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黄老利算计大德
左右20182020-03-02 18:267,082

  16。经销商鼓动老利背判大德

  场景:食品厂食堂/日/内

  包龙薯片厂经销商王久:老利,在厂里多久了?一个月工资多少?

  老利:一个月5000元,干了二年了工资也没涨。

  经销商王久:哎呀!你和陈厂长没发比呀,陈厂长以这趋势5年后就是本省前100名的首富呀!

  老利:我这没文化的大老粗能和厂长比吗?

  经销商王久:怎么没得比?同样是男人,你腿里还有钢板傍身,陈厂长腿里却没有。

  老利:那是因为我腿折了,医生开刀放进去的钢板,这也不是我的核心竞争力呀。

  王久:好逮也是半斤重的钢板,大家都没饭吃的时候,你把钢板拆了往秤上一称,保准能换几个馒头,关键时的几个馒头就能救人一条命呀,你说这是不是你的核心竞争力?光凭这一点你就是比陈厂长强,你怎么能自暴自弃呢!

  黄老利马上气势磅礴地站起来,摸着自己腿里的钢板说:是吗?我腿上自从按装了钢板后,我也隐隐约约觉得我的气质的确有所提升。

  经销商王久:老利哥,你今天这么客气,在这么富丽堂皇的食堂请我吃丰盛的盖浇饭,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观察你好久了,你比陈大德厂长还有富贵相,以你在厂里的身份,想挣大钱还不容易?

  老利四处张望,悄悄问:此话怎讲?

  王久也四处张望了一下,悄悄说:你搞定负责技术的朱山就行,朱山早就和我说过想自立门户做老板;我们三个人,每个人投个50万元,租个厂房买上旧设备就能开工。

  老利:我干这二年手头存了20万,还差30万呢。

  经销商王久:以陈厂长的心慈手软,你张口就能借到30万-50万。

  老利:我出去自立门户,我还敢找他借款?

  经销商王久:你傻呀,你不能说借钱为了给儿子买房呀?

  老利抓耳挠腮:王总,这事真能行吗?

  经销商王久:还有最关键的杀手锏:他的技术专利和商标保护都没做好准备,我们给他抢先注册了,他要生产我们就起诉他、查封他的厂。

  老利转着眼珠脑洞大开,惊讶地脱口而出: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缺德事也能干吗?

  王总:你不是已经生了儿女了嘛?不是好好的嘛,走,我带你去广场舞池里钓妹去!

  王总开着破面包车叫老利开着老年电动代步车上广场舞钓妹,王总停好面包车,敞开着车门,大声放着劲爆的音乐,把不锈钢大水瓶拿到面包车引擎盖上摆着,这时走过来一个年龄相仿的中老年妇女来搭讪:车不错呀,能借你水壶里的开水吗?

  王总给对方水杯里倒了开水,并邀请女方跳舞,女方欣然接受,王总朝老利挤了下眼说:学着点,泡妞就是这么容易。

  老利:这是什么套路呀?

  王总:现在好多演艺大学校门口停的好多跑车上放着雪碧可乐的,这就是一种勾搭女孩的新流行方式。

  老利也敞开自己的电动老年代步车的门,把二升的大塑料杯子放在车顶,等待老太太们来主动搭讪。

  17。农包薯片厂窃取专利商标开业剪彩

  场景:会议室/日/内

  王久与老利与朱山作为新厂的三位老板在台上请领导来揭牌剪彩,老利意气风发地在会议室向在坐嘉宾宣布:今天我们“农包薯片厂”成立了,注册了商标,申请了技术专利,这是商标证书和专利证书。

  王久和客户们宣布:旁边的“包龙薯片厂”的杂牌薯片已侵权,必须得停业,不然会被查封!希望包龙厂里的经销商和员工与新厂合作。

  底下经销商问:怎么个代理销售政策?快说说。

  老利热情介绍:由我们的王久总经理负责销售,给大家展示下招商政策!

  经销商一拥而上地围到王久身旁争抢代理权。

  大德厂里的员工蠢蠢欲动地问:新厂招人什么条件呀?

  老利:只要大德厂里跳槽来的员工,工资一律加20%,该升职的升。

  18。包龙薯片厂不甘心被算计停业

  场景:包龙薯片厂/日/内

  陈大德在办公室开会说:我不信这个邪,我的品牌商标和技术专利被偷窃了,还不让我生产?我不懂打官司,我只论情义,只讲道理!这些个叛徒,白眼狼…(陈大德气得脸通红,抚摸着胸口喘着气)

  但这些没用,只能换来儿子哀怨的眼神,正义的员工握着拳头忿忿不平,经销商的冷漠平静,供应商的虎视眈眈,镇领导无力回天地摇头劝说:别乱来,法律就是法律,法律里没有背判,白眼狼,情义等词。

  小善:你想重新开工就得等打赢这场商标专利官司。

  19。大德新厂旧厂都停业倒闭

  场景:大德办公室/日/外

  包龙薯片厂的设备和车间被贴了法院封条,强制停产没了人气;陈大德焦头烂额地在办公室说:请你们相信我,我这老厂新厂都在呀!你们逼什么债呀?

  债主:你这老厂被强制停工,新厂被债主查封,谁敢坐在家等你还钱?

  新厂设备供应商:你今天不给设备钱,我们就拆设备。

  债主有些急得拍桌子骂:原来你是老赖,还敢号称本县第一慈善家,四处招摇撞骗,沽名钓誉。

  有些跪着抱住陈大德的大腿哭穷;有些拽住大德的衣服领子准备动手;有些准备搬办公室值钱的电脑等。

  大家逼迫大德赶紧当面打电话四处借钱,朋友们都是联系不上或避而不见,大德惶恐得胡子头发都竖起来了,瘫坐在沙发上,像泄气的气球,也像斗败的公鸡,一下清醒成熟很多,一夜白了发的节奏正上演。

  20。大德全家被迫搬到贫民窟租房

  场景:城中村贫民窟/日/外

  大德带老婆儿女从厂里搬到城中村的贫民窟去了,大德左手扛着被子右手抱着脸盆,狼狈至极;小善灰头土脸地背着腿脚不太方便的母亲;小善的妹妹才16岁却吃力地扛着电脑主机还摔倒了,小善母亲在儿子背上看着全家落魄的场景连连叹气流泪。

  搬完家,卧病在床的母亲对小善说:现在家里一无所有了,还欠了500万外债,这可怎么办呀?你爸被气得元气大伤,一夜白了发;我卧病在床多年,早算废人了;你的妹妹还有唇腭裂的毛病,你作为哥哥的要照顾好她呀。

  大德气得胸闷气短地卧在沙发上说:我准备等到女儿明年高中毕业,趁暑假的二个月放假带女儿去治疗唇腭裂,这下钱全搭进去了!

  小善妹妹陈洛荣戴着口罩说:先把债还清了再治,我多戴戴口罩也没啥。

  小善:父母放心,我一定给家里挽回颜面,我会重新挣钱给妹妹治唇腭裂。

  小善母亲:你上次赌博输了60万的事,你爸一直没骂你,他常反省太安逸的环境让儿子成了没上进心的富二代,也许是害了你,这下倒好(自嘲苦笑),你不成熟不上进也不行了。

  小善:上次赌博输的60万就是黄益联合社会人给我设的套,我太幼稚单纯了,居然还把这种人当兄弟!

  大德:不能因为有坏人就随波逐流,善良永远是最高贵最有竞争力的品质,我能开厂富贵起来也是因为我的善良。

  小善母亲:咱家能有今天的落魄也是因为你的善良,王久和老利和朱山这三个人,你就没看出人品问题?还借50万元给老利自立门户?你把所有的技术秘密能全交给表侄朱山这种小人?

  大德沉思反省总结,还不忘教导儿子:善良没错,善良要遇到对的人,善良要带锋芒。

  小善:通过这次劫难,我可看透很多人很多事了;以后我与任何人打交道,人品第一,没有人品就得保持距离,小人长期在身边终究能找到机会捅你一刀;一个人没人品对我来讲就等于负数负担。

  大德教导儿子:我也要反省反省,古语云: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伏;人算不如天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以前你是没有危机感没有上进心,希望你能把这次祸转化成福。

  21。小善交不上大学学费被迫退学

  场景:大学班级/日/内

  老师当众诘问:小善,你怎么到现在还不交大二的学费?开课二个月了,全班现在就剩你一个人没交学费了。

  全班同学惊讶得目瞪口呆,黄益偷偷窃笑,和同学们调侃:还号称富二代?学费都交不起!还天天装犊子!

  小善不知所措,脸害羞得通红地说:老师,我能申请助学贷款吗?

  老师:你不一定符合条件呀!

  小善咬牙切齿一闭眼,心如刀绞地和老师说:不行,我就退学吧!

  小善回家后和父母说:爸爸妈妈,我不想上学了,我也长大了,可以出去打工挣钱了,该到我照顾你们的时侯了。

  大德情绪很激动地说:我奋斗一生就是为了不让我的孩子再走我的老路,我怎么会混到儿子大学学费都交不齐的地步?

  妹妹说:我也不想上学了,我想和哥哥一起去打工,我打听过了,我去江苏的一些服装厂就能找到工作。

  母亲听到这里,羞愧得抚摸着胸口感伤哭泣:丫头,你才18岁,爸爸妈妈怎么忍心让你出去漂泊打工?

  父亲陈大德:我要找老利把债要回来,我还不是废人,不能看儿女受我连累!

  22。大德找老利要债没证据被嘲笑

  场景:老利新厂办公室/日/内

  大德拖着沉重的病躯找到厂长办公室的招牌,推门就要进去,保安和秘书挡着不让进,说:三个老板人都不在。

  大德不信他们的说辞,硬推门就进,只见黄老利正在翻窗户,保安尴尬地一摊手,秘书尴尬地一耸肩。

  大德看了黄老利尴尬的样子说:是男人吗?躲什么躲?

  老利:我翻窗是想看看外面的花草!

  大德:我没别的想法,我也算还清你家那五袋米的恩情了,我是来要那50万元钱的借款,因为我儿子女儿都没钱交学费了。

  老利: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那50万有欠条吗?不能空口说白话,也许那50万是我父妻二人多年工作的分红呢?帐这么乱谁能记得住?

  大德气得准备掀办公桌,看到亲表侄朱山躲在办公桌下趴着,二位亲人四目相对,朱山知趣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说:哎呀!不知表叔来了,我在桌底下找钢笔呢…你们先唠,我还有点应酬。

  大德:你也先别走,说说你为什么干这种缺德事?

  朱山:我有什么好躲的?你厂倒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叫你抓紧注册商标申请专利好几次,你说忙,总是不重视!

  大德:你当年在饭店当服务员,在工地搬砖时,谁提携的你?食品技术不是你个人的,是我厂50号员工三年的日积月累!我只是让你暂时负责管理。

  这时衣柜传来打嗝声,大德拉开衣柜一看,是原来的经销商王久在里面。

  大德气得还是要掀办公桌,老利马上说“稍等”,然后把桌上贵重的玻璃器皿收拾好,收好后老利才放心,允许大德掀了桌子。

  23。大德和儿子咨询律师要债

  场景:小饭店/日/外

  大德:他当时要现金,刚好会计有现金,因为情义也没让他打借条。

  律师:没转帐记录没借条,这个债太难要了!商标和食品技术专利你也是空口无凭,打官司也许很漫长且难胜。

  律师走后,父子二人又是一顿借酒消愁,小善醉后找父亲惭愧流泪:我真后悔常常开着你的奔驰在全校得瑟,一晚输60万居然没眨眼。

  大德:我也后悔没提防身边小人,成大事者一眼就能看透人看懂事,我还是“善良却没锋芒”。

  24。大德给老婆凑钱看病

  场景:城中村出租房/日/内

  大德和小善醉酒回来时,几个要债的正在他家大门口练习书法和涂鸦,债主甲问债主乙:“陈大德欠债还钱”这几个字写得怎么样?

  债主乙:你一个小学生,喷墙字能写成宋徽宗的瘦金体,实属不易。

  债主甲:你画的乌龟王八蛋也很得印象派精髓。

  债主乙:黄老利说他们全家都在的呀!只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老太太加一个残疾小丫头片子,我怎么才能施展要债专长?

  债主甲:黄老利净扯犊子,没几句话是真的,地址倒没说错,不过人家无偿帮我们也不图咱什么!

  大德和小善偷偷躲在角落里不敢进门,债主走后,大德和小善才敢进门,小善妹妹说:他们把家里值钱的都搬走了!

  大德:行踪已被黄老利暴露,这家是没法呆了,赶紧得搬家!

  大德老婆是个纯朴本份的农村妇女,从未欠过如此多的债,也从未受过如此多的羞辱,加上儿子女儿没钱上学,当夜就急得心梗中风被送到医院抢救,医院下了五万元催款单,全家人却交不上。

  大德焦虑而又惶恐地打电话借钱,或打电话催外债,大家避之不急,儿子感叹说: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

  大德:我找镇长求个情,让他给镇医院打个招呼,卖个面子给我,这五万医疗费缓我三个月再交。

  小善:爸爸,欠领导人情是商人大忌,你真要拉下脸?

  大德:我现在哪是什么商人呀,走投无路还忌讳什么?

  25。大德去新厂老厂凑钱

  场景:新厂老厂/日/外

  大德和小善步行去新厂,门口新保安不让进,大德痛苦地和儿子说:工地全撤干净了,新买的食品设备也被当旧货甩卖还债了,遍地是法院封条!我多年的心血呀!(大德跪在地上顿足捶胸地心痛咆哮)

  小善:爸爸还有我,我们不能眷恋过去辉煌,彷徨现在的失败,我们只要争取未来。

  大德调整了一下心态,整理了一下仪容说:我们去老厂看看我们没来得及搬出去的私人物品!也许典当掉还能换一二千元。

  来到老厂,老厂也被债主清空了,大德对原厂房东说:我们上次匆忙,好多私人生活用品都没搬走。

  原厂房东:值钱的应该就剩一套高尔夫球装备了,没被债主发现,我就帮你保存在门卫室了。

  房东在门卫室搬出灰蒙蒙的高尔夫球设备,大德躬身接过来苦笑自嘲:这还是上次陪商会会长打球时特意花1万元买的。

  大德进了原来的厂长办公室和休息室,里面一片狼藉,被喷了油漆:大德缺德,欠债不还。

  大德找到一双羊毛西服,已被糟蹋得不能用了,大德苦笑地拍拍灰尘说:这个羊毛西服是当时全县十大新兴企业家颁奖典礼时,我特意花8000元买的,只穿过一次也浪费了。

  26。大德带小善去旧货市场典当

  场景:旧货市场/日/外

  大德带儿子来到旧货市场,二手回收商指着高尔夫球设备说:到我这都是垃圾,我只能按10元一斤的钢铁价回收。

  大德:按20元一厅吧,你看看这高尔夫球杆的做工,原价10000元买的,30斤才600元。

  回收商:行吧,我加工下,就当给我家老人当拐杖用吧!

  小善从怀里掏出一块表:你看这品牌表,你看能给多少钱?

  回收商:500元吧。

  小善:再加200元就成交!

  回收商:看你父子俩也不容易,700元就700元。

  大德:儿子,这是你上大学我给你买的名牌表,原价7000元,怎么能700元就卖呢。

  小善:此一时彼一时,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

  父子二人拿着600元和700元,灰溜溜地去买水果盒饭带到医院。

  27。大德为温饱混迹街头当民工

  场景:装修市场门口/日/外

  大德以前干过木匠,就想着上装修市场的路口摆摊接零活,大德拿着“木匠”的纸牌等雇佣。

  有个民工问大德:我看你真像一个食品厂厂长,我在他厂里干过活,叫什么来着?

  大德眼一歪嘴一咧,用广东话说:靓仔!雷看握像抢将吗?(帅哥,你看我像厂长吗?)

  民工:不好意思,认错了。

  来了个雇主问:我们家在郊区别墅有十立方平化粪池要填平,你们几个给报个价。

  通下水道的:这是我的专业,但清化粪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接。

  众人都摇头,有个打杂的说:你给我2000元我就接。

  雇主说:顶多1000元,不接我就找其他人了。

  众人不屑一顾,雇主扭头就走,大德跑上跟前说:我接这活,干完就得结帐呀!

  28。大德掏大粪就为多挣钱养家

  场景:马路边/日/外

  大德花一整天干完化粪池的活已是夜里十点钟,他拿着辛苦的1000元钱,先去公共厕所水池里,打香皂冲了一下澡,去除全身臭哄哄的味道,换了备用的衣服,给家人打包了几个好菜没动筷子,自己边走边嚼着馒头和榨菜,想想近来受的羞辱,边抹泪边往医院走,回到老婆病床前就强颜欢笑地对着老婆说:欠我钱的朋友,今天还了我1000元,所以我路上就买点好菜给你们开开荤。

  女儿:爸爸,你也吃点吧。

  大德:刚才还我钱的朋友请我吃了个海鲜自助餐,肚子撑得装不下了。

  29。大德告诉残疾女儿领养的身世

  场景:医院病床/日/内

  大德对女儿语重心长地说:丫头,你妈怕她这病好不了了,你又长大了,我们有事要告诉你。

  大德老婆:你二岁那年全国许多省都发大水,有不少流离失所的孤儿嗷嗷待哺,你爸就从十几个孤儿中挑了你收养。

  女儿陈洛容又惊讶又疑惑地问:为什么要挑唇腭裂的我?不挑健康的?

  大德老婆:因为你在救灾帐篷里放久了,身上爬了不少蚂蚁了,你爸说如果我们不领养,别人就更不愿意要了,既然是做好事就做到位。

  大德:也许你的家人在洪灾中去世了,别怪你的亲生父母,只怪洪水无情,让太多家庭流离失所了。

  小善:我要不要凑钱给你做广告?帮你在当地寻找亲生父母?

  女儿激动得哭泣地说:找到亲生父母又怎么样?你们就是我亲生父母,我会一辈子守在爸爸妈妈跟前。

  30。大德带刀找老利要债进监狱

  场景:老利新厂办公室/日/内

  医院三番五次地催住院费,镇长打电话给大德说:五万医疗费,你说了缓三个月也到期了,大德,你别让我难做人。

  大德急得焦头烂额,一个人在公园草地上喝闷酒,越喝越恼火,提把水果刀就翻墙进了农包薯片厂,进了厂长办公室看到黄老利,劈头盖脸地就问:今天你能还我50万元不?

  老利:你穷疯了?你有欠条吗?法律也认欠条的,你有欠条我现在就给你钱。

  大德咆哮:我只认情义,我欠你的,我就还你;你欠我的却要玩套路弄证据谈法律?

  老利说罢想溜,大德拽住他的衣领,揪住头发不让走;老利大喊大叫,喊来门口二个保安,保安上去就一脚踹倒大德,锁住大德喉咙往外拖拽;大德不甘心地挣扎起来,用全部力气拽掉老利的一摄头发,并用手抓破老利的脸。

  三个人立马围住大德拳打脚踢,大德牙齿被打掉了几颗,口吐鲜血,大德从怀里掏出水果刀,一个鲤鱼打挺,再一刀扎过去,老利的肚子上被扎了个洞,鲜血直流,保安见大德玩真的,就边跑边喊:大德拿刀杀人了,快报警呀。

  后来大德缴械上派出所自首,大德因持刀伤害罪被判12年监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