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黄益怎么算计小善
左右20182020-03-02 18:264,933

  8。小善帮黄益黄燕交大学学费

  场景:豪车上/日/内

  朱山开着厂里新买的奔驰车,带小善和黄益和黄燕上同一所大学报道,小善:这些现金我爸给你俩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你俩自己拿着吧。

  黄益黄燕各自接过红包。

  小善:来省城第一天就是要开心地玩吃穿,这也是给我们考上大学的一个奖励;朱山表哥,你往最繁华的步行街开。

  黄益没心没肺地喊一声:哦,椰,三年高中苦熬终于解放了。

  黄燕含情脉脉地看着小善,想起小善一家对自己一家的照顾,情不自禁感动得流泪几近哽咽,小善从副驾驶座位上回头一看,莫名其妙地问:黄燕妹妹怎么了?

  黄燕:我感觉你一家对我们家太好了,不知怎么能回报!

  小善:嘿,我爸运气好,开的这个厂子,今年是第三年就达到1200万年营业额,他现在也不差钱。

  一组画面:三个新大学生在李宁店里试鞋试衣服,在步行街吃小吃,玩套娃娃游戏。

  趁没别人时,黄益把黄燕拽到角落指责:看你说的我们家有那么惨吗?还当小善的面哭?把咱家底牌全露了,况且他爸近一年没给咱爸妈涨工资了。

  9。黄益想引诱小善来赌博

  场景:游戏厅/日/内

  游戏厅里烟雾缭绕人声鼎沸,黄益一个人玩老虎机玩晕了头,他找老板借了1万元钱玩老虎机也输光了,老板说:限你二个月内还我2万元,别叫我去你们宿舍找你要钱。

  黄益抓耳挠腮:李老板,我若给你介绍个我们县首富的儿子过来玩,你给我多少回扣?

  李老板:只要你有那个能力,他在我这输的钱,我给你20%回扣,我还有地下赌场,玩得更大更刺激。

  黄益:好,一言为定,我给你逮条大鱼来。(说罢踌躇满志地走了)

  10。黄益初次带小善来赌博未成功

  场景:游戏厅办公司/日/内

  黄益给游戏厅老板介绍:李肖虎大哥,这是我弟弟,我们县首富包龙薯片厂老板的太子爷陈小善。

  李老板热情洋溢地握住小善的手说:哎呀,陈公子一看就气宇轩昂。

  小善客气回应了一下,看了一会周围环境和气场,小善像征性地喝了二口敬上来的茶水,转身就想走人了。

  黄益失望地跟上来问:怎么不多玩一会,你看我大哥多看得起你。

  小善:乌烟瘴气的没什么意思,这些人一看都是心术不正的社会人。

  黄益: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李老板在这一带谁都给面子!有事他还能罩着你。

  小善:我们又不惹事,用不着与这些社会人打交道。

  11。黄益勾结社会人吓唬小善

  场景:校外商业广场/日/外

  黄益在远处悄悄交待:老二老五,你看那个穿湖人8号球衣的瘦高个小子就是陈小善。

  老二说:我就上去封住衣领唬唬他呗?不用动手吧?

  黄益点头,老二上去就封住陈小善的衣领说:你小子叫陈小善是吧?

  陈小善被突如其来的威胁搞懵了忙问:你们干啥的!

  老二接着说:听说你在追刘丝丝?我大哥的女人你也敢追?

  陈小善:什么叫你大哥的女人?

  老二:你与刘丝丝得断了,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

  说罢老五装作气愤的样子想上去动手,陈小善没见过这阵势,有点不知所措;黄益跑过来一把抓住老二老五的手说:你俩干啥的?放开我弟弟!

  说罢,黄益发飚对老二老五拳打脚踢,老二假装惊讶地问:你混哪里的?

  黄益说:还我混哪的!我大哥是李肖虎,再敢动我弟弟试试?

  老二说:原来你是李老板的人,这次我卖个面子给李老板。

  老二老五如丧家之犬一样逃窜,老五边跑还边指望陈小善说:下次你可没这么走运了!

  二位社会人走了之后,陈小善说:今天多亏你了,我女朋友又没接触过什么社会大哥呀,真是莫名其妙。

  黄益:哎!女人嘛!一漂亮就有很多社会混混惦记,你没惹他们,他们也会把你当情敌。

  陈小善:他们下次再敢警告我,我就打110。

  黄益:不如多跟李肖虎多处处,有他罩你就行了,你看我今天一报他名字就好使。

  陈小善没吱声,犹豫着。

  12。黄益为沾光搓合妹妹与小善谈恋爱

  场景:男生宿舍/日/内

  黄益想搓合县首富的儿子与自己妹妹,这样自己也能沾上光,就和小善说:我同学上次还真看见刘丝丝与一个有纹身戴大金链子的社会青年在一块看电影,然后居然去开宾馆了,应该就是混混说的那个社会大哥。

  小善:真的?

  黄益:美艳的女人就像蛋糕,苍蝇都想吃一口。

  小善:难怪这么不好约,总是很爱昧又不答应做我女朋友。

  黄益:我前几天看我妹妹手机相册里保存了你好多照片,我就知道他喜欢你。

  小善:是嘛,她没说过。

  黄益:你真是钢管直男,当哥哥的我都看出来了,哪有女孩主动表白!

  13。小善请社会人在KTV纵情卖醉

  场景:KTV喝酒/夜/内

  李肖虎:今天陈小善老弟来我的KTV唱歌,要玩得尽兴呀。

  轮到小善点女伴时,小善有点不好意思点,黄益说:我就帮我弟弟点这个最漂亮的吧,他第一次出来玩,有点放不开。

  女伴高兴坐在小善旁边,递了一个葡萄给小善,小善没好意思接,黄益安慰道:弟弟,咱们家近几年家庭事业学业都顺畅,就算今晚纵情下酒色也没毛病。

  小善端起酒杯说:感谢李肖虎大哥收拾恐吓我二次的小混混,今天我请客。

  席间啤酒一瓶一瓶的咕,洋酒一瓶一瓶的开,小善与这几个社会人玩得很尽兴。又是唱歌又是摇摆的,席间十几个小姑娘来串场敬李肖虎酒,李肖虎呵斥这些女孩:一个个都没眼力,我们这真正的大老板是这位陈总。

  浓妆艳抹的小姑娘一个个半跪着陪酒倒歉,还有些女孩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往小善身上凑,有些故意把脸贴在小善胸口装醉装淑女,有些搂着小善的脖子亲几口。

  李肖虎的七八个社会小弟也一个个给小善鞠躬敬酒喊:陈哥好,有事随时吩咐小弟们,愿为陈哥赴汤蹈火。

  黄益看着小善的待遇很是羡慕,对着小善的耳朵说:如果我能过上一天酱紫的生活,也不枉来世间一回。

  小善今天的虚荣心也得到最大化的满足,家境学业近来太顺也算放松了警惕,小善端起酒杯敬黄益并说:黄益哥哥,我们家事业日新月异,等我接班后,你辅助好我,我首先提携你。

  李肖虎小弟:来,我给大家分点摇头丸助助兴。

  小善虽然醉熏熏的但果断拒绝了,黄益准备吃,小善呵斥说:你还是大学生!敢吃摇头丸?不想好了?

  李肖虎看陈小善很坚定,回旋了尴尬的气氛:这个吸不吸自愿,不勉强。

  结帐走人前,黄益特意打电话叫来自己妹妹:小善喝醉酒了,你来接他…别害羞了…他特意指定让你来…

  黄燕来到歌厅,小善正在醉熏熏地和舞女打情骂俏,黄燕醋意顿生,上前就推开舞女的手说:他还是大学生,你们几个手都放开,听到了吗…

  陪酒小姐不忿地说:凭什么?

  黄燕:凭我是他女朋友…我数三声,一,二,二点五…。(陪酒小姐们纷纷知趣不舍地闪开)

  黄益告诉妹妹:我在楼上903号房开了间大床房,你送小善进宾馆,陪他醒醒酒,这是门卡给你,看你的了。

  黄燕:你怎么整天带他来些不三不四的地方!接触些混混和舞女!

  14。妹妹与小善定情让黄益终得逞

  场景:宾馆房间内/夜/内

  黄燕扶着小善进了宾馆房间,小善朦朦胧胧中感受到女人的香水味,一把握住黄燕的手,搂着黄燕的腰;黄燕想挣脱不掉,小善醉蒙蒙地说:你原来这么美。

  黄燕:那你在KTV还找女伴!

  陈小善:男人的逢场作戏嘛!你想当我女朋友吗!

  黄燕:那要看你表现了。

  陈小善:你哥说你暗恋我,手机里保存了不少我的照片!

  黄燕:你好坏,明明知道还叫我等你表白。

  说完二人拥抱在一起,李肖虎的二个小弟一直全程护送着小善,在宾馆门口偷听到这一幕,彼此感慨:牛批,当富二代真好!

  另一个说:如果我能过上一天酱紫的生活,也不枉来世间一回。

  15。小善与社会大哥赌博输六十万

  场景:地下赌场/夜/内

  李肖虎小弟叫小甲:今天善哥这种身份的人能来我们这玩“同花顺”,真是蓬荜生辉,余音绕梁三日亦不绝于耳。

  小善烟不离手,双眼充满血丝醉熏熏地摸着牌:哎呀,小甲,你的鼻毛扎到我的脸了。

  小甲点头哈腰地倒歉,黄益对小甲的争怀争宠不太满意:小甲兄弟,不是当弟弟的说你,你这鼻毛我说了多少回了?也得剃一剃了!

  小乙:我善哥的皮肤这么白细,哪经得你那猪棕一般的鼻毛,再扎到我善哥的脸,别怪当弟弟的一啤酒瓶子给你头上砸过去。

  小甲:这个鼻毛我是想剃,但一直没想好剃什么鼻型而已,板寸吧?没了锋芒,三七开吧?又没了性格。

  小乙白了小甲一眼,赖得理小甲,黄益毕恭毕敬地拿个银托盘,戴着白手套,穿着燕尾服跟在小善后面像个五星级酒店的服务生,托盘上放着很多东西:有易拉罐啤酒、可乐和湿毛巾,小善手上易拉罐啤酒刚扔,同时就递上来七八才起开的易拉罐啤酒(包括黄益的),小乙把大家手上的啤酒都推开说:你们啤酒都不行,善哥这种身份的人就该喝我这限量版的!

  大家拍马屁的机会都被小乙“润物细无声”地抢走,众小弟们有怨言却没办法发飚,小乙得意地朝众小弟卖萌吐舌头。

  小善被赌博的局面弄得焦头烂额时,问待应生黄益:有可乐吗?

  黄益耳听八方,马上准备把托盘中已开启的加冰可乐递给小善,小乙轻描淡写地提前一步夺走托盘上的可乐递给小善,小乙还讨乖地朝黄益卖萌吐舌头一笑。

  黄益眼观六路,看到小善赌博焦灼得额头流汗时,准备用湿毛巾擦小善额头来讨好小善,说时迟那时快,小乙又抢先一步拿走托盘里的湿毛巾给小善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小乙又讨乖地朝黄益卖萌吐舌头一笑。

  刹那间,黄益拿出袖裆里藏好的老虎钳子夹住小乙的舌头往外拽,小乙连连下跪讨饶,小乙被黄益拿老虎钳子夹着舌头拽到门外,众人上去拳打脚踢,有些人用双指勾住小乙的鼻孔,有些狠狠掰着小乙的手指骂:在善哥面前抢尽风头了!

  小甲说:幸好我黄益兄弟备了老虎钳子。

  该轮到黄益拍马屁了,黄益给小善捶着背说:善哥,要么休息会?都玩了六七个小时了。

  小善把毛巾往黄益脸上一扔说:我都输了30万了,你叫我休息一会?

  众小弟唯唯诺诺地指责黄益:这兔崽子尽说些没头没脑的话,没点眼力见!

  小善:刚才谁给的毛巾?我在五星级酒店用的毛巾都是60摄氏度的,刚才的才多少度?凉飕飕的!

  黄益和众小弟都用手指着地上躺的小乙:是小乙干的差劲事!

  黄益:把他拖走,别让血肉模糊的小乙碍了善哥的雅兴!

  临近尾声时小善看到的前二张牌都是J,就看关键的第三张牌了,小善深吸一口气,藏得很深不让旁观者看牌,小善一点点往外露牌,看热闹的众小弟一个个伸着头想探牌,小善躺着众人就跟着躺着探牌,小善站在板凳上看牌,小弟们都爬到更高的房梁上探牌,小善贴着墙看牌,众小弟居然抬起一个探牌的小弟绕过小善的头顶来探牌。

  终于让小善拿到3张J,这种千年难遇的大牌让小善势在必得地说:这把玩个大的,李老板,你有种敢跟吗?

  李老板:你都没现金了,算了吧?跟个三五百元就回家睡觉吧?

  小善喝得醉熏熏的,被这几句话激得怒火中烧,加上一手好牌,复仇之心顿起:是男人够种就玩个大的,我不是输了30万嘛,这把牌我再压30万,就怕你没种跟。

  李老板:你还有现金吗?

  小善霸气地把身份证往桌上一压:李老板小瞧我了吧?打听下我家的厂子。

  李老板扇自己嘴巴说:善哥别生气,不是我不信任你,你先找我小弟小甲写个30万元的借条吧,写完咱们再开牌,今天就这最后一牌了。

  一开牌,小善抛出3张J,众人目瞪口呆连连称奇,当小善准备拿李肖虎桌旁30万元现金时;李肖虎亮出手上3张K,让众围观赌徒惊呼赌博史罕见的怪牌,暗自观察富二代小善的反应。

  小善瘫座在座位上,一会就镇定地摆手说:愿赌服输,我明天就还你钱。

  众人纷纷竖起大姆指称赞:果然是富二代的派头,一般人早瘫痪了,一晚输掉60万都没眨眼,60万元能买一辆奔驰或宝马了。

  事后,小甲拿红包给黄益:这是介绍小善来赌博的提成,60万提成是12万,我大哥言出必行!

  黄益从兜里面拿出10元给小甲说:这是你跑腿的小费!

  小甲马上戴着白手套拿着白毛巾给黄益擦汗。

  黄益拿出袖裆里的老虎钳吓唬小甲说:你小子也学会我的套路了?你要敢用这招拍小善马屁抢我饭碗,我就用老虎钳夹你舌头,看看小乙的下场!

  小甲点头哈腰地倒歉后落荒而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