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分:小善与黄益的较量
左右20182020-03-02 17:3110,546

  60。富二代黄益在校园嚣张跋扈

  场景:大学校园/日外

  放了学,黄益主动约企业家班班花陶艺,黄益拍着自己的跑车说:这是我爸给我新买的跑车,我带你溜一溜?晚上市长的儿子,区长的侄子,首富们都来聚餐。

  班花拒绝了他:我还有课程没补习。

  黄益:你不会看不起我吧,我爸今年被评为全县十大新兴企业家了,你坐上我的车不丢脸吧?

  班艺陶艺:同学们都说你爸只占薯片厂三分之一股份?

  黄益:别听他们瞎说坏我形象,厂子100%股份迟早是我们家的。

  陶艺:我上你车,我怕男同学们误会咱们关系。

  黄益:这么点面子都不给?

  班花陶艺勉强上了车,小善在大学生的放学潮流中开着跑车,劲爆的音乐音量调得很大,人太多开得慢,小善狂按喇叭狂轰油门,有些女大学生们投来羡慕的眼神,很多男人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黄益口中在车中骂骂咧咧地说:一帮穷逼看什么看?没见过进口跑车?光顾着看,还不让道?

  陶艺:你们男生怎么好多都有路怒症!这车多少钱?全款吗?

  黄益:当然是全款,总共200万,我们家厂子最朝气蓬勃了,今年营业额已达2000万,计划五年上市。

  陶艺:哎呀,追我的那几个男同学老是鼓捣说你家股份小,说你的车是贷款的,还有说借的。

  黄益:你是班花,都在竞争你,说句实话:我们班明着追你的十几个男生中,有一半是找关系买的“企业家班”名额;还有一半没实力却打肿脸充胖子。

  说罢,黄益不开车的右手就搭到陶艺的左手旁,陶艺有点尴尬但没有拒绝,黄益就得意洋洋地得势握紧班花的手。

  黄益准备开一瓶车里的易拉罐啤酒喝,陶艺夺过来,娇滴滴地说:不行,开车怎么能喝酒呢?

  黄益:没事,被警察逮到了,我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陶艺还是不同意他喝,黄益只有作罢,拿出一个肉夹馍,大口吃起来,说:我先垫巴垫巴。

  只见肉夹馍薄薄的饼中夹着半斤牛肉,牛肉足有10厘米厚,黄益老是拿“超级肉夹馍”在陶艺眼前晃着炫富,陶艺被那股蒜味熏得头发晕,但不好直接说难听话,陶艺礼节性地说:土豪吃的肉夹馍都不一样,都这么奢侈!

  黄益听到夸奖才心满意得地回应:这就是“贵族精神”,土豪吃肉夹馍都要任性!我吃煎饼果子更任性,加五个鸡蛋三个香肠!

  黄益捋起袖子亮出金晃晃的金表,左晃右晃陶艺都没有反应,黄益就把金表从左手换到离陶艺近右手,见陶艺还没反应,就卸了金表说:哎呀,这破手表太重戴得手腕冒汗!

  陶艺还没夸奖,黄益就借着阳光反射到陶艺眼睛上,陶艺这才不得不夸:好亮的金表呀,多少钱呀?

  黄益的虚荣心得到很大满足:新买的金表,不贵,20万。

  陶艺礼节性附和回应:真是土豪!

  说话中,小善在学校大门口开车刮倒一个骑车女同学,女同学的笔记本电脑被摔坏了,女同学拦住跑车不让走说:我骑的是非机动车道,你看你车开到哪了?

  黄益下车一把推开女同学,想唬住对方:自己不长眼,把我跑车都刮花了。你赔得起吗?知道我这新买的进口跑车几百万买的吗?

  女同学被唬住,怕被黄益讹诈上,想吃哑巴亏的心油然而起,气势也不盛了,嘀嘀咕咕不太敢吱声了,这时大门口保安来了拦住车说:你这车怎么开到非机动车道?必须给人家赔电脑!

  黄益:你知道我是谁吗,一个小保安,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叫你下岗?你知道开这车的都是什么人吗?

  保安:有钱有势也得讲道理呀!

  黄益:好呀,还得瑟,我现在打电话…

  黄益找出校长的微信给保安说: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看看这是谁?校长我都认识,省里厅长微信我都有,你看看…还抬杠吗?

  另一个保安过来劝:穷不与富斗,不管她这事,咱打工的别吃了哑巴亏。

  这时警察来了,警察问:谁报的警?

  小善从人群中走出来说:我报的警。

  警察看了一下行驶证和驾驶本。认定:黄益全责,罚二百扣三分,赔人家笔记本。

  黄益不服,把商务厅厅长微信电话给交警看并说:你们市公安局副局长微信我都有,要不要我叫他给你打个电话?

  交警说:就是省长打招呼也不好使!别整没用的,你们协商下陪这个女生多少钱?

  黄益急得怒火中烧大吼:我爸是政协委员,这点面子都不给?

  交警:再套近乎我就告你防碍公务拘留你,女同学快说下赔多少钱?

  女同学说:自行车修下花不了几十元,就算了,电脑5000元,才买三天,赔我4500元吧!

  黄益还准备磨叽,班花陶艺提醒黄益别磨叽了,黄益不甘之在班花面前折了面子,就安慰陶艺:该到我亮出我老铁真关系的时候了。

  然后黄益给同班最有势力的同学按的免提打电话:老铁,交警队有人吗?

  同学:有人,我老舅前几天酒驾刚进去的,咋的了?

  黄益尴尬地说:没事了,我就问问。

  黄益没办法了,只有愤愤不平地用微信支付了4500元,驾照扣了3分罚200元。

  黄益用仇恨的眼神盯着小善说:你真够意思,我还把你当兄弟,走着瞧。

  61。黄益在酒会看美女流口水

  场景:酒会/夜/内

  黄益带陶艺来到酒会,看到一个超级性感的美女就上去打招呼留电话留名片,美女欣然同意,这边陶艺吃醋了,撅嘴把黄益拉回去,并骂美女说:不要脸。

  美女气得骂黄益:有女伴了,还来勾搭老娘,真是胆肥。

  陶艺气愤地跟黄益说:我用女人的第六感就知道你迷上人家的大胸脯了。

  黄益被拉回座位后,还不忘和陶艺狡辩:我是过去谈谈薯片生意。

  陶艺这才消点气,黄益还是忍不住偶尔偷瞄大胸美女的胸部,边看边舔嘴唇,大胸美女也生气了,把外套猛得一扒开,露得更明显了,这边偷瞄的黄益嘴里的红酒就喷得陶艺一身,陶艺气得拿手提包当众打黄益,并责骂:狗改不了吃屎!

  62。阿贵建议小善去矿泉水厂实习

  场景:咖啡厅/日/内

  小善问阿贵:我们饭店杨总叫我商学院毕业后,找个饮料厂实习一年,我也觉得有必要,你知道什么饮料厂最适合我实习吗?

  阿贵:青泉矿泉水厂是全省第一的饮料厂,你去他那里实习吧,他们老板丁总很有视野和格局。

  小善:好,我就去青泉矿泉水厂应聘。

  阿贵:掩饰自己的学历,目的是实践中学习,从最基层做起,比如业务员,搬运工,质检工。

  63。黄老利也建议黄益去矿泉水厂

  场景:黄益家客厅/日/内

  黄老利这边也跟儿子黄益说:你也从商学院毕业了,你直接上青泉矿泉水厂报道,到人事部去工作,我都安排好了,等上个二三个月班,我就带你去找厂长家闺女相亲去,你一辈子的前途就看你这次造化了。

  黄益:但是我在学校好不容易谈个班花陶艺做女朋友,她家企业也是她们县前十名。

  黄老利:你真没乃父之风范,人总是要往高处爬的,我给你安排的是全省第九名首富的独生女,人家都传言她女儿是天仙级的大美女,要不是我们市商会会长热心介绍,你哪有见面的机会?能见一面都是你的造化。

  黄益:好吧,那我先去青泉矿泉水厂上班了,那我与现在的女朋友分手吗?

  黄老利:这傻儿子,和首富的女儿结婚之后再分,也来得及呀!

  黄益:姜还是老的辣!脚踏两条船,留一手总不是坏事。

  64。小善应聘被黄益安排做装卸工

  场景:矿泉水厂办公室/日/内

  小善被青泉矿泉水厂人事部面试,最终人事部宣布:陈小善,你被录取做大区销售经理。

  小善正在握拳庆祝自己应聘成功时,这时推门进来的黄益说:我不同意,他家有前科,负债累累的老赖。

  小善解释:那是我爸做生意被坑了,于我何干?

  黄益:你要真想留下来就做装卸工,刚好装卸工不好招人,你这身腱子肉,不做装卸工可惜了。

  小善说:行,我愿意干。

  65。小善当装卸工被穿小鞋

  场景:矿泉水厂车间/日/外

  小善一个人在装卸车间干得汗流浃背喘不上来气,车间主任过来骂小善:你还想不想干了?还有二车货怎么到现在卸不完?

  小善:本来是三个人的活,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干。

  车间主任:人事部黄益给你安排的活,我管不着,我只知道货装卸得不及时就是你的责任。

  这时丁紫雁来看望小善:企业家班的毕业生怎么在这做装卸工呢?

  小善:从基层做起嘛,就当学习了。

  丁紫雁还是蓬头垢面扮穷扮丑,她拿出饭盒给小善:这是我在家亲自为你熬的消暑汤。

  小善调侃:不是你亲手熬,难道还是佣人帮你熬?

  丁紫雁:是不是黄益又给你穿小鞋了?让你一个人卸三个人的货?

  小善调侃:明知道是他,有什么办法?你快回财务室吧,别给你们总监逮到你在外闲谈。

  小善被穿二次小鞋却不动声色,依旧干得热火朝天,忙完活,还去帮锅炉房的大爷加点煤,帮车间老师傅收拾操作间。

  66。黄益找董事长女儿相亲

  场景:矿泉水厂长办公室/日/内

  黄老利带着儿子,开着三辆好车进了青泉矿泉水厂;让秘书捧着贵重烟酒礼品,下车时特意叮嘱司机:三辆好车都停显眼位置!

  司机说:必须停显眼位置!

  黄老利问儿子黄益:我这头型…领带…大金链子都没问题吧?

  黄益:没问题,气场逼人。

  黄老利:儿子,你的金表别放衬衫底下了,谁能看的见?

  黄益:我就要忽隐忽现的,哪能太明显?低调低调,学会低调很重要。

  黄老利把司机的“超级肉夹馍”给抢过来放到袋子里说:一点情商都没有,上人家首富办公室相亲,拿吃的炫富不太合时宜。

  司机:那我就用大金表晃首富的眼睛!

  黄益呵斥:敢偷学我的专利?你用了这招我用哪一招?

  黄益一进来,看到丁紫雁在董事长办公室,脱胎换骨的样子让他感觉既面熟又陌生,忙问:你是财务室的丁紫雁吗?整容了你?

  丁紫雁说:没有整容呀,只是平时戴着面具而已,你来做什么?

  这时董事长进来了说:哦,原来你们认识?这是我女儿。

  老利:哎呀,真好,你闺女也在,我儿子黄益也来了,原来他俩早就认识,真好,真巧。

  这时一只苍蝇在嗡嗡乱舞作响,很扫雅兴,黄益殷勤地用自己带的空玻璃茶杯盖住,把苍蝇困在里面不能动弹。

  丁董事长招呼他们坐下来聊,开门见山地说:既然二个孩子认识也好,我是不反对的年轻人多接触的,既然准河市商会王会长介绍的,说二个孩子可以认识接触,咱们又都是省食品商会的朋友,挺好的事。

  老利:今天一见贵千金,果然是绝代芳华。

  丁紫雁板着脸说:你们先忙,我上财务室还有一堆事!

  大家一听就知道没戏了,丁老板手一摊肩一耸,表示无可奈何。

  黄老利和黄益尴尬地坐在办公室没话可讲了,有30秒静悄悄尴尬得无人说话,黄老利也识趣:既然你们忙,我父子二人先回去了!

  黄益心里不甘心也不爽,就打开玻璃杯盖放出苍蝇,苍蝇又在办公室嗡嗡乱舞起来。

  67。小善举报黄益贪污受贿

  场景:矿泉水厂长办公室/日/内

  有一次装卸完货,小善无意看到司机塞了一包东西给黄益,司机小声说:今天装了二十箱,我给财务报了三十箱,这三万元是这次的。

  黄益说:我都安排好了,库管是我手下兄弟。

  小善听到了,特意找库管扯淡,趁机偷来送货单,汇报给老总秘书:送货清单上写了三十箱,我记得清楚我自己搬的,就是二十箱。

  秘书很重视地说:你跟我去见董事长,你自己汇报。

  小善一进门却发现董事长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美女,定睛一看,原来是商学院的同学丁紫雁。

  小善莫名其妙地问:丁紫雁吗?整容了你?

  秘书说:原来你认识我们老板女儿?你就直接找她汇报也行。

  小善惊讶得下巴已耷拉,丁紫雁笑嘻嘻地说:我原名叫丁玉,我扮丑扮穷也是没办法,想不到把你这个傻瓜也唬住了。

  秘书把送货单给丁玉看,丁玉说:又是黄益,我早叫我爸给他开除了,我爸总碍于王会长的面子,心术不正之人永远不要有交集。

  小善:对这种小人不远离又心慈手软就会跟我爸一样要吃大亏!

  68。小善与丁玉默契约会

  场景:公园河边/日/外

  小善一个人在公园的河边长椅上望着夕阳遐想,丁玉穿着隆重的晚礼服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突然出现在小善面前,腼腆而凸巫地说:这是我亲手做的冰糖梨水给你润润肺,明天你不是休息三天嘛,刚好又是你来厂里实习一周年的日子,又是咱俩相识二周年整的日子…

  小善用手掌盖住丁玉的嘴,抢先说:我有个旅行计划,你有空吗?我想约你自驾去雄伟奇峻的黄山。

  丁玉被感动泪水在眼框打转,低调不语,小善轻柔地问:小美女,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有空吗?

  丁玉抹着眼泪,娇羞地说:你的第一次主动约会还不够隆重,我想听到你正式的邀请。

  小善清了清嗓子,故作隆重地说:丁玉女士,我想隆重邀请您参加我安排的三日自驾游黄山。

  丁玉含泪点头同意,小善上去轻搂着丁玉说:对不起,我早想正式追求你,希望你能原谅我,可能你家太富有我家还负债,我顾虑多了。

  丁玉:那罚你背我在公园跑三圈,然后再请我吃烛光晚餐,你看我晚礼服都穿好了。

  小善学《乡村爱情》里刘大脑袋夹着舌头说:必须的。

  然后小善一把背着丁玉欢快地在公园飞奔嘻戏,然后一起找个高档的西餐厅烛光晚餐。

  69。小善与丁玉自驾游定终生

  场景:半山腰湖畔/日/外

  热恋中的二人在旅行中相互扶持,吃农家乐,爬山涉水,车停在半山腰的湖边看夕阳,丁玉用手机放着最煽情的情歌,二人背靠背,相互依偎着欣赏夕阳下的湖光山色,丁玉感慨:真希望这一刻永恒!

  小善情不自禁搂着丁玉的细腰说:以后还有更璀璨的星空等我们仰望,还有更皎洁的月光撒在我们身上。

  丁玉撒娇:为什么让我等到今天,让我等了24年?让我等得好苦。都怪你。(双拳轻轻锤着小善的胸口)

  小善:你也让我找了25年,你让我找的好苦,都怪你!(同样也用双拳轻轻锤着丁玉的胸口)

  小善逗得丁玉格格笑。

  小善:你家是全省富豪榜排名第九的豪门,我家破产负债500万,我爸还在监狱,你不嫌弃吗?

  丁玉:在商学院上第一节课时,我看到你的善良和风度就迷上了你,我爸也早调查过你的家庭背景,你爸是你们县2019届十大新兴企业家,全市十大慈善家,远近闻名的厚道人家,只是被小人所害,我爸相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才同意我们在一起!

  小善:我想我重新开厂,翻身的机会应该成熟了,我有独家的饮料专利配方,我也有投资人,就是鹤云楼杨老板和知名企业家阿贵投资我,我也照他们建议去商学院上学一年,去饮料厂实习一年了;我还与你确定了恋爱关系,有你作贤内助,我更如虎添翼了。

  丁玉:你是万事俱备,东风都不缺了,创业吧,我叫我爸借1000万给你创业。

  小善:我不想别人说我图你家钱,我也要证明自己给自己看。

  70。贵人相助投资小善开新饮料厂

  场景:新饮料厂开业庆典/日/内

  小善的新饮料厂就设在他父亲曾经的老食品厂;在开业剪彩典礼上,众人欢聚一堂,有女友丁玉和她父亲母亲,还有阿贵,饭店杨总,朋友银牛,母亲,妹妹,妹妹的亲生父母,镇长,县长等。

  饭店杨总讲话:小善是个好人,我一直也想找个有人品有能力的人来投资,加上小善从亲戚那里获得维生素饮料的配方的确够带劲,所以我就出500万占30%,金贵个人出500万也占30%,专利配方的拥有人小善,以专利入股占40%任总经理,工厂就交给他全程操盘了,投资就是投人,希望我们同心协力把这个厂开起来。

  青泉饮料厂丁董事长:这个厂我全部投资也没问题呀,但我这准女婿就是铁了心要跟金贵和杨总合作,纯粹为了交朋友,我都没这么大格局呀。

  小善:我找金总和杨总合伙,并不是看中他们各自投的500万现金,我们合伙更看中彼此的人品、人脉、思路、经验的碰撞产生火花,我们三人要以此次合作为契机和起点,为以后一辈子合作共赢作基础。

  大家纷纷鼓掌欢呼:大气,有格局!

  小善接着说:这个老厂是我爸曾经租的,开了三年的包龙薯片厂是窝囊地倒了还负债500万,我今天全款买来新开个饮料厂,就是要一雪前耻重振旗鼓,我不是要报仇雪恨,我们全家只是要告诉各位“我们又回来了”,我也是要告诉家人“我能支撑这个家”。

  71。黄老利父子来开业典礼捣乱

  场景:新饮料厂开业庆典/日/外

  黄老利和儿子黄益带着债主们不请自来,黄益:你别在这说大话,先把500万外债还了!一个老赖还好意思大言不惭?

  小善:我们家是欠500万,但我家新厂被查封的土地,设备,房产等评估值600万的,你们等我缓过来,我会赎过来的。

  黄益:不良资产还谈什么评估价值!

  黄老利说:在我家门口开个食品厂,也不请我们来喝喜酒,你们也太不懂行规了吧?

  小善:我们开的是维生素饮料厂,不是薯条厂,完全没竞争还能共赢,黄伯伯,你大可放心。

  债主们有人嚷嚷:有钱开厂,还没钱还债?

  有个供应商债主和手下商量:别嚷嚷了,你没看到来捧场来参股的都是什么人物吗?陈大德家儿子陈小善可能不是一般人。

  建筑商债主也冷静和同事低声分析趋势:看样子,我们现在还不能得罪陈小善,说不定以后还指望他给点财路呢?

  建筑商债主公开说:既然小善说缓过来就还钱,有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在作证,我们急什么呢?陈大德家虽说破产,但人品皆知呀!

  供应商债主:陈总新厂开了,如果要找我进原料,我还是很支持,毕竟是你爸欠的债。

  陈小善朝大家鞠躬:谢谢大家的情义我领了!

  黄益不干了:来的时候都怎么商量的?一个个磨拳擦掌的,现在都犯怂了?

  丁玉:今天各位债主都在,你们都听好了,我们不磨叽,不就欠你们500万,我是他未婚妻,我先垫上,明天来青泉矿泉水厂来结帐,我连本带利全给你们结清,有什么大不了的?

  几位债主相互握手庆祝。小善说:还没结婚,怎么好让你出钱呢?我不想被人留口舌。

  丁玉:你不要再跟我客套,再客套我会认为你有问题。

  小善双手一摊表示无可奈何,黄老利对黄益悄悄说:我真被惊得目瞪口呆,这么多人捧小善,福气咋那么大呢!

  黄益:我想吃这口软饭,想得殚精竭虑,软饭送到小善嘴,他都不稀得吃,真牛叉。

  黄老利黄益怂恿人家闹事,也没人陪他了,父子俩就想灰溜溜地走人,丁玉挡住说:既然黄老利黄益在这也听听,你们是邻居又是同行嘛,我也宣布一个重要决定,钱还清之后,我和我未婚夫再投资1200万把新厂开起来,按照大德叔的原计划生产薯片,本来我未婚夫没打算再重开薯片厂的,今天看你俩的表现,我要求他一定要开,没意见吧?

  众人欢声雷动地鼓掌庆祝。

  72。供应商用美色招待腐蚀小善

  场景:高端饭店包间/日/内

  小善当上饮料厂和薯片厂老板后,小善带着司机银牛去考察供应商的厂子,供应商老板全程笑脸招待,叫上四个性感美女公关端茶倒水,扇风打伞的,小善一一克制拒绝了,银牛就和女公关打情骂俏留微信了,小善脸一沉说:你是来谈业务的还是谈朋友的?

  业务谈完,供应商何总热情招待小善,请小善上座,毕恭毕敬地递烟敬酒,说说生意场上的奉承话:哎呀,陈总,这么年轻就把事业做得这么大,长得又是如此的气宇轩昂。

  小善:哎呀,何总何必这么客气非要招待我,我们选食品包装供应商,只认安全加性价比。

  美女公关慢慢靠近小善,强搂着小善的胳膊卖萌装楚楚可怜,小善正不知失措时,供应商何总说:哎呀,我们厂最美的女孩都被陈总的帅给迷住了。

  美女公关听到夸奖后娇羞地趁势把头扎进小善的胸口,装作清纯害羞的样子。小善不自觉地一手轻轻推开美女公关说:别整这一出,先谈买卖吧。

  美女公关尴尬地捋下头发说:能加个微信吗?如果陈总不嫌弃的话。

  小善装作没听见,另一个美女又敬酒给小善:陈总第一次来,我敬您,小妹我今天干了。

  小善也客气地站地来说:就这一杯,出于对女性的尊重,我不喝不太好。

  小善喝完,美女又娇喘地端杯子敬酒,小善百般推脱,美女还是拉拉扯扯。

  小善把筷子整齐放在桌上,脸色严肃,不怒自威地说:何总,呀别整些没用的,我是来签合同的,不是来相亲的。

  73。供应商用野味拉拢小善

  场景:高级饭店包间/日/内

  何总看小善不吃这一套就换了一招,和饭店老板说:这是未来我省首富陈总。你看看有什么特色野味。

  金老板:有条五米长大蟒蛇,还有个百年老鳖。

  何总:怎么了?上次我吃过的活吃新鲜猴脑没货了?

  金总:这种稀奇美味没几个人能吃得起,我得去库房调货!半小时野猴就能到。

  小善说:别介,我对吃猴脑不感兴趣,今天就到这吧!我先回厂里办事了。

  说罢摆筷子甩袖子就要走人,何总连忙阻挡:咱们在厂里还有个签约仪式在等着咱呀?

  小善:改天我让律师捋一遍合同再说。

  众人挡不住,只留何总等人在桌底下失落地感慨:今天让陈总不高兴了?我搞砸这个大合同了?

  美女秘书:以前这三板斧都好使的呀,居然还有不吃这一套的生意人?

  在路上阿贵不解地问:今天我们就是参加签约仪式的,签约会场都布置好了,你怎么还要走?人家多客气呀!

  小善:我是一忍再忍,谄媚和美人计也就罢了,但是吃猴脑的事,我觉得这个供应商真不行,残忍的人心术不正,我永远不会与这家供应商打交道了。

  74。黄益派卧底去小善厂里

  场景:黄益家客厅/日/内

  黄益在家左思右想,琢磨算计小善,他和黄老利商量:我想到了有个朋友,让他去面试质检员。

  黄老利:这招有点挺而走险了,你真要这么干吗?

  黄益:没好办法了,我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黄老利:你的朋友人品行吗?

  黄益:我这朋友心术不正,典型的势利小人,为往上爬自己老爸老妈都能出卖!我这就电话他!

  75。老利食品厂走下坡路

  场景:老利办公室/日/内

  老利和股东在会议室争执,大股东王久:你看你把这个厂子经营成什么样了?核心员工都跳槽到小善家了!

  老利:为了给股东省钱,我就想尽办法克扣压榨员工的工资福利。

  小股东朱山:经销商们都退货退代理权,你是用的什么原料让我们的薯片如此难吃?

  老利:我们现在进的原料是最次最便宜的,也是为股东省钱。

  大股东王久:我们不管别的,你这么搞,厂里马上就要倒闭;要么你下台我来操盘;要么你再干三个月,若还不能挽救这个厂,你就净身出厂,把所有亏损一个人担下来。

  股东王久和朱山说罢拍桌子砸杯子走人了,老利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送走二位股东。

  黄老利有话想和儿子说,但先拿出一双筷子让黄益折断,黄益折断了,老利咧着嘴说:我要让你看看父子团结的力量多伟大。

  然后拿出五双筷子给黄益:你再试着折断看看。

  黄益使出吃奶的劲,宁愿崩出屁了还是给折断了,老利尴尬地收回筷子说:呆爹只是想给你打个比方,意思现在你我得团结,咱该怎么对付小善这个新开的薯片厂?

  黄益:哦,我以为你想考验我的手腕力量,我会算计他的,我朋友已应聘上质检员了,呆爹,听我安排吧。

  76。黄益叫同学算计小善

  场景:黄益家客厅/日/内

  黄益在家鬼鬼祟祟叫来朋友,特意支走妹妹和妈妈:妹妹你帮我上药房买痔疮药去;妈妈,我朋友来了,你买点大龙虾招待招待吧。

  他妈妈和妹妹就警觉了,故意装作出去又折回来,在窗户底下偷偷听他俩的谈话。

  黄益朋友说:还把你妈妈妹妹支走,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整得我都紧张。

  黄益说:当然有重要的事,关系你前途的大事。看你愿不愿与兄弟我赌一把了。

  黄益朋友:你说说看。

  黄益:我不是让你去小善公司面试让你当上质检员了嘛,我要你当班那天把这半斤泻药放进你质检的100箱薯片当中;客人一吃,肚子就拉稀,这样经销商退货、工商的吊销、卫生的罚款,舆论的指责,他们厂子很快会倒闭,说不定小善还会进监狱。

  黄益朋友:这可是做牢的犯罪呀!

  黄益:放心,这种拉肚子的小毛病不会出人命的,消费者二天就好了。

  黄益朋友:黄哥,那我冒这么大风险是图什么呢?

  黄益:他厂一倒,我就投资收购他的厂,咱们合伙干,我请你当副总,并拿50万现金给你,我早仰慕你的才华了。

  黄益朋友:我在小善厂里升职空间很大呀!

  黄益:你不想干?

  黄益朋友:我意思你得加钱呀。

  黄益:事成给你80万。

  黄益朋友:黄哥,我是冒着做牢的风险帮你办事呀,你再加20万吧,凑个100万整吧!

  黄益:就80万吧,你好好干吧,将来哥给你娶个好嫂子!别讨价还价了。

  黄益朋友:谢谢哥,我这就去办,一定让你满意。

  事后黄老利出来问儿子:你许诺的副总加80万是不是有点高?

  黄益得意洋洋地说:你也知道是“许诺”哟,我是给他画一个大饼好让他冒这个险,成功后我可以不承认,他干些犯法事难道敢和别人说?

  老利:那他说要100万你就应了得了呗?还许诺给他娶个好嫂子?

  黄益:我画大饼不得画得像一点嘛?

  77。前女友黄燕揭露亲哥坑害小善

  场景:小区凉亭/日/外

  黄益的妈妈和妹妹一听,头皮都发麻,妈妈问女儿:这个事你怎么看?

  黄燕:当然是告诉小善,我们怎么能像哥哥爸爸一样再缺德造孽?我们改变不了他俩,但能阻止他俩造孽。

  黄燕的妈妈:如果举报给小善,对你爸的厂子,对你哥的事业是不是有打击?

  黄燕:有什么打击?他俩忘恩负义,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报应没来,报应来了就是五雷轰顶的灭顶之灾,他们早受挫折也许还有机会早回头。

  黄燕的妈妈:也是呀?亲情也大不过天理,如果我们现在坦护他们,以后他们栽的跟头更大。

  黄燕把此事电话告诉了小善,小善问黄燕: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可是你哥哥。

  黄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哥我爸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小善:女孩有你这格局也是太难得,我该怎么报答你?

  黄燕含着泪说:只求我爸爸和哥哥吃亏后,真想回头时,你给他俩一个回头的机会。

  78。黄益家走下坡路后被陶艺甩

  场景:陶艺家客厅/日/内

  黄益上陶艺家敲门闯进来就骂:为什么十几天不接我电话?是听信追你的小汪说我坏话了?

  陶艺:他不说我都知道你家快要破产的现状了,对不起,你是个好人,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黄益: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美艳的女孩子都这么肤浅?难道我没有钱了,我就不能成为你的男朋友了?

  陶艺:你错了,女人找男朋友不一定要找有钱的,但一定要找自己喜欢的!

  黄益: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陶艺:我喜欢有钱的!

  黄益鼻血一喷,无话可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