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狐妖附体
影三郎2020-03-01 09:521,681

  我俩飞速赶回临风城。刚到景府门外就发现整座府院寂然无声,大门洞开,一阵风刮过府内外飘起阵阵落叶。我抬眼四看,赫然发现景府上空乌云密布,团团黑雾四处喧嚣涌动,妖气四散。

  我着急知道婉儿小姐的安危,一头扎进了黑雾中,但被一只手飞快的捞了回去。

  我挥爪抓在高瞻手上,张开尖牙咬下去:叫你放手,我要去救人!

  高瞻斜睨着眼,嘴角绽开一个冷酷的笑:“你再咬试试?”

  ……

  我不敢试。

  我怕他揪我尾巴。

  我悻悻然松开了嘴。

  高瞻把我放到肩头,弹了我一个脑瓜崩儿:“狐妖是我放走的,人自然是我去救。你自己多少斤两自己不清楚么?逞的什么能?”

  他右手在额间一划,一道天眼赫然洞开:“这妖孽拘了如此多的生魂,聚集了大量怨气,看来待会儿有一场恶战要打……”

  我不关心这些,只要我的婉儿小姐安全就好。

  高瞻轻嗤一声:“自私。”

  有了天眼的保护和指引,高瞻挥剑斩妖气,穿过亭廊花苑,直奔向景轩的卧房。卧房外面东倒西歪的躺着几人,那是城主、城主夫人和丫鬟仆役们。

  高瞻伸指在众人颈动脉轻轻一放,淡淡说:“没什么大碍,只是晕过去了。”

  我四处搜寻我的小姐,没有。婉儿去哪里了?

  这时景轩卧室的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了,我想都没想,一个飞跃跳到了房中。房内依然药香四溢,家具整齐,淡蓝色的窗幔随风轻拂,景轩还在床上静静的躺着,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当然,前提是不见厅中那团乌漆麻黑的东西。

  卧房正中间涌起一团黑雾,四周悬浮着几十上百个发着光亮的小球,就像是萤火虫一样,我亲爱的婉儿小姐就被困在黑雾中央,她眼睛紧闭,眉头深锁,似乎十分痛苦的压抑着什么。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后面高瞻已经跟了进来,他仔细看了一眼那团黑雾,说道:“这点点银光都是拘自人类的生魂,一旦离体超百天,将无法轮回超生。你那婉儿小姐已经被狐妖附身了,这下两个婉儿可真傻傻分不清楚了。”

  在他说话的当口,那团黑雾似乎感觉到了高瞻的靠近,叫嚣着膨胀起来,婉儿最终压抑不住,被妖邪完全侵体。

  我看到婉儿慢慢睁开眼睛,眼神里带了陌生的妩媚气息,她掩嘴娇笑,说出的话却是狠戾阴冷:“我竟小看了你,害我狐子狐孙枉死。现在我就要为他们报仇,我要碎你的生魂,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把你的皮做成旗幡!你就乖乖受死吧!”

  高瞻冷哼一声:“想杀我的妖孽有很多,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高瞻已经祭出了那把古剑,剑锋一靠近妖气就铮然爆发出了淡淡金光。

  婉儿轻挥衣袖,飘荡的生魂们便汇集着阻挡起古剑,婉儿大笑:“凭你的驱魔剑多么厉害,也休想伤我的身,我就不信你还能滥杀这些生魂!”

  驱魔剑一触碰到生魂就停止了攻击,高瞻动作稍缓,有片刻迟疑。

  那边婉儿依然大笑:“你们这些所谓的除魔卫士、正义的卫道夫,借着什么替天行道的幌子屠我妖族、杀我同类,才当真是十恶不赦!世间万物各有其生存法则,哪轮到你们胡乱插手!”婉儿越说越激动,一双素白的玉手呈爪状,爪痕直逼高瞻。

  高瞻御起剑气护住周身,吃力的抵挡婉儿的进攻,我死死抓住他的衣摆让自己不被飞出去。

  这边高瞻拼尽力气压制那些生魂,那边婉儿已经迤迤然走到床边,她伸手轻轻拂上景轩的面容,眼里居然闪现着深情:“景郎,今天就是百日之期,你马上就可以脱离这个臭皮囊,和我永远在一起了。东山幽潭初见,你对我恭敬有礼,不似那些污浊男子污言秽行。你我谈诗书文章弄棋伴月,我只是想留住你啊,不是故意要拘你魂魄。师父说人妖殊途,可是我不信,你昏迷的时候一直喊我的名字,婉儿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许是感觉到了婉儿的抚摸,昏睡的景轩居然喃喃出声:“婉儿妹妹……”

  婉儿大喜,高兴地轻唤:“景郎,你听见我的声音了?婉儿在这里呢。”

  高瞻终于逼退了生魂的压迫,他飞速抽出几张定身黄符将临近的生魂包裹住,然后大煞风景:“笑死人了!人家景公子喊的是窦婉儿,又不是你胡婉儿,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婉儿大怒,她起身现出利爪,声音也恢复了冰冷:“臭道士,找死!景郎他唤的只能是我!如此聒噪,让老娘送你一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灵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灵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