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破产后小善流浪打工
左右20182020-03-02 18:3110,859

  31。小善进监狱看望父亲

  场景:监狱会客室/日/内

  小善和妹妹去监狱看父亲,父亲和小善说:我听说有个明星夫妻的孩子也是唇腭裂,还成立了慈善基金会,我看这病是能治好的,爸爸这唯一的心愿就指望你了。

  小善:爸爸,我会边挣钱边打听最好的唇腭裂医院。

  女儿:哥哥出去挣钱时,我会边念书边照顾母亲的。

  大德:你俩这么懂事,我这就放心了,孩子们,永远不能看不清人和事,永远不要让自己被动,我这次就犯了这个错误。

  32。女友黄燕来找小善求复合被拒

  场景:河边/日/外

  小善一个人抽空来到城中村旁边的小河边,惆怅地发呆,想起家庭变故,父亲进监狱,母亲卧床,妹妹被同学嘲笑等画面,用手机放着张学友的《心碎了无痕》,情不自禁泪如雨下,一会又仰天大啸!

  这时黄燕找过来,小善回头看到了黄燕,却没搭理黄燕,扭过头背对着黄燕,黄燕又恼又急,上去一把从后面拥抱住了小善,泪水把小善的衬衫都湿透了。

  小善冷漠地问:你来干什么?看我怎么惨的吗?

  黄燕:我是那种人吗?

  小善略带嘲讽的语气说:以前我家有钱有势,你仰望我,现在我就是穿屌丝,你成富二代了,你不嫌弃我?

  黄燕:你有能力有人品,终有机会东山再起的。

  小善:你瞧瞧你爸你哥干的缺德事,唯利是图的人不得好死。

  黄燕:我也是才知道这些的,我说了他们也不改!

  小善:你们全家没一个好人,你也给我滚,我俩不可能。

  黄燕: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这是一万元钱给你用。

  小善大手一挥打飞这一万元钱,钱在空中飘凌散落,小善恶狠狠地说:失去的东西我会用双手挣回来的。

  33。小善身无分文去省会打工

  场景:城中村出租房内/日/内外

  寒冬腊月,消沉的小善准备去找份工作,他叮嘱妹妹:我不得不去省会闯一闯,你要边念书边照顾卧病在床的妈妈!

  妹妹说:恩,我能行,但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等过完年,你再出去打工吧!

  小善:家都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心思过年呀!我要重振家业。

  小善妈妈喊着:儿呀,我这有个传家的金戒指,没钱时你典当掉!

  妹妹跑上来把自己平板电脑给哥哥:没钱了,这个平板也可以卖个1000元应应急。

  小善都拒绝了,但被这份亲情感动得潸然泪下,一家三口人在一起抱头痛哭。

  小善擦完眼泪头也不回地扛着行李就往车站走,三轮车上来问:去汽车站吗?五元钱。

  小善:我走过去才十五分钟就到了。

  三轮车司机:这么多行李都不舍得花五元钱,穷屌丝。

  说罢一加油门扬尘而去,小善呼吸着扬尘,风尘仆仆地走着,累了就放下包袱休息一会,手被勒出血痕,冻得直搓手,想起曾经的得瑟和现在的窘迫就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34。人才市场面试没合适的工作

  场景:人才市场/日/内

  下了长途汽车,小善扛着行李步行去人才市场面试,经理说:我们这食品厂业务员工作,第二个月才能发第一个月工资。

  小善问:我样样都满意,但中间能否提前预支1000元工资,我身上没钱,怕坚持不到第二个月。

  经理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小善说:你再看看其他工作吧!

  小善一咬牙遗憾离开,面试一个汽修学徒工作时,小善问:我身上钱不多,能否包食宿?

  老板说:每个人都要像你这样特殊,我的修理厂就不用开了。

  35。流浪省会找工作没钱的窘迫

  场景:银行大厅/日/内

  小善离开人才市场,找了一天工作没找到,疲惫地走到马路边的小面馆坐了下来,肚子叽里咕噜地饿得慌,准备吃碗面,小善一摸口袋,然后四处翻包搜身后大惊失色地和面馆老板说:我手机不知是被偷了还是丢了?你这能刷卡吗?我兜里只有6元钱现金。

  老板摇了摇头说:吃碗面,十几元钱的事,谁会配刷卡机呀。微信支付宝里有钱吗?

  小善:微信支付宝里也没钱,只有银行卡里有钱!

  老板:那你上隔壁银行ATM机上取钱吧!

  小善起身去银行,他把银行卡往ATM机上一查,卡里的余额是88元,大堂经理告诉他:钱不够一百,机子上取不了,你就取个号,排队找柜台取。

  排队半小时后才排上号,小善输入六位数的密码,银行营业员表情木讷略带诧异地给了他80元,旁边取上万的情侣偷偷调侃小善:用六位数的密码保护二位数的存款,我也是醉了。

  说完二位情侣情不自禁地呵呵大笑,小善狼狈走出银行大厅。

  小善买了点熟食和白酒就去公园长椅上吃喝起来,天黑了,路灯微弱的光洒在小善的风衣上,腊月的寒风凛冽地吹着,小善边喝酒边流泪;喝醉后躺在公园草地上疯疯癫癫地唱歌,然后发癫地奔跑着喊:爸爸妈妈妹妹,等我回家!我长大了,我永远不会让你们再受委屈!

  36。宾馆当服务员第一天被辞退

  场景:宾馆大堂/日/外

  第二天,小善在大街上溜达找工作,看着门口贴着招聘广告就挨家挨户地问,有些老板说:包吃不包住或包住不包吃,小善就无可奈何地走开。

  有一个小宾馆老板愿意用他:一个月休息二天,一天工作12小时,工资才2500元每月,包吃住,你能干吗?

  小善说:没问题,你觉得我能做好就行。

  小善跟着一个山村出来的小女孩青青后面学叠被子,擦桌子等,当天忙到晚上十二点才睡。小善又累又乏,早上小善被刺激的阳光照到脸才应激般惊醒,一睁眼已9:00,小善拿着闹钟感叹:闹钟怎么没响呢?宿舍里的二个舍友也没一个叫我的?

  小善马上花三分钟洗漱穿衣去大堂报道,老板看到他摇头说:算了,大学生太娇贵,你干不了这苦活,8:00上班,你居然能睡到9:00。

  小善:我手机丢了,我设置了宿舍的闹钟,闹钟居然没响,加上近几天找工作没睡好!

  老板还是摇头说:别找理由了!

  小善只有背着包袱离开,临走时小善还是不解地问昨天带他的女服务员:男生宿舍闹钟难道是坏的?

  女服务员青青:你是才出来工作吧?也难怪,还不懂职场勾心斗角的水有多深。

  小善:说来听听?

  女服务员青青:你刚才被辞了后,你那二个舍友偷偷笑你傻,是他俩把闹钟关了,早上一上班他俩就和老板告状说:喊了半天,大学生都没反应。

  小善:谢谢你帮我,这二个室友层次太低,尽干些下三滥的事,我怎么解释老板都不听,老板格局也不行,等我找到好工作你也别在这干了。

  青青:那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

  37。买六个包子刷卡余额不足

  场景:便利店/日/内

  小善在连锁便利店挑了6个包子,自言自语地说:能管今天一天的伙食了,今天再不找到工作就得睡公园了。

  小善对服务员说:刷卡!

  服务员问:六个包子还刷卡?

  小善坚定地说:恩,手机钱包都忘带出来了。

  营业员说:一共9元,输密码吧。

  小善忐忑地输密码,POS机提示余额不足,小善尴尬地说:减一个包子,再刷一次钱应该够。

  服务员也没办法,白了小善一眼,第二次输完密码,看到POS机咔咔地打印,小善才放开胸口的手,畅开双手抱着头仰天长啸舒展一口气,只见小善的胸口心脏噗通噗通地急速跳个不停!快把衣服给振开了。

  38。小善夜宿公园认识乞丐阿贵

  场景:公园公共长椅旁/日/外

  小善又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躺在公园长椅上,准备在此过夜,当天比较累的小善早早睡着了,夜里来了一个流浪汉把小善推醒说:你怎么上我床上睡了?快起来。

  小善心里不爽:这是公园公共长椅哎,兄弟!

  流浪汉说:我都在这个长椅上睡了一年了,隔壁还有长凳。

  小善:你怎么不去隔壁?

  流浪汉:我换枕头都会落枕,我换床睡肯定会失眠。

  小善:还挺娇贵,有什么证据是你睡了一年?

  流浪汉:你看看这下面用小刀刻的几个字,是不是“朝辞白帝彩云间…托尼。阿贵刻”!

  小善连连服软服输,搬到长凳上睡去了,夜里,阿贵看小善的被子太簿,冻得瑟瑟发抖,就拿了些被子给小善盖。

  流浪汉阿贵说:小伙孤伶伶出来打工不容易,要是找不到工作就来长椅这找我,我们一直在扩招回收业务员。

  小善:我这几天再试着找找正常工作吧,被子我借用一晚,你的情义我也领了,感谢!

  流浪汉阿贵说:我是人民公园这一带的丐帮常务理事,这一带都是我罩着!有回收界同仁敢欺负你就报我托尼。阿贵的名讳就好使。

  39。小善当上连锁饭店的传菜员

  场景:大型饭店员工室/日/内

  清早,小善就被叽叽喳喳的小鸟叫醒,小善在公共厕所的洗手池子边洗漱了一下,把被子还给还沉睡中阿贵,就背着行李去繁华的街头找工作了。

  终于小善找到一个大饭店应聘成功,饭店店长说:你当传菜员吧,如你所愿包吃住,每月3000元。

  小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马上点头说好,收拾行李往宿舍搬东西。

  传菜员银牛与小善是舍友处得很铁,他看小善没钱就主动和小善说:这100元我先借给你花,你羽绒服别老找下铺借着用了,还有牙膏每次挤他们的,他们在你背后笑话你多少次了,别为点小钱丢了面子和尊严。

  小善:兄弟,真够意思。你不主动给我,我哪好意思借呀!求人难于上青天呀。

  银牛教小善:你一个大学生咋混得这落魄样?我看你人很仗义,想交你这个朋友,我告诉你个来钱渠道。

  小善:什么渠道?我做梦都想多挣钱!

  银牛:结帐时故意多报点钱,比如这一长串单子600元钱,你就报630元,哪个客人会用计算机一笔笔地加呀?

  小善:你是胆太肥,我可不敢干。

  阿牛:外国还都有小费呢,就当挣小费了,但要挑大大咧咧好讲话的客人搞钱,逮到就说算错帐了。

  小善:你在街上抢劫一分钱警察都会关你几年,你跟警察说我还他一百元行吗?这是原则问题我不参于!

  40。小善叫青青来饭店并相恋

  场景:街道/日/外

  小善借来银牛的手机给青青打电话说:这边鹤云楼饭店大,工资高,你过来工作吧!

  青青带着被袱来应聘,顺利通过,小善借来银牛的自行车,跟青青说:我骑车把你送到女生宿舍安置吧。

  青青坐在自行车后面,看着繁华的街道,优美的路侧梧桐树,情不自禁找到爱情的感觉,就双手紧紧抱住小善的腰,侧头靠在小善的后背,哼着小曲。

  小善用手扒开小青紧握的双手说:别这样,被同事看见了又会传闲话了。

  小青:你又没女朋友怕什么闲话。

  小善:孔夫子说过男女授受不亲,而且老师从小就教导我们男孩纸们要保护好自己。

  小青:你这钢铁直男,能谈到对象那真是老天眷恋你。

  小善:家庭锁事让我现在也没心情再谈一次恋爱。

  小青:哦,你到现在还没钱买自行车?

  小善:还有十五天就发工资了。

  小青:我借给你1000元,你买个自行车吧,总借也不好。

  41。青青借钱给小善买个自行车

  场景:马路边自行车摊/日/外

  下班后,小善拿着钱让银牛一起帮忙挑自行车去,银牛骑车带小善来到一个偏僻胡同的修车摊,银牛把车锁在栏杆上,把二个脚踏板给扭拧下来放在包里后,七拐八拐找到修车老板。

  老板:这有一辆9成新的品牌自行车,原价1000元的,你是老客户了,我就收你300元。

  小善惊讶地说:300元一辆?这么便宜?

  银牛:这些都是别人偷的,卖给修车摊的,没有咱的关系老板都不敢卖给你。

  小善:偷的?

  老板:不然怎么能那么便宜。

  小善:银牛,我还是买新的吧。

  小善义无反顾地拉着银牛走了,银牛说:你又犯哪根筋?多好的车。

  小善:这是偷的哎,姚明都做过公益广告叫: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你买这个车不是促使偷车贼多偷一辆嘛。

  银牛:这些是警察的事,大家都买这种车,何况我们一个低层传菜员能管得着那么多嘛。

  小善:就因为大家都这个心态,所以“从偷到卖再到买”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了,你不是丢了九辆自行车了嘛,你说哪个成本高?

  银牛:听你说得一套一套的好像有点道理。

  小善:我坚持花1000元买了一辆新自行车,不管别人怎么样?至少我要做到,刘备都说过:勿以善小而不为。

  这边小偷用大钳子三秒钟就钳断车锁,往车上一骑,发现脚踏板没有了,恨恨地骂了一句就放弃到手的自行车,灰溜溜地闪人了。

  他俩来到停自行车的地方,看到锁被偷车贼给钳断了,但自行车还在,银牛从包里从容地拿出一副自行车脚踏板,按上就骑。

  小善:你真牛叉,未雨绸缪。

  银牛:没办法呀,小偷太猖獗。

  42。小青当服务员被客人刁难

  场景:饭店大堂/日/内

  周六中午饭点,客人很多很忙,小善传上来一道西红柿炒鸡蛋被青青匆忙放错到邻桌!有个客人喊青青:菜上错了!我们没点这道菜!

  饭店太吵,青青太匆忙没听到;同桌人连忙制止:上错菜是她的事,我们白吃一道菜还嚷嚷啥呀?

  传菜错误过程其实被菜主这桌看见了,菜主这桌有个人和同桌嘀咕:这道西红柿炒鸡蛋是我们的吧?

  也被同桌制止了:别嚷嚷,等下我叫饭店出点血。

  准备结帐时,有个满脸横肉的男客人抓着服务员青青的手要说法:我点的西红柿炒鸡蛋,饭都吃完了,菜却没上?

  青青看着菜单,菜传错桌子了,发现被邻桌的客人吃完了,青青连忙躹躬倒歉,但是这一桌六个人都不依不侥,骂骂咧咧都说:我们要见饭店领导要个说法。

  领班和店长过来倒歉,满脸横肉男说:我今天请道上兄弟来,特意就为这道西红柿炒鸡蛋来的,你们居然让我们大老远白跑一趟?

  领班说:我叫厨师马上给你们免费做一份,五分钟就能上来。

  满脸横肉男:西红柿炒鸡蛋富含大量维生素C(西),我三弟在最重要的时刻没吃到维生素,现在迟了,他的肾脏已发生不可逆的损伤。

  领班:那我给你这桌免单吧!

  满脸横肉男唱红脸:你以为免单就能行?我三弟现在为这个事气得心脏病精神病都要发作了,你看他拿个啤酒瓶子嘴直哆嗦,还要打这个女服务员呢。

  同伙装作演戏,唱白脸:三弟,镇定点,给哥一个面子,别为了维生素C(西)闹出人命呀!

  青青委屈得痛哭失声,满脸横肉男大骂:滚一边哭去!在我面前哭,这多丧气呀!

  小善看不过去了,就上前挡在闹事男的身前说:我是传菜员,是我刚才看错桌号导致传错桌子了,跟女服务员没关系。

  领班连忙训斥小善:你怎么服务客人的?下班后就结工资回家!

  店长问:免单不行,还有什么条件?

  满脸横肉男:给我们拿五千元精神损失费。

  小善说:一人做事一个当,领班和店长,事后你们怎么外罚我都认,但这事得我来处理,我必须报警,公事公办,看看警察要不要抬他三弟上医院补充大量维生素C(故意挠口把C念成西)?

  说罢,小善拿起银牛的手机要报警,满脸横肉的老大看敲诈不到钱,就连忙说:行,免单就免单吧!

  小善:不能免单,我们店凭什么让你们唬?警察说免单就免单!

  老大很尴尬,局面一度很凝重,老二从中协调说:不免单就不免,快把西红柿炒鸡蛋给送上桌!

  银牛从后厨把西红柿炒鸡蛋从小善手上抢过来说:我来送,你瞧好!

  然后在菜里里吐了三口口水就送上桌子上去了,事后银牛悄悄告诉小善:我往菜里吐了三口口水!

  小善说:哎,别人缺德,咱不能也跟他们一般见识。

  青青说:谢谢你给我担下来了,不然我这期升职考核肯定过不了。

  小善:在宾馆上班时你帮我不少,来饭店又借1000元给我买自行车,就当我报恩吧!

  事后,领班当着店长和老板杨总的面斥责小善:客人同意免单你就该见好就收,还敢报警要全款?你把客人都得罪光了。

  小善:对这种性质的敲诈没必要软弱,这已不属于客人服务的范筹!这些人呀,你软他们就硬,得逞一次还会来第二次第三次!

  店长:别废话,马上打包袱办离职手续!

  饭店老板杨总:我观察了整个过程,我看传菜员小善做的没错。

  43。小善把剩菜装桶送给流浪汉

  场景:饭店大堂/日/内

  一次几个乞丐来鹤云楼大堂打包剩菜,银牛见到了大步流星冲上前去抓人,领头的乞丐阿贵连翻了十八个后空翻才侥幸逃脱,但还是被银牛一叉子插到屁股上;阿贵捧着受伤的屁股,携带叉子飞檐走壁才冲出围追堵截,逃过一劫,但同行的丐帮副帮主赵四万被逮到一顿拳打脚踢。

  回去后众乞丐问阿贵:大佬,你不是说那边你罩着的吗?

  阿贵指着屁股上的叉子说:我们这一躺也没白跑,好歹还赚个不锈钢叉子!不锈钢材质的好歹值个三元钱,赵四万你吃西餐时不是老报怨缺个叉子吗?我处心积虑帮你弄回来了。

  众乞丐问:阿贵董事长,你难道不疼吗?

  阿贵拔掉屁股上的不锈钢叉子,恶狠狠地说:这叫忍辱偷生,这一招都够你们学三年了。

  众乞丐欣然意会,看到赵四万被打得鼻青脸肿,连忙上前安慰:赵副董事长,没事吧,我看你被打得鼻青脸肿,要不要抬你上医院?

  赵四万不屑地说:你们不知道我身子骨有多硬朗,打我那个领班的手脚保证肿得晚上睡不着觉。

  众乞丐纷纷竖起大拇指咧着嘴高呼:牛叉!

  44。众乞丐第二次上饭店打包

  场景:饭店大堂/日/内

  下午三点钟,最后一桌客人醉熏熏地走后,服务员们收拾剩菜往垃圾桶倒,上来四个乞丐请求银牛把剩菜倒到自己桶里。

  银牛不耐烦地用脚踹向乞丐们的屁股上,并骂到:你们还敢来?把不锈钢叉子还给我!

  乞丐们识趣地转身往外走,小善却拉住乞丐,用他们带的桶去装菜,小善责备银牛:反正是倒掉,干嘛不给别人吃?谁都有下雨没带伞的时候,我爸时时刻刻都教我要仁义,你就是不懂仁义。

  银牛解释:我也懂,就怕把他们惯出毛病天天来,被领班店长看到了,我们肯定挨罚被开除,你不知道店里这个规定?

  小善:店里规定是死的,没工作可以再找,没了仁义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银牛:你总是心慈手软,别给领导发现了。

  一个乞丐认出了小善:原来是你,上次睡我床上那个流浪汉?

  小善:原来是托尼。阿贵呀。

  阿贵:回收界同仁今天要聚餐,我作为领导的就带他们来省会最好的饭店开开荤。

  小善给银牛和阿贵相互介绍:这是托尼。阿贵,回收业界翘楚;这是杰克。银牛,省内餐饮界资深从业者!

  阿贵想上去找银牛握手致意,银牛没搭理,朝各位看笑话的服务员吐槽:一个乞丐还取这么优雅的英文名字!

  小善:说起来阿贵还是我的恩人呢,上次半夜我睡公园里冻得瑟瑟发抖,他还给我被子盖。

  银牛跟众位看热闹的服务员说:把一个乞丐都能当朋友当恩人,我真醉了。

  小善把桶装满了说:够你们四个人吃二天的了,下次在后门对面的树丛中潜伏等待我,我给你们把桶装满再送给你们,别再从大门溜进餐厅了。

  就这样小善经常偷偷把剩菜剩饭装到乞丐的饭桶里,养活了人民公园一带十几个乞丐。

  45。阿贵带乞丐们去饭店吃剩菜

  场景:大型饭店包间/日/内

  有一回,小善飞鸽传书给树丛中等侯潜伏的六个乞丐,书信中说:一号包间的剩菜多,你们进去一个人用桶装走,我没时间帮你们装桶了。

  小善飞鸽传书完成,就去忙活别的去了,阿贵进来一看菜剩那么多,碗碟摆得那么齐,就意气风发地对嗷嗷待哺的五个乞丐兄弟说:兄弟们,看好了,看看你大哥我在这一带的地位与气场,都翻窗户进来就餐吧!

  说罢,六个乞丐当着客人面鬼鬼祟祟翻窗进入一楼包间,六七个就餐的客人看见了也懒得管不相干的事,但乞丐们煞有介事地当众匍匐打掩护的样子让众客人目瞪口呆。

  阿贵作为主人客气招呼:我是大哥当仁不让坐主座,你坐主陪,他坐次座,尼古拉斯坐次陪…

  一顿拉扯谦让之后大家才坐定,然后一个个把围巾、碗筷、酒杯都准备齐全,等待开席。

  阿贵:我要重点表扬下赵四万,他老伴70岁了,他还一直喊他老伴亲爱的,这份恩爱真是让众回收界同仁羡慕。

  众人鼓掌竖起大拇指并投来羡慕的眼神,赵四万惭愧地低头说:哎,我是年纪大了,总记不起老伴的名字,我怕忘记她名字,她用棍子楔我。

  众人尴尬低头,乞丐阿贵打岔发话了:大家放开吃,我兄弟在这个酒店当大官,你们随便造。

  赵四万:大家先喝点开胃汤!

  阿贵说:对,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就该注意点养生了。

  赵四万给阿贵一张肉饼当主食,赵四万问:大佬,这饼我是切成四块还是切成八块?

  阿贵:你有眼力见吗?我这么纤细的身材,你切八块我怎能吃得完?当然切四块了。

  这边有个不胜酒力的乞丐正用自己的左右和右手玩剪刀石头布,左手输或右手输都一饮而尽!

  阿贵酒过三巡:我们趁今天这个氛围搞个团建吧!

  众乞丐连忙排成二排站在后面接着蒙着双眼的托尼。阿贵,阿贵意气风发地问大家:兄弟们,我能相信你们吗?

  众乞丐:走一个。

  阿贵往前一倒,以为众兄弟在前面接他,想不到众兄弟在背后接他,阿贵倒地后鼻血拉糊的,哀怨地问众乞丐:怎么搞的?太没默契了!

  众乞丐一脸懵懂无知。

  阿贵在酒桌叱咤风云,喝到七巡时没酒了,阿贵就嚷嚷按铃呼叫服务员:上十瓶白酒!

  一个女服务员进来一看,被六个乞丐吓得大叫领班店长,六个乞丐躲之不及,抱头鼠跳,一个躲在桌子底下,一个躲在门后,一个用报纸把头盖住说:“看我使出隐身大法”,一个藏在透明的挂衣架的后面,赵四万把头埋在凳子底下,屁股翘得跟烟囱一样高,阿贵刚骑到窗沿上,准备连翻十八个跟头逃窜时被领班按住。

  众乞丐惶恐不安,只有阿贵装犊子临危不乱大义凛然地说:要杀要剐随你们便,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罢把头颅往桌上一横,准备就义的样子很是壮烈)

  领班问:这个乞丐有精神病吧?法制社会,谁敢为一顿饭要你命?

  阿贵说:原来不要我命,那我们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贵店正常营业了!(招呼兄弟翻窗户)

  这时老板杨总也进来了,看看各位管理层怎么处理,店长咆哮斥责众乞丐:都别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都给我站好了,立正稍息。

  众位乞丐马上排成一排双手抱头蹲在墙角,惶恐不安,气场全无。

  领班:小善,店规你懂不懂?老板说马上要给你提干!你怎么这么不注意?

  小善:我看这菜倒掉也可惜,就让他们装桶带走吃,哪知他们坐下来开吃了。

  领班:装桶带走也不行,客人要是看到了会笑话我们店,我们店还要形象吗?

  小善倔强地问:什么叫形象?把还能吃的剩菜像垃圾一样倒掉才有形象?做些举手之劳的善事会被人笑话?这笑话又是多可笑呀?

  领班:规定就是规定。

  小善:你们遇到无赖就讨侥免单,施舍流浪汉这种不花一分钱的行善积德却是影响形象,这是有多势利多没人情味的规定?

  这时邻桌几个出来吃饭的客人出来看热闹,领班连忙给客人躹躬倒歉,呵斥乞丐们快滚,不不为例。

  小善掏出新发的1500元工资,拍在桌子上说:这些是我朋友,我也流浪过,我在公园长凳上半夜冻得瑟瑟发抖时,是阿贵给我被子盖的,我今天请他们在这个包间吃饭,还阿贵一份恩情,阿贵你们上桌,随便点,我请客。

  银牛劝领班:小善要这么说没毛病,有钱点菜就是客人呀,这也是规定呀!

  领班不服:不行,今天我就不能让几个讨饭的毁了我们店的形象!

  说罢领班要发飚,老板杨总看不下去,出面说话了:流浪汉乞丐也是人,我创业失败十几次,也流浪过好几回,有人为他们请客,有什么好讲的?快散了,点菜上菜。

  小善:其实这些乞丐都是最可怜的人,虽然有胳膊有腿,但心智或精神或情商出了偏差,刚才店长一吓唬他们,他们就蹲在墙角抱头不敢动了。

  老板杨总:我流浪时也是饿一餐饱一顿得很狼狈,我仅仅比他们多那么一点点的傲骨和气势才能重振旗鼓,同样都是人,差别都不大。

  小善被老板一席话说得潸然泪下:我认准我们杨总了,只有懂德善心术正的才能够做大。

  46。阿贵是知名企业家变精神病

  场景:大型饭店大堂/日/内

  旁边看热闹的客人点头鼓掌叫好,突然有个客人认识阿贵:这个领头的乞丐,很像我省十大企业家金总金贵嘛?大家赶紧让开,我好好瞅瞅!

  客人来到阿贵面前辩认,阿贵梗着脖子,像被抓的革命党一样准备随时就义。

  客人还是认出来了:真是金总呀,认识我不?我以前在你手下当过业务员的小何呀!

  店长和领班交头结耳:想不到一个稀里糊涂的乞丐居然是个大老板?电影里的桥段呀!

  饭店老板杨总:我也听说过这新闻,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会离家出走呢?

  饭店客人:哎,天灾人祸,他爱人突然离世,他就精神失常了,后来离家出走了,我赶紧开车把他送回家,他家人找得快崩溃了。

  阿贵得意洋洋地和众乞丐小弟说:我就说过嘛,我估计我以前发达过,不然我怎么一颦一笑都这么从容优雅呢?

  赵四万从墙角站起来说:难怪!原来如此呀!我们丐帮垄断控股回收界就因为我大哥的用了顶级企业管理!

  一个乞丐叹道:难怪我第一次在公园见到他掏垃圾桶时,他就是地中海发型,穿着高档羊毛西服,戴着金表,还说自己叫托尼,哪个乞丐会取英文名!

  另一个乞丐昂起头挺起腰,容光焕发起来,咧着嘴指着阿贵朝众人炫耀说:最系偶大佬(这是我大哥)!

  众乞丐把阿贵举上头顶,往头上扔,众人再接住,就像世界杯夺冠庆祝时,球员捧教练一样往上扔了三次。

  这时不识情调的领班问众乞丐:这些剩菜谁要就来打包,不要我就扔垃圾桶了!

  众乞丐立马齐刷刷地跑到桌边打包剩菜,扔上天的阿贵就没人接了,在天上喊:兄弟们,不是这么玩的!

  众乞丐不管扔天上的阿贵,阿贵重重掉到地下受伤,救护车来了,下来个女医生检查了阿贵,手上拿着针准备给阿贵屁股上打一针,吩咐阿贵:扒下,把裤子脱了。

  阿贵不知所措,扒地上把女医生的裤子给扒了,女医生气得不知所措,掩面害羞提着裤子落荒而逃。

  47。饭店老板赏识提拔小善

  场景:饭店办公室/日/内

  饭店老板把小善和领班和店长叫到办公室,问店长:你怎么看小善让乞丐来饭店打包?

  领班:上次报警吓客人,这次纵容乞丐来包间躺着吃,按规定必须开除的。

  老板说:我看店长和领班你俩都不懂德善,不懂是非好坏,应该走的是你们,小善替代店长,青青可以代替领班,你们交接下。

  店长和领班看老板很坚决就灰溜溜地走了。老板当着全体员工的面说:只认势利不管德善的是小人,无人品无情义就会心术不正,关键时绝对不仁不义捅你一刀还笑话你傻。

  48。小善当上大饭店店长为人公正

  场景:饭店大堂/日/内

  小善当上店长的第一天,就当众宣布:银牛升上传菜员主管,以后传菜员不许结帐。

  散会后,银牛单独和小善说:兄弟,你让我当传菜员主管我感谢你,但你不让传菜员结帐,你是断了我和一帮兄弟的财路呀!又不是你开的店,咱俩捞点就得了。

  小善:我升你职是你有能力;不让你们结帐,是我不能让你们再挣缺德钱了;这也是我对老板杨总的仁义。

  阿牛:你让我做采购得了,打工的死工资能挣几个钱呀?捞的钱咱俩对半分。

  小善:每个人潜意识里都是希望利益最大化,人如果能长期坚持仁义的原则,不唯利是图,反而能利益最大化,我行德善讲仁义也是潜意识里想利益最大化,你看我如果不仁不义我能直线升上店长?

  阿牛:那是因为你巧合遇上了奇葩老板。

  小善:这不是巧合,据我观察,高层次的人当中,都比较懂仁义德善,我没见过哪个卑鄙小人能混出大名堂的,如果有也是短暂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