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我终于失去了你
渠邱公子弃2020-03-01 20:403,567

  下面泰勒本茨交手却是瞬息万变,本茨出手越来越快,先是周身黑光缭绕宛如一个光人,到后来身与光合,几乎化身一道黑色闪电飘来折去。泰勒虽然在三生戒上颇有造诣,不过他贵为美狄奇家下代当主,几曾亲自出手,只是在玫瑰战争中才小试牛刀,感觉道行一日千里,此时此刻见本茨招数出奇,三棱柱魔法竟然也随之生出变化。原来本茨先前黑光与纳米虫铁衣相融之后,力道已是非比寻常,一拳拳打将下去三棱柱都禁受不住纷纷碎裂。泰勒眼见本茨打碎三棱柱欺近身子,灵机一动,身子裹在三棱柱中攸忽转动,就随着三棱柱挪移到一旁。

  本茨出手越来越是凌厉,到后来几乎与黑光融为一体和身扑来,所过之处三棱柱纷纷崩散。只不过泰勒置身三棱柱中挪动也是愈发迅疾,到后来三棱柱急剧转动之下,竟好似一瞬间出现在三处地方。本茨狂笑之下一捶胸口,身上三道电光蔓延开来,一瞬间击溃三根棱柱,看去竟浑然不顾元氏家族互不相杀的祖训,不知道是否觉得杀死泰勒,黛薇就能重回他的怀抱。

  泰勒身影好似移形换位般,一瞬间出现在不同位置,不知道是否挪移太快,所过之处竟然留下残影,数十上百根三棱柱上齐刷刷映出泰勒身影。本茨好似看到上百个泰勒,每一个身影怀里都拥着黛薇,在齐齐嘲笑他,狂怒之下反而狂笑,双手愤然捶胸,力道如此凶猛,以至于身上黑光都被激散,一瞬间宛如玫瑰般四下绽放,所过之处那些三棱柱纷纷消散,可是点点微光好似依旧拼成泰勒、黛薇身影,两人反倒愈发亲密,那嘲笑声也愈发刺耳。本茨狂啸声中抬头看去,见泰勒裹身三棱柱中直上半空,跟着白影闪过托住他身子往玫瑰塔飞去,感叹他终究还是没能拦下泰勒,急怒之下跺脚处化身黑色电光追击过去:“哪里走!”

  玫瑰塔中花凝香站在黛薇身前,六大高手联袂出手都被她接连拦下。青梅抢进来时,见三曜星君等人出手被花凝香迫退,青丝对准黛薇一弹。黛薇微微侧身,淡然看了一眼,似乎对那呼音摄魂没什么感应,见黄柏身子落地时吐气扬声,一道金光电射而来,微微抬袖将那金光挡住;紧跟着一道黑影贴地掠到身前,攸忽一闪腾上半空,张牙舞爪往身上扑来,红袖往外一拂,那黑影竟一瞬间烟然般消散。摄魂三才众面面相觑,均是倒抽凉气,单凭黛薇露了这几手功夫,足以跻身一流高手之列,就算三人联手也取之不下,何况边上还有“三花”之一的花凝香,看来她之所以被本茨劫持,恐怕更多是因为负疚而不愿抵御。

  “薇儿的摇情掌法可是我师父亲传,就算你们联手也未必能够胜得过她,只是她不喜欢跟人打打杀杀而已。”花凝香说着手里扑蝶扇轻轻转动着,“你们一块上吧。”

  玉阙书生向来自视甚高,不喜与人联手,可是他两度出手,一次被吹散云气,第二次险些连玄玉如意笏都脱手而出,知道凭他道行无论如何不是花凝香对手,打个眼色六人分开站定,就要围攻花凝香。摄魂三才众当先出手,呼音摄魂、照影摄魂、通灵摄魂三面夹击花凝香。金顶和尚高喧佛号,手里菩提珠漫天花雨般打出,木叶道人肩膀微沉,剑光几乎擦着地面扫向花凝香双腿,玉阙书生周身霞光湛湛,身后陡然喷涌出一股云气,身子好似被弹射上前,如意笏上云气泉水般汩汩而出,内里霞光绮罗般展布,化作一片云霞罩向花凝香身子。这云霞看去有形无质,实则乃是玉阙书生毕生功力凝化,就算筋肉人、筋骨人挨上,也非得碎骨粉身不可。

  “这才像话。”花凝香扑蝶扇一转,漫空菩提珠就被激荡得四下乱飞,其中殆半激射玉阙书生,那剑光眼见就要上身,忽然间像是被无形之手拉住,一扯之下竟而整个从桃木剑上剥离出来,俄而间消弭于无形。至于摄魂三才众,伥鬼不知如何被拨到一旁,直扑黄柏而去;黄柏惊惧之下身形晃动,胸口黄光就直射青梅,这一来将青梅琴声就给搅乱。玉阙书生对金顶和尚功力了若指掌,此时云霞坚俞精铁,就算金顶和尚将全身功力灌注到一粒菩提珠上也休想穿破云霞,可是一粒粒菩提珠透过云霞疾扑过来,想来是一瞬间被附上扑蝶扇真气,惊惧之下脚底云气狂涌,托着他身子攸忽拔起,这才堪堪躲过那片菩提珠。

  来此之前,他们也不觉得能够力挫莉莉丝座下亲传弟子,可是总想着围攻之际能让她手忙脚乱,好趁机劫走黛薇;可是此时才发觉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花凝香扑蝶扇下,他们人手再多上一倍也制造不出丝毫空隙,黛薇也不是他们所能劫走的,看来要让泰勒失望了。

  就在此时红光乍现,玉阙书生等人扭头看去,见一道三棱柱斜射进来,红光一现而隐,泰勒身子已站在场中,看去刚要开口说话,蓦地一道黑光从下面蜿蜒而上,黑光散处现出本茨身影。

  “你们是来抢玫瑰的吗?”花凝香含笑说着。

  “直娘贼,正是!”本茨说着一拳打出,黑光蔓延上前,整个身子似乎都被扯动,化作一束黑光就要贯穿花凝香。

  “下去!”花凝香秀眉微蹙,手指扣住扑蝶扇一弹,那黑光竟然倒折回去,呼嗵一下撞上墙壁,本茨身子咕噜噜滚落下去。

  泰勒身子微微颤动,看去欲进又止,终于叹一口气:“请仙子成全。”

  “我倒是乐于成全佳偶,你且说说为何喜欢黛薇,若是能打动我,我自然让开。”花凝香说罢转身看着黛薇,“这朵玫瑰,终究会花落谁家?”

  泰勒一愕,没想到花凝香这试炼竟是如此这般,想了一想,终于说出心中所思所想。其实上次伏击战,他已隐隐感到黛薇就在那红玫瑰之中,只不过不敢说出而已,反倒恨不得这场玫瑰战争能一直打下去。毕竟玫瑰战争里他能立于不败之地,可是真个面对黛薇的时候,他却一点把握都没有。他固然能给黛薇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而本茨跟黛薇之间却有着更美好的过去;泰勒自问一生之中从未短过什么东西,可是却宁可用美狄奇家所有钱财,去换取他跟黛薇从小一块长大这份经历。

  一起长大、一起变老的人并不少见,泰勒却从不羡慕,只为那些经历并无什么独特与珍贵之处,而黛薇则不同。他之所以属意黛薇,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她的那份自融自洽的美。她有着自己明确的诉求,无须求诸于其他的人与物,由此而来的独立感与距离感;既非山巅雪莲那般孤高自许,也非空谷幽兰那般自弃于世,而是哪怕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也能和而不同的疏离感。别说泰勒从未见过,他甚至从未想过世上竟然有这等女子,这等不世出的女子,竟然有幸同世,竟然有幸相识,他是多么地想要知道,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经历,才会造就出这样的女子。泰勒自问本茨体悟不到黛薇这份别致的美,为此不配拥有黛薇;其实就算是他一样不配拥有,只不过是想欣赏而已,就好似见到绝伦的美景,恨不得整个生命都能沉浸在其中。

  自从他体悟到这一点之后,对黛薇的情愫就潜滋暗长,一点点将他吞噬,一想到黛薇被他人玷污,他的生命、思想、精神与灵魂都像被掏空。之所以闹出轰动天下的玫瑰求婚,既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也是给黛薇一个机会——毕竟她总不能无缘无故毁弃婚约。泰勒一直觉得当世之中,就算他也没资格配得上黛薇,至少是最接近这份资格的人。只不过他终究不能预知黛薇的心意,要是她被过去的所羁绊……泰勒无日无夜不受这份煎熬,这份煎熬火一般要将他身子焚烧殆尽。

  众人听罢,都是一阵唏嘘,没想到贵为美狄奇家下代当主,自小而大应有尽有一呼百诺,竟然还有这等细腻过人的感情。花凝香摇头喟叹,往边上飘出一步,蓦地看到本茨身影:“你呢?”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终于失去了你。”本茨凝眸看着黛薇,泪水忽然间涌了出来,“从懂事之后,我就一直都在想,是什么把你恩赐给我?为什么把你恩赐给我?我的笑、我的泪、我的血,你带给我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从一开始就觉得你是如此的美好,美好到我根本配不上,总觉得终有一天要离我而去。二十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终于失去了你!哪怕你离我而去,将我心揉碎、将我灵魂抽走,我还是只能谢谢你,让我遇见你!我的生命因此而美好。”

  本茨伸手擦着眼泪:“你们可能觉得我粗鄙,配不上黛薇,给不了黛薇最好的未来,乃至于我对薇儿的感情也不如泰勒百转千回,可是至少有一点我绝不会比他差,那就是我所有的感情都献给了薇儿。”说话间本茨竟然流下两行血泪,等双手挪开时旁人都惊呼出来,原来他不是留下血泪,还是拭泪之际剜掉双眼。只见本茨将一双眼珠扔到地上:“看不到你,这双眼睛还有何用?”说着踏脚踩去。

  “大少爷!”博丹本来在玫瑰塔后面把守,半天不见有人从后路偷袭,后来泰勒、本茨先后到来,她也悄悄翻窗进来,见本茨羞怒之下竟然自剜双眼,先是惊呼出来,跟着跑过去将他扶住。花凝香似也没想到本茨竟然能说出那番话来、做出这般举动,一时间也怔在那里,心里有些嘀咕:难道我错了吗?泰勒、本茨,到底谁更喜欢黛薇?谁更配得上黛薇?

  “请玫瑰仙子回府吧。”木叶道人见诸人都愣在那里,一个个若有所思,生怕再出什么波折,赶紧开口说道。

  青梅见黛薇举步,对准她身子一拨发丝,继而问道:“敢问呼音摄魂之际,玫瑰仙子听到何人呼唤?”

  “不足为外人道。”黛薇轻叹一声缓步离开,宛如一朵花瓣被风吹动,冉冉飘下楼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帕斯卡学园前传2:血之婚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帕斯卡学园前传2:血之婚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