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嘿嘿嘿
合鸟2020-03-13 07:582,517

  “林澈。”

  “京城林家,林傅琛是你父亲?”

  “嗯。”

  阮弥一边把药水收拾起来一边随口问道:“可我记着林先生只有一个女儿呢?”

  “其实我……”林澈眉头轻皱。

  看出他的犹豫,阮弥忙道:“好吧,先不说这些,反正无论你是谁,我都会救你的。”她摆摆手,浑不在意的样子,“我们先出去吧,这里不宜久留。”

  林澈怔了怔。

  无论你是谁,我都会救你……

  这话实在太好听。

  好听到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甚至不想去在意眼前这个可疑女生的身份。

  于是他站起身,抿嘴笑了笑,眼角泪痣妖冶至极:“其实不是什么秘密,我是林傅琛的私生子,之前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去世后,林家想……”

  “等等……”阮弥垫起脚尖,抬手掩住他的唇,无奈地看着他,目光中含了一丝隐忧:“这些家族秘辛千万不要随便和一个陌生人说哦,你就不怕我图谋不轨?”

  林澈呼吸一滞,恍惚间看到阮弥的粉唇张张合合,却没注意她说了什么……只觉得触及他唇瓣的那只手,柔软、温暖,还能嗅到淡淡的柠檬香。

  她是在关心我吗……

  阮弥看他愣神,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等了一会儿听到他缓缓说出一声:“嗯……”才放下心来。

  如果他对谁都这样信任的话,那也太危险了!不止是他,连自己的任务也危险了。如是想着,阮弥收拾东西的速度更快了。

  对啊,任务,任务!

  阮弥从旅行包里翻出一套黑色运动服递给林澈:“你这件裙子不能再穿了,太容易暴露。不知道你的尺码,这个是均码,先去柜子里试一下吧。”

  惊讶地接过她递过来的衣服,林澈的心里并不平静:她怎么什么都准备了?难道真如她所说,她是专程来救我的?可她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究竟是哪边的人……老爷子那头还是……?

  “噢!对了”,阮弥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从包里掏出两件东西丢给他:“这是墨镜,口罩,快去换上吧。”

  等了一会儿,身后没有动静。阮弥回过头发现林澈还呆在那里,傻呆呆地看着自己,眸光清澈,像只温顺的金毛犬。嗯,很可爱。

  但就算可爱也不能在这种时候磨磨蹭蹭啊!

  阮弥挑眉,详怒道:“怎么了?”

  林澈回过神来,面色一僵,抬了抬手上的一堆物件,讷讷道:“你是……哆啦A梦吗?”

  阮弥冷着脸平静地告诉他:“谢谢。如果不是在生死关头听到这种话,我会笑。”

  “嗯……抱歉。”林澈乖乖地进去换了衣服,走出来发现阮弥抱肩靠在桌子上,不知道埋头在想些什么,眉头紧锁。

  “阮弥。”

  阮弥愣了愣,这是林澈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反应过来是林澈换好了衣服,就要抬头:“你换好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抬起头的瞬间阮弥内心被土拨鼠尖叫刷屏。

  仅仅是换了件衣服而已,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刚才还是一个高冷的小姐姐,冷艳中透着一种小骚气。

  现在换了男装却是一种贵公子的感觉,修长的身姿,挺立如竹,好像背部没有受那么重的伤一般。

  剑眉斜入两鬓,狭长的眼眸,明明清冷如冰泉,却又好像带了电,撩得人心神荡漾,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好像高岭之花一样绽放的禁欲气质……

  阮弥不由自主地走近,想要近距离欣赏一下盛世美颜。

  一边唾弃自己,一边走近……

  近到鼻尖快要亲吻他的胸膛,林澈忽然凝眉敛目,屏息凝神:“有人来了。”

  说完他快速矮下身子,在阮弥耳边低语了一句:“冒犯了。”就一手揽着肩膀,一手穿过膝弯,把人直接带进了他刚才藏身的柜子里。

  门外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两人在逼仄的空间内紧张,却又兴奋。

  看不清对方的表情,身体的感官好像放大到极致。

  肢体紧密连接的触感,极力放轻了呼吸声,却能敏感感知到对方呼出的气流。

  还有,过分活跃的心脏。

  既害怕自己的心跳声太过剧烈被对方察觉,又感到这样的背景音格外醉人。

  所幸,来的人只是个醉鬼,骂骂咧咧地路过厨房,走到头,撞到墙壁,晕乎乎地转了几圈,又骂咧咧地晃荡着走回去。

  “呼——”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吐出一口气,阮弥逃跑似的快速推开柜门,背对着林澈收拾好剩下的东西。

  如果现在脸太红了怎么办————

  一定不能转过去看他。

  太,太丢脸了!

  林澈也直愣愣盯着阮弥的背影又开始发呆。

  低眉沉思的样子像是在思考什么世界难题。

  其实两人都只是同时在想着———我,怎么会变得这样不理智?

  然而,关于“爱情”的伟大命题对于刚刚春心萌动而不自知的两人来说属实是个世界难题。

  在想不出个所以然后,两人又整齐地大脑罢工,只当做这是一次色欲熏心的意外,选择性的遗忘了,决定还是先做正事。

  林澈自觉地把外套上的连衣帽蒙在头上,和阮弥一前一后避着人走出去。

  阮弥神秘兮兮地告诉林澈要带他去个好地方,然后把他领到了——厕所。

  补充,还是女厕所。

  废话,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女厕所了!

  阮弥拉着他进去走到最里间锁上门,取出一个手机给他。

  “我猜你的手机被绑匪收走了吧,就用这个和家人联系吧。现在外面很不安全,在这里委屈一下,乖哦。”

  阮弥又把外面的情况和他交代了一下,就准备暂时分道扬镳了。

  林澈盯着她看了好久,黑眸黯淡下来,深邃得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阮弥竟然从里面读出了一丝“委屈”的情绪?

  真是魔怔了……

  不做多想,阮弥马上回到她原来的座位坐下。

  此时歌舞秀已经进展到了高潮,阮弥看到有一个十六、七岁大的男孩被几位人妖姐姐夹在中间,双手被布条捆在一起。

  玩的可真开啊……

  那几伙看起来就不一般的人倒是很沉得住气,看来重头戏还在后面……

  “小姐姐,好看吗?”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少年凑过来,一双邪魅的桃花眼,黑发微卷,有几绺被挑染成紫色,左耳上一枚黑色耳钉……

  看起来就是一副不良少年的设定嘛……

  虽然也是长相帅气,但和苏澈那个大可爱不一样,他只让阮弥觉得厌烦。

  阮弥不客气地瞥他一眼,身体向旁边侧了侧,冷言道:“有事?”

  那人仍不识趣地继续凑上来,贴在阮弥耳边,声音甜腻:“阮阮忘了我呢……真伤心。”

  阮弥:???

  眼前一片黑暗。

  意识消失之前,阮弥只剩下一个念头:

  淦!果然主动凑上来的都没安好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系统】生命诚可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系统】生命诚可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