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确认相似
姝淋2020-03-16 17:594,287

  任怀瑾的样貌牵动着我好奇的心,我现在只是想亲眼看一看他。

  于是,我不补觉了。我想,我上课的时候应该不会睡觉了。

  我随随便便地完结我的洗漱和早餐,而她们也没有忘记调侃我。

  我没有心思理会她们,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过,有一些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当时我正在洗脸,听到有人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就打算这样见你的偶像?”

  偶像?任怀瑾吗?

  或许任怀瑾真的长得跟我的爱豆李一歌很像,但是现在他对我来说还只是陌生人。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她们后,她们说,“哦,还真看不出来你只是把他当成陌生人,你现在搞得好像是去见你的偶像一样。”

  相比于平时的生活,这一次却是有点夸张,但相比我追星真正的样子,差得太远了。

  这么说,我真的有点把任怀瑾当成偶像了。

  七点半多一点点,我们来到课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的室友都抱怨我太夸张了。

  林佩兰嫌弃地说,“任怀瑾又不是我的偶像,我为什么要陪她一起疯?”

  我早就跟她们说过了,我自己可以的,是她们说,“今天是第一天上课,姐妹就应该在待一起,求一个好的开始。”

  所以,这应该不怪我吧。

  “我刚才吃的太急,如果不消化,我就会长肚子,不行,我的赶紧坐下。”林佩兰捂着肚子,失慌地说。

  林佩兰走到后面坐下之后,我说,“我想坐在前面…第一排。”

  坐在第一排中间,视野可以跟开阔,看得清楚。

  景瑜琳说:“这可是死亡角度呀,不能玩手机,不能睡觉,又不能说话。”

  林佩兰说:“不行,我不要坐在那里,我要睡觉。”

  我知道那里是死亡座位,可是天道好轮回,平时经常被她们损,这是怎么也得轮到我了。

  我一边走过去坐下,一边说, “那我们只好分开坐了,拜拜。” 最后潇洒地挥了挥手。

  她们不想分开坐,不停地对我发射糖衣炮弹。

  我终归是心软了,说,“我们一人让一步,坐在靠门口那边的第一排。”

  应该可以看得见吧。

  跟我的室友比,我显得异常突出,我没有像她们一样低头玩手机,而是挺直腰板,聚精凝神地看着前门。每一个进来的同学都会看我一眼,好像我吓着她们一样。

  我很矛盾,我不知道我应该希望他像,还是不像。如果像,当我看见他的时候,就像是看到真正的李一歌一样。可是,另一面,我又觉得我的爱豆应该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不可以有人长得像他,不可以有人长得比他还要帅。

  等呀等,二十几分钟过去了,我始终没有看见一个一眼就会让我觉得熟悉和心动的人。

  我开始有点心慌,害怕他今天没有来。

  我安慰自己: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按道理应该会来上课的,在等等吧。

  景瑜琳突然在我耳边说,“好了,看见你怎么捉急,有点不忍心。其实,我们有他的照片,我发给你。”

  我质问她说,“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你会后悔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自以为我可以捉弄她们,没想到她们还留了一手,姜还是老的辣呀。

  我手机震动了几下,景瑜琳说,“我已经发给你了,你慢慢欣赏。”

  我只是看看 ,还不至于欣赏吧。

  我拿起手机看,是一张军训照。

  我怎么没有想到,军训的时候拍过大合照。

  可能我一直都在想,像任怀瑾这样的“大神”是不可能会出现在我班吧。

  我还以为我真的可以在这张照片上看清任怀瑾的面貌,可是我又想多了。

  因为它是用手机原相机拍的。

  我刚要在照片上努力寻找他的影子,坐在我右手边的林佩兰,突然晃动我的手,说“你看,他来了”。

  谁来了?

  我顺着林佩兰看的方向看去,一个身材高挑健壮的男生走了进来。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和鞋,简简单单,既成熟,又不失学生样。这种大神装扮,他应该是一个非常帅的人吧。

  他慢慢走近,他的脸庞渐渐清晰起来。

  就快要看清他的样子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像我爱豆李一歌的感觉。

  真的很像,很像。

  他走呀走,最终错过我了。

  在他离我最近的距离时,我依旧没有完全看清他的面容,因为我没有戴眼镜。

  不过,大体上的容貌还是可以看得到,他的皮肤有点黝黑,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

  我的视线一直跟着他,直到他坐在了中间最后一排。

  我不禁猜想,一般大神不都是坐在前面的吗?难道她跟景瑜琳是一样的人?

  显然,我又想错了,他坐下之后,就整理上课时要用的东西。又看看周围的同学,很多都在玩手机,书桌上也没有多少东西。

  他一定是一个学霸。

  我与他的距离是是遥远的,看见的只是一个在晃动又模糊的影子。

  突然他的影子停止了晃动,他在干什么?

  我隐隐约约觉得他也在看着我。

  我怀疑又肯定,我选择把头转回去,带着一丝丝羞愧。

  吓着我了,老师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转过头时看见老师正在讲台上整理着ppt,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我更羞愧了,不知道任怀瑾是否看见了。

  这好像有点自恋了,明明不知道任怀瑾是不是在看着我,可是我自以为是地肯定了。

  我又打开那张军训照,林佩兰凑个脸过来说,“怎么样?像不像?帅不帅?”

  我很嫌弃她们,说,“没看清。”

  她很是吃惊,“怎么可能看不清,我们都已经坐在第一排了。”

  我说,“我近视六百多度。”

  她提了提她的眉毛,说,“那你赶紧戴上,再看一遍。”

  “没带来。”如果有,我早就戴上了,还会在这里看照片。

  “这下亏了吧”景瑜琳说。

  我默认,我不该怎么急的。

  “那这张照片呢,总该看到了吧。”林佩兰看着我的手机说。

  我放大照片给她看,说“也看不清楚。”

  不用专业的相机拍,是很难拍清每个人的脸的。她们看了看,也没说什么了。

  我又仔细地研究那张照片,发现了几个大秘密。

  任怀瑾站在最后一排最右边,也就是说他是全班最高的。之前景瑜琳她们在宿舍里讨论过,说我们班里最高的人有一米九,至于是谁就不知道有没有说过了。现在,我知道了,是任怀瑾。他在图片中相当突出,其他男生虽然有一米八以上,但是也在一米五一下。

  然后再看看我自己的位置,在第一排最左边,两个极端的位置都被我们两个人站了。现在我并不奇怪我不知道我们班有任怀瑾的存在了,因为我们一直都没有交集。再加上我本来就近视,就算他在我面前经过,我也看不清他的脸。或者,当我发觉我的视线被他的身高阻碍想要抬头之后,他的大长腿就已经把他带离我的视线,留下的只有一个背影。

  我的心被那一抹相似的画面打乱了,努力去控制,可是失败了。我告诉自己不要气馁,尝试了一遍又一遍。

  ……

  突然下课铃声响了。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我什么都没有听见,这可是专业课呀。

  我失落落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教室门口人头涌动。

  怎知,林佩兰推了我一下,正好撞上了在我右手边经过的人。我几乎整个人都扑进了那人的胸怀,而那个人顺势用双手搀扶着我的肩膀,刚劲有力,像一个练过的人。

  我转过头去,用平时看人的角度去看那个人,可是我看到的不是脸,而是那个人的脖子和白色的衬衫领口。是距离太近了,还是他太高了?

  感叹他太之余,也惊讶我撞到的是个男人,羞怯的感觉再一次涌现。

  我抬起头,看到他低头俯瞰着我,如此清晰。

  李一歌?我内心呼喊着。

  我紧紧地盯着他,不禁露出了笑容,好像真的看到了我的偶像一样。

  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任怀瑾”。

  我一下子就回过神来,挣脱他的手,迅速地离开。

  也是,我怎么那么傻,李一歌是著名的演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细细地看,又觉得不太像了…渐渐地,那相似的感觉消失了。

  可能,我对我的爱豆太熟悉了吧。又或者我对任怀瑾是陌生的,所以在第一眼看到任怀瑾的时候会觉得他很熟悉,看久了,那对比度明显起来了。

  顿时觉得有点点失望。现在我才知道,我一直都希望那个答案是肯定的。

  在发呆之余,好像听到有什么人说了一句“对不起”之类的话,然后又有谁推了我的手臂。我看过去,是林佩兰,她用眼神好像示意我什么。

  额,好像我还没有道歉。

  “对不起,任同学”。

  好陌生的称呼。

  他没有说话,表情也很平静。

  也是,是我撞到他的,他不怪我就已经很好了,还指望他对我喜开颜笑。

  他往下看,然后弯下腰。

  我顺着他的眼睛看去,原来他是想要捡起我散落在地上的书。

  地上有一本书格外引人注意,它露出了我爱豆李一歌嘴巴的照片。我正想着去捡起他,任怀瑾就抢先一步帮我捡起来并递给我。

  我接过来,心疼地把照片藏好,并且拭去书本的灰尘,然后把它搂紧怀里。

  他在看着我,好像有点惊讶。

  我又忘记道谢了,他一定觉得我是一个没有礼貌的人,好惭愧。

  他又为我捡起地上的书本,我急忙向他说了一声“谢谢”。

  我自我安慰地说,晚点道谢也没有什么吧。

  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然后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步伐很潇洒轻盈。

  林佩兰走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一幅笑眯眯的样子,她说,“是不是动心了?”

  看着林佩兰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我才发现她们是故意的。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故意推我,我能撞上他吗?”

  “你不是说看不清他的脸吗,所以我就帮你一下。”

  还振振有词,“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

  “听起来还不错。”林佩兰交叉着手说。

  哪有这个道理,“做梦”。

  “唉,我们可是花了整整一节课为你筹划英雄救美这场戏的,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们吗?”

  团队作案,更不可原谅。

  难怪她们上课时没有打瞌睡,还有精力玩手机。这还不算什么,还时不时偷笑,问她们却说没什么。原来在计划着怎么整我和任怀瑾。

  不过,“既然你们求我谢你们,那我就发发慈悲,谢谢你们啦”。

  “哇,可以呀,还倒打一耙。”鲁芮说。

  我本来就没错,何来的倒打一耙。

  不过,我还挺感谢她们的,还有任怀瑾,让我圆了多年想当面见我爱豆的梦,即使那只是错觉。

  想亲眼看自己的偶像是多少追星任的梦想,我虽然一直都理智追星,当我还是个初春的少女,对自己的偶像有自己的幻想。之前年龄还小,父母又管得严,还因为自己家里的经济情况,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见自己喜爱的偶像,一直以来都是心中的一个遗憾。

  不过,我有一点一直都很奇怪。虽然我所在的城市比不上一级的大城市,但是 也算是一个繁荣的城市,设施和环境都挺好,可为什么我的偶像没有来过一次呢,不管是影视剧,还是做活动。反而其他的明星倒是经常来。

  但是现在没有关系了,偶像不主动,那我就主动一点,努力学习考到他经常工作的城市的大学,我相信我不久就可以见到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要成为我的偶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要成为我的偶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