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回忆
庚子年2020-03-20 08:342,084

  摩肩接踵的人海中,他们没有牵手,没有不小心绊一脚,没有拥抱。

  没有任何亲密,最近的距离也不过是并排走,但就是眼神接触时,杜晓觉得,他们彼此都懂。

  杜晓和顾义韬肩并肩,随心所欲的走着,不管方向,不论目的地,真正意义上的漫无目的。

  杜晓听着街道里某家的电视机开的声音特别响,咿咿呀呀的戏曲,他轻声搭着调儿,不伦不类的哼唱着,笑着闹着,说,真是该死的五音不全。

  顾义韬很乐意看到杜晓不一样的面貌,对着杜晓的,也不只了最初的兴趣,越来越想探索最原始的小孩,想令他满心满眼的看着自己。

  杜晓像是个断了线的风筝,在人迹罕至的马路上奔跑,累到上气不接下气,然后不管不顾的一头躺在了的草地上,顾义韬也坐在他的旁边,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附近的灯光都很渺茫。

  天空上零星的点缀了几个小星星,杜晓笑闹着作弄一本正经的顾义韬,骂这天是个小气鬼,吝啬鬼,不舍得多放点星星出来。

  杜晓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渍,说:“听说您以前是空军?”

  “哪听说的?”顾义韬眉梢一挑,不知什么时间提了一打罐装啤酒,开了一罐递给杜晓,自己也开了一罐,蒙了一口,说“也不是不可以说,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

  十几年前的顾义韬还是个毛头小子,走的是军校路线,毛毛躁躁的愣头青,除了惹是生非也不干什么正经事,身边狐朋狗友也不少,逃课打街游也是常态。

  那年的夏天,知了叫和青蛙叫此起彼伏,带着炎热的味道。

  顾义韬上午打球被人给盖了帽,手腕红肿到现在,手脖子不太爽利,但打篮球磕着碰着不算什么大问题,也就没去医务室看看,想着睡一觉它自己就好了。他的兄弟来找他一起翻墙去校外打游戏,顾义韬本来想着拒绝的,却听见他们讨论着某个人也要去,顾义韬就不管不顾的应承下来了。

  顾义韬的原话是:“你想的没错,那是我初恋,当时一听他在哪,就莽撞的冲上去,也没想干什么,就是喜欢跟在他身后。”

  几人趁着夜色,躲过了宿管老师的手电筒,悄无声息的纯熟的摸到了最矮的围墙边,一个个像下饺子一样翻了过去,顾义韬的初恋是个好学生,难得一次被人撺掇着翻墙,翻了半天也翻不上去,顾义韬也没多想,又翻了回去,让他踩在自己的肩膀上翻过去。

  几人都是男孩子,但顾义韬看着踩在自己肩上的纤细的脚腕,虽然脸上被蹭了一些灰,也忍不住心猿意马了一番。

  顾义韬当时还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只是对女孩子们没什么兴趣。但是在他的身边,就总是忍不住要护着他,深怕他受了委屈了,之后就不愿意和自己一块儿玩了。

  到了打街机的地方,顾义韬顺手给初恋占了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为了耍帅,那天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但是全然没有照顾到他的直男初恋的心思,初恋觉得自己被一个学弟挑衅了,偏偏自己还打不过他。

  当天打了个尽兴,第一次来打街机的初恋却觉得自己是被人欺辱了,郁闷的拉着张脸,凌晨三四点,他们累得不行了才回校,打算最后太补个一个小时的觉,然后就可以快快乐乐的到教室里睡觉了。(坏学生思想,小朋友们不要学哦。)

  翻墙时,初恋踩着顾义韬,难得熬了夜,愣是腿软,翻了好几次没翻进去,顾义韬的兄弟看不下去,嘟囔了几句:“废物。”被初恋听到了,当场炸了,骂了起来。

  顾义韬没办法,只好一只手搂着他,一只手攀墙,连拉带拽的把他抱进了墙内。也是当时运气好,执勤的老师回去补觉了,不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挨个给了处分。

  回到宿舍,几人倒头就睡,没一会儿,又得起,熬夜的后遗症一下子涌了上来,拖着疲乏的身子奔到教室,胡乱的塞两口面包,算是早饭,也是这浑浑噩噩,竟是没人发现顾义韬没来上早自习。

  等班主任点名,紧赶慢赶,在宿舍找到他时,他已经发烧发了大半天了,几个男生把他抬到医务室,诊断为严重韧带拉伤,韧带甚至出现了撕裂口,手腕因为内出血肿的像是被充了气的气球,当下被送进了医院的手术室里。

  等顾父顾母接到通知赶过来时,顾义韬因为接受治疗太晚,永远失去了做空军的机会。

  顾义韬的课业成绩在几人当中还是不错的,很努力的复健,但一直达不到考核标准,最后,才来了云峰

  的。

  杜晓听的唏嘘不已,心里很好奇那位初恋同志,但此时的气氛,终究是不太合适。

  两人都喝了酒,虽然不至于路走不稳,但也都不能开车,顾义韬叫了车。

  “那你的车怎么办?”杜晓喝了酒后话就少了很多,安静了好一会儿,才这么一问。

  “你还担心我的车呢?明天叫人帮我开回来就好了。”

  杜晓借着朦胧的酒意,握住了顾义韬的手,问道:“是这只手吗?”

  顾义韬眯着眼却听懂了杜晓想问的问题,他点点头。

  “当初,是不是很疼啊?”杜晓手指摩挲着顾义韬的肌肤,“你的朋友怎么可以这么粗心大意!”

  “要是我,要是我当时在你身边,绝对不会让你遭这样的罪,我就是钻狗洞也不能让你这么勉强自己的。”杜晓的声音越来越小,眼里突然蓄满了泪水。

  顾义韬温柔的捧起了他的脸,擦拭掉他的泪珠,在双唇轻轻抵在了杜晓的额头上,喝了酒微哑的嗓音在耳畔回响:“已经不疼了。”

  顾义韬说话时,浅色的唇吐出温热的酒气落在了杜晓微凉的脖颈上,泛起一片红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地前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地前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