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满头大雾
庚子年2020-03-20 08:302,162

  周静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双臂,目光依旧锁定着杜晓,杜晓无奈的扶额,避重就轻的把自己被人整了的这件事说了出来,大概表明着对方大约就是玩闹的心思,叫周静不用担心。

  顾义韬安静的站在门外,眼尾带着浅浅的笑纹。

  杜晓从鞋柜里给顾义韬拿了双拖鞋。

  “家里有橙汁、牛奶、咖啡和茶,妈我不给你拿咖啡了,不然你喝了晚上睡不着觉,顾义韬你喝什么?”

  “纯净水就好。”

  “好的。”

  成功利用周静认了杜晓的家门,这样以后很多事都方便很多了,顾义韬反正也没想着在周静这里刷好感度。

  顾义韬对杜晓有好感这他并不否认,但他从来没想过谈婚论嫁的事情,自然也不需要对对方家长用心尊敬。

  就如同宋文杰分析的那般,顾义韬是个划船不用桨的浪人,他很在乎自己的自由度,正式交往过的几个男朋友没有一个超过一个月的,因为一旦正式交往,他们就会自居在未来伴侣是身份,对顾义韬私有领地发起了进攻,最好笑的是,一开始,他们都以为自己能攻略下顾义韬的城池。

  顾义韬态度随意,轻松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姿也说不上多端正。

  周静回卧室,打开了隐藏门,里面有个和卧室一样规模的房间,只不过这个房间是用来放置周静的衣物饰品的,周静顺手把的包包放在了里面。

  每个女人对于口红、化妆品、饰品和鞋子等等都有难言的收集癖,周静不缺钱,自然是随着自己的喜好买了,里面还专门买了简洁的架设,用来摆放一些全球限量款,之前聚会上杜晓戴的“永生花”也是周静精心挑选的。

  顾义韬看着杜晓身后随着走路一摇一晃的尾巴,心里痒痒的。

  杜晓托着一个托板出来,上面放着三个玻璃杯,将其中一个递给了顾义韬。

  “顾机长,您来找我到底干什么?”杜晓小声的问道。

  顾义韬又看了眼杜晓的尾巴,茗了茶般喝了口水,神神在在的说的:“我来,找你玩啊,放松一下心情。”

  杜晓也不是傻,他看的出来顾义韬故意的接近自己,轻声说话时,声音有点纤细的味道:“顾机长,我们,我们好像没有熟到可以来串门出去玩的地步吧?”

  “阿姨一不在就改口叫我顾机长了?”顾义韬的笑眼看向杜晓。

  杜晓别扭的移开眼睛,说:“我妈不喜欢这个职业,因为我父亲也是个机长……”

  “对不起,提到了你伤心事。”顾义韬以为杜晓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呸呸呸!他们只是暂时分居了,前两天还给我打过电话呢,你别误会!”杜晓灌了一口牛奶,差点没呛着,清了两声喉咙,说:“也别岔开话题。”

  “我挺喜欢你这种性格的,想交个朋友。”顾义韬用低低的嗓音闷声笑了一下,“不可以吗?”尾音上挑的弧度很性感。

  杜晓觉得自己被勾引了,绝对是勾引!这谁遭得住啊,太要命了,杜晓背过身,捂着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

  周静正在卧室收拾着东西,还没个两分钟的时间,就听见客厅的杜晓嚷了一句:“妈!我出去一趟嗷!橙汁给你放在客厅座子上了!”得,才两分钟,儿子被拐走了。

  殊不知关门声响了之后,周静拿起一旁的手机,拨打了个号码,沉吟了下,熟稔的说道:“铭声,好久不见。”

  “对,我前两天刚回来。”

  “出来喝两杯,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电话里说不清楚。”

  “可以,老地方。”

  “好的,再见。”

  ……

  第二次看顾义韬开车了,在四年间,杜晓想象过无数个顾义韬的样子,想象他看书,想象他开飞机,想象他酣睡的模样。

  不知情深所以,一往而深。

  杜晓眷恋顾义韬的温柔,但他没再去找过顾义韬,硬是自己熬了四年,就在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的时候,该死的温柔又来了。

  反反复复,折磨人啊。

  十字路口的黄灯闪烁,顾义韬减缓了车速,灰黑的柏油路上人来人往,一群穿着百褶裙的女孩结伴穿过黑白的斑马线,笑声银铃般脆耳动听。

  “小朋友,你的学生时代是什么样的?”顾义韬撑着下巴,终于照着机会揉杜晓的头了。

  杜晓觉得自己中年秃顶绝对是这群人害得,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揉啊,杜晓深深的感觉自己太难了。

  杜晓不满的嘟囔着:“没什么特别的。”

  到了夕阳时分,天空就暗的格外的快,街边传来阵阵烧菜的香味。

  “你要带我去哪里?”

  “现在才问?你是真不怕被我拐卖了吗。”

  “……随便你。”反正四年前就在你这儿栽了,杜晓哼哼唧唧着。

  车窗开着,杜晓的刘海被风吹拂,饱满漂亮的刘海露了出来。

  顾义韬把车停在了路边,下了车替杜晓开了车门:“这边说小吃街,挺有名的。”

  不说杜晓还真没注意,烧烤孜然是香味飘散过了,杜晓肚子里的馋虫被唤醒了,杜晓悄悄的吞咽了下口水,揉了揉饿扁了的肚子,心道:委屈你了。

  今天中午被那么一闹,脸上是一副嬉皮笑脸,内心还是有些慌的,午饭也没再吃,直接去了警局。

  顾义韬看破不说破,一把揽过杜晓的肩膀,大步往人群里走去,边走变吃。

  可甜可咸的芝士热狗,香辣诱人的羊肉串,杜晓被辣的“嘶嘶”叫唤着,又买了冰爽的果茶。

  顾义韬在灯光明暗下,光线刻画了他深邃的轮廓,贴心是帮忙拿着有些烫手章鱼丸子和炸鸡,寻了个没人的位置,回头一看。

  “众人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

  杜晓是怯懦的,他从不敢正视自己,也不敢看清心底的答案,他在他人的庇护下漂泊着,说是随心,却又最为抑制。

  现实是一个残酷的东西,比如说,周静从来不知道杜晓是个gay。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地前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地前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