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传闻相似
姝淋2020-03-16 17:456,209

  “该起床了,一心,不然上课就迟到了。”

  迷迷糊糊听到鲁芮叫我起床的声音,很熟悉,这个声音几乎每一天都能听到。

  鲁芮是我宿舍里贴心小棉袄,每一天她都会早早起床,规律生活和学习。我和景瑜琳,还有林佩兰都特别佩服她的毅力,因为我们都做不到。也正是因为这样,鲁芮成了宿舍的人肉闹钟,每一天都会叫我们起床。可是,我们可不是这么容易醒的,往往叫了好多遍才会醒,因为我们的时间概念和鲁芮的并不一样,前三声起床声对我们来说就是凌晨五六点钟。

  那一声是今天早上的第一声,我并不是很相信。

  可是我被她的声音惊吓到了,然后转了个身,压倒了我的伤口。前几天,我军训跑步的时候不小心把我的要磕到石头上。想起来,还真的是要命呀。

  不过,我可以趁机休息,不用军训,不用天天被凶狠严格的教官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然后,我一下子就清醒了。我不慌不忙地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一下,结果又被吓到了。

  六点二十三分!

  鲁芮今天搞什么,平时不都是七点多才叫起床的嘛,更何况八点才上课。那么早起来发呆吗?

  我掀开床帘,往外一看,又是一幅让人惊呆的场面。

  林佩兰在化妆,而景瑜琳坐在那里对着手机傻笑。

  我当然不是对她们所做的事情感到惊讶,我是没想到她们两个居然起床了,她们平时可是最晚起床的。

  难道林佩兰今天跟哪个小哥哥有约,景瑜琳也是被哪位小哥哥的撩醒了,或者她在撩小哥哥?

  够了,够了,脑洞有点大了。

  我抬头看向外面的,有点暗沉,平时起床的那一缕阳光都还没有出来。难道太阳公公忘记调闹钟,起床晚了?

  然后我就说“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你们两个居然起床了,太奇迹了。”

  “我们是被逼的无奈。”林佩兰说。

  果然她们怎么可能有小哥哥,可是这是什么意思?

  “此话怎讲?”

  “你这个不用军训的人当然不明白我们的痛啦。”景瑜琳说。

  …

  不对呀,不应该是反过来吗?军训这么累,按照人的常理,应该会赖床。

  我刚想要说话,鲁芮就抢先说话,“今天是我们大学上课的第一天,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有点小激动。”

  鲁芮经常对新鲜感事充满好奇心和期待心,不过好奇害死猫呀。在她亲身涉险难之前,她都不会相信那些有经历的人的恐怖话,总是认为他们太夸张了。在亲历时,如若有一点点困难和不舒适,她的态度立马就转换了,典型的三分钟热度。不过,她不是那种不知道分寸的人,也不是不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个道理。

  她这样的性子还是让我们挺欣赏的,敢作敢为,积极乐观,还有果敢果决。

  恐怕这次又让她失望了。早就听我的邻居姐姐说过,以前“考上大学你就轻松了”之类的话就是鬼话,骗小孩子的,我也亲眼看见她的暑假时每日不眠不休地工作“惨状”。之前开始不久我们我跟她说过,他点了点头,示意相信我说的话。可是,我今天听到她说的这句话之后,我才发觉我那天说的话都白讲了。随她吧,只是可怜了几个小时之后的鲁芮了。

  学习,世界上会有多少人真心喜欢,更多人都是被迫无奈的。在我们眼里学习只是一种实现我们理想的手段,这不,他们现在都在抱怨了。

  “我可不期待,我现在全身都酸痛,只想大睡一场。” 景瑜琳说。

  “要不是腰酸背疼睡不着,我才不想那么早起床呢。不过,也好,我可以化个美美的妆,惊艳我们班的男生。” 林佩兰说。

  这么一说,我知道景瑜琳说的意思了。前二十几天都在军训,我们班的那个女教官呀,非常豪横严格,简直就是叫教官中的战斗机,没有一天我们不被骂和惩罚的。那惩罚双腿站立做站军姿的还算是仁慈的,可是要抬起一条站立一个小时真的是人间地狱呀。

  我真的好想问一下教官,我们又不是要做军人,何必难为我们这些弱质女流呢?

  林佩兰说的话让我很意外,“我们班只有我们这四个女生,而且我们那么矮,教官那么高,抬头立正,我们就消失在教官的视线了。而且,穿上军训服,怎分男女。”

  额,这自黑能力也是够够的,可是,为什么要拖我下水呢?

  我有一米六七的,在大多数女生里,我已经算是高的啦。要怪就怪教官太高了,居然有一米九三的魔鬼身高,

  如果教官的身高算是一个意外,那我在班级就矮到天际了。我们是物理系的学生,跟班里大部分都是一米八以上的高挑男生,自然是比不了的。但可恨的是,我跟女生比也是输的,我是最矮的。都读大学了,是不是已经没有机会长高了?

  再来说说教官的嗓门,可以说是穿透云霄,每一次喊叫都惊动了隔壁同样军训的班级。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东北人,经常在苍茫的大草原里放牧,声音这么粗矿。每当隔壁班休息的时候,他们都会面向我们这边,好像是看戏一样。其他教官曾叫她小声点,但每次都没有效果。不是教官不服从命令而是她太负责任了,哨声吹响之后马上就入戏了。谁也不知道应该夸她,还是骂她。那些教官也没辙了,为了保证其他班级的军训顺利开展,他们叫把我们军训的场地给换了,换成很少人来的钟楼。那里很空旷,太阳当空照,没有一块地方是阴凉的。每一半天军训结束后,换下来的衣服都像是刚从水里拿出来的一样。我们的肤色就像黑妹牙膏上的黑妹一样,太难了。

  后来,景瑜琳在外面打听到,我们的教官是部队里真正的教官,她的严苛在部队里也是鼎鼎有名的。她还是我们学校所有教官里,职务最高的。学校本来安排她指挥全校的军训,可是教官说她还是想当教官。

  我们崩溃了,那么悠闲的职位都不要,非得日晒雨淋,我也是服了。可是,为什么要来折磨我们?

  我太难了!

  虽然我这几天都没有休息,但是我的伤还没有好呢。而且,军训的痛怎么会那么快好呢。

  “我也就没军训个三五天而已,何况我受伤了,我是用命换回来的”。

  “呵,你还不要说,你一说起来我就觉得心里不平衡。我们在那里拼死拼活的,而你却在那里休息。”景瑜琳说。

  当时,全班只有我一个人不用军训,哈哈!

  “受个伤就可以不用军训,太便宜你了。”林佩兰边画眉边说。

  “就是,我宁愿摔伤脸,也不要那军训。”鲁芮气愤愤地说。

  脸都不要了?

  “哈,我做不到,脸是我们的门面,断腿也不要伤脸。”林佩兰说。

  这更夸张了,脸伤了,还可以整容,可是腿断了,就好不了了,只能接上假肢。

  林佩兰非常注重自己的外貌,不管多忙,每一天的防晒,隔离等等都不会落下,是一个精致的猪猪。

  “这你都信了,鲁芮也不过是说说而已。”景瑜琳说。

  “…”鲁芮就笑笑没说话,承认的意思。

  “我虽然没有心机,善忘,但这军训我到死都不会忘记,是在是太痛苦了。”

  景瑜琳的记忆就好像鱼的记忆一样,没几分钟就忘记了。我很担心她的期末考试。

  ……

  额,说的好惨。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好像我真的没有资格去说他们。

  军训不管怎样都已经过去了,可军训是昨天才结束的。别家学校军训后都是休息一两天的,可我们连半天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别人家的终归是别人家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叫我们赶巧了,星期四才结束军训,下个星期一中秋节,星期六到下个星期一连着放三天假,学校觉得只是相差一天而已,再辛苦一天根本没有什么吧。”鲁芮也无奈。

  可我们也不缺一天课呀。

  “更赶巧的是今天我们满课,从早上一直上到晚上,到时候我可能只剩躯壳了。”林佩兰说。

  惨上加惨!

  早就听说过,很多老师给平时分都是凭个人印象的。如果第一节课就留给老师不好的影响,那我的平时分就有危险了。不行,我上课时不能睡觉。

  我在心里计算着时间:现在快六点了,如果不吃早餐,我就可以睡半个小时。

  为了以防睡过头,我请求她们七点半的时候叫醒我,可是她们拒绝了。

  她们说:“我们七点要去吃早餐”。

  没办法,我就自己去调闹钟。

  可是,她们不让我睡,一直在打扰我。

  “一心,不要睡了,你会越睡越困的。既然醒了,就起来吧。”鲁芮说。

  “…”

  不想理她们。

  “要不我给你讲一个学校的劲爆的消息让你提提神,这个消息与你有关哦,不听可会后悔哦。”景瑜琳说。

  “…”

  我不信,虽然她是八卦小能手。

  景瑜琳是个八卦小能手,她特别喜欢和别人聊天,几乎每一天都能扒到学校大小事的消息,而且可信度很高。刚刚进来没到一个月,就已经知道学校几十年来的新闻。

  虽然我平时也挺相信她的能力,可是这一次我怀疑了。

  因为我这个主人公都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可以被别人谈论的,要我怎么相信她。

  反而,林佩兰和鲁芮死心塌地地相信景瑜琳的话,纷纷加入她的战队。

  “又有什么爆炸性的新闻,快说,快说。”

  “哟,没想到一心值得你用‘劲爆’两个字,这次期待值一百。”

  …

  我的意识一直清醒着,这次是彻底睡不了了。

  我就勉强地听一听,还能维护我懂得尊重他们的名声,“说说看。”

  “是关于一个美男子的事情…”

  什么???

  我自己都惊呆了,何况她们。

  “美男子,太不可思议了,李一心还会近男色,你不是早就心有所属了吗,难道你红杏出墙了?”

  “哇塞,一心,你谈恋爱了,深藏不露呀。”

  “不够朋友了呀,居然藏着掖着,什么都不告诉我们。”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一声声指责。

  唉,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这也说的太过了,什么谈恋爱?什么红杏出墙?我连男朋友都没有。”

  “我可不信,瑜琳的能力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林佩兰说。

  “我是你们的话题主人公,难道我的话就这么没有公信力。”

  “一心,你是不相信自己勾搭了个帅哥,还是不相信他是个帅哥?如果是后者,我还是能理解你的意思。”鲁芮猜测我的心思。

  “两者都有。”

  我才刚刚进来这个学校没多久,什么人都不认识,怎样勾搭?至于帅不帅,我不关心,我进校那么久都没有见过一个比我爱豆帅的人。

  林佩兰为学校的男生打抱不平,说“我告诉你哦你可不要小看我们学校的帅哥哦,我们学校的帅哥也可以与你家爱豆相媲美的。人靠衣装,马靠鞍。如果他们精心打扮一下,没准还比你家爱豆帅。”

  “唉,我同意你的说法,任怀瑾就是一个不错的任选”,鲁芮说。

  任怀瑾是谁?

  算了,现在不是关心他的时候。

  我也同意林佩兰的说法,毕竟自己的偶像曾经也是素人。可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家爱豆永远是最帅的。

  我有两个爱豆,一个是追了五六年的国产爱豆李一歌,另外一个是追了三四年的韩国爱豆金世剑。五六年的时光,我一会都对偶像忠诚专一。自恋地引用别人说的话,偶像的榜样作用在我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以前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既不爱学习,又调皮捣蛋。五六年前更厉害,那时是我的叛逆期和青春期。那时我偷偷暗恋一个小男孩,并且被她的妈妈发现了。我是独生女,平时爸爸妈妈都非常宠爱我,甚至可以说溺爱,爸爸妈妈都没有打我和骂我。后来我的爸爸妈妈假借因工作原因而搬家,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男孩了。再后来,我偶然发现了这个秘密,我吵着闹着要回去那里,爸妈无奈之下把我困在家里一年的时间。那一年我没有上学,每天都待在家里,每天都看电视,看了一次又一次。渐渐地,我也忘记了那个男孩子,我的初恋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也就是那一年,电视剧陪伴了我度过艰苦的岁月。我有一部非常喜欢的电视剧,李一歌演的角色跟我很像,都是青春期的叛逆和懵懂,我感触极深。就这样,我喜欢上了李一歌,还喜欢看电视剧。我选择放下过往的是是非非,选择努力前进。

  至于金世剑,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我还处于青春期,经常幻想自己有一个非常完美的另一半和一段甜美的恋爱,而韩剧恰好能满足我的幻想。

  总的来说,我的追星史既疯狂又理智。

  林佩兰见我许久没有说话,就说“无风不起浪,就算你没有去勾搭小哥哥,但是你们肯定有些关系。”

  “三人成虎,或许是谣言。”我继续反驳她们。

  可是,为什么要造谣我呢?我自问我没有得罪任何人。我的回答本身就有问题,但幸好他们没有发现。

  “或许是你无意,他有情,你怎么好看。”

  也就是说,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她们就是想调侃我,硬说成我跟那个人有一腿。

  我放弃抵抗了。

  忽然发觉,从刚才她说出“美男子”三个字之后,就一直在旁边观望,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看着她,给她使眼色,“事端是你引发的,难道不应该出来解释一下吗”。

  景瑜琳看懂了我的眼色,说,“真的感谢你们两个对我的信任,但是啊,你们都误会了,我的重点并不是这个。”

  我冷着眼对她说,“呵呵,这个误会可真大”。

  我再一次明白,为什么网上常常有那么多人造谣我的爱豆。

  景瑜琳被我的眼神和声音吓到了,解释说,“这不怪我,我还没有说完,她们就打断我了,然后在那锦上添花。”

  不会成语就不要勉强,通俗易懂对我们这些理科生来说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佩兰本想反驳她,引发又一轮的争吵。于是,我就打断他们说,“那…你原来是想说什么的?”

  “我的重点在于那个帅哥的脸,他呀,跟你的爱豆长得很像,当你远远地看他的时候,像李一歌。细看时,就不是很像了,不过他的嘴巴和脸型也想李一歌。别人都怀疑他是李一歌的弟弟。”

  我一直都相信世界上存在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长得相似的情况,然而这一次我难以置信。

  更多的是不愿意去相信,因为我一直都觉得我的爱豆是独一无二的,突然介入一张相似的脸,有点不习惯。

  “怎么可能?

  “得罪地说一下,我觉得他比你的爱豆还要帅。” 景瑜琳耿直又怕死。

  更难以置信了。

  “其实,我只是听到别人说的,我也不知道像不像,毕竟我不像你那么了解你的爱豆,我看不出来哪里像。不过,我对你家爱豆还是有那么一点了解的。”景瑜琳说。

  “别人是谁?”

  或许别人也是道听途说的。

  “…他们也是骨灰级粉丝,你在怀疑自家爱豆的影响力吗?”

  “骨灰级粉丝!我自己都达不到这个级别呢,看来是真的。”

  网上李一歌的粉丝排行榜中,我的排名是三千多万,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粉丝。

  “你不看看你平时的所作所为,如果你不是骨灰级粉丝,其他的粉丝就更不是了。”林佩兰说。

  我的所作所为?

  怎么听起来像是个贬义词。

  我平时就上网打打卡,发发微博,增加搜索量,还有微博点赞,就是一个普通粉丝。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现在的我就已经说明我达到了骨灰级粉丝。我虽然没有对我的爱豆做出什么实际性的东西,例如接机,送礼物等等,但是我彻底发挥了榜样的作用。

  这算不算是自我安慰?

  “我要亲自去验证一下,瑜琳,他是谁?”

  “他叫任怀瑾。”

  “哦,原来是他 ,那真的是一个帅哥。”林佩兰惊讶地说。

  懵???

  我又追问“那他是几年级,什么专业,在哪个班?”

  “不是,你真的不认识他?”鲁芮说。

  我应该认识他吗?

  “他是我们班里的人呀,我们的同学呀。”鲁芮说。

  我面带惭愧和疑惑的表情,摇了摇头。

  在这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我猜想过他会是什么人,可是我没有想到是我的同学。

  关于他,我真的不清楚,甚至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这么一个超级大帅哥每天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你都没有看见,看来你的眼睛是用来装饰你的美貌的。”鲁芮非常夸张地说。

  “她是心盲。”林佩兰说。

  …

  我无言以对,也无脸反驳。

  “现在是不是完全醒了?”景瑜琳说。

  劲爆成这样了,不醒都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要成为我的偶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要成为我的偶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