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所谓命运
个个攸2020-03-16 14:486,768

  01 ///

  林乂安,二十五岁。

  二十二岁那年报名参了军,一年前被劝退。

  原因是性格不够坚毅,能吃苦,但不够果断。

  用她领导的话说,太过逆来顺受。

  于是……逆来顺受的林乂安退伍了。

  林乂安似火的报国热情只能这么熄灭了。

  她觉得不能从武,从画也行,起码这个是从小练过来的,于是重操旧业,做起了自由插画师。

  只是……

  甲方:这张画三百块,不能更多了。

  甲方:就换了个姿势,你就要多收我钱?

  甲方:不行啊,我要高大上、土豪金,清纯高雅,充满激情!

  总之,画稿画了半天,落到林乂安身上只剩一个字:穷。

  这天,林乂安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房东:你那间房有人看中了,出三千块一个月,要不你也出这个价,我去回绝掉?

  房东的意思就是出不起,只能赶你走了。

  林乂安觉得天要亡我。

  毫不意外,两天后林乂安就推着驮了行李的“小绵羊”流浪在大街上。

  天大地大,帝都这么大,林乂安第一次发觉这里竟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她查了下卡里的余额,买回老家的火车票还是够的。

  她干枯的心裂开了一条缝隙。

  云南大理,风景秀丽,不用吃沙,还能好吃、好喝、好睡……

  那诱惑酸胀得她心口发痛。

  正在此时,她妈一个电话打过来:“小安啊……”

  林乂安鼻子一酸。

  她妈:“阿木暑假就要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把亲定一下啊?”

  林乂安:“啊?啊?!”

  她吓得什么酸涩委屈都烟消云散了。

  林乂安握紧了手机。

  她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破釜沉舟的壮志:“妈,我这边工作忙,走不开!”

  然后她果断挂了电话。

  回老家?

  不存在的!

  02 ///

  决定破釜沉舟的林乂安站在路边一家房地产中介的门前。

  她发狠地想:自己野外求生的分数最高,还有什么地方不能住的?

  房间小得只放得下床,OK;

  没独立卫生间,OK;

  没网,OK;

  没热水器,也OK;

  只要足够便宜。

  “月租……就写六百吧。我的幸运数字是‘6’嘛。”

  这个声音对林乂安来说简直是天籁。

  林乂安人还没冲进去,就气沉丹田一声吼:“那间房我要了!”

  之前说话的那位出租者被吓了一跳。

  他扭头看向林乂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林乂安被他看得有点慌,也打量回去。

  对方三十岁的年纪,西装革履,一派精英打扮——好像电视剧里的那种斯文败类。

  她挺难想象这种人会出租一间月租六百块的房子。

  林乂安掂量了一下,她对自己的脑力值没信心,但对自己的武力值有信心。

  对方温雅一笑,起身问了句:“你会做家务吗?”

  后来,林乂安回忆起来,那笑妥妥是奸笑。

  03 ///

  林乂安发愣地望向眼前绿荫环绕的高档小区。

  她的“小绵羊”、她的藏青色军用行李袋简直跟这边格格不入。

  她又端详了一下手里的小字条,是这里没错啊。

  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小哥露出礼貌的微笑:“需要帮忙吗?”

  林乂安小心翼翼地问:“这里有六百块的出租屋吗?”

  “啊?”

  04 ///

  这小区连电梯都是金碧辉煌的。

  林乂安无语地走出电梯,按响了802号房的门铃。

  门迅速被打开。

  “这么快就招来了啊?阿涧速度挺快的嘛。”

  然后出现一条粗金链子。

  啊,不,是一个戴粗金链子的帅哥。

  只不过那条金链子太过晃眼,林乂安对他的第一印象就被框死在这上面了。

  于是男子那俊俏的样貌、高挑的身形、阳光的笑容、彬彬有礼的谈吐举止,甚至主动接过她行李的绅士行为都在金链子的映衬下黯然失色了……

  再看屋里的装饰……

  土豪啊,林乂安由衷感叹。

  05 ///

  土豪对着发愣的林乂安说:“进来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林乂安下意识地递上自己的名片——一张清清爽爽的雪纸,上面烫透着古体墨字:林乂安。

  名片是自由职业者的第二张脸,所以比起图文店二十五块钱两盒的那种,再对比她贫瘠的收入,这算是林乂安狠下心花大价钱置办的。

  土豪拿到名片后就是一愣,拿着这张白纸反复看了看。

  林乂安这个名字取意“天下乂安,万民乐业”,有造世之寓义。

  只因她父亲虽是名学者,却有济世报国之心。

  林乂安总觉得自己会选择入伍,跟“乂安”之名也有个八九成的关系。

  她自然十分喜欢自己这个名字。

  有文化的人看见她这名字,总会赞上两句。

  一般人当着面不敢乱念,都会虚心请教下中间“乂”字的读音。彼时她把音一读,顺道再把意义一解释,总会博得对方的好感,亦被赞上两句。

  她不抱希望地观察着土豪。

  她看土豪认真端详了下雪纸上最大的那三个墨字,之后露出了谜之自信的微笑。

  竟然是个文化人?

  “那个,林小安啊……”土豪招呼她道。

  林乂安瞬间呼吸一滞。

  她面上不动声色,甚至还微微笑了一下:没读成“林叉安”还真是辛苦你了!

  “情况阿涧应该都跟你说了吧?”

  林乂安反应了一秒,这才了悟过来这个“阿奸”是谁。

  她回想起那位西装精英的奸笑,嗯,算是名副其实。

  林乂安的目光又落回到了土豪的金链子上,她好想问一句:所以你叫“阿壕”?

  林乂安收起内心的吐槽:“是,他说您很爱干净,所以让我保持房子的整洁。然后说您这房子有厨房,设备很全,我可以自己做饭……”

  “对。”土豪连连点头,眉梢和眼角都带着喜色,“其实事情也不多,你只要每天把所有房间都打扫整理下……”

  什么?所有房间?

  “第二天的三餐我想吃什么,会提前告诉你……”

  还要做你的饭?

  “我的衣服扔在洗手间的脏衣篓里,你待会儿可以先洗一下……”

  你的衣服也要我洗?!

  “我的内裤一定要手洗……”

  林乂安已经僵在原地。

  转身走吧,林同学,你要有点骨气!

  06 ///

  然而,“命运之门”在林乂安面前开启。

  阳光从薄纱帘透进来,落入林乂安的眸底。

  宽敞的双人床上铺着蓬松柔软的羽绒被,旁边胡桃木的书桌上立着一整排黑胶唱片。

  在这过于奢华的欧式风格的房间里,甚至还摆了台古朴精致的留声机,深红的漆色有种历史的沧桑感。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土豪说,“隔壁就是卫生间和洗衣房,比起主卧是有点小,不过应该……还不错吧?”他迟疑道。

  这叫还不错?!

  林乂安望向土豪,所以她以前住的那间屋子其实学名叫猪窝吗?

  所谓安居乐业,要先安居,才能乐业。

  骨气多少钱一斤?能当饭吃?

  林乂安差点就想转身对着土豪行一个军礼:土豪,您想怎么使唤我都成!

  “那么,每月四千可以吗?”土豪斟酌着说了一个数。

  林乂安再次惊讶:“不是说好六百的吗?”

  “什么?这么便宜?”土豪惊呆了。

  被四千吓得心肝颤的林乂安默默控诉着老天的残忍,从不跟人正面掐架的她使出了二十几年来积攒的强硬:“我还觉得多了呢,要干那么多活,五百都算便宜你了。”

  土豪不由得小声喃语道:“五百是便宜了啊,简直是白送的。”

  “那就五百五吧,我们各退一步!”

  土豪看着她,点了点头,心情略复杂:“OK,你觉得好就行。”

  07 ///

  阿涧打来了慰问电话:“那小姑娘怎么样?”

  “挺好啊,就是感觉有点缺心眼。”土豪嘀咕,“我说四千,她一口气杀到五百五……”

  阿涧干咳了两声:“反正试用一个月,你就让她先住着吧。对了,我接下来去北欧出差,会失联一阵,不要太想我。”

  土豪想说,你去沙特阿拉伯出差都没跟我失联过啊……

  但电话已被迅速挂断。

  怎么这么像“货物既出,概不退换”?

  这次连土豪都感觉出好像有哪里不对。

  08 ///

  一个月后。

  土豪:“你的工资……”

  林乂安:“你的房租……”

  林乂安这才明白过来,最初自己跟土豪讨价还价的真实对话是这样的——

  土豪:那么,每月四千(月薪)可以吗?

  小安:不是说好(每月)六百(房租)的吗?

  土豪:什么?(一个保姆的月薪市价)这么便宜?

  小安:我还觉得多了呢,要干那么多活,(每月)五百(房租)都算便宜你了。

  土豪:五百(月薪)是太便宜了啊,简直是白送的。

  小安:所以,(每月)五百五(房租)吧,我们各退一步。

  土豪:(反正是你的工资)……OK,你觉得好就行。

  林乂安痛心疾首。

  当然,这是后话。

  09 ///

  阿涧在飞机上回顾被两头轰炸的这几天。

  土豪爸:“不准给他找帮佣!”

  土豪:“阿涧,快给我找个保姆。”

  土豪爸:“你别让我发现你去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否则我让你爸把你一块儿赶出去。”

  土豪:“阿涧,我知道你不会像我爸那么狠心的。”

  土豪爸:“身为咱们勒家人,居然连火都不会开,让他饿死算了!”

  土豪:“阿涧,我会横尸公寓的。”

  阿涧揉了揉眉心,给土豪找一个能做家务的房客,是他用尽毕生所学能想到的唯一法子了。

  反正他人事已尽,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

  阿涧戴上眼罩,事不关己地勾唇笑了笑,闭目养神去了。

  10 ///

  话说那天林乂安安顿下来后,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滚在蓬松柔软的羽绒被上,想着这是五百五十块一个月的房间啊。

  她摸着厚实的胡桃木书桌,想着这是五百五十块一个月的房间啊。

  她看着明亮透净的白瓷卫浴,想着这是五百五十块一个月的房间啊。

  “咚咚咚。”就在她差点躺进浴缸里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土豪“阳光灿烂”地出现在了门口。

  “呃,有什么事?”

  “晚餐我想吃酱牛肉。”土豪一副等投喂的神情,就差没摇着尾巴了。

  林乂安叹了一口气:差点忘了这也是五百五十块一个月的附加品。

  林乂安对自己的厨艺非常有信心。

  不管是传承自母亲的白族菜,还是在行军训练中物资匮乏时的快炒,她都信手拈来。

  她在帝都打拼的这一年,实在太穷的时候,还去餐馆打过工,也学到了不少其他菜系的做法。

  所以她系上围裙,摩拳擦掌后,就拉开了冰箱。

  豪华的双开门冰箱,林乂安记得自己看到过这种冰箱的广告语:超大容量,可装下五口之家一周的食材……

  然而冰箱里面除了几瓶水和几个苹果之外,啥也没有,干净得像卖场里陈列的样品。

  林乂安不可思议地把头转向了屋主。

  然后,土豪跟所有人脑补中的土豪一样“唰”地抽出一张卡,塞到了林乂安手里。

  林乂安低头一看,还是张白金副卡……

  土豪一甩手:“拿去用吧,密码是六个‘6’。”

  林乂安看看卡,又看看土豪,又低头看了看卡,又看了看土豪……

  这是什么节奏?!金屋藏娇?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林乂安沉了脸。

  土豪疑惑。

  “保姆啊。”他答得理所当然。

  怎么说自己也是付房租的!

  所以自己这是付着钱给人当奴隶?

  林乂安用力合上冰箱门,拖长音哼了声:“是……主人。”

  “不要叫我主人吧。”土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

  很好,你终于接收到我的嘲讽了。

  “跟家里那些人一样,叫我天少好了。”

  林乂安背着他疯狂翻白眼……

  半分钟后,土豪被戳中了延迟的笑点:“哈哈哈,林小安,你以为女仆cosplay(角色扮演)啊,还主人?”

  林乂安额角暴起了青筋:突然好想揍他。

  11 ///

  土豪看着宕机了的林乂安,觉得她大概是业务不熟。

  土豪展现了下自己的宽容大度:“林小安,你是第一次干这活儿吧?没事,我很好伺候的,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

  林乂安深呼吸了几次,咽下这口气。她虚心求教:“这附近的菜场在哪儿?”

  土豪沉默了。他似乎在思考。

  最终,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阿秋啊,这边去哪里买菜?”

  要你何用?!

  12 ///

  小区外的超市。

  土豪帮林乂安推着购物车。

  土豪说:“我在美食上还是挺有天赋的,毕竟我家是做餐饮业的。”

  林乂安看向他。

  土豪说:“我爸说过,餐饮业的运营者不但要懂商业,还要懂美食,这是餐饮业立足的根本。嗯……一个不会做菜的儿子不是一个好的继承人。”

  林乂安惊讶:“所以,原来你会做菜啊?”

  “不会啊,所以我被踢出来了。”

  林乂安:说好的天赋呢?!

  “其实我觉得我只要继承鉴赏美食的天赋就可以了。”

  简而言之,就是会吃,对吧?

  “食材是美食的根本,所以一定要精心挑选。”土豪把林乂安刚扔进购物车的一截冬瓜拿了出来,“像这个就太便宜啦。”

  林乂安一看,上面标价5.00元。

  这么一截不足五厘米的冬瓜,在菜场也就一两块钱吧?哪里便宜了……

  “那要多贵的?”林乂安不耻下问。

  土豪抱了个黑皮西瓜放进去:“这价格才差不多。”

  此瓜非彼瓜啊!

  “像香菜嘛,用来调味跟摆盘都不错。”土豪拈起一片菜叶,随后又扔下,“好像不太新鲜。”

  林乂安看过去……那只是被人摘下来的芹菜叶。

  “而海产的新鲜度就更有讲究了,比如挑选牡蛎的时候,一定要敲……”

  对,只不过人家的名字叫蛤蜊。

  土豪又看到旁边那堆指甲大小的“蛤蜊”:“这个就太小了,要再养养。”

  人家是海瓜子,就这么大。

  “这个好。”旁边的土豪已向一块标着“特级”的牛肉伸出了手。

  林乂安定睛一看:传说中的神户牛肉啊……

  “晚上做酱牛肉就用这个了。”土豪摸着上面的价格标签,表示十分满意。

  林乂安无语望天。

  她算是发现了,这人完全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林乂安决定,今后再也不要带这个人来买菜了。

  13 ///

  土豪帮林乂安把两大袋食材拎了回来。

  还蛮绅士的,林乂安想,这房东除了生活知识上白痴了点,其实也不难伺候嘛。

  她卷起袖子,说:“放料理台上吧,我来处理。”

  土豪“哦”了一声,放下东西,随后便窝到沙发上玩游戏了。

  过了一会儿,他瞟了眼忙碌的林乂安,喊了一声:“渴。”

  林乂安接了一杯温水给他。

  土豪说:“我不喝白开水。”

  林乂安在里面丢了一片柠檬。

  土豪:“柠檬水要冰的。”

  林乂安重新给他换了一杯冰水。

  土豪皱眉:“要冰而不起雾。”

  林乂安深呼吸了下,问:“几度?”

  土豪迟疑了下:“要不……你多倒几个温度的水,我看看?”

  林乂安仿佛听到甲方的名言:那你多配几个颜色给我看看吧。

  林乂安热血上头。

  “咯吱”,她仿佛听到手中玻璃的脆响。

  不难伺候?完全是错觉!

  14 ///

  林乂安盯着手里的两块牛肉。

  这样大小、形状、厚度的特级牛肉,不管是做牛肉刺身,还是煎牛排,都是极好的。

  怒火未消的林乂安挣扎了下。

  她对自己说:林乂安,你是想试一下特级牛排的滋味,还是让这块神户牛肉屈辱地死在酱油里?

  她深吸一口气,有了决定。

  土豪面对着餐桌:“我的酱牛肉呢?”

  林乂安指了指桌面上的酱汁:“您看您是要黑胡椒汁还是菌菇汁?”

  “可我要的是酱牛肉啊。”

  林乂安点了点头,分别指了指酱汁跟牛排:“酱、牛肉。”

  土豪没话说了。

  他拿起黑胡椒汁自行浇在了牛排上。

  土豪尝了一口:“没阿秋做得好吃。”

  那你让他来给你做饭啊!

  15 ///

  土豪睡前回顾这一天。

  林小安按门铃。

  林小安递名片。

  林小安显然对工作挺满意,自动把月薪降到五百五十块。

  林小安叫他主人,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纠正了她的称呼。

  林小安问附近的菜场在哪儿,他好心带她去。

  回来后,他还指点了林小安柠檬水的正确制法。

  不过林小安对“酱牛肉”有点误解,下次纠正她吧。

  以后就有人做饭、洗衣、打扫房间了,他不用再跑外面聚餐吃饭了,真是美好。

  土豪想了想,十分满意:这林小安除了沉默了点,真心挺好的。

  想起阿涧先前那通询问电话,他滑开手机锁屏,发了条消息过去。

  刚下飞机的阿涧一打开手机,就见几条消息进来。

  其中一条就是土豪发的。

  他点开消息,里面只有一句话:林小安真心挺好的。

  阿涧挑了挑眉。

  16 ///

  土豪在回绝聚餐邀约:“家里有人给我做饭了。”

  对方惊讶:“你家阿秋回来了?”

  土豪:“还在巡回吧,是阿涧给我找了个。”

  找了个?备胎?

  对方一下子提起了兴趣:“男的女的?”

  “当然是女的,”土豪得意,“来个男的,万一意图不轨,我打不过怎么办?”

  那万一你意图不轨,人家打不过你怎么办?

  土豪:“挂了,要开饭了。”

  喂!等等!我还没八卦完!

  “阿昊不来了?”其他人问。

  阿榎点了点头。

  “那这饭钱谁付?”有人抱住胳膊问。

  “石头剪子布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见你就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见你就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