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君子飞絮
影三郎2020-03-02 09:351,355

  众人听得天外之音都十分诧异,议论纷纷中抬头四看,想要寻到声音的来源。

  杨小姐在心里默默背诵此诗两遍,只觉得柔情四溢间不乏铮铮铁骨,后发现诗中隐缀“慕雅”二字,细细品味一番,不禁微微惊讶,也轻抬首看向天际。

  我未寻到声源,下意识的看向高瞻,发现他正盯着半丈外湖边的柳树丛,因此也顺着他目光看去。

  这时一阵风起,吐着嫩绿枝桠的柳条在风中轻轻摇摆,柔韧妩媚,突然有一青衣男子自柳梢间腾空飞出。

  他身形逍遥飘逸,脚尖轻点柳梢头,稳稳御空落在树尖,手里一把翠玉骨的横笛横舞胸前。青衣男子腰间系了三指宽的银丝带,银镂空的发冠束发,面容文雅,墨眉星目,鼻梁高挺,他青色的衣衫在风中飞舞,袖口用深一色的湖绿丝线勾勒成一圈点点竹叶纹,简单又不失精致。

  这人就这样静静停驻在柳梢,神情肃穆,整个人如西湖亭畔边一抹柔柳,有种雨后洗尽纤尘的冷酷飘渺。

  人群骚动了,交头接耳暗自猜测究竟是哪家富贵公子,才有这样的摄人气魄。

  杨员外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待细细观察一番这青衣男子后,嘴角的笑意更甚。他站起身抱拳道:“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在何方高就?”

  那青衣男子一眼扫向彩楼主台,正巧杨小姐的眼神看过来,蓦然对上那双明亮夺目的眼眸,他微微一愣,一丝温和的笑浮上嘴角:“晚生柳飞絮,小小平民不足挂齿。员外不用客气。”

  杨员外却非要跟他客气不可,笑着说:“原来是柳贤侄。刚才听闻贤侄的诗作立意新奇,以柳喻人,胸中抱负远大。由是观之,贤侄可非池中之物啊。不知老朽有没有这个面子,请柳贤侄移步一叙?”

  柳飞絮轻轻颔首,舒展双臂,一跃而下,稳稳落在武擂台中间,飘逸的身形引来阵阵喝彩。

  此时擂台上正有两个壮汉在拼杀,一个大汉状如铁塔,皮肤黝黑,浑身肌肉结实,正呼哧呼哧的欲进攻对手。

  他的对手是一个五短身材的瘦小男子,两人对比一站,一壮硕一瘦弱,情形实在是可笑,台下不少观战的人们窃窃私语,忍笑喝彩。

  柳飞絮的突然降临令两人都呆愣片刻,后又发现杨员外看他的眼神透露出岳丈看女婿的满意,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柳飞絮当作了劲敌。

  柳飞絮临风而立,丰神俊朗,气质清高神情冷酷,引得台下大姑娘小媳妇儿不住眼的偷看。而绣楼之上,虽看不到面纱下杨小姐的表情,可从她两眼熠熠生光的明亮程度来看,心情还是有些起伏的。

  擂台上那塔形大汉看一眼才到自己肩膀的柳飞絮,眼里闪现出轻蔑:“这位贵公子,就你这小身板也来挑战俺,打坏了俺可赔不起。俺是不会客气的,接招吧!”说着就如同一头蛮牛般直冲向柳飞絮。

  柳飞絮不疾不徐,稳稳站立当场,当大汉的拳头快击上自己鼻梁时,他才轻轻偏头一闪身,灵活的躲开了攻击。

  大汉因惯力使然,猛然向前冲了几步才刹住步子,转身再挥拳头,又咚咚咚跑着冲过来,柳飞絮还是慢吞吞的灵活闪避,以太极之姿缓冲化解大汉的攻击,脸上表情不变。

  如此几回,那大汉的拳头犹如打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心里愤急,大喝一声:“小子!你是在戏耍俺吗?!”

  柳飞絮面无表情,慢吞吞的说:“在下绝无此意。”谦虚的语言自他口中说出,总是带着一股桀骜不驯。

  台下哄笑声一片。杨员外也忍俊不禁,但又不好当面取笑那有头无脑的壮汉,憋笑憋得实在辛苦。

  杨小姐面纱下嘴角亦微微翘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灵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灵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