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分:小善结善缘渐改运
左右20182020-03-02 18:317,699

  49。乞丐阿贵精神正常后来报恩

  场景:大型餐厅大堂/日/内

  有一天,一个衣着体面的成功人士乘着高级豪车,在秘书的陪同下进来找陈小善。

  陈小善上前一看就惊呆了:这不是托尼。阿贵嘛?整容了你?

  阿贵一举一动现出商务人士的派头,一把握住小善的手说:好兄弟这么快升店长了?真是前途无量呀!

  小善:刚好遇到一个重情义懂德善的老板,我还以为这次会被开除呢!

  阿贵:感谢兄弟照顾我们十几个乞丐兄弟三个多月。

  小善:举手之劳而已,谁都有下雨没带伞的时候,好彻底了吗?

  阿贵的秘书:我们董事长彻底痊愈了。

  阿贵:我想还你个人情,你看我怎么样才能帮上你?

  小善:我有个妹妹从小得了唇腭裂,这成了我全家的心病,你们帮我查一下哪个医院最适合看这病?

  小善的女友青青翻出手机相册:这是我男友妹妹的唇腭裂照片!身材五官皮肤都很好,如果没有这个缺点一定是大美女。

  阿贵:秘书查下,哪个医院哪个医生技术最好,在我吃完这顿午餐之前,做个医疗方案给我。

  小善陪阿贵吃饭,秘书用笔记本电脑上网查信息打咨询电话做方案,饭还没吃完,秘书就来汇报:老板,唇腭裂ppt医疗方案已做好。

  阿贵看完方案和秘书说:你全程陪着办好吧,用最好的,费用100万我全出,总算能还小善一份恩情了。

  小善:我只要知道什么医院最好就行了,钱我慢慢凑。

  阿贵:以你的工资什么时候能凑够100万?等你挣够钱再还我也行。

  50。阿贵出钱给小善妹妹治逾残疾

  场景:小善搬的新家/日/内

  小善的妹妹经过治疗脱胎换骨,变得美丽动人,一切都用最好的,一共花了阿贵100万元。

  小善当着母亲的面对妹妹说:孤儿与父母失散都挺可怜,我想花点钱登广告,四处托人帮你找到失散的家人。

  妹妹说:你们就是我的家人,找到又如何?我的唇腭裂已花了100万,效果又这么好,我已知足。

  小善母亲:将心比心,也许你父母还在世,他们何偿不思念失散的女儿?

  小善妹妹听妈妈这么一说,心底设的防线彻底崩溃,掩面大泣:我也想知道什么原因让一个二岁的小丫头与亲生父母分离。

  51。小善帮妹妹找到亲生父亲

  场景:小善新家/日/内

  小善坚持托人四处打听,花钱做广告,贴寻亲广告;终于有一天,有中年男子和老太太找上门,老太太一把握住陈洛容的手哭泣说出真相:这是你爸叫刘海,我是你奶奶,当年你爸正准备和你妈结婚,却犯法进监狱被判了五年,你妈不顾家人反对生下你,哪知你外婆看你是个唇腭裂,就硬是把你偷偷送人,逼迫你妈嫁人,后来领养你的那家遭洪灾就失去联系了。

  陈洛荣亲生父亲双膝跪地,抱住亲女儿仰面大泣:我不是男人,当年都快结婚了,我居然挺而走险犯法,辜负你妈一片真心,让宝贝女儿受尽委屈。

  小善:年轻时谁都轻狂过,我和我爸也都犯过糊涂!

  陈洛容看着民工打扮的亲生父亲落魄又沧桑,顿时也心痛不已,父女间的亲情顿时让她潸然泪下:爸爸,我不怪你和妈妈,我的养父母是远近闻名的德善人家,我没受过任何委屈。

  小善母亲:过去的不说了,现在能团聚就行,你现在在哪工作?

  陈洛容亲奶奶:我儿子在市里工地打零工十年了,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自暴自弃,到现在也无心成家重新开始。

  陈洛容:我想知道我亲妈妈在哪?她过得怎么样?我爸是真辜负了我妈,我妈才是真正受委屈的人了。

  52。小善妹妹与亲母亲含泪相认

  场景:老住宅楼/日/内

  在亲父亲的带路下,陈洛容打扮得漂漂亮亮和哥哥小善一起进了一户人家。

  一进门,一个穷酸的中年妇女问:你们是谁?什么事?

  陈洛容看到亲母亲,那份血缘至亲的心灵感应就出来了,抽搐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

  妇女更加惊讶,小善解释说:你是冯雪阿姨吧?

  妇女点头,小善说:你是不是在18年前生了个女儿被你妈强迫送人了?后来发大水失去联系了?这就是你女儿。

  妇女擅抖惊讶地问:我女儿兔唇,她怎么不一样?

  小善:才医好的,手术很完美吧?和常人看起来一样吧?也感谢现在的科技。

  妇女一把抱住正在哭的女儿,捶足顿胸地哀嚎:我的心肝呀,这18年来我常常想起你,虽然你是兔唇,但妈妈从不嫌弃呀!

  陈洛容:妈妈,我不怪你,只怪世事无常,我知道你当年一定受了无尽的委屈和压力。

  陈洛容亲母感慨:想不到我女儿这么美,还这么通情达理!谢天谢地!

  母女二人同时激动得抱在一起嚎啕大哭,陈洛容亲母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家的?

  小善:是刘海叔指引我们来的。他在楼下不好意思上来。他出狱十几年了,一直默默关注你,不想打扰你。

  陈洛容亲母:没事,上来吧,该过去的也都过去了,相逢一笑而己。

  小善下去劝刘海叔,刘海双腿紧张得擅抖,双手扶着楼梯才能勉强前行,嘴唇哆嗦着不好意思进门,被小善硬推进门,刘海进来看到曾经的未婚妻就双膝下跪,痛哭流涕地说:我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们母女二人。

  陈洛容亲母:现在回首往事已没什么意义了。

  陈洛容亲父亲:现在我只想赎罪,我在牢中常常想着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可不可爱,受不受委屈。还有你的父母是不是责骂你瞎了眼?跟了一个混帐男人!

  陈洛容亲母亲:别说了,十几年了,我早已释怀了,今天能见到闺女如此健康美丽又通情达理,是给我最好创伤药!

  陈洛容亲父亲:在牢里五年我才悟出一些道理“困难痛苦也就一时,熬一熬忍一忍终会拔云见日。”

  小善:对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来讲,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在最无能为力的时候遇到了最想斯守一生的女人。

  陈洛容:哎,我爸还是放不下过去!

  陈洛容亲父:这张卡里有20万元算给你的补偿吧,你收了这个钱我心里才会释怀一点!

  陈洛容亲母:好,为了让你放下过去重新开始,我就收了这钱,这钱我怎么花你就别管了。

  53。妹妹的亲父给小善饮料配方

  场景:小善的新家/夜/内

  小善在省会的精装修的新家,和家人喝酒聚餐,吐露心声:我真想明天去监狱跟爸爸亲口说说(含泪抽搐),爸爸!我身无分文在省城流浪,现在在知名大饭店当店长;我也把家从贫民窟中搬到到省会租来的三室一厅了;爸爸!妹妹的唇腭裂我找最好的医院治好了;我把母亲也接来省立医院继续康复;这些是我打工半年的成绩!

  陈洛容:哥哥你别喝太多了,你已经做很好了。

  小善:但我看爸爸还在监狱我着急呀!我还要还清这500万,重振新厂老厂!除却这口窝囊气!

  小善妈妈:这么多钱,你一个月拿二万要何年何月呀,儿呀,你从浑浑噩噩的富二代到现在披荆斩棘的男子汉,妈妈已经很满足了,压力别太大。

  小善现女友青青:事业慢慢来!别着急。

  陈洛容亲父母敲门来小善家,陈洛容亲母亲:我们打听到你家开的厂被奸人所坑骗的事情了。

  陈洛容亲父亲:我想我最大的报恩就是帮你们家东山再起。我在监狱有个狱友欠我不少人情,他曾经是快消饮料方面的博士,他愿意把多年研究出的饮料配方无偿送给我,我送给你家。

  小善:肯德基创始人那个老大爷,七十多岁了还拿个炸鸡配方四处找人投资呢,如果配方好,我来运作成商品。

  陈洛容亲妈把银行卡给小善:这是上次你刘海叔给我的20万元银行卡,我取了2万自用,里面还有18万给你们家,希望你家能重新翻身。

  小善推辞不受,刘海:你家能起来,我女儿也受益。

  54。饭店老板愿投资小善开饮料厂

  场景:饭店老板办公室/日/内

  小善回到店里和老板吐露心声:打工做餐饮店长,不是我的未来目标,我想重振家族曾经的食品厂事业,刚好我有个饮料配方也许是个契机。

  老板:我支持你创业,我欣赏你的善良真诚不掩饰,你要有好生意我愿意投资你,不能让你当我的员工,就当我的股东合伙人。

  小善:我这饮料配方很不错,我就差500-1000万启动资金,我想融资去做这事。

  老板:投资就是投人,我认准你的为人与能力就不太关注商业计划书和饮料配方了,我安排你先在省大学商学院上学一年,再找个饮料厂实践一年,你没有一定的知识和实践,很难做大做强。

  小善:我也觉得我的学业未完成,知识储备不够,实战经验不丰富。

  老板:那你离职后就先上学吧,商学院有个“企业家班”,不是花钱就能上的,我企业年纳税达到上1000万了,所以我有一个推荐名额。

  小善:我听说过这个班,可遇不可求。

  老板:做企业不是有个配方技术就行的,企业家必须有综合素质,若求急求快求大,就很容易跌倒,爬得高跌得越惨。

  小善:恩,杨总说的有道理,我爸综合素质这么高,就因为“善良没锋芒”这一个短板就跌入深渊。

  老板:是呀,这就是“木桶理论”,一个木桶只要有一块短板,水就全漏了,做企业家不易。

  55。小善在商学院认识首富女儿

  场景:商学院课堂/日/内

  企业家班的第一节课,校长及省商务厅长都来讲话,所以学生们都早早来到,小善遇到黄益,黄益心中很警惕敌视小善。

  黄益和同学们调侃道:哎呀,陈小善也来咱们班了,老赖家东山再起了?外面欠的500万外债还没还吧!

  黄益的死党:老赖来镀金?回去接着骗!

  黄益:前几天还住城中村公厕旁边,后来到饭店当传菜员,现在居然混到高层社会来了?

  他们的故意调侃是为了弄坏小善的名声,本来同学们还不了解小善,都还客套得点头哈腰,一听黄益的揭短都对小善脸一沉,提防着小善。

  小善听得血脉贲张,但他知道不能中黄益的计,他不动声色寻摸了一个靠前好座位,从容地坐下,听着手机音乐,收拾书包书桌。

  偶尔有一个美女进来,男人们都像在酒会上一样绅士地围上去,相互夸赞递名片加微信。

  有个蓬头垢面,衣着土气,满脸青春痘的女同学进了教室,同学们纷纷惊讶,有个留级的同学走上前去质问:同学你是否走错教室了?这是商学院企业家班!

  女同学拿出学生证说:你看看证件,难道有第二个企业家班吗?

  女同学不屑地看大家,自信地迈着步伐找座位,因为来得比较迟,只有在最后一排找了个最差的座位,有些男同学看她坐旁边,像躲瘟神一样把身体桌椅往外挪了挪,不屑的表情言溢于表,当然没有一个上去寒喧互捧的。

  大家的惊讶,被黄益用语言表达出来了:这还是全省第一的商学院企业家班吗?连又穷又丑的乡村八婆都能来上,真倒胃口煞风景!

  不一会,来了个名媛叫陶艺,大家都围上去巴结讨好说:陶艺公认是班花,久仰今尊的企业。

  小善看这没人理的姑娘挺可怜,作为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就主动上去寒喧:我叫陈小善,我当过鹤云楼饭店传菜员,被老板提拔成店长后,又被推荐来这上课。你叫什么?

  女同学:我叫丁紫雁。

  小善纯粹是礼貌性的:这是我名片,相互加下微信吧。

  女同学加了微信后,不卑不亢地调侃:人家都围着美女名媛转,你怕没人搭理我,怕我尴尬自卑吧?没事的,他们伤害不了我。

  校长陪同商务厅长来了,同学们纷纷站起来鼓掌,商务厅长发言了:同学们好,省商务厅与全省第一的大学合作设立的商学院十几个班当中,只有你们“企业家班”是通过纳税额筛选出来的88位精英,都是本省最成功的企业推荐才能进这个班,希望同学们为本省经济腾飞做贡献,好好珍惜这一年的学习交流机会。

  同学们纷纷起立鼓掌互捧,很多学生与校长厅长互留电话微信。

  领导讲完话后走了,班主任问:根据大家自己挑选的座位作基础,但有想调座位的,可举手说出诉求,若有同学愿让座就好说。

  有些女同学举手说想挪座位到闺蜜旁边,有些说个子矮想挪到前面好听课,男同学们纷纷表现出绅士风度,抢着让座,只有丁紫雁举手说:我一个女生一个人坐最后面被男生挡视线了,我也想调到前排。

  班主任问:哪位男同学,愿意和这个女同学调一调座位?

  没有一个男的理睬,因为大家感觉跟一个又穷又丑的女同学没什么好付出的,付出了人家也还不起。场面一度很尴尬,小善看没人让,就举手示意老师:我愿让座位。

  56。小善回大学接触前女友

  场景:大学食堂/日/内

  小善在大学食堂吃饭时,遇到前女友黄燕和她闺蜜,此时现女友青青在窗口点菜。

  黄燕问小善:小善,真巧呀,你回大学继续学业了?

  小善:我们老板推荐我来商学院进修一年。

  闺蜜:小善呀,你是晕了头,好坏不分,在你家破产后,她爸爸和哥哥把她关在家骂,要拆散你俩,她还对你不离不弃,反而是一无所有的你狠心抛弃黄燕!导致黄燕自暴自弃,这一年都消沉消极

  小善同情地看着黄燕问:你爸爸哥哥把你关在家骂?

  黄燕想起曾经的委屈,泪眼汪汪地问小善:我们还有可能吗?我是我,他们是他们。

  小善:往事随风吧,我在饭店打工时谈了一个女朋友了,她马上就过来了。

  这时青青打饭走过来,黄燕和闺蜜转身就想抓紧走,被青青叫住:是小善以前同学吧?这个女同学怎么泪眼汪汪的?

  小善:这就是我上次说的前女友,分开已半年了。

  青青马上脸一沉,笑脸变死鱼脸,把筷子往桌上整齐一放,不怒自威地调侃:哦,原来趁我不在叙旧呢,看到我打菜回来,扭头就走?是有什么事要背着我?

  小善:她们扭头要走,是怕你误会!

  青青大吼:现在都学会替前女友辩解了?

  小善:你俩走吧,我女朋友一会就好了。

  青青扯着嗓子咆哮:别走!讲清楚再走!把我当电灯泡了?

  全食堂的人都被这一声咆哮吸引了目光,都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桌争男友的狗血剧情。小善被气得够呛,单手抚着跳动的心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平静地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别大庭广众之下大吼大叫!

  青青气得哭得稀里哗啦:哦,现在嫌我丢你脸了?

  说完把二盒饭菜一扔,哭着往外跑掉了,小善连忙向各位倒歉,并追了出去。

  57。现女友吃醋丈吵大闹生裂痕

  场景:西餐厅/夜/内

  小善陪女友青青在吃饭,小善努力讨好青青:来吧,青青小宝贝,上次的事都怪我,我不该背着你与前女友讲话的,今天请你来吃西餐,就是负荆请罪的。

  青青撅嘴卖萌算是原谅了,但拿捏着不回话,这时小善接到黄燕闺蜜的电话:小青与她爸她哥吵架后,一个人喝醉酒了,在护城河边淋着大雨边跑边哭,我怕出事,你快来吧!

  小善为避嫌,开的是免提,小善双手往前一摊,意思征询青青的意见,青青直接利索地回应:你不许去,不许管。

  小善:我必须去,这种情况下多危险,我怕出人命!

  小青:今天你选我还是选他?你做个了断。

  小善也气了:你怎么不分是非因果?我劝好她,马上就能回来陪你吃饭。

  小青:我不管,我不懂你那些大道理,我只道我现在很吃醋。

  小善:看来你是真不懂我,救前女友一命是仁义,咱俩吃饭的机会还很多呀。

  青青情绪暴发了大哭:自从见了前女友,学会朝我嚷了!嫌我不懂你了!

  小善还是要走,青青闹得扔酒瓶,拿着水果刀要自杀说:你要是现在走,我也自杀。

  小善一把夺过青青的水果刀,摇摇头苦笑地说:我最后一次教你一些道理;“爱情不是一个女人的全部”,“爱情握得越紧越容易失去”。

  说罢,小善冒着大雨赶到护城河边找黄燕,青青哭瘫在桌底下,餐厅吃饭的客人有些品头论足交头结耳,大部分是嗤之以鼻的嘲笑。

  小善在河边公园找到淋着大雨的黄燕,一把拥抱住醉熏熏的黄燕说:你怎么还自暴自弃?还跟他们吵?

  黄燕:你都抛弃我了,我不用你管。

  小善:他们干的缺德事跟你没关系,我现在想通了,不怪你,你何必总是走不出这个心魔呢?

  黄燕好像忽然开朗,擦掉眼泪说:那我们还有可能吗?

  小善:我与青青也就是牵牵手,又没有定婚,为什么不能呢?我近来发现爱情和恩情不能掺合在一起,不然我又犯我爸上次犯的错误了。

  听了这番,黄燕才破涕为笑,拥抱着小善不撒手,一会又用小拳头捶着小善,一会又激动得梨花带雨。

  58。小善咨询阿贵爱情与情义

  场景:咖啡厅/日/内

  阿贵乘司机开的豪车来商学院看望阿贵,小善在咖啡厅咨询阿贵:你说我该怎么决择?黄燕还是青青?

  阿贵在饭桌上教导小善:为一点小事就要死要活地闹腾很要命,说明气量格局都不行,这方面青青先输一局。

  小善:说说你有什么样的择偶标准?

  阿贵:我的择偶标准是:善良是第一位,温柔第二位,包容是第三位,三项有一项做不好,都是对伴侣的折磨。

  小善:爱情和情义你怎么看?我常弄混淆。

  阿贵: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情义却可以囊括生活的全部,我们与人相处都是要看这人懂不懂情义,如果这人不懂情义,他父母伴侣都会嫌弃他,亲兄弟姐妹可以为谁养九十岁的老太太而勾心斗角,亲儿女都能为老父亲老母亲的几千元存款打得头破血流。

  小善:那你意思情义比爱情更重要?

  阿贵:二者一样重要,二手都要抓,二手都要硬;爱情很多人都能懂,但真懂情义的真不多,懂情义即有人品;若没有了爱情,只有情义也能幸福一辈子,有爱情没情义,热恋期后就完犊子。

  小善:我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阿贵:选情侣才开始时爱情很重要,但往后则更看重情义,有些情侣爱起来要死要活,为些小事吵架就割腕上吊的,谈的时候脚踏五条船,撬闺蜜的男友,男方不考虑堕胎对女友的伤害,一分手把人家电脑手机都偷走了,或公布裸照,或恐吓其家人,这种新闻我常看到,就是爱情没有人品作基础,就像一栋楼没有地基一样迟早要倒。

  59。丁紫雁的身份被阿贵看破

  场景:咖啡厅/日/内

  这时旁边和闺蜜吃饭的丁紫雁找小善找招呼:陈小善,在跟朋友探讨爱情呢?我在隔壁吃饭,不想听也全听到了。

  小善向二位相互介绍:这是我们班同学丁紫雁,这是我朋友托尼。金贵。

  丁紫雁:这不是五年前的全省十强的大企业家嘛,小善,你人脉钢钢的呀,这么大的人物都来学校看你。

  小善:金总不嫌弃我一个穷光蛋,还愿来指导我。

  丁紫雁:上次你的新旧女友在食堂吵架,我也全程在旁边看到了,小善你有艳福呀,二个美女都争你争得火花四溅,然后还有这么睿智的朋友给指点迷津!

  小善:让你见笑了!

  丁紫雁:我先走了,你们忙!

  阿贵:企业家班的女学生,居然这种衣着打扮,我敢断定这个女孩不一般,也许她是全省前10名首富的女儿,也许她就是青泉矿泉水厂的丁总的女儿。

  小善:你让我脑洞大开呀,何以见得?

  阿贵:你想一想,能上你们班的人不可能是这么穷,不穷的话就不会打扮得这么丑又穷,所以我断定她反而是极度有钱又极度美丽,才会刻意扮穷扮丑,因为人缺什么才炫耀什么,越掩盖越是拥有。

  小善:听你这么一分析,我才豁然开朗,应该是这么回事,不然解释不通呀,你真是睿智。

  阿贵:我们做企业的就要有一眼看透人和事的特殊能力。

  小善:你觉得丁紫雁为什么要扮穷扮丑?

  阿贵:为安全和自由,也为了看透世态人情,比如她想找个不图她钱和美色的男朋友,其实你完全可以试着追求她,这种女孩绝对情商智商格局极高,高处不胜寒,她才能如此脱俗,如此孤独。

  小善:顺其自然吧,人家以为我图她钱呢,其实我比较排斥攀龙附凤,因为我自信我就是龙凤。

  阿贵:对一个善良正直的男人来讲,娶个好媳妇是最大的福报。珍惜机会吧!青青不合适你,黄燕也不是最理想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