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双双为班干
姝淋2020-03-16 17:576,541

  “今晚7:30,教三507,举行我班第一次班委选举,请大家准时参加。”

  我刚刚睡醒中午觉,就看到临时班长在班群这样一条信息。

  终于要进行班委选举了,这则消息让我兴奋得瞬间清醒,起床气都消散了。当初,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计划着大一要当副班长。可是,助班师姐在暑假时就临时找了一些人当班委,我当时还以为这已经定下来了。后来开学了解后才知道,只是临时的,我还有机会可以竞选。

  于是,我为今晚的班委竞选做足了准备。首先准备我的说辞,并不断练习修改,然后就吃饱吃好,养精蓄锐,再然后就是洗个澡,穿的正式一点,最后让林佩兰帮我画个淡妆

  额,程序有点多,甚至有点夸张。

  我们一进入教室,班里的同学都喧哗起哄。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之后,我理解了,男生嘛。

  这次我戴眼镜了,我不经意地看到任怀瑾。这次,他没有自己一个人坐,而是和好几个人。除了陈虞宴之外,我又有知识盲区,其他人都不认识。他也看向我们,可是他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喧哗,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我理解大神的冷静,因为他有强大有稳重的内心,还因为他见多识广,而我们只是普通的美人,

  一眼望去,几乎全班同学都到了。但幸好,辅导员和班主任这些重量级人物还没有到,没有让他们见到我行色匆匆的样子。

  我在林佩兰他们的带领下,坐在任怀瑾的前面。

  我们还没有坐下,陈虞宴就跟我们挥手说,“四位大美女,你们好呀。”

  一向看不惯的陈虞宴的林佩兰怼他说,“你在,我们怎么能好。”

  为了防止他们又 吵起来,于是我就敢在陈虞宴发火前说,“额,那个,你们好。”

  陈虞宴瞬间变了表情,笑着说,“你好…”

  那个人也跟我打招呼,虽然不认识,但我也笑着跟他们点点头,然后说,“额,你们是?”

  那两个人听了之后有点失落,说,“哈,你…不认识我们。”

  我用笑来掩饰我的尴尬,然后点点头。

  他们说,“太伤心了,你居然认识陈虞宴这个娘炮也不认识我们。”

  看来“沉鱼落雁”这个成语家喻户晓,西施和王昭君的美貌征服了所有人。不过,陈虞宴本身没有娘娘腔的色彩,问题处在名字上。

  陈虞宴打了那两个人的头,可脸上还是嬉皮笑脸的,说,“这是我的福分,是你们修不来的。一心,请容许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景瑜琳打断他说,“等会,我们就不劳烦你给一心介绍了,我知道他们俩,我们要任怀瑾给一心介绍。”

  我还以为景瑜琳给我介绍,什么神反转。

  我们所有人都看向任怀瑾,好奇他的反应。而任怀瑾可能也被吓到了,低着头一动不动,相似在思考。

  一会儿之后,他抬起头说,“他是刘能产,他是赖史锦,是我的室友。”

  “流产”“赖湿巾”,是我的耳朵有问题吗?怎么听到的都怎么女性化?我尴尬地对任怀瑾说,“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任怀瑾说,“你没有听错,就是刘能产和赖史锦。”

  突然,林佩兰她们爆笑。陈虞宴也跟着大笑。

  刘能产和赖史锦哭笑不得,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无奈被景瑜琳她们的爆笑声打断,然后更是被她们传染,也跟着嘲笑自己。

  而任怀瑾也笑了,只是没有她们那么夸张。

  既然当事人都都不介意,那我也不介意了。

  景瑜琳捂着肚子跟我说,“是不是很搞笑?”

  是挺搞笑的,可是要忍住。

  然后景瑜琳又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任怀瑾来介绍她们吗,因为从正经人的口里讲出来的搞笑话会更好笑,可是我没有想到任怀瑾竟然可以说的那么搞笑。”

  原来她们的目的是这个,我还以为…额。

  我以为任怀瑾会生气,可是他并没有生气,平静得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他好像感知到我在看着他一样,忽然抬头看着我,看到我在看着他时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意,反而轻轻地抿嘴笑。

  我被吓到了,于是我也轻轻地抿嘴一笑,然后看向她们,假装看热闹。

  笑声渐渐变小,因为她们笑到肚子疼,赖史锦单手卡主了陈虞宴的头,用威胁的语气说,“有那么好笑吗?沉鱼落雁。”

  陈虞宴求饶说,“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然后,赖史锦就放了放开她了。

  刘能产对我说,“一心,你今天打扮的怎么漂亮,是不是要参加班干竞选呀?”

  我看看自己,想要发问,有那么明显吗?我穿得也不是那么正式呀,不过也好,正式一点就可以让大家知道我的负责任的态度,助我在众人中可以当选。

  不过,刘能产怎么没有像陈虞宴那样叫我嫂子?那那天陈虞宴称呼我为“嫂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刚想要说话,林佩兰就说,“唉,别一心一心的叫,你跟我家一心每那么熟。”

  不是吧,又来,这不是让我往尴尬死里推吗?

  我拉着林佩兰的手,皱着眉摇了摇头,叫她不要怎么说。然后说,“是的,我要竞选副班长的职位…你们会支持我吗?”

  我拉下脸皮,公然拉关系,求支持。

  陈虞宴,赖史锦和刘能产齐声说:“当然会啦。”

  陈虞宴说完就转过头去问任怀瑾:“是不是,任怀瑾?”

  他或许还沉浸在刚才的笑话中,脸依旧含有微微的笑容,他看着我,眼里像是有泪光,显得他特别深情。他不语,像是在思考。

  一会儿之后,说,“是。”

  言简意赅,却给我无比的感动。

  陈虞宴激动地用手指着任怀瑾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竞选班长这个职位肯定也有猫腻。”

  我惊讶地看着任怀瑾,说,“你要竞选班长?”

  突然,我想起之前任怀瑾对我说的话,“看来,我说的话都让你觉得很意外。”我这次的反应是不是也太过于意外。

  我收回我的表情。

  然后,任怀瑾说,“是的,我要竞选班长,因为综测分。”

  我也是为了综测分,太巧了。

  陈虞宴说,“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个,他就是…”

  任怀瑾转过头,轻言轻语地对陈虞宴说,“第一条和第十五条。”

  陈虞宴听了之后,立马怂了。

  我们彻底懵了,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是不是签订了什么条约?从任怀瑾…说出来的应该不是什么霸款条约。

  任怀瑾问我说,“那你呢?”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说,“哈?你指的是什么?”

  他说,“投票。”

  我突然醒悟,说,“当然会啦。”

  旁人又笑了,我知道他们又想歪了,我解释说,“投桃报李不是很正常吗?”

  他们还笑,然后任怀瑾说,“他们听不懂“投桃报李”的意思。”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那个成语也是我废了老大劲才想出来的,真是可怜了我们这些理科生。

  任怀瑾说又补充说,“但我知道。”

  我一点不意外他懂,人家是超级学霸。我之前听过,他是我们学校今年所招理科生中排名第一的,不管语文和英语这些文科类的科目,还是数学等纯理科的的科目,成绩都是杠杠的。他是文理双全,而我们是靠理综拉分的。

  我笑而不语,任由他们嘲笑我吧。

  一会之后,辅导员和班主任都来了,还来了我们班的指导老师。

  临时班长先是支持开场白,介绍今天莅临的老师,之后老师一个一个地轮流发言,再然后就是班委竞选环节。

  “接下来到第三个环节,班委竞选,有意愿要当班委的都可以自由上来竞选,也请同学们积极参加。

  来了,这个环节终于来了。我心中呐喊着。

  可是,我反而紧张了。我本来想第一个上去竞选的,因为第一会让老师印象更深。

  然后,有人代替我的第一。但幸好,那个人要竞选的是生活委员。

  鲁芮看到我没有上去,问我说,“一心,你怎么不上去,你不是说要第一个上去竞选的吗?”

  我说,“我有点紧张。”

  鲁芮说,“你先放松放松,我先上去,给你打打样。”

  我点点头。

  鲁芮竞选的是文娱委员,原因是好奇大学的班干,所以她想试试。我也不知道大学的文娱委员是怎么样的,现在我只能为她祈求工作不要那么多。

  鲁芮上去之后,赖史锦问我,“一心,你什么时候上去?”

  我说,“额…等鲁芮讲完之后吧。”

  赖史锦点点头说,“那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我苦笑,说,“谢谢。”

  突然,任怀瑾说,“我先上。”

  赖史锦听到之后,怒了说,“喂,任怀瑾,你不是吧,是一心说了先上的,你真的是…唉,想不起来那个词怎么说了。”

  赖史锦转过来跟我说,“没事,一心,等一下你尽管上去,我帮你拦住他。”

  对于赖史锦来说,任怀瑾这种行为是恶劣的行为。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眷顾。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还是紧张。

  我看着任怀瑾的眼睛,没有一丝丝坏意,看到的是温柔。

  我总觉得他好像能看得懂我的心思,每一次他说的话,做的事,都能让我觉得意外和暖心。可这又没有道理,我跟他刚认识不久。

  我苦笑着说,“不用了…其实,我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先让任…怀瑾上吧。”

  一会之后,鲁芮讲完走下来。

  任怀瑾踩着自信的步伐,走上了讲台,之后,拿起粉笔在“班长”两个字下面写下他刚劲有力的名字。然后说:“同学们好,老师好,我是任怀瑾,我竞选的职位是班长。我很荣幸,从小学到高中我都可以担任班长的职位,让我积累了很多经验。今天,我有信心做好班长这个职位。谢谢各位。”

  当听到任怀瑾说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担任班长时,我们全班人都瞬间沸腾起来,有各种各样的讨论声。

  一直在玩手机的林佩兰抬起头问我们,说,“他说什么?从小学到高中,我是不是耳朵有问题。”

  鲁芮不可思议地点点头说,“你没有听错,我也听到了。”

  林佩兰说惊叹道:“哇塞,这是人吗?太厉害了吧,一心,你眼光真好。”

  我本来是忙于惊呆大神的辉煌的,可无奈,我说,“这怎么又扯上我了呢?”

  林佩兰说,“哎呀,别那么小气嘛。”

  我以为任怀瑾跟他的室友天天住在一起,他的室友早就知道他这些光辉事迹。可是,我想错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以为。

  当我看过去的时候,他们也被吓到了,陈虞宴说,“我靠,这小子怎么厉害,藏的够深的哈。”

  刘能产说,“这小子,天天跟我们一起玩游戏,我们还以为他跟我们是一路货色的人,没想到是个学霸。”

  这…大神天天玩游戏,没想到他有这一面。不过,想一想,网上经常流传很多学霸都打游戏,这跟高三时的黑马所见略同。大神就是大神,什么都会,着实让人敬佩。

  景瑜琳说,“有这么强的对手,后面肯定没有人再上去竞选。”

  我也同意,任怀瑾肯定可以当选班长。

  林佩兰拿出手机,在拍任怀瑾。

  我很好奇,问,“你在干嘛?”

  他说,“我要发朋友圈,我要向全世界炫耀我们班的超级大学霸。”

  说完之后,又来抢我的手机,说,“借用你的手机,帮你拍照。”

  我以为她说的是帮我拍我竞选的照片,可是她拍的是任怀瑾,于是我问,“你不是说帮我拍照吗?你怎么拍任怀瑾?”

  她说,“没错,就是在帮你拍照呀。”然后,我就凑到我耳朵旁,轻言轻语地说,“帮你拍任怀瑾。”

  我无奈地低头抚摸我的额头。

  然后林佩兰大声说,“我相信以后你会用得上,还会感谢我。”

  大神言简意赅,既没有过分夸耀他自己的成绩,同时也让我们信服。

  讲完之后,班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侧头偷偷看看辅导员他们的反应,不仅鼓掌了,还欣赏地点了点头。

  这次,不管是是班里的同学,还是辅导员他们,任怀瑾都征服了,他当选班长是肯定的事了。

  任怀瑾不仅长得帅,性格好,还是个学霸,这不就是电视剧上经常出现的人设吗。我一直都以为这种堪称完美的人只有在电视剧等虚拟的环境才能看到,没想到我竟然亲眼瞧见了,我真是三生有幸能够遇见任怀瑾。

  客观点说,我的偶像李一歌和金世剑比任怀瑾逊色了一点。

  讲完之后,任怀瑾在一片响亮的掌声走了下来。

  我开心过头,浑然忘记刚才的紧张,甚至忘记了我还要竞选副班长。甚至连林佩兰她们也被任怀瑾的才华惊艳到了,他们也都忘记提醒我。

  任怀瑾停在我面前,一言不发,然后给我使了使眼色。

  可是,我并没有看懂他的意思。直到临时班长说,“还有没有同学要上来竞选的。”

  我瞬间看懂他的意思,然后我脱下眼镜,自信地走上讲台,没有一丝丝紧张。

  在众人面前讲话之前,我都会脱下眼镜。因为当我看见很多人都在看着我时,我就容易紧张,然后就会语塞。在这一点上,我很幸运我是一个近视的人。

  我拿起粉笔准备写下我的名字,突然看到任怀瑾的名字,离我很近,因为“班长”和“副班长”两个职位顺接在一起。看着任怀瑾具有美学性的字体,我也跟着认真地写下我的名字。

  写完之后,我转过身子面向全班的人,眼前一片模糊,我感到非常安心,然后说:“各位同学们,老师们,大家晚上好,我叫李一心,我要竞选的职位是副班长……谢谢大家。”

  说完之后,同学们也为我鼓起掌来,尤其是我的室友和任怀瑾他们。虽然我看不清他们,但是我能听得出来,我很欣慰,能有怎么一伙朋友。

  我刚刚不慌不忙地,有顺有序地把我反复修改的的稿子念出来了,也把之前反复训练的状态还原出来了,我自己挺满意的。不过,相比于大神,我说的比较多,经验也没有大神丰富。

  我突然醒悟,我怎么能拿大神和我比较呢,这不就是鸡蛋碰石头吗?我想任怀瑾这座高峰没人能够翻越的。

  我下场坐下后,鲁芮对我说,“一心,你讲得太棒了。”

  我高兴地说,“真的吗?”

  林佩兰说,“当然是真的啦,难道我们还会骗你吗。不然你问任怀瑾,他最公正无私了。”

  我后悔说那句反问了,弄得多尴尬。

  我们所有人都看着任怀瑾,总是很期待他说的话。或许,这就是大神的魅力所在吧。

  任怀瑾思考片刻之后,说,“比我好。”

  大神总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把我们都吓坏了。

  我说,“大神夸张了,大神无人超越,无人能及。”

  任怀瑾说,“既然你叫我大神,你就应该相信我。”

  大神,大神,大神。我在心里反复念叨这两个字,审视我对大神的理解和任怀瑾说的意思,感觉有言外之意。

  然后,陈虞宴说,“一心,我也觉得你比任怀瑾好,你不仅美丽善良,还自信聪明,你一定会当选副班长的。”

  陈虞宴对我说的好话,早已被我定了不可靠的罪行。不过,他的话也能给我带来力量。

  除了陈虞宴之外,其他人都说我行。

  看到大家这么支持和相信我,我十分感动。而且大神这么厉害,应该不会有错。所以,我说,“我相信你们,还有大神。”

  “还有没有像要竞选班委的?”

  “大家都不要那么害羞嘛,积极一点。”

  …

  我一直以为会有很多同学竞选班干部,我认真地看着讲台,想要听一听其他同学的发言,让自己心里有点数。可是,我没有看到纷至沓来的画面,只听到临时班长不停地鼓励其他同学上去竞选班委。

  我看了看黑板竞选班长和副班长的人数,班长只有任怀瑾一个人,看来,同学是被任怀瑾的光芒刺伤了。副班长加上我总共两个人,那个人是个男生,长得挺帅,讲的也挺好,但我不认识。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不知道老天会偏向谁。

  临时班长说了好几遍,始终没有人回应。无可奈何,直接进去最重要的投票环节。

  临时班长在微信发了个投票小程序,感觉好新鲜,也觉得自己没见过世面。

  第一个是班长的投票,毫无疑问只能是任怀瑾。第二个就是副班长,我自私地投给了自己。再然后,文娱委员投给了鲁芮。其他的,就按照刚刚听到的好坏进行投票。

  投完之后,他们纷纷递手机给我看,说,“你看,我们都投给了你哟。”

  我笑了笑,说,“谢谢你们。”

  再然后,就到了最终出结果的环节,我很紧张。

  一会之后,临时班长又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以下是本次班委选举的结果:

  1。 班长:任怀瑾

  2。 副班长:李一心

  3。 文娱委员:鲁芮

  ……

  我们三个都当选了,我兴奋地握着他们的手,小声地说着“我们当选了,我太开心了。”

  全部流程结束之后,我们互相握手祝贺,包括任怀瑾。

  任怀瑾伸出手,对我说,“恭喜你当选班长。”

  我娇羞地握了他的手,说,“谢谢。”

  握到他的手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因为他的伟岸和高大,更因为他是第一个握我的手的人。

  我放开他的手之后,林佩兰说,“诶,一心,你还没有恭喜任怀瑾呢,重新来一下。”

  我为我的忽略尴尬,并用微笑掩饰它,但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我再一次伸出手,正经地说,“恭喜你当选副班长。”

  他面含微笑的说,“谢谢。”

  再然后,我们就拍了集体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要成为我的偶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要成为我的偶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