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十二苔2020-03-06 15:351,856

  于深,云深,从此以后,于深成了云深,能让她姑且认为,缘起“云深不知处”否? 云深见到她的亲生父母已是回到云家的第三个星期,云先生和章女士参加完学术研讨会回到老宅的那一天。风尘仆仆的二人看见从沙发上慌忙站起的云深微愣,却也只是微愣,冲着云深点点头便相伴上楼,深色的背影将云深未叫出口的“爸爸妈妈”卡在了嗓子眼儿半上不下,难受得紧。

  “爸爸妈妈,你们居然不等我,讨厌!”穿着呢绒格子裙子的女孩儿像只蝴蝶一样自门口飞进来,插在了云先生和章女士中间,挽着二人的胳膊亲密无间。

  “谁让你走得慢,还怨爸爸妈妈走得快。”章女士一双杏眸中带着笑意,三人结伴上楼背影煞是羡人,而一旁的云深……则被忽略了彻底。十七岁的女孩子多厉害啊,也不过浅褐色的杏眸中碎了些零碎的水光,云深眨巴眨巴眼,转身坐回沙发上,捧着未看完的游记,模样一如几分钟前,只是低垂着的眸子里含着水光,吸吸鼻子,努力想着自己刚刚看哪儿来着。

  我们都是有情人啊,纵知这一笔笔的喜怒哀乐百年后都会变无声沉默,却也耐不住当时的难过,多年后在想起总是摇头笑说:太傻了,傻透了。

  之凡,云之凡,多好听的名字,云深想。刚刚一家三口的模样煞是羡人,刻在云深的脑袋里挥不掉也散不去,她想大概是因为她表现得不是太好,不够落落大方,所以他们才没有对她报以热情,也大概是他们在这个替代了她多年,叫做之凡的女孩儿身上早已经习惯了慈父慈母的模样,所以才对她这般的冷淡。看啊,这般年纪的姑娘是多么的敏感,喜欢和不喜欢,须臾之间便辨得出来,可也正是这个年纪,总是对所有的冷漠都报以期待,所以才一遍又一遍的为那对夫妇找了借口,足以说服自己的借口,来替他们做出解释,仿佛这样总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云深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小朋友才会扯着别人的衣角问他们为什么不喜欢她了,所以云深才不会拦在他们面前执拗的去问他们“为什么”,只慢慢的揣测那生她却未养她的两人的心思。只是那一年的云深还未真正的知道,这世间不喜欢和喜欢一样,一向是不需要理由的,即便是有理由,那也是为自己的行为找的苍白无力的借口罢了而且编造借口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姿势多么难看。

  章女士回来的第二天便做主换了云深的学校,云深是被通知的那一方。去报道的那天仍然是管家送她去的,云深坐在汽车后座上,良久才有些犹豫的问:“他们呢?”原谅她不习惯叫他们爸爸妈妈。

  管家有一瞬的愣怔,但只几秒便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孩子,目光有些复杂,终了还是说:“先生太太去送之凡小姐了,就是小姐您之前的学校。”

  云深舔舔有些干的嘴唇,干巴巴“哦”了一声,心里不免唾弃自己嘴欠,非要问!忽然又想到什么,说:“管家爷爷,您别叫我小姐了,就叫我云深或者小深。”笑的一脸无辜。管家沉默一会,仍说:“云家的规矩,不可废。”

  “哦。”收起笑脸,乖乖坐好。

  新学校是半军事化管理,学习生活自然枯燥无味,于是同学们对新来云深报以极大的兴趣。

  “云深同学,你是哪儿的人啊,怎么现在才转学过来?”

  “就是A市人。”应该算吧。

  “可你怎么现在才过来?”

  “家里有点事儿。”

  “咦,你的口音怎么和我们不一样呢?”

  云深:“……”没完了是吧!

  对于新同学的热情在一周以后渐渐熄火,云深的学习生活也渐渐步入了正轨。章女士做主让云深留了一级,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云深上高几,云深那一年十七,但是上学比较早,本来应该接着上高三的,总之章女士吩咐给云深留了一级,总之云深是被通知的一方。

  被通知的云深运气不错,刚来一周便遇上了月考,只是彼时的云深千算万算没有算到A市的试卷这么难,于是原本在小城成绩排名都还靠前的云深凭借那令人尴尬的红色分数,坐到了最后一位,所以直到许多年后,云深都觉得这种按照成绩排座位和安排同桌的传统忒不人道,一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社会。

  云深的同桌是个颇具玄幻色彩的男生,此男有一个武侠梦,常常在上课的时候做梦梦见自己大杀四方,行侠仗义,执剑走天涯。为什么只是在上课的时候呢,因为他下课的时候要给云深和周围的一干人讲他在梦中的英雄事迹,云深把这种行为叫做白日做梦。后来有一次此男在上英语课的时候突然站起来,举起手中的笔大喊:“刀下留人!”

  在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的同时,秃了头顶的英语老师的黑板擦准确无误的向这边飞来,并吼道:“滚出去!”

  此男滚得颇有仪式感,边滚边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呐!”

  对于这般不要命的行径,从小就怕视老师这种生物为豺狼虎豹的云深只想抱拳称一声:“英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半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半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