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开篇
吕文帆2020-03-23 15:552,878

  宁国皇城,坐落在盘龙山下,分部正南正北,常住人口一千万左右。城内分前后两区,前区属于经济活动区,有各类商贩和外国商队来往,共一万三千间商铺,还有各国宗教建筑两百座。后区则是日常生活区,共百万间房屋。

  而这皇城的正中心就是真龙盘踞的皇宫,也称宁宫,是韵龙824年的圣龙帝在位时修建。

  宁宫占地两千三百余亩,四方四正,外围城墙高十丈,宽十五尺,可供六马并行。宫外有六十米宽的龙河环绕,八座城门气势磅礴,东南西北各两座,分别是:正北的圣江门和弘毅门;正南的文星门和昌杰门;正东的仁义门和德云门;西的春生门和冠浩门。

  城墙内大小宫殿百余座,各式房屋数不胜数,采用形体变化、高低起伏的手法,组合成一个整体,左右均衡。

  宁宫主轴线的中心便是龙殿,坐北朝南,前后三间分殿。首殿是皇帝用来召见群臣和处理政务;中殿设有宝座和书架,是批阅奏折,看书学习,密见大臣的地方;后殿,也就是皇帝的寝室,纯金龙床摆放在正中央,各类玉器宝物琳琅满目。

  龙殿长宽各百丈,采用“抬梁式”结构搭建。紫檀木为主要材料,金丝楠木为辅料,顶部是金黄琉璃瓦,四角坐落着火红麒麟,昂首挺胸,看起来威严壮阔,无时无刻都在显示着皇族的气息。

  在这金碧辉煌的龙楼凤城之中,有着一支神秘的组织,他们武功高强,每个人都是以一敌百的顶尖高手,组织内部等级明确,纪律严明,百分之百忠于皇权。他们直接受命于皇帝,作为皇帝的侍卫军,他们主要负责保护皇帝的人身安全,后来为了加强中央集权统治,圣龙帝特令其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还会在暗中处理有违皇权的文臣武将,清理朝野,进一步巩固皇权。

  他们只在暗中行动,整个组织无人知晓,就算是知道的人也只能带着这个秘密步入黄泉,他们就叫做——帝军!

  帝军的最高统领便是“帝帅”,每一任帝帅都有着绝对的权利,皇帝必要敬其三分。

  ……

  晋裕233年:

  富丽堂皇的宫城之中,有谁能想到竟有这般破败的地方,一座低矮的建筑坐落在小院正中央,朱红的墙皮早已脱落,斑驳的墙面上还隐约可见栩栩如生的龙凤呈祥图,顶部的几只玉麒麟也残缺不全,面相怪异地仰望着幽暗的天空。

  一男子站在坑坑洼洼的青砖之上,一袭明黄色的龙袍,胸口腾云驾雾的巨龙在张牙舞爪地俯瞰世人。乌黑的长发束起,头戴着冠冕,系着明黄色的冠绳,冠冕顶的中端镶嵌着宝石,细细的珠链流苏垂落在两边。

  他双手背在身后,房中的灯火透过精致的水晶窗,点点金光撒在男子脸上,把原本惨白无光的脸照出了一丝生气,他故作一副镇定的神情以掩饰内心的焦急。

  房间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稚嫩的声音打破了院中的宁静,一个宫女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跪在男子身前俯下身子激动地说道:“陛下,苏妃,苏妃她生了,是,是皇子!”

  没错,这个人就是当今天子——苏瀚。

  苏瀚吐了略长的一口气,自己的孩子出生却并没有让他有一丝欣喜,脸上的愁容反倒又加重了几分,挥了挥手说道:“把孩子抱出来。”

  “是。”宫女缓缓起身,弯着腰退回了房间。

  苏瀚转身看向远处的楠木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隐隐约约可以辨析出一个人形。

  “陛下,您确定要这么做吗?”

  楠木旁的人突然开口,喉咙好像被砂石打磨过一般,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特别清晰。发出的声音之中蕴含着滔天的功力,竟将砖土上的石块震地微微发抖,楠木上的树叶也倒向一边。

  苏瀚对此习以为常,微微抬起头仰望着赤裸的银河,没有月亮,只有满天星斗,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星辰闪闪竞耀,好像以虚幻的速度慢慢坠落下来似的。繁星移近眼前,把夜空越推越远,夜色也越来越深沉了。龙山的高大山脉已经层次不清,显得更加黑苍苍的,沉重地垂在星空的边际。

  在这静谧和谐的夜色之中,苏瀚却要“丢弃”刚出生的皇儿,苏瀚有些落寞,苏氏驾驭皇位百年之久,到了他这一任,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想到这里,不禁长叹一口气。

  “如今我大宁国局势险恶,北漠王对我这皇位觊觎以久,这个时候要是突然跳出两个和他争夺皇位的皇子,恐怕……”

  “北漠王此次进京朝见,目的已经很明确了,需要帝军动吗?”

  “不用了。”苏瀚摇了摇头,无奈地说:“我现今已病入膏肓,撑了太久,就算解决掉这个北漠王,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北漠王出来,篡权夺位是迟早的事,到时候可不能让皇儿陷入其中。”

  那人突然跪下:“陛下,我可以让观星台用帝军六千将士血液,连九星,续国运,不出意外的话,还可再强运百年。”

  “唉!”苏瀚又长叹一口气:“再续百年又如何,只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大宁早已支离破碎,宦官专政,藩镇割据,各方势力伺机而动,又有谁把我这个大宁皇帝真正的放在眼里呢。天意以定,我们还是不要去逆天改命了。”

  “大宁的病态,是百年所积,并不是一人所为,陛下您已经做的够好了。”男子见此状,便出语安慰。

  “吱……”

  门被缓缓推开,一道金黄色的灯光照了出来,刚出生的皇子被价值连城的金色的锦缎包裹着,还未做过母亲的宫女温情脉脉地看着大哭不止的孩子,依依不舍地把皇子小心翼翼地递给了苏瀚,随即俯身退了下去。

  苏瀚的为父之心立马显现了出来,一向刚强的苏瀚面对自己的孩子时变得柔情似水,轻抚着孩子通红的面庞。

  “这朝堂,波涛汹涌,还是不要再踏进来了,赐你苏离二字,还望你远离朝堂,切勿涉足。”苏瀚一脸慈祥,眼神又如脉脉流水,父爱不尽。

  楠木旁的男子突然现身,宫女惊呼,可还未叫出声就断了气息,一脸惊愕地看着男子方向。

  如此杀人于无形之中,也只有帝帅能做到了。

  苏生请示道:“陛下,苏妃……”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明白。”

  虚弱的苏妃躺在床上,气若悬丝,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停了呼吸。不到一弹指的时间,在场的几个人就全都一命呜呼,连一丝血都没有。

  苏生连手指都未动就杀了数人,没有任何声音,杀人于无形。

  苏生,原名肖生。年幼本是陪同太子苏瀚读书的书童,他们一同长大,一同习武,因二人情感极好,先皇苏秉特赐苏姓,后即名为苏生。成年之时,苏瀚以南疆王的身份奔赴南疆前线,一统三军;而苏生则进入皇宫,做了帝军统帅,护皇帝周全。

  苏瀚抱着孩子,恋恋不舍地交给了苏生,随后立即转身,隐去了眼泪:“带着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你呢?”苏生此时没有用太多的礼节,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友情已经超越了一切,从苏瀚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苏生就可看出。

  “和帝军六千战士共存亡,我要让他这个北漠王看看,我们苏家,并不好惹!”

  苏生想带着他一起走,但见苏瀚心意已决,便不再多加劝阻,因为皇上的命令大于一切,不可反驳。

  二人的关系就是如此微妙,即是兄弟关系,又是君臣之别,有时喝酒畅谈,但有时又不得稍违之皇命。

  苏瀚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树上,泛黄的树叶散落一地,似乎预示着苏氏王座的陨落。

  苏瀚年仅四十,却已经病入膏肓,究竟是什么不治之症,让皇宫之中千名御医都回天乏术。这病治不治的好,不在医,而在己。说白了,这就是苏瀚无法挥去的心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