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春光无限好
稚初2020-03-09 17:0010,674

  01

  林绥,二十一岁摇滚歌手出道,历经三年,成绩平平,但因为上天赏饭吃,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因而热度不断,绯闻满天飞。

  最热门的话题有三:

  林绥整容。

  林绥抱大腿。

  林绥耍大牌。

  说他整容,是对他长得好看的嫉妒!

  说他耍大牌,是对他耿直性格的误解!

  说他抱大腿……这能忍?他没享受到抱大腿的优势却背着抱大腿的骂名,谁都不同意!

  所以,林绥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以一己之力,力压众媒体,愤怒之余差点没忍住上脚踹。

  然后,他就拥有了热气腾腾的新话题—林绥恼羞成怒,疑似被包养。

  林绥与方易面对面坐着,一时相看无言。

  林绥在冗长的缄默后动了动脚,刚站起身,方易就探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号。

  “小祖宗!你要知道对方现在一首词已经卖到五百万了!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合作机会,这会儿送上门,还给你提供资源!你真的要拒绝吗?你是不是脑袋‘瓦特’了?”

  林绥用力甩了甩,没挣开,顿时怒火三千丈。

  “我看是你脑袋‘瓦特’了!我让你想办法澄清包养的绯闻,你倒好,直接给我接了个包养的合约!你真是个人才!回南天的雨都下在你脑袋里了吧!你放开我,我绝对不会接受的!”

  方易誓死不放,连忙说道:“万事好商量,你先听我给你解释啊。你现在绯闻缠身,被全网骂得狗血淋头,之前接下的通告纷纷解约,现在收入少之又少还不够你还房贷。今早的会议上,公司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们压根儿就不打算管你,你自己不努力的话,你的星途就完蛋了!”

  方易生怕林绥甩开他的手,一口气不带断地说完一整段话,林绥还没反应,他倒是差点因缺氧而晕厥。

  林绥看了他一眼:“我努力?努力抱大腿吗?”

  “也、也不是……不可以……”

  林绥虽然百般不愿,但还是坐回沙发上。

  他出道三年,虽然一直不温不火,但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本身是摇滚歌手,但因为反响平平也尝试过其他歌曲类型,然而,他就像一颗落入泥潭的石子,怎么折腾都翻不出浪潮,加之天生自带“黑”属性,无论做什么,网上都是一抹黑。

  林绥童年时曾阴错阳差在一部电影里饰演了主角小时候的角色,那部电影一夜爆火,连带林绥都火了一把。他当时以为,这是上天在他和娱乐圈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但现在想来,这桥明明是一座奈何桥!

  林绥冷静下来之后才回想起,方易方才说过的话。他蹙眉回想了几遍,猛地侧头看向方易,连声音都带上轻颤:“你刚说,他一首词都卖到五百万了……他他……不是吧,顾岸他今年没有七十也有六十了吧……方易,你还是人吗?人家都能做我爷爷了!你……”

  方易眼疾手快再次抱住暴跳如雷的林绥,慌不择言道:“你冷静点,爷爷!”

  林绥顿了顿,怒目而视:“不是,我这辈分怎么还降了!”

  方易:人生好难。

  “好好好,小祖宗你冷静点。”方易拉着对方坐下,空出一只手去拿桌上的合约,“不是顾岸,是有‘小顾岸’之称的鹿予。”

  顾岸是圈内著名的作词人,大红大紫的前辈当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用过顾岸的词。年过半百之后,顾岸就属于半隐退状态,圈内已经好几年没有他的新作品出现,而他最新的一条微博,是在半年前,转发一篇关于鹿予拿“圣言奖最佳作词人”的文章。

  他只评论了两个字:挺好。

  娱乐圈刹那风云变幻,众人都认为这是变相的盖棺定论,首肯了鹿予“小顾岸”的美誉,关于鹿予的新闻顿时上热搜。鹿予所写的歌无一例外大火,她现在可谓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作词人。但她性子冷,除了慈善,几乎不涉足娱乐圈的活动,给不给写歌完全看心情,恃“才”而骄,非常轻狂。

  林绥只在前阵子的慈善晚会上远远见过对方一面,连话都没说上,之后就爆出他耍大牌的绯闻,紧随而至是铺天盖地、子虚乌有的黑料,他的星途一度暗淡无光。

  然后,现在告诉他,鹿予要包养他?开什么玩笑!

  林绥翻开合约,径直翻到最后一栏落着鹿予签名的位置,诚心诚意道:“易哥,我知道果果年纪小,你紧张他的奶粉钱,但你也不能做出‘假冒伪劣’的事情啊,犯法是要坐牢的!”

  方易一脸淡然地抬手把合约往前翻了翻:“这里有鹿予的联系方式,她助理说,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询问,我刚试过了,确实打得通。”

  林绥顿了顿,低头继续翻合约。

  合约里说,期限是一年,但并没有指出任何具体需要做的事情,只模棱两可地表达买他一年的时间,收益是,他想要的任何东西。

  啧,岂止轻狂,简直嚣张!

  林绥之前不是没碰过这种事,但没有一个人敢说能给他想要的任何东西。他见过鹿予,印象里,对方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小女孩,比他还小一岁。

  他顿时罪恶感横生。

  林绥抬头问:“鹿予是什么来路啊?”

  方易见他稍有松动,立马凑上前解释:“鹿予虽然年纪不大,但成绩有目共睹,去年拿了最佳作词人奖之后名气更是如日中天,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还有一件事,虽然众人都默认,但我觉得你应该不知道,她是昔日影帝鹿铮的女儿。”

  方易指了指休息室墙上的公司logo:“鹿家资产雄厚,听说我们星途公司的股份,鹿铮也占有一席之地,不过具体是多少,我还没去打听。”

  林绥越想越不对劲,正皱着眉思考,方易立马道:“也不是现在就要签,要不,我帮你跟鹿予约个时间见面?”

  林绥靠在沙发上,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对方那双冷淡的杏眼,拒人于千里之外又引人上前。但他跟鹿予根本一点交集都算不上,对方为什么要……

  林绥嘴角抽了抽:“她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方易想了想:“这倒是没听说,不过圈内很多艺人都试图跟她套过近乎,但无一例外都被她无视了,其中不乏长得好看的,如果她真有什么……肯定不会都拒绝吧?”

  林绥:“那她为什么挑中我?”

  方易顿了顿:“可能是她脑袋‘瓦特’了。”

  林绥:“……”

  02

  林绥决定跟鹿予见一面。

  但既不是因为他要放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初心,也不是他破罐子破摔,为五斗米折腰,是因为……他没钱还房贷。

  林绥人生中三大爱好,唱歌、演戏、买房,虽然前两项发展得不是太顺利,但第三项执行得还算不错,想他林绥房产遍地(并没有),一心贯彻落实“走到哪儿,哪儿就是我家”的美好愿望,而如今梦想临近夭折,银行虎视眈眈,他不得不采取措施解决。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他近期打听到一个消息,鹿予与廖琰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廖琰是谁啊,那是他最大的死对头啊!

  廖琰与他同一时期出道,首秀是在同一个综艺节目,发布第一首单曲是在同一时间段,还差点进入同一家公司,听闻星途有意签廖琰,但廖琰不愿意,签了西行公司。

  不明真相的路人一度以为他们是手牵手一同出道的“二人转”团体,所以两人频频被网友拿来做比较,比较演技,比较唱功,比较热度,比较样貌……比样貌这能忍?

  于是,林绥打开了网友自发举行的“林绥与廖琰谁更好看”的投票网页,一口气给自己连投了十票!

  虽然官方说法是两人平分秋色、各有千秋,但毕竟观众的眼睛那都是列文虎克的显微镜,林绥获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偏偏廖琰的粉丝跳脚买通稿黑林绥整容,自此双方粉丝撕得不可开交,两人正式结下梁子。

  林绥深深怀疑自己这次网上“一抹黑”的现状,有廖琰的水军从中作梗,挑拨离间,因为几乎同一时间,就有营销号谣传他是廖琰命中的克星与劫难,从八字五行,到三才五格,分析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要不是那八字跟他的对不上,他差点信以为真。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这边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危楼一塌,廖琰那边转眼就起高楼,宴宾客,星光璀璨,宛如重生。

  而让廖琰腾空大火的那首歌,是鹿予写的。

  “你知道小陈吧,就公司里经常负责跑腿的那个,他最近不是调去一个新人演员那里当助理吗?有一次我在茶水间碰到他,他就跟我吐槽那位新人有多刁钻刻薄,上周五深夜两点多还让他跑去外面买咖啡,我们这边也就一间‘慢谈’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馆,他说他当时好像看到廖琰了,坐在角落和一个女生聊天,那女生的样子很像鹿予。”

  前方红灯亮起,方易讪讪地刹车停下,继续道:“当然,也有可能是看错眼,不过,鹿予去年拿奖之后就悄无声息了,众多当红歌手跟她邀歌她都没搭理,怎么会给不温不火的廖琰写歌,怎么看都像是要帮他一把……”

  林绥拉了拉头顶的帽檐,把一双桃花眼堪堪遮住。今天的太阳很大,从窗外跑进来的阳光一蹦一跳地落在他敲打的指尖上。

  方易一边默数指示灯上的数字,一边等林绥回话。林绥很少有这样沉思的时候,这阵子的事情太多,无论是网络暴力还是公司的冷漠态度,无疑都是当头的一场瓢泼大雨,浇得人内外冰凉,哪怕再强大的心理防线也会被击溃吧。

  方易其实一直觉得林绥不适合娱乐圈,他太过耿直善良,想法简单,但娱乐圈可是一潭深水,他这条浅水鱼活得不太容易。

  唉,我可怜的小祖宗。

  绿灯亮起,方易驱车前往,他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见林绥一动不动,顿时一阵心软。

  “你也别太担心,我们就去和对方见一面,如果你还是接受不了……我们就婉拒,回头再想办法。喜欢你的粉丝还是挺多的,她们……”

  方易话音戛然而止,竖起耳朵静了静,一阵平缓安稳的呼吸声悠悠传来。

  林绥睡着了……

  方易:对不起,打扰了,当我没说。

  别人是心比天高,林绥是心比天大。方易内心腹诽,抬手把兀自响着的电台关了。

  林绥醒来时,方易正在和他四岁的儿子果果通视频。

  林绥睡眼蒙眬地凑上前,果果顿时一阵尖叫,带着稚嫩的小奶音喊林绥“哥哥”。

  林绥一边揉头发一边冲果果笑了笑。方易在一旁冲林绥使眼色,林绥余光一瞥,顿时了然于心。

  “果果今天的药吃了吗?”

  果果一改先前抗拒的态度,眯着眼直笑,软糯糯地撒娇:“要哥哥亲一口才能吃!”

  方易顿时小声笑骂:“小兔崽子你都四岁了,还要亲亲,羞不羞啊?”

  果果置若罔闻,等林绥凑近镜头把两指压在唇上“么么”飞吻两声才心满意足。

  “哥哥,你长得也太好看了吧!你是不是小天使啊,你把翅膀藏起来了吗?”

  林绥故作神秘地挑挑眉,笑着哄果果把药吃了,答应下次去找他玩。

  方易挂了视频之后,林绥才问起果果的情况。果果有哮喘病,之前方易听说有一款中医膏方对于稳定病情有帮助便买来试试,但果果经常不配合。

  “病发的次数少了,希望能一直稳定下来吧。”

  方易神情一顿,锁上手机准备放进口袋里,但奈何手指一滑,手机滚入车座下,他正弯腰捡手机,林绥已经拉开车门下车了。

  方易探出车窗,忧心忡忡地问:“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去?”

  林绥支起一只手指顶了顶帽檐,打着哈欠道:“不用,她一个小女孩有什么好怕的!”

  林绥踩着话音往小区的保安室走。鹿予也是奇怪,约他在家里见面,难道才华横溢的人都这么怪里怪气?

  林绥正想着,方易突然从身后喊了一句:“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啊!”

  林绥随即踉跄一下。

  方易收回脑袋,心里既担忧又期待,担忧林绥名节不保,又期待林绥名节不保。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方易窝在驾驶座上,翻着手机里果果的照片,屏幕顶端突然跳出一条信息。

  林绥给他转了一笔钱:

  “给果果买膏方。”

  03

  林绥昨晚设想过好几种两人见面的场景,鹿予虽然比他小一岁,但人家威名在外,他怎么着也得放尊敬点,哪怕对方觊觎他的美色,他也一定要举止端庄、不慌不忙。

  可谁料,鹿予盘腿坐在毛绒地毯上,一脸淡然地拿着游戏手柄问他“玩游戏吗”。

  玩,谈话继续。

  不玩,全剧终。

  林绥顿了顿:“玩……”

  鹿予玩的是《极品飞车OL》,林绥没玩过,但大多数赛车游戏都大同小异,他学着鹿予的样子盘腿而坐,车身踉踉跄跄地转过弯道。

  鹿予玩游戏的时候很认真,认真到林绥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他偏头看了看对方,鹿予的长发绾在耳后,侧脸洁净白皙,睫毛很长,看起来……还挺乖巧。

  林绥正想收回视线,冷不丁鹿予转过头,目光直接又波澜不惊。

  引擎声忽然一停,屏幕上显示出先后排名。

  鹿予放下手柄:“怎么样?”

  林绥恍恍惚惚:“挺好看。”

  鹿予眉间一皱,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林绥猛一回神,言辞恳切地指着屏幕道:“这画质,真好看!”

  “嗯。”鹿予侧头看了眼,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

  林绥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表面镇定自若,内心一阵忐忑。

  鹿予歪头看着他,半晌没说话。

  林绥脑袋里一阵狂风暴雨。

  她不会真的喜欢我吧?她看上我了?虽然之前经常被这种迷离的眼神所注视,但她也看得太久了吧!验货吗这位同学!

  鹿予双唇轻启,林绥顿时压下一口气。

  鹿予:“你是?”

  林绥:“……”

  嗯?

  我走错地方了吗?

  林绥活了二十四年,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这张脸涨红又生疼,在细微的空气分子中羞愤得炸裂成天边一朵蓬松的云。

  他嘴角一抽:“你好,鹿……前辈,我是林绥。”

  鹿予一脸恍然大悟:“你好,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

  鹿予的表情有点夸张,仿佛是刻意做的掩饰。但是,鹿予有什么好掩饰,八成是他自己看错了吧。

  不过林绥现下倒是更怀疑鹿予向他递出橄榄枝的举动了,这明明是初次见面的情况吧,别说是对他暗生情愫了,连一见钟情都说不过去。

  现在只有一种解释,要不是方易脑袋“瓦特”了,要不就是鹿予脑袋“瓦特”了!总有一个人脑袋是“瓦特”的!

  鹿予仿佛这一刻才想起什么,从旁边的冰柜里取出两瓶矿泉水,一瓶拧开放在对方眼前,一瓶自己喝。

  “你对合约有意见?”

  林绥盯着桌上拧开的矿泉水,深吸了一口气:“鹿前辈……”

  鹿予打断道:“叫鹿予就行。”

  林绥顿了顿,直接跳过称呼:“我直说了,我很感激你对我伸出援手,但是,对不起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

  林绥咬咬牙:“我,卖艺不卖身。”

  话音坠地,四周一片寂静。

  林绥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就见鹿予睫毛忽闪,一脸茫然,语气斩钉截铁,甚至有点着急。

  “你想得美。”

  林绥:这话我真没法接。

  “临安音乐学院的教授,陈止,你认识吧,他是我恩师,我之前去拜访他,他提了一句让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一把。”鹿予仰头灌了一口矿泉水,边拧瓶盖边说,“我只是还他人情。”

  那你这力所能及的范围也太大了!

  林绥高中时搬过一次家,在那之前他的邻居一直是陈止,对方还教过他一些乐理知识和发声技巧,两家关系一直很好。但搬家之后,他和陈止的联系便渐渐减少,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竟承蒙对方的关照。

  而且仅仅是还人情,鹿予就能做到这样,看来她也是性情中人,有情有义!

  林绥问:“那你真的什么都能给我吗?”

  鹿予抬头看他:“假的。”

  林绥:“……”

  “资源我会给,但在这一年内你能从我这儿拿多少就是你的事了。”鹿予顿了顿,突然问,“你是不是会拉小提琴?”

  “啊?”林绥一愣,“会。”

  “拉一个。”

  林绥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也会?”

  “不会。”鹿予站起身,从后面的书架上取了一把小提琴,“专门给你准备的。”

  林绥:我怀疑你喜欢我!

  但鹿予表情淡淡,半点没有应有的羞赧与欢喜,坐在沙发上听他拉完一首曲子之后,皱眉沉思了很久。

  林绥感觉自己像是一位街头表演的艺人,正等着客人打赏零钱之际却发现客人不太满意。这琴倒是不错,林绥取下脖子上架着的小提琴摸了摸,突然瞥见底部刻着一小块品牌logo。

  他腿顿时一软,这天杀的资产阶级!

  鹿予从桌子底下掏出一纸一笔开始写东西,过了会儿抬眸看向林绥,眼睛很亮,比方才玩游戏时还亮。

  “一年为期,我给你资源,你把你的时间卖给我。”

  林绥微微怔忡:“我要做什么?”

  “拉琴。”鹿予顿了顿,“卖艺就行,卖身就不用了。”

  林绥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他这众人青睐的脸还不如一把琴,要是让廖琰知道……嗯?廖琰?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

  林绥摘下帽子捋了捋头发说:“行,但你得先回答我两个问题。”

  鹿予手指一顿,似是没想到有人面对这样的优势还会迟疑。

  她从纸后抬头看向林绥:“你这熊心豹子胆是你自己的,还是别人邮寄给你的?”

  林绥避而不答,清咳了两声,单刀直入:“你喜欢喝‘慢谈’的咖啡吗?”

  鹿予:“还行。”

  “最近一次去是什么时候?”

  “上周五。”鹿予虽然不明白他的脑回路,但懒得跟对方纠缠,直接一口气回答,“深夜两点多,点了一杯美式咖啡,放了两块糖,有问题?”

  问题大了!

  林绥嘴角一哆嗦,差点把“和廖琰在一块吗”说出口,好在他及时控制住自己,时间对得上十之八九就是廖琰了,他们果然有关系!

  林绥松了一口气,瞬间觉得他那条与娱乐圈沟通的桥梁又回来了,他果然是天选之人。

  林绥重新戴上帽子,跟鹿予挥了挥手,大步踏出别墅时硬是走出叱咤风云、唯我独尊的气势。

  方易等在小区外,一眼看到林绥顺拐外扩、抖得跟筛子似的步伐,他愣了半天,泪水瞬间翻涌上眼。

  他饱含热泪地迎上前,哆嗦地握了握林绥的手:“您、您辛苦了。”

  林绥:?

  04

  星途公司最近萦绕着一种非常奇妙的氛围,林绥因为耿直无害的属性与公司的大多数工作人员都交好,一直保持着团结友爱、互帮互助的关系。但这一天,林绥从走进公司大门开始就陷入一种人人躲避的状态,其实这种情况之前也出现过,在慈善晚会结束的隔天,爆出他“辱骂粉丝”的新闻的时候。

  别人也就算了,怎么连小陈这单纯善良的好孩子都被荼毒了。

  林绥靠在茶水间的墙上,伸出手指冲小陈勾了勾,小陈捧着保温杯稍一踌躇才走上前。

  小陈弯了弯背脊,一副乖乖认错的模样:“哥,你大人有大量,我大大咧咧惯了,平时嘴上没数说错了什么,我在这儿跟你道歉。”

  这倒是新鲜了。

  林绥蹙眉想了想,没想明白,转头一脸真诚地反问:“什么意思?”

  小陈笑着嗔怪一声,软趴趴地打了他一下:“演得真像!”

  林绥:“……”

  小陈见他不说话,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凑近他小声道:“我们都知道了,你是微服私访的太子爷,玩完了只能回家继承千万家产。别说,你平时演得还挺像,还房贷的说辞一套一套的,敢情那都是亲民之举。”

  什么亲民之举,他是真的要还房贷!

  林绥一脸茫然地看着小陈,小陈只当他是低调,不愿多说。

  “我懂,我都懂,你肯定是不想靠家里的人脉和资源,决定自力更生,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血汗,在这娱乐圈闯出一番新天地,建造属于自己的盛世王朝!我的哥啊,你真是我偶像!”小陈神情激动地拍了拍林绥的肩膀,“我以你为荣!”

  林绥顿了顿,轻叹一声:“你误会了……”

  小陈:“嗯?”

  林绥取下领口的墨镜,手腕一转把它架在鼻梁推了推,声音平淡,深藏功与名。

  “岂止千万,得往亿万上讲。”

  林绥在休息室玩了两把游戏之后,方易才推开休息室的大门进来。

  “太子爷是什么人设?”林绥收起手机,靠在沙发上侧头问他。

  方易心情沉重地把手中的一沓资料放在桌上:“我现在是个柠檬榨汁机。”

  林绥扫了一眼资料:“你现在是个推土机也得给我开口说话。”

  方易憋了憋,半晌憋出一句:“鹿小姐真是好人。”

  鹿予当日说,会给他资源,林绥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一是鹿予鲜涉足娱乐圈的事情,估计连怎么给他牵线搭桥找通告都不知道,二是无功不受禄,鹿予要报答陈止的人情,那他便承这份情,但并不是真要对方给自己什么。

  但鹿予倒是行事果断,抓住星途公司的代理人,恩威并施地给予对方压力,又给林绥扣上“模糊不清”的身份,明里暗里表示林绥是星途的太子爷。

  而星途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同样姓林,听说是身价过亿的富豪,但不常出现在国内,身份神秘又无迹可寻,一直是星途众人内心的谜团。

  鹿铮是星途公司的二把手,鹿予多少也算是个少东家,无论真假,说出的话上层领导们肯定得听,然后他们便紧急召开了一场会议,重新规划林绥的星途发展。而那时,林绥还在家里蒙头睡大觉,完全不知道自己迎来了一场金手指加持的外挂人生。

  可林绥还是觉得困惑:“公司领导不可能仅凭鹿予的三言两语就信了我的身份吧?”

  “听说是鹿小姐联系了大老板,大老板当着众人的面承认的。”方易想了想,“鹿小姐应该认识对方,请他帮忙吧。”

  林绥蹙眉思索着没说话,不明白鹿予为什么会为他做到这种程度,难道是为了尽快还陈止的人情?

  方易指了指桌上的资料:“这里是一些近期要开拍的新综艺,张总让你自己挑一两个先去露露脸,绯闻那边公关部正在处理。其他倒还好,就是‘辱骂粉丝’那个因为有媒体发出来的视频比较难压下去,但我们都知道怎么回事,你也别太担心。”

  方易顿了顿,音调不自觉地一扬:“真是贵人帮扶,有如神助,林绥,你一定会大火的!”

  林绥愣着没说话,掏出手机给鹿予发信息。

  林绥:你是不是喜欢我?

  过了会儿,鹿予回复了。

  鹿予:把“是”字去掉。

  林绥盯着手机屏幕笑了笑,笑成风中一朵摇曳的蒲公英,笑成一块黏糊糊的糯米糍,笑成一只嗷嗷直叫的大白鹅。

  方易忍无可忍正准备让林绥冷静一点,林绥突然收起笑容,一脸惆怅。

  这套变脸表演衔接紧密,炉火纯青,显得林绥特别像是中举的范进,仿佛下一刻就要嗝屁。

  方易心里一跳:“你怎么了?”

  林绥漫不经心地拿起桌上的资料翻了翻:“我有一种预感,欠下的债,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方易安慰他:“没事,你全身上下也就这张脸值钱,就当是‘卖脸求荣’。”

  林绥:“……”

  我可真谢谢你。

  05

  林绥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要扮演一个富家子弟,而且要润物细无声,毫无瑕疵。但他的演技实在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吐槽完,更何况他要扮演的角色压力重千斤,既要低调中不失高贵,又要张扬中透露精进,既要……

  算了吧,我认输,爱怎么着怎么着!小爷我不干了!

  林绥内心狂叫,表面上依旧不露声色地打太极。

  “你说笑了,他的行程我也不太清楚。”

  对方笑了两声,抬眼间看见张总从会议室出来,立马转头冲他点了点头,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林绥收起笑,走出公司问方易:“那人是谁啊?”

  方易道:“小陈跟着的那个新人小演员你还记得吗?那是他经纪人,听说对方有点来头。你早上挑的那些综艺里,有几个原本是新人小演员要上的,你这会儿突然横插一脚,他的经纪人肯定怀恨在心,估计是忌惮公司的传闻不敢直接找碴儿,所以故意旁敲侧击打听你和大老板的关系。”

  方易嘴里的“有点来头”,好比江湖黑话,意思是对方背后有人撑着。林绥想通这一点,本着不想惹事的心,便说把对方看中的节目还他算了。

  临近公司大门,方易熟练地从身后把帽子递给林绥,示意他戴上。

  “也不用还了,他提出要跟你上同一个节目,公司那边估计会答应……你自求多福吧。”方易顿了顿,连忙补上,“关键时刻你一定要忍住啊小祖宗,发脾气之前先默念清心咒,不然这次再闹出什么事,不仅是你,估计鹿小姐也会殃及。想想你的粉丝,想想你的前途,俗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

  林绥无缝衔接:“退无可退杀无赦。”

  方易:“……”

  林绥“啧”了声,弯腰坐进车里:“知道了,你就把心放怀里揣着吧。”

  方易松下一口气,坐进驾驶座,一边扣安全带一边问:“现在去哪儿?”

  林绥往下坐了坐,仰着脖子靠在椅背上,声音慵懒地拖长:“敌人来犯,得抓紧抱大腿啊。”

  这是林绥第一次抱大腿,内心十分紧张,为此特地让方易去打听鹿予的喜好,但奈何鹿予露面次数屈指可数,知道实情的人少之又少,最后林绥经过一番心理挣扎,买了“慢谈”的咖啡和糕点。

  心理挣扎的点在于廖琰,廖琰自那首歌火爆大街小巷之后人气就坐上螺旋桨,直冲云霄,但他最近在拍戏很少出现在大众眼前,最近一条消息是粉丝为他接机的视频。

  标题是“廖琰亲切问候粉丝,嘱咐他们早点回家”。

  评论里免不了又有水军在含沙射影地提到林绥,林绥一边翻评论,一边把白眼翻上天。

  要不是方易提醒他,翻白眼会牵扯眼部肌肉引起视神经强制错位导致……眼部不适,他早就翻出白云朵朵。

  林绥暗想,这肯定是廖琰的水军!肯定是!

  林绥出发前给鹿予发了信息。鹿予过了好一会儿才回他,回的是一个新地址,林绥到的时候才发现是鹿予的工作室。

  鹿予还有没有点他在抱大腿的自觉啊!

  光天化日!明目张胆!是要上头条吗?

  林绥苦恼地揉了揉额头,半晌才趁着渐沉的夜色跑进大楼里。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全程乔装成送外卖的某团工作人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躲过重重人流,最终……迷路了。

  林绥看着眼前的洗手间,一时无语凝噎,低头正准备给鹿予发信息,前方突然出现一道人影将他的前路堵个正着。

  林绥蹙眉抬起头,直直迎上廖琰似笑非笑的目光。

  廖琰勾嘴笑了一声:“这么巧?”

  巧个鬼!

  你个道貌岸然的狗子!

  林绥捏了捏手中的袋子,暗自深吸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袋子塞进对方怀里。

  他后撤一步,殷勤地放柔声音道:“先生你好,这是鹿予小姐的外卖,麻烦你转交给她,谢谢。”

  廖琰:“……”

  林绥不等对方反应立马转身跑路,跑到一半才想起什么迅速回头。

  “亲,五星好评哦。”

  廖琰:“……”

  06

  林绥跑回车上时的动静很大,方易的瞌睡瞬间四处逃窜,消失无踪。他睁着迷糊大眼问林绥怎么了,林绥将事情经过一一告知,过了会儿劫后余生般靠在车窗上缓了缓呼吸。

  “还好我机智,不然就让廖琰认出来了。”林绥摘下帽子和口罩,揉了揉大腿,“跑太快,腿差点抽了,真是生死就在一瞬间,要是让廖琰知道我和鹿予……指不定他怎么笑话我。”

  林绥顿了顿,后知后觉:“你怎么不说话?”

  方易转过身,面色复杂道:“你不觉得他已经认出你了吗?”

  林绥一脸求知欲,此话怎讲?

  “不然他为什么说‘巧’。”

  林绥迟疑:“巧合一块上厕所?”

  方易长叹一声,指了指他怀里的帽子,帽檐上有一个类似“星星”的图案,旁边落着他小一号的英文名。

  林绥:“……”

  唉,抱大腿好难。

  林绥面无表情做沉思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一响,他心如死灰地取出,面部识别自动解锁了原本跳出屏保的信息。

  鹿予:谢谢。

  鹿予:谢谢,这句是廖琰说的。

  林绥愣了一会儿,瞬间起死回生,满血复活。

  各位网友,逮到了!

  他们果然有一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踩在我心上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踩在我心上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