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分:两家的不同境遇
左右20182020-03-02 18:257,193

  79。小善提前预防让黄益终被判刑

  场景:监狱探访室/日/内

  当天,小善特意安排助手银牛:今天全程监控录像质检员的下毒过程,然后封存现场,保留好证据,马上交给公安处置。

  结果就是质检员被公安现场逮捕,质检员在审讯室供出:我全盘供出,能立功抵罪吗?

  警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质检副总:幕后指使是黄益,他给我画了个大饼,我被他忽悠的,害我一生。

  结果是黄益也被抓,被判刑五年,在监狱接待了全家人。黄老利看着儿子黄益,就发出惊讶三连问:为什么?你怎么搞的?事情怎么会变得这样不可收拾?

  黄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是被逼无奈!我力量渺小也改变不了法律呀!

  老利:那你还不说说经过,我看看有没有找关系通融的余地?

  黄益:我一进监狱他们就强迫我换衣服,然后强行按住我,逼我剃个秃子,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拥有这个没气场造型呀!

  老利:你要知道光头不适合你的气质,以前你的三七开才符合你的脸型;这个囚服的材质设计都不符合你富二代的身份,我看看找关系能否给你捎几套时尚点的衣服,买个新潮假发先戴上?

  黄益双手抱着头,懊恼地说:别说了,别说了,我也很后悔造型变成这样。

  黄益妈妈:我们来监狱不是探讨发型衣着的!还不探讨下案子看看要不要上诉求减刑?

  黄老利黄老利都“哦”的一声,回到座位上重新往正轨上唠嗑。

  黄老利看到儿子垂头丧气的落魄劲,就情不自禁潸然泪下:看我儿的造型被整得这么惨,我的心痛呀!我得弄小善给我儿报仇!

  黄益的妈妈哭着骂丈夫:黄老利是你自己造的孽,害得儿子跟你一样不择手段心术不正,你还不反省?儿子吃的亏还不够大吧?

  黄益说:想不到我的朋友会供出我!出卖我的小人不得好死!

  黄燕:你出卖别人还不够多吗?你身边都是心术不正的人。

  黄益:小善怎么知道质检员要算计他的?他居然能提前准备偷拍下毒全过程!

  黄燕:是我告诉他的!

  黄老利打了女儿二巴掌:你还是我女儿吗?吃里扒外,这可是你亲哥哥呀!

  黄燕的妈妈:是我同意她告诉小善的!

  黄益哀怨的眼神看着妈妈问:我的好妈妈呀,我不是你亲儿子吗?

  黄燕妈妈:你不知道有一句古话叫“人在做天在看”吗?今天你是在牢里住五年,你再造孽下去,我下次也许是来收尸呀!

  黄老利甩了老婆一巴掌,踹了二脚骂道:净整些歪理邪说,什么天在看,天在哪里?叫老天爷出来,我瞅一瞅!

  黄燕的妈妈说:黄老利,我算看透你了,你坑救命恩人我劝你不听,你在外包二奶三奶,去找小姐我也忍着,今天还跟我动手,你还不醒悟,你再不收手,老天也会收了你。

  黄老利:怎么收我!我干的一切事还不是为了全家过上好日子?

  黄燕:我和妈妈宁愿做个心安理得的穷人,也不愿看到家破人亡。

  黄燕的妈妈:黄老利,我现在彻底对你绝望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我们离婚。

  80。老利坑害股东负罪累累终露陷

  场景:监狱探访室/日/内

  黄燕妈妈带着黄燕离开监狱探访室之后,黄益瘫坐在椅子上:呆爹,你要想办法找关系给我捎几套时尚的服装和假发,她俩顽固不化,没办法指望妈妈和妹妹了。

  老利也瘫掉了:我也没指望了,我现在肝病,酒槽鼻,三高,每顿饭之前我都要给自己打一针胰岛素,带糖的带盐的不敢下口。

  黄益:这还不是你大吃大喝导致的?有了钱之后就往死里吃,顿顿要喝醉酒,一晚找二三个小姐。

  黄老利:二奶三奶还要找我要钱索命,所以你妈找我离婚都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黄益:我劝你多少回,你有点小钱就像中国首富一样得瑟地造。

  黄老利:儿子呀,我现在才能懂平平淡淡才是真呀!当初不产生歪念,好好在陈大德手下上班多好,那段时间可能是我们全家最美好的日子,关键我不操心不负罪呀;我现在真后悔,我的日子也不长了,厂里事一旦东窗事发,债主和股东们会一个个要咬牙切齿置我于死地!

  黄益:难道厂里的事罩不住了?

  黄老利:我通过厂子搞来600万元到我个人手上,股东要我净身出户的日期还差十天,十天后交接,王久朱山一坐班就能发现这600万亏空。

  黄益:那你还不得跑路?

  黄老利:我肯定得跑路呀,我吃喝玩乐赌博找女人花了350万,还剩250万现金,我就指着这剩下的250万养老治病了。

  黄益:那你不怕他报警起诉你或找人打断你腿?

  黄老利:那得先找到我才行!我早找好了藏身之地,以后你出监狱了记得来找爸爸!五年后,也许我还能剩点钱给你作东山再起的本钱。

  黄益:那希望老天能保佑你,你住哪得告诉我一声呀!

  黄老利:你指天发誓不会告诉任何人。

  黄益指天发誓:我要是透露你的行踪,就全家死光光。

  黄老利听到黄益发毒誓才放下心来,朝四周扫了一眼,鬼鬼祟祟地叫黄益附上耳朵说悄悄话:我住在江准市吉安祥小区……

  81。老利欲盖弥彰想金禅脱壳

  场景:薯片厂办公室/日/内

  股东间约定黄老利净身出户之日,大股东王久和小股东朱山接手公司,王久美美地坐在办公椅子上问小股东朱山:老利今天来了吗?见到了吗?

  朱山说:前几天就把东西搬完了,交接完了。

  王久拿起电话问老利:老利呀,今天来吗?交接之日,咱们好歹见面我和朱山请你喝几杯?

  黄老利:不用了,我没经营好公司,让股东权益受伤害了,所以我愿赌服输净身出户,不好意思见你们呀。

  大股东王久说:老利,你见外了,你照约定办,我已很钦佩你了,毕竟你能把损失全承担也不至于净身出户,你这愿赌服输不争不抢的作风,真是高风亮节。

  刚挂完电话,王久就招呼秘书:给我沏好茶就通知各部门来开会。

  开全体员工大会的过程中,来了几个纹身的上厂长办公室:黄老利呢?我来收帐,今天不给钱,我就接管厂子了。

  大股东王久和小股东朱山一脸懵逼:咋了?黄老利只是股东,根据对赌协议他已净身出户了。

  要帐的:这是200万的借款协议,你看看,盖的是你们厂的章吗?月息5%用十个月,今天到期该还我300万。

  王久一听,愤怒地一拍大腿,气得直喘气,秘书马上去抢救喂药,好不容易缓过来,朱山惶恐不安地给黄老利打电话,电话里传来声音:您拔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大股东王久感慨:都把你我加入黑名单了。

  放高利贷的说:少演戏了,没钱就收厂子。

  这时厂长办公室又来几个人把帐单往办公桌上一放说:我是你们的土豆供应商,你们老板黄老利让我今天来这结欠帐,一共欠我400万,谁给。

  大股东王久的秘书说:我们老板刚才已晕了一次了,别再刺激他了。

  土豆供应商:看看这是不是你们厂子的章,没钱我们就搬设备搬家俱了。

  王久一听一哆嗦,直接晕过去了。手下连忙按他人中,往他头上泼冷水又喂药,人还是没能叫醒;朱山已是七孔冒烟,头发爆炸朝天,瘫在老板椅上眨白眼吐泡泡。

  放高利贷的和土豆供应商都为谁处置资产打起来了,一会110把二边都带到派出所;王久和朱山直接被120抢救车接走了,现场一片混乱。

  82。受害人商量怎样找到骗子老利

  场景:薯片厂/日/外

  放高利贷的和土豆供应商说:厂子被咱俩拍卖了300万,但还欠咱俩400万,咋办?

  土豆供应商说:你是不讲理了,你那200万本金抢到手就算结清得了,欠我400万我才到手100万,你居然还想要100万利息?

  放高利贷的:我就靠利息养家糊口,你叫我放弃利息?

  朱山:剩下钱肯定还得找黄老利,找到他我马上扭送派出所,怎么找呢?

  放高利贷的说:找到黄老利,老子首先搞断他一条腿再说,敢骗我。

  大股东王久:现在警察都找不到黄老利,但我有办法也许管用,我们去探监他儿子,黄益肯定知道他爸在哪里!

  放高利贷的:这不瞎扯嘛!他儿子能出卖他爸吗?

  小股东朱山:他儿子不是一般人,为了钱什么都会干;他不配合,这个帐我们可以算在黄益头上。他儿子以前是厂里总经理,也许这次诈骗他也有份!

  83。债主通过黄益打听到老利

  场景:监狱探访室/日/内

  众位受害者急切地期盼黄益的回答,黄益说:我在监狱我怎么会知道我爸在哪里呢?

  大股东王久:你爸干的好事,我现在厂子被拍卖了,你得说你爸在哪,要不然我起诉你父子二人都涉嫌诈骗,多判你坐牢二十年。

  黄益:我们可是父子关系呀!

  小股东朱山:你有什么条件别磨叽!

  黄益:你们从他手上刮出钱,得给我拿30%提成。

  放高利贷的亮出纹身:你可知道我是谁?道上人都叫我老铁哥,你要不说,我叫牢里面兄弟一天收拾你三次。

  黄益:那也得讲道理,毕竟我们是父子关系,你们一点都不表示还唬我?那我也太没血性了吧?我底价是提成15%。

  大股东王久:行,事成给你15%。

  黄益:那咱们必须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反悔!

  众人齐声答应:中!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反悔!

  黄益:我爸现在躲在江准市吉庆祥小区9号楼901住着,现金250万就藏在他的双人床底下!事成得给我提成45万呀!

  土豆供应商提议说:咱们一起去上门要债,要到就平分,没要到就把他送到监狱。

  三方马上各打主意,放高利贷的感慨说:这社会真他妈的什么人都有,连自己爸爸都能出卖!牛叉!

  土豆供应商说:现在就出发,夜长梦多,大家坐我车吧!我车大又新。

  大家纷纷同意,土豆供应商发短信:兄弟们,准备家伙提前上门要债,我在这边拖延时间。

  王久:黄益这小子平时看起来猴精猴精的,我说给他提成45万是给他画个大饼他居然都相信,真是利欲熏心,利令智昏呀!

  84。供应商捷足先登弄走钱

  场景:黄老利的新家/日/内

  等他们一起开车去江准市的半路上,供应商故意说:车坏了,得修!

  放高利贷的感叹:你这新车怎么也能半路坏了呢?搞快点呀!

  供应商说:我们不是全都在一起嘛,你不用担心,修到什么时候到他都跑不掉!

  这边老利卧在沙发上看电视,有点饿就要出门买吃的,一开大门,门口窜出四个小伙直接按住黄老利,并进他家问:黄老利,你欠我们老板的400万元钱该还了吧?

  黄老利:你们是谁?我报警了。

  其中一个说:我们是土豆供货商何欢的员工,我们老板听你儿子黄益说你在这躲债!

  一个员工说:这是法院判决书,这是供货欠款合同,警察还在找你呢,你报警吧!

  员工们掀开双人床底,果然里面全是现金,被土豆供应商的员工全装袋子里了,黄老利惊呆了,没有反抗的余地。

  员工说:这250万就算你还我们老板了,上次厂子拍卖了300万,才还了我们老板100万,剩下的50万欠款,你还得写还款计划!

  黄老利说:都怪我太不谨慎了,把地址告诉黄益这个白眼狼了,我没有了这笔钱我只能跳楼了。

  员工:多大的事呀,下辈子注意点就行了。

  黄老利没办法,只有认帐签约!

  土豆供应商趁修车的机会溜走了,众人找不到车和人就拍大腿大骂:哎呀,情况不妙!

  众人马上想办法赶到老利的住处,只见大门敞开着,老利瘫在沙发上愁眉苦脸,双人床底也被掀开了。

  放高利贷的一把抓住黄老利问:250万元现金呢?

  黄老利:半小时前被土豆供应商的员工拿走了,你看这是他们叫我签的还款计划。

  放高利贷的气得直哆嗦地说:没指望了,报警抓他进监狱吧!

  黄老利一脸坦然地说:你们只能指望我下辈子还债了。

  老利说罢朝大家深深鞠了一躬,就从九楼阳台纵身一跳,众人反应过来想拉都没拉住。

  王久:心如灰之木,身似不系之舟!我能理解他的绝望,就像我现在一样,阿弥陀佛,我也要遁入空门了。

  朱山:来时欢喜去时悲,枉来人间走一回。我也要出家了,不知道学历够不够?

  放高利贷的:你俩别跟我整些看破红尘的事,欠的100万利息,法院判的,你俩有连带责任,我只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你俩,谁让你俩跟黄老利这种小人合伙!

  85。小善过上风光企业家的生活

  场景:一组风光的企业家生活画面

  小善在办公室看财务报表并签字通过。

  小善与供应商经销商在五星级酒店签商务合同。

  小善参加政府招开的招商大会并热情洋溢地讲话。

  大卡车从薯片厂往外发着货,一派欣欣向荣。

  饮料厂扩大规模又进设备。

  小善着礼服携雍容华贵的未婚妻丁玉参加慈善晚宴。

  小善带家人在海边草原度假其乐融融。

  86。小善功成名就接受颁奖

  场景:省政府大会堂/日/内

  豪车司机银牛戴着礼帽给小善等人开着车门,小善风度翩翩地穿着晚礼服,母亲坐在左边帮忙整理着儿子的蝴蝶结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上台讲话时腰板挺起来!

  妹妹坐在右边说:开心点,今天怎么一下都没笑过?

  坐在副驾驶上的未婚妻丁玉:老公,今天是收获的日子,别想你爸的事了。

  小善:大喜之日更勾起我爸含冤进监狱受苦的事。

  小善的妈妈:儿子,你做的很好了,我们全家都以你为傲!

  妹妹:我明天就把你获奖的事告爸爸,他在监狱里也会为你喜极而泣的。

  丁玉:他为爸爸在监狱的事推迟婚礼好几次了,爸爸一日在监狱,他的心魔就难平呀!

  颁奖典礼上,小善被省商会评为:2028年安徽省十大新兴企业家,且饮料厂和薯片厂都被评为全省百强民企!

  丁玉父亲作为省商会副会长亲自给准女婿颁奖,丁玉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流下热泪。

  众亲朋起立鼓掌,记者们纷纷抢着拍照,小善意气风发地在领奖台上说着场面话。

  到了记者提问环节,闪光灯咔咔地闪,一位记者问:陈总,您如些年轻29岁就获得这么多奖,可以说是全省前100名首富中最年轻的,是什么让你如此成熟又坚强?

  陈小善:我以前也是开着父亲大奔四处得瑟撒钱的轻狂富二代,一晚被身边小人骗了60万也没反省的主,也许是家里的变故,导致我过早看透世态人情吧。

  一位记者:我全程看了陈总的表情,没有一次真正的开怀大笑,是不是因为你父亲在监狱的事勾起你的情绪?

  小善听到这话,顿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哽咽地回答:我爸天天教我“人生唯德善”,我做人一直秉持着行善积德,做事秉持着问心无愧,我从不愿弄些歪门邪道的事,也从不愿与心术不正的人打交道,但在我最辉煌的时候,我爸爸却在牢里受苦,我多想把这些奖换作全家的大团圆,我也想大声跟我爸说:儿子我扛住了家庭重担,我也终于达到了您的期盼!

  87。小善辗转帮父亲脱罪出狱

  场景:小善办公室/日/内

  一个年轻人被门卫带到小善饮料厂办公室,年轻人说:陈小善吧?现在长得这么帅了!我是钱新,在你家住过二个暑假。

  陈小善:想起来了,你不是出国五六年了吗?

  钱新:你爸一直从小学资助我到大学本科毕业,我现在英国念法学博士,我前几天听说大恩人被小人坑进监狱,我就立马请假回国了!

  陈小善:我爸进监狱7年了,还剩5年出狱。

  钱新:我是法学博士懂点法,你说说来龙去脉,也许我能帮上忙,如果真是被冤,我拼了命也要帮你爸平反,以报此恩。

  小善:我近来也在琢磨找律师重新申诉呢!我们边喝茶边详聊。

  小善来龙去脉一讲,钱新律师说:陈叔叔确实是受害者又是被冤枉的,我看这事的关键点就在目击者王久和朱山身上,如果他俩能同时作证,就有翻案胜诉的机会,若有当时现场的监控录像,我就能保准胜诉。

  小善:监控录像应该很难搞,他俩都作过证了,他们自己岂能承认自己作伪证?

  钱新律师:我试试吧,再难我也不放弃这一丝机会,刚好暑假在你家时与你表哥朱山处得不错,我上门找他。

  88。钱新律师与朱山谈话终解难题

  场景:朱山工作车间/日/内

  在钱新的四处打听下,在一个塑料厂车间见到混得很惨的朱山。

  朱山含泪忏悔:我对不起大德表叔,我表叔进监狱后,我周边所有亲戚朋友都骂我白眼狼并远离我,我父母气得与我断绝父子关系,我也常常想到表叔对我的点点滴滴恩情就愧疚难当。

  钱新:就是呀,当初我俩天天在大德叔叔家吃他的住他的,你在工地搬砖时是他收留你提携你。

  朱山:我错把平台的功劳当自己的能力,以为我去哪都能辉煌,一出来单干就被骗得负债累累。

  钱新:回头是岸,现在报恩还来得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德叔叔这样的大善人蒙冤,我这趟来是给他翻案的!

  朱山:我有当初的现场监控录像,我当时管厂务,我怕另二个股东坑我,我就特意备份了好几份,我愿拿给你;你若能因此证据帮我表叔翻案出狱,我后半生心理上要好过些!

  钱新:赶紧拿给我,有这个证据就能证明陈叔叔是正常上门要帐,被欧打后的自卫反击,他坐了这7年牢应该就够了,可能马上就能减刑出狱,但你的作伪证,法院也许要追究你,判你一年半载也正常。

  朱山:没事,我表叔以前教过我“错了就要早认,挨打也要站稳。”

  89。小善全家接父亲出狱大团圆

  场景:监狱门口/日/外

  小善全家来监狱接父亲出狱:父亲出来,全家人含泪涌上去拥抱,只有钱新律师控制自己的情绪,远远地站着看着幸福的一家人,小善介绍钱新:爸,我一筹莫展时,多亏了钱新他锲而不舍给你翻案。

  陈大德微笑朝钱新走过来拥抱,钱新不顾西装革履,含泪给陈大德深深地双膝跪地磕头:我用中国人传统礼仪感谢陈叔叔十几年救助之恩,没有你的十几年无偿助学,哪会有我这个法学博士,社会上只会多个四处漂泊的农民工,你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报。

  90。小善事业顺利与千金幸福成婚

  场景:餐厅豪华包间/日/内

  小善一家人在给父亲办接风洗尘晚宴时,包间的灯突然灭了一分钟后又亮了,地上铺满花瓣,99支蜡烛摆成心形,求婚的浪漫歌曲响起,小善单膝跪地向丁玉求婚:亲爱的丁玉,嫁给我吧!

  丁玉含泪同意:终于等到今天,我愿意!

  十几个彩带在众人的欢呼下齐放,全家人打闹嘻戏其乐融融,整个包间成了欢乐的海洋。

  婚礼上,高朋满座,豪车连成排在五星级酒店的门口待命,小善挽着新娘丁玉的手缓缓走上台前,双方父母高兴得眼含热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