光,温柔而又坚定,是年少的许知许知从未见到过的,也是哪怕是后来的许知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光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半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半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