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十二苔2020-03-06 16:011,450

  淮安和之憬是云三叔家的孩子,一对龙凤胎,和之凡一样大。

  待人都坐定云老爷子才从楼上下来,看三个儿子都在了,笑呵呵的坐在餐桌主位上。

  这时候张嫂领着佣人陆续上菜,管家一直陪在云老爷子身边,抬眼突然看见最后的云深,心头微微诧异。云老爷子和其他人当然也看见了跟在最后没有穿佣人工作服的云深,只是心头各有计较,但没人说话。章女士则是皱皱眉头,很快就撇过眼。

  “小深。”云老爷子沉声叫道。

  “爷爷。”

  “你这是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云家没佣人了,要堂堂大小姐来端盘子。”

  “我……”云深看看不远处的章女士,抿抿唇说:“爷爷对不起,我错了。”

  “你错什么错,张嫂,怎么回事?”

  “老爷子,是我的疏忽。”张嫂低下头,认了云老爷子的责怪。

  “行了,云家养你们,你们就得拿出自己的作用,否则要你们也没用!”

  “是。”

  云深站在一边有些无措,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却也明白了云家同于家不同,这云家,什么人就得做什么事,她不能用在于家爸妈面前的模样来面对云家长辈。

  “好了,这是你的伯伯和叔叔,去打声招呼。”云老爷子说。

  云深点头,然后向云家老大和老三道:“大伯伯,大伯母,三叔,三婶,今天是云深失礼了。”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孩子快坐。”

  待看到云老爷子点头,云深才走过去坐在之凡旁边的空位上。

  对面的淮瑜,淮安,之憬则笑着和云深点头示意。

  “云深姐,你怎么不告诉爷爷是妈妈让你去的。”之凡附在云深的耳边小声地说。

  “没事,反正我也没有怎么样。”云深笑笑,同样小声的回答。

  晚餐过后,男人们在一起谈论事业、时政新闻,女人们则谈谈孩子,谈谈时尚,至于孩子们则是凑成一堆侃天侃地,聊聊八卦,玩玩游戏。

  “欸,咱们玩扑克牌吧。”之凡提议。

  “好啊好啊,今天我一定把上次输的都赢回来。”最小的之憬很是兴奋。

  “赢什么?”云深一脸懵。

  “钱啊,不过别担心,都是小数目而已,经过爷爷他们的默许的。”

  淮瑜解释道。

  “钱啊……好吧。”云深记得云老爷子让管家给过她零花钱,还不少,应该是够的吧。

  云深跟着之凡他们围坐在桌子边,将牌拿到手中后才发现她啥都不会,他们的玩法与自己以前玩的不一样,最关键的她自己本来就不是个玩牌高明的人。

  “哇,云深你又输了。”淮安拍桌大笑。

  “臭小子乱叫什么,云深比你大,你应该叫姐姐。”淮瑜拍了一把淮安的脖子。

  “哦,哈哈,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尴尬却敷衍。

  云深看自己已经输得差不多了,再输下去怕是要倒欠了,就退了出游戏。

  云家的花园很大,听张嫂说是专门请的园艺大师设计的,云深不懂园艺,只是觉得好看别致,像电视里清朝的后花园那样,里面种的花草树木都是云老爷子喜欢的,专门有花匠打理,只是现在是冬天,花早都谢了,只有一排一排的常青树还带点生机的味道。花园最中间有个八角亭,云深最喜欢的就是这处,所以从牌桌上退下来之后觉得闷,就直奔亭子里像透透气。

  云深坐在石凳上,晚风带着一阵阵的寒意,吹散了她身上的燥热。

  天上的星星稀稀拉拉的几颗,云深突然想起来在于家的时候,于爸于妈总喜欢在夏天晚饭后并排躺在院子里,她还小的时候总喜欢躺在于爸的肚子上,瞅瞅月亮瞅瞅星星,于爸还总喜欢把好多神话故事改编的乱七八糟的将给她和于妈听,于妈每次都瞪着于爸说他胡说八道,于爸总是瞪着眼睛抱着她理直气壮地顶嘴,美其名曰那是于氏新编。

  “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云深托腮自言自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半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半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