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男神驾到
个个攸2020-03-16 14:487,766

  01 ///

  过了两天,勒大少快乐地拿来了两张音乐会的票。

  林乂安:什么情况?约、约会?

  勒大少喜滋滋道:“想对你好点啊。”

  林乂安:又哪根筋搭错了?

  勒大少甩着票显摆:“所以带你去见见世面。”

  谢谢你啊,我并不想去呢。

  然而林乂安总是拒绝不了别人的热情邀约。

  俗话说,烈女怕缠郎(并不是),林乂安最终还是被勒大少拖到了音乐会。

  她概念里的音乐会:金灿灿的音乐大厅,排兵布阵般的交响乐团,西装革履加晚礼服的男女……

  她出发前再三跟土豪确认:“我们这么穿没问题?”

  勒大少:“有什么问题?”

  勒大少突然脑洞大开:“难道……你想跟我穿……”

  林乂安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这位大少爷卡壳了:“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都穿一样的……”

  “情侣装?”

  勒大少露出了“林小安,没想到你对我有这种想法”的表情。

  忍耐,忍耐……她好想揍他!

  “啊,我想起来了,应援服!”

  林乂安:应援服是个什么鬼?为什么音乐会要穿应援服啊?

  林乂安对自己的古典音乐鉴赏力不是很有信心。

  她原本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失态瞌睡。

  结果她进了音乐厅后:

  咦?她们手里拿着的是不是荧光棒?

  那是……灯牌吗?

  还真有应援服啊!

  林乂安问勒大少:“我们是不是走错厅了?”

  这明显是哪个偶像的演唱会吧?!

  灯光暗了下来,伴奏的乐队隐在幽光中恍如剪影。

  小提琴手身穿白色燕尾服站在舞台中央。

  随着伴奏音乐层层渐起,聚光灯刹那间打在他身上,弓弦拉动,高昂尖锐的小提琴声倾泻而出。

  林乂安只觉得心口宛如被演奏者手里的弓弦狠狠拉扯过,划上了深刻的一道。她从来不知道现场聆听的小提琴独奏能有这样的渲染力和表现力。

  他的一个微笑、一个举手、一个点头都掌控着全场观众的情绪。

  什么叫“摄魂夺魄”!什么叫“把命给你”!

  从来没追过星的林乂安捂住了心口。对嘛,这才是“真心动”的感觉。

  精准又富有煽动性的姿势,不需要浮夸的号召,不需要讨好性的互动,就如同他的音乐一样纯粹、洗练。这是一个最有自信的指挥官,冷静至无情地下达指令,没有一个多余无用的命令,却能直击要害。

  总是被动接受命令、等待指示的林乂安被这一场音乐会激起了崇敬的向往……然后是不甘。

  那个演奏者那么年轻,而自己……她看了一眼勒大少。

  林乂安对自己鼓劲:要努力啊林乂安!有吃有住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你要永远当三百块一单的“画图的”吗?

  林乂安对着台上的小提琴家:男神,赐予我力量吧!

  音乐会后,勒大少得意扬扬:“(这世面见得)不错吧?”

  林乂安点头:“(男神)帅呆了!”

  勒大少很满意。

  他觉得自己在林小安那边的声望起码刷到了“友善”。

  然而结果是:他在林乂安这边把另一个人的声望直接刷到了“崇拜”。

  02 ///

  勒大少觉得自己有必要稳固下这点“友善”。

  勒大少:“所以你也要对我好一点。”

  勒大少:“以后我会多带你见见这种世面的。”

  勒大少:“这次的票,我可是通过内部关系搞来的。”

  勒大少:“你看我厉害吧?”

  然后他跟路人撞上了。

  大少爷终于消停了。

  路人手里的一杯饮料被弄洒了半杯——这半杯在他衣服上。

  路人怒道:“你走路不长眼啊?”

  勒大少:“呃……对不……”

  勒大少反应过来:“不对啊,我们都走的直线,然后撞了,如果我走路没长眼睛,那证明你也没长嘛。因为我们只要一个人走路长眼了,就不会撞了对不对?”

  路人更怒了:“你知道我这件T恤多少钱吗?!”

  勒大少问林乂安:“呃……是多少?”

  林乂安自然认识路人衣服上那个大大的钩,很有效率地上网查了下:“官网价四百九十九块。”

  勒大少:“哦,那我这件三千五,要不你也泼我一下算扯平,剩下的三千就不用找了。”

  林乂安:敢情不是你自己洗衣服,你倒大方。

  林乂安:不对,我觉得你直接把对方气炸了!

  “你有钱了不起啊!”自觉尊严受辱的路人把饮料一扔,揪住勒大少的领口就一拳揍了上来……

  林乂安堪堪挡住对方,另一手握住了那人的手腕沉声道:“撒手。”

  路人怒火旺盛,大着嗓门道:“死女人你才给我撒手!信不信老子连你也……啊!”他口中的“死女人”手上一使巧劲,他直接惨叫着松开手。

  输出全靠吼的路人只觉得自己那只手一下子没了力气,他心中一颤,下一秒又听到那女人叹了口气,问他:“还打吗?好好说话不行吗?”

  从她那四两拨千斤的手法来看,这简直就是个不出世的高手,隐藏在少林寺的扫地僧。

  路人心怯了,抱着手溜了。

  重获自由的勒大少眨了眨眼。

  他突然觉得有林小安在身边好像也不错。

  林乂安:“我终于知道你平时为什么不出门了,你不但五行缺保姆,还五行缺保镖。”

  这位大少爷在气死人不偿命这件事上真是太有天赋了。

  勒大少嘟囔:“这不是有你嘛。”

  勒大少真诚道:“要不,我把你的职位升级成保镖吧?工资嘛……”

  勒大少想起之前林乂安跟他的讨价还价。

  他不敢开高:“就每个月六百吧。”

  林乂安:“不必了,谢谢!”

  当晚勒大少又给阿涧发了条微信:林小安确实挺好的。

  阿涧看完,又挑了挑眉。

  03 ///

  这之后一个月期满,两人展开了关于工资跟房租的鸡同鸭讲。

  得知真相的林乂安良久说不出话来。

  敢情自己白干了这么久,还觉得好划算?

  勒大少看到她很伤心的样子,安慰她:“反正我的卡在你手里,也没差什么吧?”

  林乂安想了想也是,然后心算了下那张白金副卡里的数字:“不对呀,你之前‘请客’已经刷掉了近一万,你给我开四千块的工资,一年下来,一半钱就没了,你还包伙食费……后面你打算怎么过日子?”

  勒大少很干脆:“没细想。”

  林乂安深呼吸,算了,就这么过吧。

  林乂安声明:“我只是你的房客,不是你所谓的生活助理,OK?”

  勒大少:“哦……那饭呢?”

  林乂安:“我做。”

  勒大少:“那卫生?”

  林乂安:“我扫。”

  勒大少:“那衣服?”

  林乂安:“我洗!”

  勒大少松了一口气,他觉得只要林乂安不是甩手不干就好。

  林乂安:“但你不准乱扔东西,帮得上手的要主动帮忙,内衣裤要自己洗,明白吗?”

  勒大少:“啊?”

  林乂安施威:“做不到?”

  勒大少:“做……做得到……”

  04 ///

  勒大少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滋润了起来。

  他早上起来,厨房就传来了早餐的香气。

  无聊了,有林小安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偶尔他还能拉着林小安窝在沙发上一起打打游戏、看看剧。

  他甚至惊奇地发现其实做饭也挺好玩的,他都学会了做拍黄瓜!虽然林小安看着那堆黄瓜碎好像有点嫌弃。

  勒大少觉得自己领悟到了生活的真谛。

  他突然想:其实不回家也可以嘛。

  然而这样的“神仙日子”过了没几天……

  林乂安熬过了青黄不接的阶段,终于又接到了一个大单。

  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奋发图强。

  除了一日三餐,林乂安犹如神隐了一样。

  无所事事的勒大少看着紧闭的次卧房门,撇了撇嘴。

  他突然有了个好主意。

  午饭后,勒大少坐在餐桌前霸气地宣布:“我想吃布朗尼蛋糕。”

  林乂安埋头刷碗:“哦。”

  勒大少:“立刻,马上,手制。”

  林乂安这才慢慢地抬起头看他:你是不是恨我?

  勒大少把iPad递到她面前:“喏,制法。”

  勒大少:“卡在你那边,食材我报给你听。要不要我陪你去超市?”

  勒大少笑得灿烂:“我是不是很贴心?”

  林乂安重重地把碗搁下,咬牙切齿地说了个“是”。

  于是林乂安大半个下午都在厨房里忙碌。

  开放式厨房,视线所及之处:

  勒大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开新一轮《炉石传说》的游戏界面,惬意地舒出一口气,觉得这才是生活。

  05 ///

  林乂安终于端出了成品。

  她觉得自己真是厨艺天才,从来没做过西式甜点的自己竟然靠着iPad上的食谱有模有样地实验成功……

  她端着蛋糕,期待地看着勒大少。

  勒大少拿起小勺,舀下了蛋糕的一个角送进嘴里。

  勒大少撇嘴:“没阿秋做得好吃。”

  阿秋,阿秋……阿秋到底是谁啊?!

  被莫名其妙找碴儿、忙碌了一下午的林乂安终于爆发:“你不如抱着你的阿秋过日子去吧!”

  勒大少张了张嘴:“啊,阿秋!”

  还阿秋?林乂安都想把蛋糕糊他脸上了。

  不对,勒大少好像看的不是她……

  林乂安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

  穿着白色燕尾服的男神就站在门口:他背着黑色的小提琴盒,梳着演出时的背头,脸上还有没来得及卸下的妆。

  他带着些微的倦意,还有点点惊愕,然而还是那般光华万千。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男神收起手中的门卡,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我跟阿昊不是那种关系。”

  林乂安这才想起音乐会安可阶段时那群迷妹喊着:“晏秋,晏秋!”

  林乂安僵愣在原地。

  晏秋看着勒大少,笑了笑:“没死就好。”

  然后他转身回了自己家——对门,801。

  勒大少问林乂安:“阿秋刚刚说的是‘没事’吧?”

  林乂安才醒过神来,管你“没事”还是“没死”!男神,我不是那个意思,信我,真的!

  勒大少心虚地盯着林乂安手里的蛋糕。

  他望向厨房——那儿还有一盘。

  他脑补着林乂安把他像死鱼一样压在地毯上,然后告诫他:“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他决定让阿秋来分担下痛苦:“待会儿记得叫阿秋来一起吃晚饭。”

  林乂安秒答:“好!”

  06 ///

  晚餐时间。

  勒大少看着满桌的中餐非常满意。

  勒大少得意地给晏秋介绍:“这是林小安,我的……呃……哦,对了,房客。”

  林乂安:好吧,总算对了半句。

  林乂安主动递上了名片。

  晏秋接过:“林乂安,‘乂,治也,天下乂安’……真是个好名字。”

  林乂安心想:不愧是男神。然后她瞟向勒大少。

  勒大少愣了愣:“哪儿来的‘亿’?”

  勒大少拿过名片,顿了两秒:“哦,原来中间那是‘乂’,不是‘小’啊,当时看差了。林小安,你怎么不提醒我?”

  别装了,那字你压根儿不认识!

  勒大少继续介绍:“晏秋,你见过的,我发小儿,铁哥们儿。”

  “想起我第一次见阿秋,他漂亮得像个桃子,脸蛋那个水灵,我就忍不住咬了一口。”

  晏秋吃菜的动作顿了顿,林乂安突然觉得屋里的气压有点低。

  “那时候,阿秋很受欢迎,很多女生给他送吃的,不过阿秋只吃我给的。后来阿秋觉得不好意思,便做了甜点回赠我,这才练出了现在的好手艺。”

  晏秋的筷子停住了。

  “说起来,我跟阿秋那可是过命的交情……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们经常被人围堵。”

  晏秋已经抚额了。

  林乂安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你们都赢了?”

  “一开始没有,后来阿秋去学了格斗,就再也没输过了。”勒大少得意道。

  林乂安看向晏秋:不愧是男神,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能拉出去干架。

  林乂安又看向勒大少:真是“革命情谊”……不过,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久之后,林乂安从他们的另一位“青梅”的口中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神秘“青梅”:“你晏男神刚被送来的时候对人就笑,甜得很。从园长奶奶到同班女生,都对他心生好感。”

  直到有一天,脖子上挂着纯金长命锁的勒小少爷流着口水说了句“水蜜桃”,捧着小晏秋的脸就是一口……

  本来还在羞怯观望的幼儿园小女生们,一见还能这样,都拥了上去……

  吓得小晏秋瞬间冷了脸,用目光杀退了她们。

  从此,晏男神凛然不可侵犯属性get。

  神秘“青梅”:“当然,动嘴、动手、动脚是不敢了,但是女孩子们的热情哪是这么容易退散的……”

  小女生们捧着点心、糖果盈盈期盼地望着晏秋。

  小晏秋扫过这一圈零食后,心中犯难……这时就见勒小少爷凑热闹地挤上来:“你们那些怎么拿得出手,我这可是我家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大厨做的。”

  小晏秋像被解救了似的拿起精致纸盒里的柠檬慕斯……小女生们惭愧败退。

  自此之后……

  “阿秋,我家大厨伯伯又开发了新品。”

  “来尝尝这个,据说卖得很好。”

  “这个你一定没吃过。”

  “什么?你不要吃?老师,阿秋生病了!”

  “哦,你没生病,只是不爱吃这个?”

  “阿秋,你看我带来了十样,你随便挑。”

  后来……小晏秋带了一盒点心,问他:“我做的,好吃吗?”

  勒小少爷忙点头。

  “想吃的话,那你以后不用带吃的来了。”

  勒小少爷只好再次点头。

  从此,晏男神烹饪技能get。

  神秘“青梅”:“然后,另一些男生就看他不爽了,没钱、没权、没势、没背景,长得比女生还漂亮……即使是身为女生的我,也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

  “女孩子,女孩子。”妒忌心作祟的调皮男生们指着小晏秋那张漂亮的脸蛋嘲笑。

  小晏秋充耳不闻,淡定地走过去。

  这时,勒小少爷跳了出来:“你们活得不耐烦了?也不看看阿秋是谁罩着的!”

  “你谁啊?”调皮男生们不服气地把他推到了地上。

  战斗打响。

  小晏秋在原地重重叹了口气,然后转回身来加入战斗。

  如此三番五次后……小晏秋索性去学了格斗。

  从此,晏男神打架技能get。

  林乂安默默听完,内心五味杂陈。

  那天的晚餐时间,她全程目光怜悯。

  她同情地看着晏秋……怎么能这么倒霉催的呢。

  然后她回头慈悲地看着勒大少……这完全是一路被嫌弃的人生啊。

  07 ///

  第二天,已经遗忘了布朗尼蛋糕的勒大少美滋滋地起来等早餐。

  他在餐桌上发现了张字条:我出去见客户了,你的早餐。

  然后旁边画了一个箭头。

  勒大少顺着箭头看过去:布朗尼蛋糕。

  他翻了下,发现字条背面还有一行字:你的午餐。

  旁边还有一个箭头。

  当然,箭头那边还是那盘布朗尼蛋糕。

  勒大少去敲晏秋家的门。

  他向晏秋告状:“林小安也太小气了,我就中肯地评价了下她做的蛋糕……”

  本来在补觉的晏秋一脸冷漠。

  林乂安中午回来时,看见勒大少拉着晏秋坐在餐桌前,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

  勒大少:“为了证明我中肯的评价……”

  林乂安:“什么中肯的评价?”

  勒大少:“你做的没阿秋做的好吃啊。”

  林乂安:好吧,的确也就这一句。

  勒大少:“我特意把阿秋请来,现场指点你一下。”

  林乂安看向晏秋,而晏秋正看着蛋糕。

  勒大少:“阿秋,上。”

  晏秋叹了一口气:“面粉用了低筋。”

  林乂安看向勒大少:你找的菜谱吧?

  “糖放少了,阿昊口味偏甜。”

  林乂安又看向勒大少:你嗜甜你不早说?

  晏秋想了想:“有剩余材料吗?”

  林乂安突然明白过来晏男神这是要手把手示范啊。

  林乂安:“有有有。”

  最后,勒大少发现,他的晚餐又是一个布朗尼蛋糕。

  08 ///

  林乂安在闭关。

  她又接了个大单,客户要得挺急的。

  昨天见过客户后,客户很满意,于是就把手上的另一个单子也交给她了。

  其实说实话,她有自知之明,客户之所以看中她,其中九成是因为便宜。

  “咚咚咚”,又一轮敲门声响起。

  林乂安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门。

  “没水了?”

  “有……”

  “零食弄撒了?”

  “没……”

  “游戏卡关了?”

  “怎么会?”

  林乂安戒备地看着他:“那是……你又想吃什么甜点了?”

  勒大少惊惧:“真没。”

  林乂安再次深吸一口气:“那您是?”

  勒大少摸着脑袋,诚恳地笑:“要不你开着门?看着你,我安心。”

  林乂安颤抖着手指指向客厅的沙发:“你是坐那儿的吧?”

  勒大少望过去:“是啊,怎么了?”

  你没发现你是背对着我的房门的吗?

  请问你怎么看?你背后长眼睛了啊?

  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勒大少了呢?林乂安深深地思考。

  自己竟然要被他这么恶整,还拿这种拙劣的借口。

  林乂安虚心地向晏秋求教。

  打搅了晏男神练琴的林乂安非常不好意思地正襟危坐。

  晏秋擦拭着他的小提琴,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里似有同情:“你就把门开着吧。”

  “啊?”

  “阿昊就是缠人。”

  啥?

  林乂安忍不住又点开了先前那个帖子。

  她在下面回帖:要是太缠人了,打搅到我工作怎么办?

  下面回答:

  多陪它出去遛遛。

  买一点它喜欢的玩具。

  要多跟它沟通,摸摸它的头,叫它乖,听话,许诺待会儿陪它玩。

  …………

  林乂安看着又出现在门口的勒大少。

  她伸出了手。

  “乖,听话,待会儿陪你玩。”林乂安踮起脚,揉了揉勒大少的头顶。

  勒大少懵懵懂懂地回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他一屁股坐下,然后嘴角浮起了傻笑的弧度。

  “感觉有点开心呢。”他嘀咕,“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在勒大少的纠结中,林乂安度过了一个安静的下午。

  09 ///

  后来,勒大少终于在林乂安刷“解决土豪一百问”的秘密小帖子时抓了她个现行。

  那帖子所在论坛的抬头:关爱狗狗自助会。

  林乂安心虚地想解释:她一开始真没发现这论坛是关于犬系生物的。

  “咦?你想养狗啊?”勒大少疑惑地问,“但这公寓不允许养狗,你要是想养,我们得搬家。”

  勒大少:“幸好我爹房产多,我表现这么好,给我换个地方应该没问题吧。”

  勒大少:“最好把阿秋也拖过去,嗯,就住对门。”

  你也想得太远了!

  不对,我们前世欠你的啊?

  不对,你哪里表现好了?

  不对,我压根儿没想养狗啊!

  10 ///

  宁静的午后,林乂安在赶稿。

  勒大少晃悠进来。

  林乂安头也不抬:“有何贵干?”

  勒大少:“哦,阿秋说他要给一家店剪个彩,不回来吃饭了。”

  当天晚上,两菜一汤。

  第二天。

  “阿秋说他帮人代个课,不回来吃饭了。”

  当天晚上,一份寿喜锅,一人一碗白饭。

  勒大少:就给我吃这个?

  林乂安:“啊,忘了。”她转身回了厨房。

  勒大少脸色这才好了点:“还有菜,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林乂安端出两个小碗,一个碗里一个打散的生鸡蛋。

  林乂安把小碗搁他面前:“记得蘸着吃。”

  第三天。

  勒大少一大早狐疑地看着林乂安:“阿秋说要回校当个评委,不回来吃饭了。”

  于是果然当天的三餐,他面前都只有一碗咖喱烩饭。

  第四天。

  “阿秋被他的导师借去……”

  晚上,勒大少捧着手心里的外带三明治发出了心灵的怒吼:“林小安!”

  “啊?”林乂安的心思还在她的画上,她的客户提出了十八条修改意见。

  勒大少:“又不是我让阿秋不来吃饭的。”

  缺眠少觉的林乂安听得迷糊:“你不让男神来吃饭的?”

  勒大少:“什么男神?”

  林乂安打了个哈欠:“晏秋啊,你的阿秋,我的男神。”

  勒大少突然啥都明白了:“原来你对阿秋是这心思!”

  林乂安感觉脑袋嗡嗡作响:“我去改稿了,回头再聊。”

  第五天。

  终于交稿补觉的林乂安错过了晚饭。

  勒大少一脸委屈地啃苹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见你就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见你就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